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四十章 采访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四十章 采访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慢跑了半个小时,侯海洋来到岭西大学的正门,只见学校大门两侧的门面经过岭西大学和区政府的联合整改,显得比以前宽大、规整了很多,但又明显少了大学门口特有的感觉。自己打造的老味道餐厅所在的门面也已经不复存在,空留下当年的回忆。

太平洋咖啡厅位于岭西大学的后门,侯海洋穿过正门沿着步行小道,从雀湖经过,初秋的天气有些微凉,他呼吸着带有岭西大学独特书卷气息的氧气分子,很是享受。

出了学校后门就是赵波当年开录像厅的地方,当初低矮建筑也已经不复存在,一个挂有“雀湖花苑”的工地大门印入眼前。大学生涯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侯海洋也不例外,他一直盼望着能在岭西大学旁边有一间自己的房子,而这个小区一旦住进去就可以时时感受到百年岭大的书香,还可以俯瞰雀湖的美景。此时,一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人打开铁门走了出来,侯海洋上去发了一支烟问道:“老哥,这个小区是学校的房子吗?”

工人接过烟,打量了一翻侯海洋,道:“是的,是大学老师的公寓楼。”

侯海洋继续问道:“外面人可以买吗?”

工人道:“我不晓得这些,你要问开发商。”说着,指着围墙上开发商的字样。

侯海洋一看,开发商一栏写的是沙洲建社投资有限公司。侯海洋向来不求人,但他实在喜欢这这个位置,心中做了一个记号,打算回去找下李晶的名片,昨晚他刚好拿到陈强给的30万分红,有机会的话买套二居室的房子,应该绰绰有余。

在工地绕了半圈,侯海洋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半,跺了跺脚上灰便走进了太平洋咖啡厅。

“蛮哥!”张晓娅刚过八点咖啡厅一开门就来到了这里等候。收到杜建国的任务,她就开始精心准备,于公于私都一定她要把蛮哥的事情完成好。

自从春节后侯思云的满月酒以来,两人又有大半年没见面,张晓娅这回换了发型,弄了一个时尚的小波浪,之前脸上的婴儿肥也逐渐褪去,眉毛、眼线和嘴唇经过简单的勾勒,显得既青春时尚又不失干练。侯海洋拉开椅子在张晓娅对面坐下,微笑着道:“晓娅越来越时尚了。”

张晓娅略有羞涩地回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蛮哥,你喝点什么?”

侯海洋道:“美式吧,不加糖,你也还没点,来杯卡布奇诺如何?”对面的张晓娅点点头,她喜欢被侯海洋安排的感觉。一直处于暗恋状态之中的张晓娅在秋云离开之后,对侯海洋的爱慕之情更是有增无减。今年她已经26岁,以自身和家庭条件正处于被追求的高峰期,家人对她的婚姻之事已经逐渐摆上日程,张晓娅是个乖乖女,她不会强力违抗父母的安排,但也不代表她不愿争取自己的幸福,她一直想找个合适场所和时间,像当年的楚小昭一样勇敢表达自己的情感。

两杯咖啡端了上来,张晓娅道:“蛮哥,我希望你能敞开心扉告诉我你的奋斗经历。今天只是第一部,希望以后还有第二部、第三部……”

侯海洋笑道:“这么夸张?搞得我像你的偶像一样。”

侯海洋今天没有保留,像讲故事一样将自己从以省级优秀毕业生初入职场到目前国企反腐发展,把这十多年来工作生活中的坎坷和挑战选了一些典型告诉了张晓娅,很多事情以张晓娅的环境根本是闻所未闻,听到后面,张晓娅拿着笔的手已经不再记录,这些生动的事例已经深深刻画在她的心中。

听完侯海洋的叙述,张晓娅鼓起勇气问了一个她一直都想问而不敢问的问题:“蛮哥,听说你蹲了一次冤狱?”

侯海洋猜想很有可能是姐姐侯正丽告诉张晓娅的,他倒是没有怨怪姐姐,只是觉得姐姐还真把张晓娅当自己人。毕竟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侯海洋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大方的道:“是的!那不会这些东西,也要写进去吧?”

张晓娅道:“当然不会,我只是自己好奇而已。”对于出身于干部家庭的张晓娅,看守所和监狱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她很想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传奇经历。

侯海洋道:“当时我姐姐由于生意上的事情被威胁,那个时候我在给姐姐打工,义不容辞要给姐姐讨个说法,当我找到那个人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死了,我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仅此而已就坐了四个月的看守所,就这么巧。”

张晓娅道:“我听陈秀雅说过,看守所恶人多,里面天天打架,是这样吗?”

