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四十六章 动员大会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又名:《茂东风云》) 第四十六章 动员大会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上一章道理没有考虑到晏家和侯海洋在巴山有交集,写的有些偏差,实在对不起大家,之后花时间重新复习了一遍,也改了45章,今天一并送上。

晏琳料想晏定康多半是想偏了,连忙解释道:“爸,这个人是我老同学,他是为了公家的事情。”

“公事?难道是工程招标之类要通过晏琳来走后门?”晏定康觉得有些奇怪,也有些失望,他淡淡回道:“具体啥子事?公事我就不一定有空。”

晏琳只得道:“是侯海洋,他想向你问些企业转型那方面的经验。”

晏定康自然知道侯海洋的,当年侯海洋和女儿在高中有过一段恋情,还不顾生命危险救过晏琳,后来这份恋情在自己的干扰下无疾而终,但后来在03年,晏琳又曾前往巴山挂职,而侯海洋当时是巴山县城关镇的镇长,两人自然又会产生一些交集。在他的印象中,侯海洋是唯一让女儿心动过的男人,他的突然出现真是女儿口中的公事,还是旧火复燃?如果是后者,那侯海洋如怎么又会想起来问这些?这些疑问让晏定康不免有些好奇,他回道:“那就让他后天下午来我们家,后天正好我有空。”

侯海洋在餐厅里等着,晏琳的电话自然不宜细谈,她挂了电话回到位置上,对侯海洋道:“我爸说他后天有空,那你那天下午来我家吧。”

侯海洋道:“你家?”侯海洋本以为晏定康就算答应也是找个办公场所之类的地方,还真没有想到会让他去家里谈。

晏琳同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从父亲身居高位之后,能踏入家门的人可谓少之又少,怎么就让侯海洋直接来自己家中,她回道:“是的,来我家谈。”

谈妥了拜会晏父之事,侯海洋和晏琳便开始聊起自己的事情,侯海洋道:“你还在省委吗?“

晏琳道:“嗯,没变。”

侯海洋道:“还是岭西好啊,曾几何时我多想留在岭西,只可惜……”他想起来当年被顶包后惨遭顶缸的往事,不禁唏嘘,毕竟顶包者是晏琳,倒又有些释然。

晏琳道:“哎,我只觉得自己就像机器人,每天做着重复的事情,不像你,职场生涯充满未知的挑战。”

侯海洋道:“挑战未必是好事,我觉得女性在职场还是稳定最好。”

晏琳想起一事,轻叹道:“怎么你们都这么说,这是歧视我们女性。”

侯海洋道:“我们?”

晏琳道:“我的一个老领导刚刚调整至沙州市委,她有意让我去那边做她秘书,但身边的人包括爸妈都不赞成,我还在犹豫。”

晏琳口中的老领导就是当年省教育厅的宁玥,对侯海洋来说是老熟人。他成过家,深知家人的重要,便道:“既然你都要结婚了,还是不要再去了。”他本想加一句“如今你家根深叶茂,何必去受苦受累。”考虑到晏琳要强的个性也就没有说出口。

其实晏琳口中的对象只是父亲介绍的相亲人选,见过几面罢了,只是刚才听闻侯海洋已经结婚生子,才将此人拿来掩饰自己的内心落寞。

晏琳道:“结了婚可以相处一辈子,但机会错过可就没了。”

侯海洋道:“错过什么都不能错过人。”这句寓意深刻的话,晏琳听着又是另一番味道。

吃完烧鸡公,侯海洋打车把晏琳送到楼下,约定后天三点在晏家再会。

侯海洋并没有回华容小区,他接着去了雀湖花苑的售楼处,按照李晶提供的联络方式找到了售楼处的经理,老板打了招呼,侯海洋十分顺利地挑选了自己的第一套住房,67平方的小两房,湖景,33万,一次性付款,满意而回。

那边晏琳回了家就没有那么轻松,她向侯海洋撒了一个谎,到底该如何圆回来,苦思冥想之中,晏定康敲响了自己的房门。

晏定康问道:“晏琳,到底怎么回事?侯海洋怎么突然找到你。”

晏琳道:“偶遇到的,他记得你当年搬迁红旗厂的事情,就想来问问。”

“难道真的不是为了我家晏琳而来?”晏定康心道,他接着问道:“他现在是转行了吗?我记得他不是巴山的镇长吗?。”

晏琳摇头道:“他职务又调整了,从镇长到巴山的副县长,目前是茂东世安机械厂的党委书记,牵头组织厂区搬迁和改制。”

晏定康听闻自然比晏琳更加意外,不可思议地道:“世安厂级别不低,党委书记是正处级,他娃硬是坐了飞机?”

