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四十三章 民心工程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第四十三章 民心工程

九月底的一个早上,侯海洋刚被司机小张载到办公楼下车,几个老员工就围了上来,一个带着工作帽身高将近一米八的壮硕中年男人貌似是带头人,高声喊道:“侯书记,听说我们要迁厂,这么大事情,为什么我们大家都不晓得?”

侯海洋在城管委和城关镇有着丰富的处理此等局面的经验,从目不识丁的农民到家产万贯的矿老板他都接过招,并且都能见招拆招,侯海洋回道:“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经过权衡考虑的,都是按规矩、步骤来的,这位同志可否报上家门,有意见的话欢迎来我的办公室详谈。”

工作帽道:“我是铸铁车间工会分会的主席张大壮,我们爹妈是世安退休员工,儿子在世安子弟小学小学读六年级。我们厂里很多人都是这种情况,要是工厂一搬家,全家都要乱套。再说搬厂这种事情,是不是要通过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后再定?”

侯海洋看张大壮来势汹汹也不生气,笑着解释道:“搬厂自然是大事,我们做的任何决定都是为了世安厂的每个员工,之前连工资都发不出的日子难道就好过吗?”

李大壮道:“我听说这次市里面对世安厂有不少的投资,希望厂里做任何决策要民主透明,不要像之前领导班子一肚子坏水,就着搬迁厂子来敛财。”

李大壮的言语毫无顾忌,侯海洋最近鞍前马后忙来忙去,一心为厂没有半点私信,所以听后便有些生气。司机小张看着气势汹汹的李大壮,考虑到侯海洋的感受,上前一步道:“李大嘴,侯书记为了厂里的事情天天连轴转,在各个部委跑政策,你不要乱开黄腔,冤枉了侯书记。”

李大壮道:“你个狗腿子,看到个领导都想往上爬。”

小张听后气不打一处来,他早才和老婆因为琐事吵了一架,心情烦闷,正愁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他是军人出身,本身有股狠劲,冲过去伸手就抓住李大壮的衣领。李大壮是铸铁车间的工人,正值壮年,自然身大力不亏,他用左手隔开小张的右手,接着往小张脸的方向祭出一记右手的后手直拳,就在此时,旁边的侯海洋一个快速上步,用侧身将李大壮顶开,李大壮的拳挥了一个空,还被侯海洋撞了一个趔趄,帽子也被撞落在地,他起身下意识就要再度挥拳,看清竟然是党委书记侯海洋亲自出的手,脑中马上惊醒将拳头收回。

小张被李大壮那一拳吓的不轻,回过神来后便要扑上去再打,侯海洋一把拦住,竟把小张拦在了空中,吼道:“你们够了!这里是办公大楼,不是擂台。有理说理。”他指着李大壮道:“李大壮,是不是?你来我办公室,有什么问题我们坐下来慢慢谈。要是你觉得我个人或者班子有问题,可以通过正常途径向各级纪委反映。”

这个时候,带着帽子的保安才拨开人群姗姗而来,侯海洋一看这两个保安,帽子歪着戴,手上还夹着舍不得仍的烟屁股,心道:“世安厂虽然换了新班子,但下面依然还是浑浑噩噩,重建起来任重道远啊。”

李大壮被侯海洋“请”到办公室,侯海洋亲自给李大壮到了一杯白开水,故意呛道:“一大早就废了不少体力,喝口水吧。”李大壮接过杯子,惶恐的坐在沙发上,他自认为身体不错,但刚才被侯海洋那么一撞,心口到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心道:“这个当官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侯海洋这边打了个电话,让厂办的新任主任薛昭过来做记录。薛昭进了办公室,关切问道:“我正要过来问书记您,听说刚才门口有些意外,刚才没及时赶出到,抱歉啊书记。”说着还鞠了一躬。

侯海洋手一挥道:“就一分钟的事情,你怎么跑得赢?说什么抱歉。对了,这位是铸铁车间的工会分会主席张大壮,厂里的工作骨干,他作为职工代表对我们厂里有些好的建议和意见,今天我请他带着问题亲自来向我提,你做好记录,务必让广大职工知道我们新班子办事原则。侯海洋转向李大壮继续道:“你随便问,只要是员工中普遍存在的疑问,你都可以提出来。我能回答就回答,不能回答说明我考虑得不周到,正是以后努力的方向。”

听侯海洋说的如此大义凛然,李大壮也是半信半疑,他试探问道:“我听闻世安厂要裁员,2000人裁到只剩一半,如果真是这样,剩下来的人怎么办?”

