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四十四章 偶遇晏琳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静州往事 篇外 第四十四章 偶遇晏琳

作者:晏道理侯卫东官场笔记

邱洪神采飞扬的来到世安厂,侯海洋亲自到办公楼前将其迎进办公室,两人多时未见,便坐着谈工作、聊生活。

经过近一年伤口的愈合期,邱洪感觉到侯海洋少了之前的阴郁,只叹时间真是疗伤的良药。他道:“蛮哥,十月二号我和宁咏结婚,由于我的身份问题,不适合大操大办,婚礼要控制在十桌之内,都是至亲,你一定要赏光啊。”

侯海洋爽快道:“兄弟结婚是大事,就是天上下刀我也要来。”

邱洪笑道:“谢谢蛮哥赏脸。”

侯海洋开玩笑道:“用实行的话说,你是二号首长,能来参加你的婚礼是我的荣幸。”

邱洪从巴山的郊县的田坎干部一跃成为市长秘书,这两年就像是坐了直升飞机,现在又抱得美人归,心情颇好,他诚恳地道:“蛮哥,我是托了你的福才有今天啊。”

侯海洋道:“大家都是选调生,都有在基层吃苦的岁月,今天我帮了你,说不定明天就要你帮来我。对了,你有没有想过去地方上干,邓市长干满一届多半还是要回省里,到时候肯定要提前安排你,你一旦放出去就是副县长,又是不一样的挑战。”

邱洪道:“这个问题邓市长已经暗示我了,我现在也是在犹豫,要么去下面的区县里当个副职,要么去市里的某局,前者挑战更大,后者平稳闲适,我到时候还是要和宁咏商量一下再决定。”

侯海洋对家庭的已有了新的感悟,他回道: “是啊,其实我们工作何尝为了生活,没有什么工作比家庭更重要。”

邱洪没想到会触及侯海洋的伤心事,他当侯海洋为自己的好大哥,出于关心,他还是试探道:“蛮哥,你一个人在这边殚精竭虑,还是需要有个人照顾自己啊。”

侯海洋轻轻摇头,今天对于他来说还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秋云的周年祭,他看着窗外的飘起的细雨道:“曾经桑田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邱洪到此也不好再劝,也就告辞离开。

送走了邱洪,侯海洋跨上摩托,迎着斜风细雨向柳河骑去,在场镇放好摩托,又买了香蜡钱纸,他提着爬上山腰秋云的墓前。侯家的祖坟并不是公墓,平时鲜有人打理,一个夏天之后枝桠伸出不少,侯海洋又摸出镰刀修砍着枝桠,不一会儿便将秋云的墓收拾整齐,他将侯思云最新的照片放在墓碑上,默默地告诉秋云女儿成长的故事……情到浓处,泪湿满襟。这一年来,他将自己与异性完全隔离,只给自己留存思念秋云的空间……

国庆七天长假,忙里偷闲的侯海洋除了参加了邱洪和李宁咏的婚礼,他把其它的时间都留给了女儿侯思云。

这天,侯海洋照理一大早从华容小区来到秋家,按照头一天的计划和赵艺,以及难得在家休息的秋忠勇一起带着侯思云去岭西动物园玩了半天,出了动物园,太阳正是当空,侯海洋快步走到树荫下的一家小卖部,朝老板喊道:“老板,来三瓶矿泉水。”

不料这个熟悉的声音却让旁边的高挑女子转回了头,两人一对视都是愕然,原来是许久未见的晏琳。

从巴山挂职离开以后,晏琳就和侯海洋断了联系,很多时候晏琳都深信自己已经把侯海洋遗忘,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晏琳的内心又无法自已的勾起了往事,她轻声对侯海洋道:“好巧。”

侯海洋很快恢复自然,道:“是啊,好巧。”

“今天陪同事母女逛了动物园,你不会是自己来逛吧?”晏琳有些好奇地问道。

这个时候秋忠勇推着婴儿车慢慢走近小卖部,看着侯海洋正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对话,他反应很快,立刻下了脚步,并没有立刻靠近侯海洋。侯海洋看到了秋忠勇,上前迎了过去,对晏琳介绍道:“今天我带着女儿来逛动物园,这是位我岳父。”又对着秋忠勇道:“这是我高中同学。”秋忠勇略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巴山一别不过两年,饶是晏琳心里早有准备,也没有想到侯海洋已经结婚,甚至孩子都这么大了。她稳了稳神,看着婴儿车里漂亮的孩子道:“她叫什么名字,真漂亮。”

侯海洋道:“侯思云。”

秋忠勇是刑侦出身,他从晏琳如水眼中看出了这个女子和侯海洋关系并非同学那么简单,当然他不能也不会去调查中间的弯弯绕,而是适时地道:“海洋,要不然我和赵艺先带娃儿回去了,你们老同学难得见面,慢慢聊。”

晏琳心中五味杂陈,这个时候她需要平稳思绪,是不愿意再和侯海洋继续谈下去的。侯海洋却对邱忠勇回道:“那你们路上小心,我请老同学吃个饭就回来。”

赵艺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见秋忠勇推车过来,问道:“这个女子是谁,看样子他们不简单。”

秋忠勇心情不错,打趣问道:“你咋知道不简单?”