晏琳道:“他本身就不是普通人。”

眼下女儿已经年近三十却一直没有谈及婚假,晏定康心中便疑虑是否和侯海洋有关,所以就干脆答应,到时候也许就会揭晓谜底,找到晏琳的心结。

晏定康道:“既然如此,我后天真有必要会一会他。”

与晏定康见面虽不是见岳父,但毕竟晏定康地位超然,为了显示自己的重视,侯海洋一早就刮干净胡子,出门前穿了一件笔挺的白衬衣,提了两盒巴山野毛峰,准时前往晏家。

陈明秀给侯海洋开了房门,简单打了招呼,陈明秀带着侯海洋来到晏定康的书房。

晏定康贵为红旗实业集团的老总,住的是红旗地产开发的限量别墅,进了书房只见足有30多平方,两大排书柜摆满了各类书籍,宽大书桌后面挂着一幅醒目的书法作品,“淡中知味”四个字笔锋质朴、并不露锋芒又不失功力。

晏定康正在桌前看文件,听闻侯海洋进来了,他取了老花镜抬起头道:“小侯来了,请坐吧。”

侯海洋道:“谢谢,打搅了晏总。”这一声“晏总”,既是出于对晏定康的尊敬,又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晏定康自然的感觉的到,他回道:“竟然在家里就不要叫我晏总了,叫我晏叔就行了,你坐吧!听晏琳说你要问我当年红旗厂的事情,你想问什么方面的?”

这个时候晏琳端了两杯茶水进来,侯海洋已经成家,她不希望父亲和侯海洋讲起自己的事情,揭穿自己的谎言,听见父亲已经和侯海洋聊上了公事,便放心关了房门退了出去。

侯海洋道:“晏叔带领红旗厂转型是岭西的样板工程,我希望能在晏叔这边取点经,免得以后走弯路。”

晏定康喝了一口茶,感叹道:“我记得当年你雄心勃勃说一定可以要考上大学,当时我还觉得你狂妄,没想到真考上了岭西大学,还成了世安厂的书记,能不能先听听你这几年的故事。”

侯海洋呵呵笑道:“那我简单讲讲,我从山南大学毕业后,成为省委组织的选调生,后来分到巴山城管委,在巴山城关镇的时候还很晏琳短暂的做过同事,这几年算是在摸索前行……”侯海洋知道晏琳当年顶替了自己在省委的位置,他避而不谈当年之事,但不代表心思缜密的晏定康听不出端倪。当年晏定康一心想让女儿去省委工作,是通过了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关系,副主任将事情办妥之后,在一次酒桌上碰到了晏定康,他谈起当时的事情便直言不讳的告诉了晏定康,晏琳是顶了一个山南大学生的缸,而这个大学生最终选择成为省委的选调生去了巴山。

这么一对,晏定康几乎肯定侯海洋就是被晏琳顶缸的人,心中竟生出些许愧疚,他态度也热情了不少,问道:“你再说下你现在的情况吧。”

侯海洋道:“我们厂目前有职工2400多人,这次改制迁厂,市里划拨资金两亿,但世安厂前期还有外债和拖欠的工人工资,所以这两个亿要打折扣,归根到底是资金问题。”

晏定康略有所思后道:“既然改制迁厂已经得到市里的支持,那么情况应该比我们当年要好,我们当年是被市里逼出了茂东啊。另外你们世安厂位置在市区内,迁厂之后留下的土地又是一笔财富,这也是当年偏安一隅红旗厂无法比拟的。”

晏定康一语中的,侯海洋暗道今天是找对人了,赞道:“晏叔分析的确犀利。我们的资金大多数将用于新工厂和新职工生活区的建设,留在旧址开发项目的资金就捉襟见肘了。”

晏定康道:“现在是21世纪了,用的是活钱,不是死钱,等着上面给你拨款怕是黄花菜都凉了。你要做的就是搭好台子来花别人的钱,花未来的钱。”

侯海洋当年蛰伏在档案局的时候,还是自学了一些现代经济,他非常认同晏定康的想法,但又无法完全参透,于是请教道:“我希望能在旧址建立一个高科技园区,希望晏叔赐教。”