侯海洋道:“岭西二看都是重刑犯,能进去的都是恶人,弱肉强食,只有自己够硬才能不被欺负。陈秀雅的爸爸是当时我的狱友,他体验最深刻。”

张晓娅道:“这段经历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全是痛苦的回忆?”

侯海洋掏出挂在脖子上的项链,道:“记得那天我准备吞服这铁钉,然后在救护车上伺机逃脱,好在苍天有眼,被邱局救了出来。看守所的经历,让我遇事更加冷静,意识到生命和自由对于人生的意义。既然现在已经相安无事了,我不认为它是一件坏事,算去长了见识。”

看着闪闪发光的铁钉,想到侯海洋竟然想把其吞下,可想而知当时忍受的冤屈远远高于吞下铁钉的痛苦。张晓娅眼中闪着小星星,道:“我想把你这段经历写进去,可以吗?有多少人能从看守所里面走出来,还能像你这样?”

侯海洋道:“还是算了吧,这不是什么好事,自己人留着当谈资就行了。”

张晓娅点点头,道:“尊重蛮哥的意思。”

两人谈完,已经临近中午饭时间,侯海洋就地点了两份牛排,吃完以后,侯海洋便把张晓娅送到了楼下,然后他打了一辆车前往汽车站,在天黑前回到了茂东。

第二天一早,侯海洋刚到办公室就接到通知——和孟宪国一起去国资委开会。两个人拼了一部厂办的桑塔纳朝市政府大院赶去。

国资委主任孽大海和亲自主持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当然就是确定世安厂今后的改革方案,没有意外,侯海洋的方案得到了上级的一致通过。在此之前,孟宪国还真没有接触过侯海洋的这个方案,他仔细翻阅了侯海洋的策划书,意识到自己的技改方案只是侯海洋策划书中的一部分,虽然心中有被否定的失落,但也有对侯海洋开阔的思路的叹服。

孽大海道:“孟经理,你有什么意见吗?”

孽大海身兼世安机械厂的董事长,孟宪国当然规矩还是懂得起,道:“方案很好,我没有任何异议,只是……”

孽大海眉头略微一皱,道:“你说。”

孟宪国道:“我孟宪国一辈都在摆弄机床,方案中的宏图伟业何德何能去实施。我希望能专心驻守新工厂,老老实实研究气缸头,继承世安机械厂的衣钵。”

孟宪国的话在很大程度上有要给侯海洋让贤的意思,孽大海点头道:“我们会考虑你的建议,以后世安厂就要走两条路,现在构建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且走且看。”

接下来,房文龙给侯海洋和孟宪国商讨两个亿的具体使用问题,基本定下来让世安厂内部自己形成意见后商董事会灵活安排,不制定严格的条条框框,给予新世安厂充分的信任和自主权。

开完会后,侯海洋和孟宪国两个世安厂的新领导一看时间不早,便在不远处的老味道开了一桌,孟宪国道:“侯书记,刚才我提出的要求,你能理解吧。”

侯海洋点点头道:“只要能把世安厂搞活,其实我们之间的位置不必太过于拘泥。”

孟宪国道:“其实上次照片的事情,我一直欠侯书记一个大人情,要是没有你,王选他们捏死我,这一招足矣。”他看着窗外道:“我以后还有机会在世安厂实现自己的抱负,已经很满足了,搞那些科技园区并不是我的能力所及,我祝愿侯书记能大展宏图。”说着举着茶杯和侯海洋干了一杯,道:“从今以后,我也跟侯书记一样,不再碰酒。希望我们齐心协力,心无旁骛,为世安厂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是孟宪国的心里话,之前他屡次努力想为世安厂做点事情,但阻力重重,如今拨云见日,这种感觉油然而生。

侯海洋道:“孟厂长,你是世安厂的老领导,口碑好,看得出是真心为了两千多世安人,能帮一把当然要帮一把。不瞒你说,我当初在村小教书的时候因为看了一部三级片,被校领导冠以聚众看黄色录像的罪名发配到村小,错过了进入县公安局的机会,后面又走了很多弯路,这点和孟厂长的颇为相似,所以也算是感同身受。”

孟宪国重重的点头道:“谢谢侯书记理解!以后世安厂应该是走两条路,你有什么打算吗?”

侯海洋道:“吃了饭我们跑一趟高新区管委会,商量下世安厂迁厂的事宜,我们先讲好,到时候这么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速度更新,拭目以待

  2. 匿名说道:

    更的太慢了!

  3. 匿名说道:

    但还是衷心感谢作者的辛苦付出,给我们带来很美好的享受和精神寄托!!谢谢!!

  4. 匿名说道:

    楼主好人,加油写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