赵艺道:“眼神,他们说话的时候,女的眼神有些发飘。”

秋忠勇点头道:“你分析有道理,犯罪心理学里面说,说话的时候不敢直视对方眼睛,说明心里在想别的事情,又或是是在掩饰自己情绪,所以我看他们之间肯定有些故事。”

赵艺张嘴还想再问,邱忠勇打断道:“这不是你我应该去问的,回家吧!”

看着秋忠勇和赵艺带着孩子离去,侯海洋对晏琳道:“一起吃个饭吧。”

晏琳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侯海洋这两年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事,心道:“既来之,则安之。”于是道:“好吧。”

晏琳随着侯海洋进入一家装修得不错的餐馆,空调的凉意让晏琳的心态平静了不少,看着菜单,往事却又浮上心头,原来这家餐馆主营烧鸡公,当年在复读班时代的那家廖氏烧鸡公依然寄托着晏琳很多回忆。

点了菜,侯海洋开门见山地道: “你一定很意外我都有孩子了吧。“

晏琳到:“孩子妈妈,我认识吗?”

侯海洋只得回到:“孩子的妈妈就是秋云。”晏琳听后心里就是一沉,当年秋云这个名字,就像一座无形的大山把自己和侯海洋从热恋中隔开,她装作平静地回道:“恭喜你们,终成眷属。”

晏琳没有问秋云今天怎么不在,侯海洋也没有继续补充,而是道:“谢谢,你呢?”

晏琳回道:“他在市政府工作,我们也快要结婚了。”

侯海洋道:“那要恭喜你了。不要忘了给我发请帖,到时候约上吴重斌、蔡钳工一起热闹一下。”

晏琳只得尴尬的点头。

这是一盆烧鸡公端上桌子,侯海洋边招呼晏琳吃菜,晏琳吃相斯文,嚼不漏齿,已无当年开朗活泼的模样。一阵无言之后,侯海洋继续道:“晏琳,不知道能否见见你父亲?”

晏琳意外道:“见他?”

侯海洋知道自己的话有可能有些歧义,补充道:“是这样的,我目前从巴山县政府调整到了世安机械厂,目前正是面临迁厂、改制等问题,我到企业时间不长,全面负责厂里的改革大事,不免有些迷茫,伯父毕竟有成功带领红旗厂转型的案例,不知道能否让我取取经。”侯海洋说的是实话,他翻阅过张晓娅为其提供的岭西改制案例系列报道,对于同是茂东的红旗厂印象深刻,但对里面的具体操作又有些知之半解,今日遇见晏琳,就干脆提出了想法。

晏琳今天从侯海洋处获得信息量实在太大,两年来发生在他身上的结婚、生子、调动让她的大脑应接不暇,她回道:“世安厂,是当年包强他们厂吗?”

侯海洋道:“不错,你在岭西可能不知道,现在世安厂已经划归到茂东地方上了,转型、迁厂,现在是迫在眉睫。”

从内心来说晏琳显然不想安排这次见面,但面对侯海洋的请求,她又没有拒绝侯海洋的理由,于是道:“那我给我爸打个电话,看他怎么说。”

侯海洋点头道:“麻烦你了,我7号之前都在岭西。”

晏琳点了点头,她起身走到餐厅外面,掏出手机给父亲打了过去。

晏定康在95年负责牵头红旗厂的迁址事宜,当时,红旗厂上下都更希望能留继续留在茂东,可惜茂东的土八路狮子大开口,硬是将红旗厂吓出了茂东。在晏定康的力主和时任岭西省开发区主任牛大伟撮合下,红旗厂最终选择从茂东迁到省城岭西,万人转移,虽有阵痛,但十年过去了,实事证明当时的决定的英明。

红旗厂现在已经是岭西著名的实业集团,从军工周边的配套产业不断扩大转型,到目前经营范围已经覆盖到地产、酒店、贸易等。晏定康也早已取代老涂,是当下红旗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社会地位日趋显赫,已贵为岭西省政协委员。

晏琳道:“爸,这几天有没有时间,我一个朋友想拜会你。”

晏定康处处得志,就是女儿的大事迟迟没有解决,这也是他的心头之结,他以为是女儿要带男朋友回家,满口答应道:“当然有时间,女儿的事,我再忙也有时间。”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篇外有老桥老师的文风,如果晏道理不是老桥老师的话,这也是一个高手。

    1. 匿名说道:

      确实,篇外续接非常好,令人期待不已。

  2. 匿名说道:

    总体来说续写的不错,码字辛苦了。关于侯海洋参加邱洪与李宁咏婚礼一节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感觉有点遗憾,这里其实有很多东西可以描述的,邱家诸多人的心理描写,本来是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3. 匿名说道:

    总有点遗憾,感觉平铺直叙,缺点什么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