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三十五章 拉锯之战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三十五章 拉锯之战

张郃翻开侯海洋递来的账本,只见上面的文字歪歪扭扭,貌似记的是一笔一笔的流水账,主要列明了日期、物品和金额,物品可能因为记账者的文化水平有限,出现了大量的错别字,张郃看得直摇头。侯海洋解释道:“陈市长、张主任,这个东西我也是研究了半天。”

陈志刚道:“你快说,都到我这里了,就不要卖关子。”

侯海洋指着其中一行道:“这是99年8月21日的一笔账,世安厂通过其购入的一批轴承,后面是数字有两个,一个是2万,一个是60万,意思就是卖出2万个,卖出价格是60万,算下来一个是30元。”

陈志刚眉毛一皱,道:“这个人就是世安厂的供货商咯?”

张郃补充道:“你怎么去界定是商人的正常利润,还是有别的猫腻?”

侯海洋道:“配件的采购价格在行业内是有大致标准的,同样的货物,就算供货商不同也不可能有超过一成的浮动,我派人调查过同样轴承的进货价格,比这个卖出价格低了20%,这里就显然有猫腻。”

陈志刚道:“你的意思就是皮包公司将赚的利润分给了世安厂的某些人?”

侯海洋点头道:“对,这就是典型的吃回扣,亏了公家肥了自己。关键是这个并不是正规的供货商,而是一个皮包公司。”

张郃道:“那有证据证明是某人拿了吗?毕竟办案要有证据,不能靠推测。”

侯海洋道:“我准备从两方来突破。首先这个账本的主人突然‘失踪’了,由他来证明行贿过程最合适不过;第二,我让财务科信得过的人查阅了当年的购销合同,发现这些账目和财务的账目完全对不上,而且从采购的类型来看,多是出于王选的业务。之前财务的帐没有任何问题本身就很奇怪,现在我怀疑是在账目上做了手脚。”

陈志刚道:“看来你有下一步打算。”陈志刚不禁对这位年轻人充满期待。

侯海洋道:“拾遗账本的人目前已经潜逃,王选应该还不知道,所以我们要在王选找到他之前,找到这个重要的证人调查清楚,事情自然就会真相大白。”

陈志刚思考一会,道:“事关国资委巨额投资和世安厂发展大计,事不宜迟,我马山通知公安机关抓捕此人。在事情没有查清之前,世安厂的改制问题暂缓,争取尽快抓出蛀虫,让世安厂在风清气正的环境中重生!”

说到此,几个人便告辞陈志刚离开了市政府。在市政府门口,侯海洋对房文龙道:“房处长,这些信息我也是刚刚得到,没有先向你请示,要向你检讨。”

侯海洋和方文龙是平级,侯海洋如此放低姿态,房文龙自然不可能有什么意见,他个子矮,略微吃力得拍着侯海洋肩膀,道:“事出有因,你向纪委和市里汇报也是应该的,希望能早点把蛀虫抓出来。”房文龙想起另外的事情,继续道:“侯书记啊,世安厂现在的混乱状态是正是你实现蓝图的最好时机,时不我待,要主动点!”

侯海洋点头道:“最近调查这些账目,花了我大量的精力,交给公检部门以后,我准备好好弄这下方案。”

分开之前,房文龙握着侯海洋的手道:“世安厂还是交给自己人才最放心!”

那边林幺鸡的抓捕行动已经全面展开,市纪委也在紧罗密布的规划下一步动作——准备派出巡视组和审计人员进驻世安机械厂。

侯海洋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一方面,他安排安排助理薛昭查找财务账目的漏洞,薛昭虽已不在财务部,但财务科的蔡达依然还在暗恋她,为了爱情蔡达以身犯险,把内部资料系数拿给薛昭,成为重要的信息搬运工。另一方面,侯海洋去岭西找张晓娅拿了岭西省内成功改制的企业资料回来学习,又专门跑了一趟茂东,找侯卫东学习了北部新区的规划方案和思路,回到茂东后,侯海洋花了一周的时间终于把自己对世安机械厂改革的方案细化,交到了房文龙的手中。

