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新书《拯救我的生活》片段四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侯荣辉是第一次进拘留所。侯卫东官场笔记

在丁老熊核心圈子里,进过监狱的都是狠角,从看守所出来的次之,混过拘留所也还行,没有去过这三个地方的人就会天然自卑,说话声音都不响亮。

跟着丁小熊混社会的年轻人只能算是外围人员,外围人员与内围人员既没有明显界限又有明显界限,是可以意会不可言传的钱。内围大哥们要么吃香喝辣,要么再进监狱,要么是消失不见。这些向往蛊惑仔的年轻人们并不去追究内围大哥们的最终归属,只在意他们享受的风光,特别是在王朝夜总会拥有的特权。

侯荣辉犹如电演一号男主角,带着混资历的自得心情进入拘留所。

电演的第一段是在拘留室外:

审讯时警察态度还是不错,道:“这么大的个子,才满十六岁。”侯荣辉是第一次进三所,在警察面前略为紧张,竭力装出潇洒神情,耸了耸肩膀,道:“没有办法,在哪一年出生,我没有决定权。”

另一位中年警察是当爹的人,最见不得年轻人混黑社会,斥道:“年纪轻轻,还是高中生,为什么不在学校好好学习,混什么黑社会。电影里说过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说的就是你们这种人,横死街道,都没有人给你们收尸。”他盯着侯荣辉看了一会,问道:“你爸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爸爸。”侯荣辉又用玩世不恭的态度道:“人都得死,富贵在天,生死有命。”

中年警察继续看了侯荣辉一会,道:“你给丁小熊当马仔,迟早就是进监狱的命,要么被砍死,可怜你的爸爸妈妈,白养一个儿子。”

侯荣辉最不喜欢听这些话,耷拉着脸。

年轻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让中年警察不再教育,公事公办,走完程序。

第二段在拘留所里面:

进了拘留所,办完入所手续,中年警察离开前忍不住又道:“侯荣辉,也就几天,老实点,不要在里面找麻烦。”

侯荣辉道:“警官,我才十六岁,就是被欺负的命,谁敢在里面找麻烦,不被暴打就算好的。”

“谁说在里面要被暴打,有事还得找警察。”中年警官虎着脸,道:“我警告你,在里面老实点,别他妈惹事。丁小熊如果进来一样规规矩矩,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如果不是看你是414厂子弟,我懒得说你。”

侯荣辉惊讶地道:“警官是414出来的?”

中年警察推了侯荣辉一把,道:“414有你这种子弟,是历史的悲哀。你爸电话号码是多少?”

侯荣辉冷着脸道:“警官,我真没有爸爸。”

拘留所值班警察对侯荣辉态度冷淡,问道:“带了多少钱?”侯荣辉道:“两百多块。”值班警察给了侯荣辉面值200元的商店购物票,道:“可以用购物票买东西吃!”侯荣辉满不在意地道:“有肉没有?”值班警察见惯了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半大小子,冷冷地道:“进去就知道。”

第三段在监舍里面:

303室有8张床7个人,2个值班,5个睡觉。值班人员坐在板凳上,傻呆呆地看着几个人睡大觉。侯荣辉正在左看右看时,一个大光头抬起头道:“傻站着做什么,睡。”里面没有认识的人,侯荣辉打消了自我介绍的心思,上床就睡。床板很硬,硌得后背疼痛,侯荣辉为了装酷,故意睡得泰然自若。旁边一人道:“怎么进来的?”侯荣辉道:“打架。”那人嘀咕道:“没有意思,又是打架。”此后,没有人理睬侯荣辉。

这与想象的情景不一样,侯荣辉望着天花板,脸上无所谓的笑容渐渐收敛,变得很是迷茫。

早上7点,铃声震耳欲聋响起。起床之后的任务是折豆腐块,侯荣辉属于心灵手巧那类人,豆腐块折得不错。大光头看了豆腐块,道:“折得不错,当过兵。”侯荣辉道:“没有,高一参加过军训,学过两手。”大光头道:“高中生?为什么打架?跟谁混?”侯荣辉道:“丁小熊。”大光头脸色冷下来,道:“跟着丁小熊,找死。”侯荣辉立刻知道大光头应该是胡哥的人,否则不敢这样说话。

