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四十五章 取经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侯卫东官场笔记 篇外 第四十五章 取经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晏琳料想晏定康多半是想偏了,连忙解释道:“爸,这个人是我老同学,他是为了公家的事情。”

“公事?难道是工程招标之类要通过晏琳来走后门?”晏定康觉得有些奇怪,也有些失望,他淡淡回道:“具体啥子事?公事我就不一定有空。”

晏琳只得道:“是侯海洋,他想向你问些企业转型那方面的经验。”

晏定康自然是记得侯海洋的,当年侯海洋不顾生命危险救了晏琳,但自己为了能让晏琳专心学习硬生生将晏琳从侯海洋身边拉开。在他的印象中,侯海洋是唯一让女儿心动过的男人,他的突然出现真是女儿口中的公事,还是旧火复燃?如果是后者,那侯海洋如今又身在何处?这些疑问让晏定康不免有些好奇,他问道:“那就让他后天下午来我们家,后天正好我有空。”

侯海洋在餐厅里等待,晏琳的电话自然不宜细谈,她挂了电话回到位置上,对侯海洋道:“我爸说他后天有空,那你那天下午来我家吧。”

侯海洋道:“你家?”侯海洋本以为晏定康就算答应也是找个办公场所之类的地方,还真没有想到会让他去家里谈。

晏琳同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从父亲身居高位之后,能踏入家门的人可谓少之又少,怎么就让侯海洋直接来自己家中,她回道:“是的,来我家谈。”

谈妥了拜会晏父之事,侯海洋和晏琳便开始聊起自己的事情,侯海洋道:“你还在省委吗?“

晏琳道:“嗯,没变。”

侯海洋道:“还是岭西好啊,曾几何时我多想留在岭西,只可惜……”他想起来当年被顶包后惨遭省委退货的往事,不禁唏嘘,毕竟顶包者是晏琳,倒又有些释然。

晏琳道:“哎,我只觉得自己就像机器人,每天做着重复的事情,不像你,职场生涯充满未知的挑战。”

侯海洋道:“挑战未必是好事,我觉得女性在职场还是稳定最好。”

晏琳想起一事,轻叹道:“怎么你们都这么说,这是歧视我们女性。”

侯海洋道:“我们?”

晏琳道:“我的一个老领导刚刚调整至沙州市委,她有意让我去那边做她秘书,但身边的人包括爸妈都不赞成,我还在犹豫。”

晏琳口中的老领导就是当年省教育厅的宁玥,侯海洋当然知道此人。他成过家,深知家人的重要,便道:“既然你都要结婚了,还是不要再去了。”他本想加一句“如今你家根深叶茂,何必去受苦受累。”考虑到晏琳要强的个性也就没有说出口。

其实晏琳口中的对象只是父亲介绍的相亲人选,见过几面罢了,只是刚才听闻侯海洋已经结婚生子,才将此人拿来掩饰自己的内心落寞。

晏琳道:“结了婚可以相处一辈子,但机会错过可就没了。”

侯海洋道:“错过什么都不能错过人。”这句寓意深刻的话,晏琳听着又是另一番味道。

吃完烧鸡公,侯海洋打车把晏琳送到楼下,约定后天三点在晏家再会。

侯海洋并没有回华容小区,他接着去了雀湖花苑的售楼处,按照李晶提供的联络方式找到了售楼处的经理,老板打了招呼,侯海洋十分顺利地挑选了自己的第一套住房,67平方的小两房,湖景,33万,一次性付款,满意而回。

那边晏琳回了家就没有那么轻松,她向侯海洋撒了一个谎言,到底该如何圆回来,苦思冥想之中,晏定康敲响了自己的房门。

晏定康问道:“晏琳,到底怎么回事?那小子怎么突然找到你。”

晏琳道:“偶遇到的,他记得你当年搬迁红旗厂的事情,就想来问问。”

“难道真的不是为了我家晏琳而来?”晏定康心道,他接着问道:“他现在是记者咯?我记得他学的也是文科。”

晏琳摇头道:“他现在从政,目前是茂东世安机械厂的党委书记,牵头组织厂区搬迁和改制。”

晏定康听闻自然比晏琳更加意外,不可思议地道:“世安厂级别不低,党委书记是正处级,他娃硬是坐了飞机?”

晏琳道:“他本身就不是普通人。”

晏定康对于当年晏琳和侯海洋在高中时候恋爱是坚决反对的态度,但两人当时仍然是野火烧不尽,高考以后他不再高压抵制,但两人反而却莫名其妙的分手了。当时他也没有追问晏琳具体原因,侯海洋毕竟还不能打入心存高远的他的法眼。只是眼下女儿已经年近三十却一直没有谈及婚假,晏定康心中便疑虑是否和当年侯海洋有关,所以就干脆答应,到时候也许就会揭晓谜底,找到晏琳的心结。

晏定康道:“既然如此,我后天真有必要会一会他。”