晏定康道:“高科技园听起来很不错,现在经济开发区漫山遍野,你这是想做差异化竞争。”

侯海洋不置可否道:“我前期做过统计,从95年我们上大学到99年毕业,再从99年到今天,我国互联网用户从100万增加到1000万,再从1000万增加到2.5亿,这是增速是一个不得了的数据。我有个校友是计算机系的,现在在广南的企鹅公司做了中层,见证了互联网企业的这两年的飞速发展,他说广南那边有不少软件公司也想开始往内陆西部和发展,但似乎我们岭西对这方面的嗅觉还是不够灵敏,我看了全省范围内还没有计算机软件业为主的高科技园。”

晏定康听完侯海洋的叙述表示赞同,道:“我们岭西身居内陆,现在是处于大兴土木的阶段,领导眼界虚高,说白了有些盲目,好大喜功,你主导的内容倒不是不好,只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有些超前。”

侯海洋道:“晏叔有好的建议吗?”

晏定康道:“据我所知,省科技厅每年对高新产业有些扶持政策和基金,既然你主导的园区是省内的头一家,我建议你跑一趟科技厅,当然最好再带上茂东市里的领导,把你们打造这个软件园区的产业前景描述清楚,如果有了省厅的支持,效果自然不一样。”

侯海洋道:“谢谢晏叔提醒,回去我就请市里的领导出面。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岭西科技大学就在我们厂区不远处,这个学校您一定知道,它的前身是国防大学的分校,80年代就组建了全国首个计算机软件专业,目前在行业内都有很深影响力,校友遍布全国,所以我想搞学校和园区合作,不知是否可行。”

晏定康呵呵笑道:“他们的校长和我算是老相识,正是因为是老相识,我可以告诉你,他对这个肯定没有兴趣。”

侯海洋听后心里一沉,但他毕竟经历过太多反转,随即又问道:“何以见得?”

晏定康道:“你要是能拉到这个金子招牌过来撑场子当然是好事,但是他们校长岳乾良是个沉迷于学术的人,金钱和名誉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侯海洋突然想起似乎在哪里看到了岳乾良这几个字,抬头望去只见书房中“谈中知味”四个大字,原来落款处写着“壬午年冬月岳乾良书”几个字,侯海洋道:“怕是这位岳校长不光沉迷学术,书法的功力也颇深吧。”

晏定康转身望向字幅,心道:“岳乾良是用的草书落款,他的书法自成一派,侯海洋一眼就认出来,应该也是书法高人。”于是转回头道:“很厉害嘛,这个你都看出来了,岳乾良是世外高人,从不参加什么书法协会,我这幅字也是磨了好久才拿到。”

侯海洋道:“高人的字,自然是形散神不散,和那些鬼画桃符的医生当然不是一回事。”说到这里侯海洋便心生一技。

晏定康又道:“老岳给我一样,都是57岁了,再过两年就要下去了,现在说话是否还像以前那样一口唾沫一个钉也要打个问号了,你还可以试着曲线救国,从他们说得上话的副职入手,我也只能给你这些建议了。”

侯海洋也知道晏定康今天说了这么多已经很给面子,马上起来道谢准备告辞,道:“谢谢晏叔今日赐教,有机会还请多指导。”

晏定康道:“你的总体思路是对的,路子也走得比较超前,但超前意味着未知因素更多,需要别人的理解就更难,但毕竟迈出了第一步,我预祝你成功。”晏定康说着伸出了手。

侯海洋今日收获颇多,伸出双手握住晏定康厚重的大手与其道别。

送走了侯海洋,晏琳来到父亲的书房,她还对自己的谎言有些心慌,问道:“爸,他和你都说了啥?”

晏定康道:“都是工作的事,你莫说这娃儿还是有两把刷子。”

晏琳道:“哦,没别的了?”

晏定康奇怪的问道:“那你想让我们聊啥?”