与大光头属于不同团体,侯荣辉很不客气地瞪了对方一眼,脖子梗了起来。

洗脸后就和大家一起排队点名,点完名下楼吃饭。餐厅在楼下,有蓝白相间的座椅桌子,有点像哈里波特吃饭的大厅。

一位警察下达命令:“坐下。”所有人坐了下来。侯荣辉想起了电影里国军开会的场景,众多衣装笔挺的将领坐在一起闲说,某某将军到来,大家哗地站起来。想起这个场景,他脸上带出笑容。

饭车发出嘎吱响,被推到大家面前。早饭只有馒头和大米,没有咸菜。侯荣辉狠劲地咬硬馒头,腮帮子竖起一条条肌肉。

半天以后,侯荣辉知道自己所在的303室是宽管室。宽管室要打扫卫生,给别的监室打打水,不给你锁门时能随便溜达,溜达范围局限在二楼走廊。一天时间,侯荣辉和监舍除了大光头之外几个人混得熟悉了。他才发现关进来的逗比真是不少,若是心态平和,能阅尽人间百态。透过303小窗能看到对面一个新楼盘,有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工在翘着屁股刮大白,一群无聊的人凑在窗口前调戏女工。女工不是省油的灯,朝着窗口一阵破口大骂,语言丰富犀利,让全舍还不起嘴。

这让侯荣辉乐不可支,觉得进拘留所胜似闲庭信步。

第四段在监舍外,稍有些悲情。前半段侯荣辉没有看见,后半段他才参加。

江州东城拘留所接见日,一个头发花白老警察登记了侯天明身份证后,又将眼镜取下,打量了侯天明一番,道:“真胖,多重?”侯天明平时最讨厌别人问起体重,此时儿子关在拘留所里,只能将厌烦锁在心里,自嘲道:“没有秤过。”老警察道:“你要秤重很麻烦,一般体重计会被压爆,只能用那种大磅秤。”

这一句大实话让站在旁边的张小青很尴尬。虽然这只是前夫,毕竟还带着一个夫字,她永远也无法甩掉这个称呼。

在会见室等了一会,额头还有血迹的侯荣辉出现在面前。他原本是一脸不在意神态,进屋后见到侯天明脸色一变,站在母亲面前宣布:“我不和这个胖子说话。他在,我走。”

侯天明脸上涨出猪肝色,憋了半天,愤然离开会客室。

等到丈夫走出去,张小青责备道:“你怎么这样跟爸爸说话。”侯荣辉满脸桀骜不驯,道:“他不是我爸爸。自从那天起,我就没有把他当成爸爸。”

那一天发生在家里的事情早就成为张小青永久噩梦,儿子旧事重提,她更是满心酸楚,道:“儿子,你是妈妈唯一的寄托,再这样胡作非为,有个三长两短,让妈妈怎么活。”

侯荣辉大大咧咧道:“老妈放心,我从来没有吃过亏。”

张小青眼睛红红的半天说不出话,过了半响,道:“你还是学生,怎么能跟着小流氓胡混,不考大学了?你以前说过要考大学的,现在进了看守所。”

侯荣辉撇了撇嘴巴,道:“这是拘留所,不是看守所,两者区别大了,你有分清楚。读大学有什么意思,你儿子就是江湖霸主,以后能养活你。”

张小青落泪了,道:“对当妈妈的人来说,拘留所和看守所有什么区别?”

儿子说话方式、脸上表情极似大学时代的侯天明,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这让张小青总是想起被赶出会客室的大胖子。

三十分钟谈话结束,张小青走出会客室,见胖子前夫低垂着头坐在椅子上,动了侧隐之心,道:“拘留十天,很多就过去了。我现在担心学校怎么处理这事,有可能要被开除。”

侯天明默默地站起身,转身朝外走。

回家路上,两人沉默相对。

由于有了安定片事件,张小青只要下课后就及时回家,把在服装城的小青服装店交给了小妹打理。她煮好饭菜后,来到楼上,让胖子前夫一起吃饭。在儿子被关进拘留所这几天,家里还有了往日模样。与以前不同的是以往餐桌前两人有说有笑,欢欢乐乐,现在一顿饭说不了两句话。

张小青有时候也想给胖子前夫讲一讲儿子在拘留所的情况,可这个死胖子自尊心强,就是不开口询问。前夫不问,她赌气也不讲儿子情况,差点被憋出内伤。

距离拘留期第九天,张小青又有了新烦恼。吃饭时,她终于忍不住了,将碗筷重重地朝桌上一放,道:“我找了荣辉班主任,荣辉这一次惹的事情太大,肯定要被学校开除。他下一步怎么办?现在才十六岁,不可能在社会上流浪。”