五月底,夏天的脚步已经到来,侯海洋一早起床为女儿换上了可爱的夏装,这件衣服是秋云在世的时候买给未来孩子的新衣,侯思云穿上后,胖胖的手脚露在外面,很是可爱。侯海洋约好今天和杨红兵见一面,他想从刑警队的老友杨红兵那边听听的抓捕林幺鸡的进展,毕竟林幺鸡是世安厂贪腐案至关重要的人物。

见了面,侯海洋道:“不瞒斧头,我让一些社会上的人去查过林幺鸡的底细,他们刚刚给我反馈,他老婆的老家在沙州的益阳乡下,目前老婆孩子都在益阳县郊,另外他在北城区有个情妇,你可以让你们刑警队的人有的放矢,去这两地方看看,千万不能让别人先找到他。”

杨红兵点头道:“你的情报很重要,我马上给队里反应。”随即他话锋一转道:“蛮子,世安厂的人路子野,刑事案件不少,抓捕行动只要世安厂那边有人得到风声,你就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也就置身险处了。”

侯海洋道:“谢了斧头,现在好歹我也是有孩子的人了,懂得保护自己。”

这天晚上,蔡达把偷来的账本悄悄地交给了薛昭。自从有了侯海洋从林幺鸡那边得到的账目,之前很多糊涂账渐渐有了眉目,为了配合侯海洋早日抓出蛀虫,有保证行动的安全性,薛昭采取每次查2-3本的方式,将数量极多的账本分批带回家仔细核对并把它们一一记录,渐渐勾勒出王选钩织的这张贪婪的网。

“砰”的一声,蔡达被身后黑影用砖块敲晕倒下,两个黑影又迅速把薛昭紧紧围住,扔上了一辆面包车……

“果然是这个贱人!”在郊区一个偏僻房子的外间,王选边抽烟边骂道。

陈大为剁脚道:“是我大意了,以为把她调离敏感岗位就万事大吉,没有想到和蔡包子的侄儿勾搭上。”

王选道:“我得到可靠内幕,审计组和纪委监察组不日将入驻世安厂,无风不起浪,肯定是事情漏了马脚。”

陈大为分管财务,不解地道:“我们的账已经抹平了,她能查到什么?”

王选道:“等她醒了问清楚就知道了,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哪里漏出来就赶快补上。”王选不觉头皮有些发麻,他得到内幕消息后就在敏感部门安排人手监守,果然看到偷账本的蔡达和接头的薛昭,但薛昭目前都查到了什么对他来说还是未知。

“大头,等会给我问她,偷偷摸摸拿账本干什么,另外还有什么东西在手。必须有答案,不然你看着办!”王选对身边的黑脸汉子道。

黑脸汉子挤着脸上的横肉道:“放心,王总,对付漂亮女子,我有经验。”

黑脸汉子进了屋,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薛昭就是一阵淫笑,随即道:“漂亮妹妹,哥哥我把胶带给你撕开,你老实告诉哥哥,你都查到什么了,告诉了谁,不要想耍花样。”

黑脸汉子走进薛昭,拉开了塞在薛昭嘴上的胶带,薛昭立马大喊一声“救命!”声音划破长空,却无人可闻,黑脸汉子毫不怜香惜玉,一记耳光扇在薛昭脸上……

另外一边,被砖拍晕的蔡达醒了过来,他隐约记得薛昭被绑上一辆面包车,稍有清醒他打通了侯海洋的电话:“侯书记,薛昭为了帮你查账,被人绑走了,就是刚才!”蔡达知道薛昭做的这一切都为了配合侯海洋的工作,而且也能明显感觉到薛昭对侯海洋的情愫,心中除了心疼更多是嫉妒,出于对薛昭的爱慕,他为薛昭一直保守秘密。此时为了薛昭的安全,他首先想到给侯海洋报告。

侯海洋大惊,冷静后立刻拨通了杨红兵的电话:“斧头!你说的没错,他们下手了!帮我做事的助理薛昭被绑走了,尽快帮我解救!”

杨红兵正在公安局值班,听后马上道:“我现在就在总局,她有没有手机,赶快给我号码,我让技术组尝试定位。”汇报了领导,召集好分队成员,杨红兵拿着技术中心提供的定位驾着警车疾驰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催更啦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