晏琳立刻掩饰道:“没有就算了嘛。”说罢欲转身离开,晏定康道:“晏琳,你等一下,坐,我再给你说个事情。”

晏琳道:“啥事?”她预感父亲又要提找对象的事情了,心里便乱如麻,只放了半边屁股在椅子上准备找机会遛。

晏定康道:“上次给你说的小苏咋样嘛,还看不上眼啊?你还要等到啥时候。”这个小苏名叫苏扬,就是晏琳嘴里所谓的男朋友,和晏琳年龄相当,各方面也很不错,硕士毕业、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就职于岭西市政府办公室,关键还是市长熊大伟的秘书,侯海洋纵使不得了,但苏扬的条件也不得输,一旦熊大伟高升之前把苏扬放出去,那也是硬逗硬的县级干部。但晏琳接触几次总觉得没有那种可以燃起来的感觉。

晏琳没有回答,晏定康便有些生气了,提高了语气道:“你难道还记着侯海洋吗?你今天也看到了,人家已经结婚生子了……”这句话一下就刺痛了晏琳的心,她赌气道:“好,你们定日子,我和苏扬结婚就是了!”

晏琳从小到大总体都是一个听话的孩子,这次把硬话这么一说,晏定康竟一时语塞。陈明秀在一边感觉有些剑拔弩张,便好言劝道:“晏琳,婚姻问题还是自己感觉再决定,苏扬人不错,你可以先接触,你不要给你老汉斗气,他都是为了你好。

晏琳道:“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转学、读书、工作都是你们安排好的,也就不差结婚了。”

晏定康没想到平时乖巧的女儿竟然还会呛自己,生气地把茶杯往桌子上一顿,道:“我做的哪条不是为了你好?你硬是越大越不懂事!”

晏琳最近被父母逼婚多次,心情郁闷,她继续道:“我想去宁书记那边。”这件事她和晏定康说过一次被无情拒绝,今天既然都惹父亲生气了,她就不怕再说一遍。

晏定康道:“要去多久?还记不记得上次去巴山差点回不来。”

晏琳道:“宁书记也是女人,人家有夫有子,不照样干得上好。”

晏定康道:“你懂个啥子,高处不胜寒,你以为她一个女子可以轻轻松松混到现在的样子?有收获就有付出,你看不到的付出!女孩子家家学啥子女强人,轻松的日子你过不惯啊?”

晏琳还想争辩,陈明秀拉晏琳出了书房,道:“算了,不要给你爸犟了,你不要再想去沙州那边了。”

晏琳去沙州除了想锻炼自己之外,更重要的是逃离父母的逼婚,现在眼看还是要活在经箍咒之下,她无力法抗,只得回到自己房间,想了良久,她觉得父母才是最重要的,自语道:“既然无缘,我必须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

侯海洋那边回到了茂东,国庆之后,侯海洋和孟宪国召集所有副职和二级机构负责人开了一个厂会,将搬迁、开发、招商、建设等主要项目拉出进度表,进度表以周为时间节点,将任务逐步细化,各个副职带着分管的二级机构负责人相继签字领命,签完字的进度表就钉在世安厂的大会议室墙上。

孟宪国作为老世安,他的主要工作是迁厂,面对新的甚至是未知的工作生活环境,工人抵制的自然不少,这也是世安厂新班子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思想工作还是要做,这天,厂办主任薛昭召集职工代表在礼堂开会,商讨迁居之事。

世安厂的职工宿舍始建于八十年代,虽然旧但不至于走风漏雨,加之工厂效益差,工人都没有几个存款,所以讲了半天职工代表都不买账。

薛昭脑袋灵光,她从负责联络的对象——西城区民生社区主任朱彪那边拿了不少民生社区的效果图和样板房的传单,她从椅子后面拿出传单,一人一张发了下去,工人们眼睛尖,看到传单上的样板房和现在的宿舍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觉眼睛开始放光,但也有冷静的工人喊道:“一套要卖多少万?我们都是穷酸工人,吃的都是糙米,穿的都是补疤衣服,有几个卵钱?”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9 条评论

  1. 侯迷说道:

    谢谢道理!

  2. 独孤求玩说道: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更新。构思伤神码字辛苦,晏道理挺不容易的。我们读者也是等待的心累,互相理解,理解万岁!呵呵,希望今后更新能够快马加鞭,回馈热爱你的读者粉丝。

  3. 匿名说道:

    一周还看不到一次更新。。。。

  4. 候卫东的表哥说道:

    晏道理是不是小桥啊

    1. 独孤求玩说道:

      晏道理肯定不是小桥,文风文笔不一样。

  5. 匿名说道:

    什么时候能再更新

  6. 匿名说道:

    快点更新吧

  7. 侯迷说道:

    持续等待中。。。。。。

  8. 匿名说道:

    晏道理应该是小桥,从写文风格和用句都是官场笔记的老味道。个人感觉正篇后面不是小桥写的,只是小桥留了个框架有人代写罢了。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