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三十九章 忙里偷个闲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三十九章 忙里偷个闲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侯海洋结果秋忠勇递来的茶杯,有些疑惑。

秋忠勇道:“上周受邀参加了茂东刑警队的聚会,碰到杨红兵,听他讲了你最近的情况。年轻人工作固然重要,但生活更重要,工作说白了就是为了生计,弦不要蹦的太紧。”

侯海洋道:“最近单位出了大事,不得不全身心新投入,等各级部门人员都到位、理顺关系就好了,谢谢关心。”

秋忠勇转过话锋,道:“秋云的事情我作为父亲来说,伤痛不比你轻,但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要想开点。你看秋劲,他就是个马大哈,之所以这半年我决定搬这边来住,就是想让秋云妈妈来受到他这种情绪的感化,尽快从悲伤中走出来。你三十岁出头,就经历过很多别人没有的伤痛,这一点我最清楚,所以我希望你要豁达乐观的走下去,不要再沉浸于过往。”秋忠勇的意思有些隐晦,但侯海洋还是读懂了他的意思。

侯海洋道:“爸,我实在不能放下秋云,还有侯思云……”

秋忠勇打断道:“思云是你的亲生女儿,以你的能力给她创造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不存在任何问题,这点我们毫不担心。”

类似劝慰侯海洋的话,侯厚德、杜宗芬都曾多次给侯海洋说过,按道理一个健康年轻的男人都不应该放弃追求一个完整的家庭,但都被侯海洋顶了回去,今日秋忠勇说出来却是另一种姿态,侯海洋不由对如此大度的秋忠勇更加尊敬了一分。

中午,秋劲爱人吴明红和赵艺联手烧了一桌好菜,侯海洋坐进没有秋云的秋家人之中有些触景生情,一时有些冷场。秋劲举起酒杯道:“今天告诉大家一个秘密,秋云刚和侯海洋好上的时候就给我说了,理论上侯海洋已经当了我们秋家十多年的女婿,现在还给我们杜鹃留了一个妹妹,不管怎么样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侯海洋以后当了官,要来看我们,哥哥还想着你的酸菜鱼。”说着,干掉了杯中酒。

侯海洋听后有些动情道:“秋云永远都是我妻子,不论以后怎么样,秋家的门槛我永远都记得。今天我以茶代酒敬大家,谢谢对我的关心。”

吃完饭,侯海洋协助赵艺给侯思云喂了牛奶,看着赵艺抱着孩子舍不得样子,侯海洋道:“要是妈有精力的话,就让孩子在这边一段时间吧?”

赵艺早就想如此,只是不好开口,侯海洋说在自己心眼上,她立刻回道:“当然好了,杜鹃开学了,我一个人没事,就想抱抱小思云,你什么时候空了过来接她回去都行。”

侯海洋道:“我们单位就要最近确实忙,等空了我再来。”

侯海洋这个周末可谓安排的满满当当,眼看到了晚饭时间,他告辞秋家,前往杜建国的新家,即是赴杜建国之约,也是赴陈强之约。

杜建国到省报六年多来,职位也随着体重一起越升越高,现在是楼梯也爬不动了,便在离单位不远处买了一套电梯公寓,正好也和老丈人陈强一个小区。八月乔迁之时他便邀请蛮哥来坐一下。

按照地址来到一个叫紫荆花园的小区,侯海洋绕过中庭的花园和假山喷泉来到了杜家,敲门后却是陈秀雅开了门,不见杜建国肥硕的身姿。

侯海洋问道:“秀雅,胖墩呢?”
陈秀雅叹了一口气,朝里面指着道:“床上躺起呢,痛风,下不了床。”

侯海洋道:“我从大学就叫他健身减肥现在出状况了吧。”侯海洋随着陈秀雅来到卧室,只见杜建国眯着眼睛侧躺着,身上盖着毛巾被,就像一个山包高耸在床上。侯海洋喊道:“胖墩,你咋样了。”

杜建国道:“哎哟蛮哥,你晓得啥子叫痛风不?”

陈秀雅骂道:“蛮哥这么健康,才不像你,只晓得吃、喝,一点都不爱惜自己身体。”

杜建国也不反驳道:“痛风就是痛得要疯了,我都想把脚割了。”

侯海洋摇头道:“你的体重给身体造成的负担太大,你至少200斤了吧!”

杜建国道:“210了。”

侯海洋道:“体重除以身高平方,就是你的肥胖指数,你算105公斤, 1.75米。”侯海洋拿出手机算了一下,继续道:“算下来你身材指数是34,国际上30-35是肥胖,你都要超过肥胖标准的上限了。”

杜建国胖,他平时就会忌讳算这些指数,也不让身边人去算,听着蛮哥揭了他的底,无奈地道:“超过了会怎么样?”

