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三十二章 世安厂的出路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三十二章 世安厂的出路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洪平道:“蛮子不妨先告诉找谁,我看我认不认识。”

侯海洋道:“此人叫林幺鸡,是社会人士。”

洪平道:“我知道,私家侦探,小有名气,以前跟着胡哥混。”

侯海洋顿时觉得事情不简单,心道:“林幺鸡和王选都和胡哥有些瓜葛,那他搞这么一出,是不是和王选串通好要来摆孟宪国这一道?”想到这里,侯海洋继续坚持自己刚才的思路,找社会人士去探探这个林幺鸡,说不定会有更多的发现,而一旦通过正规途径,比如让刑警队杨红兵去调查林幺鸡,很有可能打草惊蛇,错失一个揭开世安厂某些领导秘密的机会。作为市委派干部,侯海洋知道这样不对,不符合办事规矩,但事事有皆有因,这种复杂的局面不得不独辟蹊径。侯海洋道:“他手里可能有一些很重要的资料。”

洪平也是聪明人,他知道林幺鸡的职业习惯就是捕风捉影,靠这些东西还赚了不少钱,侯海洋现在位置无非就是要一些相关人员的违纪证据,他道:“林幺鸡的东西明着要不行,硬抢更不行,康红是侦查兵出身,我看可以让去他老窝去掏一掏。”

这边,世安机械厂的技改大会如期召开,除了厂领导之外,还邀请了国资委房文龙处长和工业局的一位副处长参会,两位市里来的领导被邀请至首座,房文龙道:“大家刚从东南沿海考察一圈回来,想必都学到一些东西,趁热打铁,有什么想法和思路,不妨都谈一谈。”

赵力是一把手,当仁不让道:“我这次着重看了一圈广南和湖南的民营企业,抛开体制原因不说,要想在现在的市场生存,就必须按照市场需求做事。我们以前是军工企业的体制,生产的产品根本不需要市场推广,可以说不需要市场营销这个部门,如今企业已经完全市场化,但产品结构还停滞在之前,这是我们处于被动位置的关键所在。”

房文龙点点头道:“体制变了,供给结构也要跟着变,嗅觉还是慢了。赵厂长知道问题所在自然是好事,有没有什么改进措施?”

赵力喝了一口茶,挺了挺腰道:“当然是依照市场规律求变,我们世安厂技术根基还在,只要要紧跟着市场热点来设计产品,再打通销路,扭亏增盈不是问题。现在全国的基础设置建设如火如荼,我参观的湖南企业就是根据市场需求来打造了多款工程机械产品,他们配有上千人营销团队,全国跑业务,只要品质过关,价格实惠,自然有口皆碑了。”

房文龙道:“说点干活来听下。”

赵力道:“我认为我们要改善生产线,把柴油发动机这一块业务做大做精,我们以前是给坦克造发动机的,这个底子摆在这里,生产些民用设备自然不在话下,所以改进设备和技术迫在眉睫。”出去考察前半个月,赵力确实是在湖南的企业学到一些东西,准备得充分,自然说起来很是有信心。

房文龙对机械类不是内行,听赵力一讲还有点像会事,他转身对身边的李处长道:“李处长,你是内行你这么看?”

李处长道:“发动机工艺复杂,据我所知现在的柴油发动机都在朝着低耗、低噪、增压等技术发展,世安厂的产品毕竟还停留在80年代的水平,你们得专业人才能跟得上技术潮流吗?生产线一旦建起来要花不少钱,会不会出现建一半资金链就断了?”李处长字字珠玑,间接否定了赵力的提议,赵力只得擦汗。

房文龙道:“赵厂长还有补充吗?”

赵力道:“在湖南,我研究了他们所生产的履带式工程机械发动机,和我们的塔克发动机有很多共同之处,野外施工能耗和噪音根本也不是问题,如果可以成功对接,光是一家企业的单子我们足矣翻身。不过我也得承认人才、资金确实是我们目前的掣肘,但不搏一下怎么有希望翻身?像以往那么小打小闹,没有实质意义。”赵力虽有私心,但还是真心希望能将世安厂挽救于水生火热,言之凿凿确实让有些让两位处长有些动心。

房文龙和李处长将赵力提出的要点逐一记录,一边还翻阅拿到的详细方案,五分钟后,房处长合上方案,道:“孟厂长,你去的山东、沪宁一带,你讲讲你的方案。”

孟宪国道:“我们世安厂的军工背景,有生产坦克发动机的光荣历史,如赵厂长所说两个行业的发动机也确实有共同之处,在不考虑现状的情况下,我也支持赵厂长的做法。但之所以上游军工厂放弃我们的产品,正是因为我们产品工艺落伍了,他们有了更好的选择,而我们的资金和人员资质也如李处长所言,不足以做出这个选择,这步子迈得太大了。”

赵力并不觉得孟宪国的讲话有什么出人意料,两个人意见相左并不少见,他倒是想洗耳恭听孟宪国接着要怎么讲,在座的所有人也都想听。房处长道:“你有什么稳妥的步子吗?”

