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四十二章 道歉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四十二章 道歉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侯海洋向来不喜欢在背后讲别人坏话,绕是秦真高再装腔作势,侯海洋也没有当着李维宇参他一本,但这只是限于侯海洋自己,那边孟宪国的余气可是未消,道:“世安机械厂的迁厂是市政府关注的重点工程,我们若能落地经开区,相信世安机械厂、经开区和市里面都是乐见其成。但有些人貌似不想和我们谈。”

李维宇大吃一惊,他已收到指示,世安厂落地经开区是上面督办的重点任务,更是青黄不接经开区的难得的甘露,既然还有工作人员当着世安厂的一二把手发难,他赶快回话道:“孟经理,中间可能有误会,我马上进去问一下,稍安勿躁。”

李维宇快步推开玻璃门,发现秦真高正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喝着浓茶,脸色依然还有些酒后的绯红色,李维宇心里已经大致有了普,他尽量压制情绪道:“小秦,刚才两位世安厂的领导过来谈重要业务,听说没有谈妥,是你负责接待的吧。”

秦真高看到李维宇突然进来吓了一跳,慌忙回答道:“主任,刚才他们一上来就大肆压价,我们土地转让金已经调整的不能再低了。”

李维宇道:“是这样吗?那他们要多大的面积,心里价位又是多少?”

秦真高喝了酒,又受到了侯海洋的刺激,刚才孟宪国给他提出的条件根本就没有仔细听,李维宇追问起来他只得支支吾吾的道:“他们好像是要几百亩。”

李维宇追问道:“我们园区一共多少大?”

秦真高回答道:“5000亩。”

李维宇厉声道:“我刚才和他们侯书记聊了几句,人家至少都是上千亩,相当于我们园区总面积的五分之一!和这种大客户谈你不但不给我报告,还把人都给得罪了!你说咋办?”李维宇之前是开发区的副主任,之前的主任就是由于招商不利被上级撤职,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大单,眼看就要被秦真高搞黄,他提高声调道:“给你说过很多次,我们经开区不是某些职能部门,不要想等着人家来求我们,是我要求着别人,这个观念你怎么还拗不过来?”

秦真高知道事态严重了,试探着问道:“要不我去找他们,争取再谈一次?”

李维宇袖子一甩道:“他们还在门口,你马上去给人家道歉!等会我亲自来谈。”

想到李维宇要自己去和侯海洋道歉,秦真高心里怨气腾腾往上冒,他把原因都归咎于侯海洋狮子大开口上,喃喃道:“我并没有做错什么,现在的人无商不奸,我只是维护我们开发区的利益。”

李维宇没有想到秦真高到现在还敢反驳,他不再顾及秦父的面子,指着秦真高道:“秦真高,既然你思想观念和我们南辕北辙,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我们经开区上班了。”

秦真高这下真是怕了,能靠着父亲从市政府落荒般撤离至经开区已是不幸中的万幸,要是又被经开区扫地出门,他秦真高的面子要望哪里搁。秦真高不可奈何道:“李主任不要,是我不对,我道歉。”说着,秦真高红着脸朝屋外走去。

李维宇和秦真高谈话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传播着,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报着看热闹的心态,竖着耳朵,看着李维宇和秦真高一起朝屋外走去。出了房门,李维宇先对孟宪国和侯海洋道:“孟经理、侯书记,刚才接待你们的这位秦科长来经开区的时间不长,在服务的理念上还有不到位的地方,中间可能有误会,他想亲自给二位解释一下。”说着把话茬扔给秦真高。

秦真高被押上了台,此时不得不低头,道:“侯书记、孟经理,刚才我的态度不太好,也没有仔细聆听二位的需求,希望不要影响到你们投资的决定。”说完这句话,秦真高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这么低声下气的给谁说过话,特别还是自己的眼中钉侯海洋。

侯海洋也很了解秦真高这个人,心道:“他能说出这一出话,肯定是心里斗争了很久,脸皮也臊了好几层,见好就收吧。”于是道:“没关系,大家坐下来重新谈便是。”