侯海洋脱口而出:“会变成猪。”侯海洋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杜建国肥样就有种莫名的喜感,玩笑话脱口而出。

杜建国道:“那我是二师兄,你就是孙猴子,这里就是高老庄。”看着还能开玩笑的杜建国,侯海洋有些哭笑不得。

扶着杜建国来客厅坐下,侯海洋道:“说句老实话,你还是要少吃多动,不能这样下去了。”

旁边陈秀雅没好气的道:“听到蛮哥说的了吗?天天在外面吃嘛,吃死你。”

杜建国道:“我这种工作哪里有机会运动?今天这个单位喊你去采下风,明天那个单位喊你去上点色,吃喝哪里免得了?”杜建国在省报社负责企业宣传版块,找他的人可谓趋之如骛,能在领导眼睛边出个镜,那不是一般的广告可以比拟的。

侯海洋道:“关键是你不够重视可能带来的后果,我现在不也滴酒不粘?这个世界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

杜建国拍着大腿道:“那好,我今天开始就戒酒、吃素!老婆,你要监督我。”

陈秀雅不知道劝过杜建国多少回,因为杜建国嗜酒,经常都是很晚了才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两口子至今也还没有孩子,她没好气骂道:“身体是自己的,随你的便。”

杜建国嘿嘿道:“老婆不要生气嘛,明天我就下去就办张健身卡。”

陈秀雅没有理杜建国,对侯海洋道:“蛮哥先坐,我去给你泡茶。”

陈秀雅去厨房泡茶,杜建国对侯海洋道:“蛮哥,谈新女朋友没有?”

侯海洋道:“没那精力。”

杜建国道:“没有精力就更要谈,女人可以调节男人的酸碱值,也是阴阳要调和,我要是没有老婆了肯定不行。”

侯海洋道:“你是你,我是我,有没有正事?没有的话,我去你老丈人那里了。”

杜建国道:“蛮哥,你急啥,我当然有正事。是这样的,我们省报从九月份开始在第三版固定推出一个栏目叫《青年榜样》,着重宣传35岁以下岭西省的青年才俊。”杜建国拍着侯海洋肩膀继续道:“你认识我是你的福气,我决定给你造势!”

侯海洋是知道这个活动的,它是团省委联合省委宣传部搞的,是岭西省范围内档次颇高的先进青年评选活动,和五四青年奖章不同的是,这个活动偏向于大众评选,更具群众口碑。侯海洋道:“哼,全省4000万人,35岁以下的能人不下100万,我何德何能去竞争?”

杜建国道:“我竟然说有办法就是有办法,活动只有一百人入围,我首先可以保证你进去百强。”

侯海洋觉得有点意思,问道:“你该不是要我贿赂你?”

杜建国道:“蛮哥这个玩笑开的离谱,我们什么关系。不说远了,看看同样你们姓侯的——侯卫东,首届岭西省的青年榜样,今年刚刚36岁就已经是茂云市正儿八经的市长。我前几年去沙州政府做过他的一次专访,我觉得你不得输他。”

侯海洋笑道:“我哪敢和侯市长比。”

杜建国道:“过分谦虚等于骄傲,我阅人无数,说你行就行,不行也行。你点个头,我马上联系张晓娅明天给你做个访谈,把素材整够,我亲自把关,保证下个月上报!”

杜建国如此耿直地帮自己,侯海洋觉得要是再推迟显然不合适了,他接受了杜建国的好意,道:“那就多谢胖墩了。”

杜建国道:“我觉得你这几年干傻了,大学期间还是很会来事的。你应该知道不光企业需要广告,个人同样需要,你不晓得有多少人求我。”说完,杜建国就掏出电话,给张晓娅打了过去。

“晓娅,我是胖墩师兄。明天有空没得,我给你提过的事,给你蛮哥来个专访……时间地点你们自己约。”杜建国把电话递给了侯海洋。

侯海洋道:“晓娅,那明天就幸苦你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啊。”

听到侯海洋久违的声音,张晓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秋云的离去,让自己被压抑的情愫又开始萌生,张晓娅控制住自己的小兴奋道:“那就早上九点,岭西大学旁边的太平洋咖啡厅。”之所以她约一大早,就是潜意识地想和侯海洋能多在一起一会儿。

这边侯海洋和张晓娅刚约好时间地点,那边陈秀雅就开门让陈强进了屋。陈强大声道:“蛮哥,你也太忙了嘛,请了你好久都不来。”

侯海洋打量了一翻陈强,只见他比以前黑瘦了不少,和当年看守所里的眼镜判若两人,估计这个夏天被晒惨了。侯海洋开玩笑道:“眼镜儿,你怎么瘦了,不行叫胖墩给你分点肉。”

陈强道:“蛮哥不要笑我,辉煌公司大小事都是我在跑,外人我信不过。还是那句老话,你早点来,拿那几千块有啥子意思,身边还到处是陷阱。”想起当年交通厅的往事,陈强很是唏嘘,“出来干企业,钱是自己的,想咋样咋样,自由自在舒服多了。”

侯海洋依然只想走官场之路,对于陈强的一再邀约他并不为所动,道:“我还是暂时不想离开仕途!不过巴山我有个老领导的儿子在省电力工程设计院工作,既有能力又很踏实,到时候我把他拉过来,眼镜可以好好栽培。”

陈强无奈点头道:“也罢,蛮哥不从商,始终太可惜了。”

杜建国插话道:“爸,你就不要劝他了,他现在当官当傻了,只想为人民服务,要是真来了生意场就要给你赔完。”

三个人聊完以后,陈强公司拿了半年来的经营数据给侯海洋。看着数字,侯海洋既兴奋又有些隐忧,“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是否应该和辉煌公司来个了断?”

第二天侯海洋六点半就起了床,他喝完母亲杜宗芬熬好的稀饭,穿着休闲装出了华容小区慢跑两公里进了岭西大学的校园,等待张晓娅的“专访”。

接下来一周将会外出旅游。下周末再见!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