孟宪国道:“在九十年代初,我们最红火的时候,最有市场、最有利润的产品是衍生产品——气缸头。两位处长也许不清楚,但世安厂的人应该都不会陌生,当时我们的产品得过省、部级的表彰和大奖,光是气缸头的产值和利润就足以撑起世安厂的正常运转,我记得当时还有很多制假者高价收购我们的废旧产品翻新来卖,还大有利润可图。突然一天我们就不行了,可悲的是没有根本原因,我们就开始一味的降价,降到不足之前价格三成,降价不仅没有拉回销量,反而更是越陷越深,这口气我们现在都没有喘回来啊。所以我的意思很明确,继续打造龙头产品——气缸头,在工艺制造、新品研发等方面,我有信心来牵头搞好;在市场营销方面,如赵厂长所说打造一支营销菁英队伍,辅以良好的激励机制,重点攻关几家大企业,与之形成良好的伙伴关系,增强抗风险能力。”

李处长翻着孟宪国的方案书,点点头对房处长道:“孟厂长的这个方案从各方面来看可行性更高,资金和技术要求相对低一些,不太容易资金出现打水漂的情况,毕竟是自己的优势产业。”

房文龙仔细听完李处长的建议,沉吟了一会道:“大家想过没有,近几年国企特别三线企业大范围的亏损和倒闭潮,抛去产品结构、销售环节之外,机构内部出现问题也值得深思。”此时,就有个别领导拿眼睛偷瞄侯海洋,心想是不是要对内部贪腐动刀了,心里颇有些惴惴不安。

房文龙继续道:“我刚才听你们介绍,世安厂也就2000多职工,但就有1个厂长,5个副厂长,还有副书记、工会主席、调研员等十多个领导岗位配置,比茂东市委常委都配得全,这里面是否存在机构臃肿、权责不清、管理混乱的问题?遇到问题是不是会出现相互推诿?或者对市场行为反映过慢?世安厂不光要重视产品,还要大胆精简机构,引入竞争机制,主要领导全面牵头负起责任来。既然有资产重组的利好,就要趁热打铁,组建独立核算的产、供、销现代化企业机制,把养懒人、养闲人的岗位撤销。”房文龙经常走访企业,好的坏的一看就看得出来,他的观点表述清晰,很有些震撼效果。

随即,房文龙话锋一转道:“当然,刚才二位从生产经营角度出发的报告,不可否认都讲得有理有据,是做了充分准备的,我会你们方案上报如实上报供上面研究决策。还有就是过几天,分管工业的谢副市长将亲自来世安厂调研,到时候我也会陪同,各位做好准备。”

会议结束以后,房文龙对侯海洋道:“侯书记,我们单独聊几句?”两个找了一个僻静处,方文龙道:“刚才你一直没有发言,世安厂也呆了快半年了,有什么问题要及时和我们沟通。”

侯海洋轻叹一声,道:“世安厂的问题主要是领导干部问题,不彻底重建很难有所起色。”

房文龙道:“你的意思是,这两个亿投入会落入私人口袋?事关重大,你讲清楚。”

侯海洋摇头道:“我倒不是那个意思,世安厂个别领导懒散不进取、贪图享受、占小便宜的情况确实存在,但应该不至于敢打这笔钱的主意,先期我有按照处长的意思专门修改了财务规定,要动这笔钱必须过我的手,请房处长放心。”

房文龙稍有安心,但还是不太清楚侯海洋前面话的意思,追问道:“你刚才所谓的彻底重建具体是什么意思。虽然你不是主管这一块,但毕竟是地方干部,思路没有那些土八路那么局限,你大可说来听听。“

侯海洋道:“既然房处长有兴趣,我就谈谈自己的拙见,我们边走边谈。”侯海洋领着房处长围着厂区开始走了起来……

听完侯海洋描绘的蓝图,房文龙拍着大腿道:“你的建议很好,左右兼顾,你尽快成文,我给把你的建议给我们主任汇报,要是主任点了头,我们国资委再会同市里几个部门,看能不能把事情落地。”房文龙是80年代上海交大的高材生,他的眼界自然不低,但侯海洋的一番描述让他欣赏不已。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