侯天明道:“让他到电科院,你可以管住他。”

张小青不停摇头,道:“电科技院是民办学校,混日子可以,学不到真本事,学历也不行。我还是想让他大学,985和211考不上就算了,至少要考个普通一本。”

侯天明脑子里总有儿子与暴露女子搂抱在一起的画面,道:“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他能走正道,不进监狱,就算是菩萨保佑。”张小青火了,道:“他是你儿子,就算对你态度不好,也不能诅咒他。”几句话不对就冲突,这是常态。侯天明闭嘴不言。

吃完饭,侯天明刚走到书房门口,张小青道:“明天我要接儿子,你去不去。”侯天明站在二楼直截了当地道:“不去,去了又要起冲突。”回到书房,想起儿子小小年龄就混迹江湖,侯天明一阵心烦。他把门关紧,准备看一看岛国动作片消解心中烦怨。正在打开层层设防的文件夹,房门传来咚咚声音,张小青在门外叫道:“开门,开门,锁门做什么?”

侯天明赶紧拨掉电脑插头,打开门。

“荣辉在拘留所打架,被送到医院了。”

“伤得严重吗?”

“肯定严重,否则不会到医院。你去开车,我们赶紧到医院。”

两人拿了钱就出门。小区停车场,张小青在大吉普前面站了一会,侯天明这才喘着粗气才跟了过来。一阵快走之后,他汗如泉涌,脑袋感到极大压力,血管突突直跳。张小青道:“能不能开车,不能开车,我们出去做出租车。”侯天明深吸呼数次,让血流平稳起来,拉开车门,道:“我能行。”

江州第一人民医院,张小青找到了给自己打电话的警察。

这位警察长得很文静,一米七五左右,体格与侯天明比起来显得非常纤细。警察一边打量体型肥大的侯天明,一边毫不客气地道:“侯荣辉年纪不大,脾气不小,你们不好好管教,迟早要进监狱。”

张小青顾不得在意警察态度,道:“哪里受了伤,严不严重?”

警察道:“左手应该断了,医生在处理。”

张小青眼泪哗哗就往下流,道:“荣辉是在拘留所关着,怎么会被打断手,你们是怎么管理的?要给我们家长一个说法?如果没有说法,我要去投诉。”

“我叫陈大伟,你可以去投诉我,这是你的权利。每个房间都有监控,他们在里面刚打起来,我们就发现了,及时进行了制止,打人者肯定会受到处理。如果你们觉得有异议,可以到拘留所看监控。侯荣辉违反了拘留所条例,如果不是看到他年龄小,又断了手,我们就要通知东城派出所过来处理。”陈大伟又看了一眼侯天明隆起的肚子,道:“你们这个娃儿赶紧教育,不然就是黑社会的接班人,害群之马。”

陈大伟所言是实,侯天明垂头丧气地坐在手术室外椅子上喘粗气。

手术结束后,鼻青脸肿的侯荣辉大摇大摆走了出来,左手上有起固定作用的夹板。他外形虽然看起来狼狈,表情仍然桀骜不驯,仿佛打了胜仗一般。

陈大伟道:“你们可以先回家,明天到拘留所办手续,有一份解除拘留证明书,还要拿回进所时由所里代为保管的物品。”

侯荣辉出来以后眼光都没有瞧一眼侯天明,只与母亲进行交流。张小青并不希望父子处于敌对状态,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将父子俩强行扭到一起将起到反作用。她主动道:“我和荣辉坐出租车回家,侯天明去拘留所办手续。”

回到拘留所,陈大伟站在车下等到从大吉普上费力滑下来的侯天明道:“你到底有多少斤,我估计有我两个这么重。””侯天明对别人异样眼神又厌烦又无奈,长得这么胖,受点白眼真的很正常,他自嘲地道:“我有好多年没有秤过了。”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小桥老树就是个没有责任心最垃圾作家,没有之一。他的小说特点就是太监烂尾,温馨提示:有头无尾的作品大家还是不看也罢,免得浪费感情与精力。

    1. 匿名说道:

      顶楼上

  2. 匿名说道:

    男的都姓侯,女的都姓张。
    这一次是写中年危机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