与晏定康见面虽不是见岳父,但毕竟晏定康地位超然,为了显示自己的重视,侯海洋一早就刮干净胡子,出门前穿了一件笔挺的白衬衣,提了两盒巴山野毛峰,准时前往晏家。

陈庆荣给侯海洋开了房门。十年未见,只见当年为晏琳两勒插刀的英俊小伙英气不减,又不失成熟男人的味道,当年她是非常欣赏侯海洋的,甚至在晏琳高考的关键时期都默许这个勇敢帅气的男孩的存在。昨夜,她从晏定康嘴里得知侯海洋竟然考上了山南大学,而且还在工作五年的时间内混到了正处级干部的位置,不禁啧啧赞叹,也为晏琳错过这个优秀的青年而扼腕。

简单打了招呼,陈庆荣带着侯海洋来到晏定康的书房。

晏定康贵为红旗实业集团的老总,住的是红旗地产开发的限量别墅,进了书房只见足有30多平方,两大排书柜摆满了各类书籍,宽大书桌后面挂着一幅醒目的书法作品,“淡中知味”四个字笔锋质朴、并不露锋芒又不失功力。

晏定康正在桌前看文件,听闻侯海洋进来了,他取了老花镜抬起头道:“小侯来了,请坐吧。”

侯海洋道:“谢谢,打搅了晏总。”这一声“晏总”,既是出于对晏定康的尊敬,又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晏定康自然的感觉的到,他回道:“竟然在家里就不要叫我晏总了,叫我晏叔就行了,你坐吧!听晏琳说你要问我当年红旗厂的事情,你想问什么方面的?”

这个时候晏琳端了两杯茶水进来,侯海洋已经成家,她不希望父亲和侯海洋讲起自己的事情,揭穿自己的谎言,听见父亲已经和侯海洋聊上了公事,便放心关了房门退了出去。

侯海洋道:“晏叔带领红旗厂转型是岭西的样板工程,我希望能在晏叔这边取点经,免得以后走弯路。”

晏定康喝了一口茶,感叹道:“我记得当年你雄心勃勃说一定可以要考上大学,当时我还觉得你狂妄,没想到真考上了岭西大学,还成了世安厂的书记,能不能听听你这几年的故事。”

侯海洋呵呵笑道:“那我简单讲讲,我从山南大学毕业后,成为省委组织的选调生,后来分到巴山城管委,这几年算是在摸索前行……”侯海洋知道晏琳当年顶替了自己在省委的位置,他避而不谈当年之事,但不代表心思缜密的晏定康听不出端倪。当年晏定康一心想让女儿去省委工作,是通过了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关系,副主任将事情办妥之后,再一次酒桌上碰到了晏定康,酒桌上他谈起当时的事情便直言不讳的告诉了晏定康,晏琳是顶了一个山南大学生的缸,而这个大学生最终选择成为省委的选调生去了巴山。

这么一对,晏定康几乎肯定侯海洋就是被晏琳顶缸的人,心道:“看来侯海洋还真是和晏琳有些故事,要是能帮的上还是帮下这个小伙子。”他态度顿时热情了不少,问道:“请你再说下你现在的情况吧。”

侯海洋道:“我们厂目前有职工2400多人,这次改制迁厂,市里划拨资金两亿,但世安厂前期还有外债和拖欠的工人工资,所以这两个亿要打折扣,归根到底是资金问题。”

晏定康略有所思后道:“既然改制迁厂已经得到市里的支持,那么情况应该比我们当年要好,我们当年是被市里逼出了茂东啊。另外你们世安厂位置在市区内,迁厂之后留下的土地又是一笔财富,这也是当年偏安一隅红旗厂无法比拟的。”

晏定康一语中的,侯海洋暗道今天是找对人了,赞道:“晏叔分析的确犀利。我们的资金大多数将用于新工厂和新职工生活区的建设,留在旧址开发项目的资金就捉襟见肘了。”

晏定康道:“现在是21世纪了,用的是活钱,不是死钱,等着上面给你拨款怕是黄花菜都凉了。你要做的就是搭好台子来花别人的钱,花未来的钱。”

侯海洋当年蛰伏在档案局的时候,还是自学了一些现代经济,他非常认同晏定康的想法,但又无法完全参透,于是请教道:“我希望能在旧址建立一个高科技园区,希望晏叔赐教。”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10 条评论

  1. 独孤求玩说道:

    当年侯海洋考上山南大学后,去红旗厂找燕玲,刚好他们家搬家,燕玲妈妈就知道侯海洋已经考上了山南大学,遗憾的是当初燕玲太侨情,因为侯海洋梦中喊秋云的名字,就决定与侯海洋分手

  2. 独孤求玩说道:

    写的挺棒的,楼主加油!

  3. 匿名说道:

    感觉比小乔写的好一些。

  4. 匿名说道:

    加油

  5. 催更说道:

    我操,老不更新!

  6. 匿名说道:

    到底几天能更新一章?

  7. 侯粉说道:

    写的很棒!更的很慢!

  8. 独孤求玩说道:

    我说晏道理,你更新的也忒慢了吧,抓紧咯

  9. 侯迷说道:

    阅之如饮醇浆,但确实太慢,且无规律,等之焦躁,盼快更并定时!!谢谢楼主!!!

  10. 匿名说道:

    晏琳到巴山城关镇挂职,侯海洋就与晏琳父母见过面了,作者居然记不得……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