侯海洋道:“我不知道你是那里听来的消息,我们世安厂是要迁址没错,但裁员绝对是空穴来风。不可否认我们要转移生产线的重点,也会造成一定量的冗余人员,但我们会用合理的方式分流,先是建议50岁以上的工人退养,也就是不用上班,领和你们现在一样的生活费。”

李大壮听闻心里就开始盘算:厂里效益差,大多数工人领的是每月不到700元的最低工资,如果可以名正言顺的不用去上班就领这700多块钱,倒是可以腾出精力好好去盘算下可以做点什么小生意之类的,这对很大部分人来说,倒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但李大壮却继续问道:“我们很多人当了一辈子老实工人,一天不在单位上班,心里都是悬吊吊的,怕是很多人不愿意离岗退养。”

侯海洋回道:“不想退也没有关系,以后世安厂将在旧厂区规划一个高科技园区,里面的物业、保卫、仓管、基建项目都需要不少人手,完全可以满足这部分人的岗位需求问题。”

李大壮毕竟是粗人,侯海洋一套套的话每句都能说到自己心坎上,心里就开始有些服气了。他继续问道:“还有,我听说新厂将搬到西南郊区,离我们住的地方足有15公里路程,骑车一个小时都骑不拢,这是个很具体的问题。”

侯海洋道:“你担心的只是面上的问题,我们既然要搬厂就会全权考虑了职工们的生活问题,我也不防给你透露一些消息,目前西城区在经开区东北侧3公里处规划一个大型的生活社区,预计容量是5万人,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们世安厂的职工可以以集资建房的名义在社区修建新住宅楼。到时候住房条件、生活便利程度都只会是只升不降。”

李大壮家三代同堂,六口人还至今蜗居在一套70年代的筒子楼,还要和邻居公用卫生间,早以苦不堪言,这两年凭着老婆开的面馆存了些钱正说准备买一套二手房,侯海洋的这个消息如重磅炮弹,李大壮的心里已经是波澜四起。他又接着问了些工资待遇变化、孩子入学、老人就医等员工最关注的民生问题,侯海洋向来不打无准备之仗,回答起来依然是头头是道。讲到最后,李大壮满意的走出了办公楼,算是被侯海洋从身体到心里完全的征服。

第二天早上,在侯海洋的授意之下,薛昭根据侯海洋和李大壮的一问一答,印制了2000份《与书记面对面》的通讯传单在下班的时候分发到员工手上,传单以李大壮的角度,从疑问开始,详细解答了职工最关注的问题。从此以后,办公楼前再也不见质疑之声,大家都期待着世安厂明天的到来。

孟宪国长期伏案于技术工作,自从当了行政一把手,他充分感受到要搞好一个厂的不易,侯海洋三言两语、两腿三拳外加一份传单将此起彼伏的质疑化于无形,孟宪国不由得又对侯海洋高看了一眼。

中午的食堂小间,他对身边的侯海洋恭维道:“侯书记搞思想工作真是一把好手,我孟某人甘拜下风,以后大家都眯着眼睛跟着侯书记走绝对不得走偏。”

桌上的领导都是新人自然要附和两个“老领导”,边吃着菜便点头说好。侯海洋笑道:“各人有各人的特长,我长期从事基层工作,有一些工作心得罢了。我刚刚得到消息,孟经理亲自带头研发的科技项目得了省部级专利大奖,也是不服不行啊。”

孟宪国哈哈笑道:“只要我们齐心为了厂子好,世安厂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在座之人听罢,就开始叫好拍起了巴巴掌。

侯海洋接着道:“各位领导,我有个建议,不知道当说不该说。”

孟宪国道:“侯书记,饭桌上搞这么客气干什么,又不是开党委会,你尽管说。”

侯海洋道:“之所以职工不信任我们,和之前厂里遗留问题有关,他们觉得我们不透明、不公开、闭门造车、中饱私囊。我觉得要赢得员工的信任要从推开小餐厅的隔断墙做起,要和员工一起吃馒头,喝稀饭。”

小餐厅今天准备的主菜是柴火鸡、水煮鱼,比起外面的大锅菜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几个领导正津津有味地啃着土鸡,听闻侯海洋的建议,不觉停下了嘴巴。

孟宪国出自普通工人,深谙大锅菜和小餐厅的天壤之别,立刻道:“侯书记有此想法,我很是惭愧啊,我来自基层,但这几年的小餐厅却让我丧失了与职工共甘共苦的想法。我这里举手赞成!”

一二把手都这么表示了,其他人自然不可能还有异议,当场决定明天就拆掉隔断墙,只在食堂二楼重新收拾一间屋,作为接待专用餐厅。

第二天,在食堂排队的身影之中就多了侯海洋和孟宪国等人的身影。

国庆长假降至,侯海洋盘算着去岭大选房子,心情不错。这个时候有个人心情也不错,即是老朋友邱洪,这一天他亲自来到世安厂为侯海洋送上了他和李宁咏婚礼的请帖。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4 条评论

  1. 何如说道:

    更的速度加快了,谢谢作者!辛苦了!!
    写的真不错!

  2. 匿名说道:

    更的速度加快了,谢谢作者!辛苦了!!
    写的真不错!

  3. 匿名说道:

    加油跟啊

  4. 匿名说道:

    不比小桥的差,要是自己开新书,也一定精彩,不过还希望把这续完,不要学小桥当总当李莲英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