李维宇对着秦真高道:“你看看侯书记,当真是大人不计小人过,你还不谢谢人家。”

“谢谢。”秦真高声音已经隐隐有些哭腔。当着侯海洋臊了皮,又被领导说成侯海洋面前的“小人”,还要对侯海洋说“谢谢”,这两个字浓缩了这一辈的冤屈。待侯海洋、孟宪国随着李维宇重新进了会客室,秦真高悄悄找了一个空房间,来了一次“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和李维宇的会谈就相当的顺利,和预想中的一样,经开区处于饥渴状态,上面还有市政府的敦促,双方可以算是一拍即合。世安机械厂成功在经开区以每亩5万元的价格,圈得首期用地1000亩,费用5年内分期付清,经开区早已完成基础建设项目——七通一平,即便世安厂这个大厂的搬迁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另外,经开区还有着较为宽松的政策,在税收、担保、融资等方面也可以享受到世安厂原先没有福利,谈完后侯海洋和孟宪国都是相当满意。

由于初步达成了共识,会谈后,李维宇又做东邀请侯海洋和孟宪国在市区的四星级宾馆茂东饭店进行热情洋溢的晚宴,全体二级部门领导悉数作陪,当然秦真高排除在外。

忙了好几天,侯孟二人终于搞定了落地经开区的问题。这一天稍有些空闲,侯海洋想起了自己的一件私人事务,他从名片夹中取出了李晶的金色名片,朝李晶的手机打了过去。

“是李董吗?我是侯海洋,您还记得吧?”侯海洋朝那边礼貌的问道。

李晶此时身在大洋彼岸,刚刚起床,在刚才的梦里才侯卫东大战过几百回合,她打着哈欠道:“我就只认识两个姓侯的男人,都记得很清楚,你是巴山县的常务副县长,我在巴山还有个矿。”

侯海洋道:“李董记性真好。”他也不解释自己的职务变动,而是直入主题继续道:“这次打扰李董是想请李董帮个忙。”

李晶开着玩笑道:“我们打过一次交道,以我的感觉,你应该不会求别人办事吧。”

侯海洋道:“不瞒李董,作为一个岭西大学的毕业生,我很想拥有一套岭西大学边的的房子,我知道那边教师公寓的建筑商沙州建投是你的产业,所以……”

李晶以为是某些官员吃拿卡要老桥段,心叹这个侯海洋也被官场不正之风带坏得太快了,她见怪不怪道:“侯县长为我们晶东矿业保驾护航,我们商人当然也解决后顾之忧,那个楼盘我知道,到时候我给总经理打个电话就是了。”区区一套二居室的房子,市场价不过四十万,李晶家大业大,送一套给侯海洋完全不是啥大事。

侯海洋听到李晶话中之意,心里一惊解释道:“李董,你误会了,我是想找你买一套老师挑剩下的,我不是学校的老师,没有资格买,所以才找你帮忙,是这个意思。”

李晶恍然大悟,自己还真想偏了侯海洋,于是道:“这是小事,到时候你去挑一套最好的户型,就按建安成本卖给你,每平方不超过5000块。”

谢过了李晶,侯海洋完成了一桩心愿,想到刚才和李晶之间的误会,心道:“官场的确诱惑多,这种送到心坎上的大礼,有几个人能够拒绝?人都是活在物质社会中,身上还真得有点钱,看来当时入股辉煌公司是明智之举啊!”想到去岭西不用再窝在姐姐的华容小区,而是住在属于自己的房产,侯海洋心情还很不错,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世安厂接下来的任务是一个人心工程,就是厂区和生活区的拆迁问题。在厂领导一级的高度来看,将厂区迁至政策环境更好的经开区是明智之举,但员工不一定这么想,要离开生活工作了半辈子的地方谈何容易,于是,一些老职工结伴来到办公楼下面,大声喊出自己的心声。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