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小桥老树:别把我当侯卫东

上一章节:

他是小桥老树,著名的官场小说作家,连续两年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2010年,《侯卫东官场笔记》系列长篇小说出版,引发了空前轰动,销量超过300万册。

他还是张兵,大学毕业后便跻身官场,在乡镇、党委部门、政府部门都工作过,创作《侯卫东官场笔记》时,担任重庆市永川区市政园林管理局副局长,正儿八经的副处级干部。

官场中人写官场小说,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张兵告诉廉政瞭望记者:“生活中绝大多数公务员都是普通人,具有人性的优点和缺点,极端的阴暗和高尚都只是极少数。我描写的是一群符合生活逻辑的普通人,不太高尚也不太卑鄙,有点小欲望,有点小缺点。”

今年,张兵离开了已工作七年的永川区市政园林管理局,赴永川区文联任职。

现实中的官员不会对号入座侯卫东官场笔记

张兵说,当初动笔写书,首先是兴趣爱好,其次就是为女儿挣奶粉钱。“基层公务员如果不搞歪门邪道,靠工资吃饭,生活其实是比较拮据的。”

开始写书后,张兵的生活分成两部分,白天工作,晚上写作,他也在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中不停转换。作为张局长,他要小心谨慎地处理好日常工作,作为作家,他又要在一个无拘无束的世界里任意遨游。

那时的张兵,最喜欢放假。“假日是写作的黄金时间,比如礼拜六、礼拜天两天时间的写作量一般和前五天相当。周末最烦的就是应酬,不管是公还是私都不喜欢,每当在周末参加应酬时,总会坐立不安。可是人是社会动物,有些应酬不得不去,否则就要当孤家寡人,而孤家寡人在社会上是很窘迫的。”

当着记者的面,张兵也坦然承认:“我是资质平凡的普通人,甚至由于受地域影响和资质原因,拼音学得很差,普通话总是说不标准,而且有很多错别字,以致于编辑弄了一个错别字表,每次交稿时,他并不急于读稿,先在文档中进行替换。我的作品能够受到比较多读者喜欢,没有其他诀窍,唯有勤奋二字。”

“人和人的不同不在于上班八小时,而在于下班后做什么。”张兵说,天道酬勤,若是一个人把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某一件事情上,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能在五、六年内在某一个专业做出成绩。

记者很好奇,书中描写了那样多官场故事,是否因为太过“真实”,引起身边同事或领导的不满。张兵说:“当写到绕不开的人时,我会在相貌上多写点与现实中人完全不一样的特点,情节上转换背景。”

“另外,现在的官员都很聪明,没有人会傻到去对号入座,这样对他们也没有好处。所以书出版后,我周围的生活没有太多改变。”张兵说。

被误读的官场

近年来,“官场小说热”堪称中国文坛的独特现象。一系列的官场小说以各自角度观察以中国政治官员为核心的大众生活,以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文明的现状与进程。

与众多将关注点锁定在高层政治的官场小说不同,《侯卫东官场笔记》系列,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写起,随着主人公侯卫东的10年升迁之路,逐层拨开中国基层官场现状。有评论认为,《侯卫东官场笔记》其实就是一部小人物的官场奋斗史。这种奋斗历程读者未必能够复制,但读的时候却很可以满足一下角色代入的快感。

身为官场中人,张兵对于“官场”也有自己的解读。他告诉记者,在任何正式文件中都难以找到“官场”这种称呼,但是官场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影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官场如磁场一般神秘,人们对其认识总是雾里看花,想象多于真实,甚至有很多错误的认识和偏见。

“比如关于公务员工资问题,这是规定得清清楚楚的事,社会上许多人却总是纠缠不清,总是将贪官的收入等同于大多数基层公务员的工资,甚至还有财务教授写出了明显违背生活常识的分析公务员工资的文章。我的小说努力还原一个现实生活中正常客观的、能够维系社会正常运转的、同时存在一定缺点和弱点的基层官场。”张兵如是说。

普通人眼中波澜不兴的基层官场,在张兵的笔下却是异彩纷呈。“这或许与我的经历有关。”张兵说,自己长期在基层工作,比较熟悉基层情况,写自己身边的事情相对比较容易,因为有实实在在的经历以及切身的感受。

那些精彩的官场故事,是否都发生在作者身边?对于这个问题,张兵不愿多谈,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艺术来源于生活,肯定也会高于生活。”

张兵更愿意谈的,是基层政府的重要性与复杂性。他说,司马迁在《史记》中讲过:“县集而郡,郡集而天下,郡县治,天下无不治。”这话放在当代同样适用。同时,基层政府异常复杂,多数人只能接触到一个面甚至是一个点。以点带面,以偏概全,少数负面掩盖了整体正面,书上社会、网上社会与现实中国产生了颇大的距离。“我努力想让作品尽量接近当今的基层社会,但是文学作品永远也不能完全真实,因为不管如何客观,个人的价值观还是会不知不觉渗透进文字里,我能做到的就是尽量去接近社会真实。”

官场小说的出路在于超越官场

如今的张兵,终于不用每天费尽心思去转换角色。“文联的工作单纯很多,我也可以把更多精力投入创作中。”

关于张兵离开市政园林管理局,外界有许多传言,他自己却认为“是组织需要和个人特长两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我在市政园林管理局工作了七个年头,按照岗位交流规则,已经接近岗位交流的年限”。

张兵坦言很喜欢目前的生活状态,“只有经过时间沉淀,每个人才能真正发现内心的真实需要。中年困境在现实社会中相当普遍,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人生的重新选择。”

谈及未来的创作计划,张兵一下子来了兴趣。他表示在未来的几年时间里,将集中精力完成《巴国侯氏》系列小说。《巴国侯氏》分为四个系列,第一个系列是《侯卫东官场笔记》系列,第二个系列是《侯海洋基层风云》,故事的主人公叫侯海洋,与侯卫东是同族子弟。他估计,《巴国侯氏》前三个系列创作完成后,接近600万字。

如今,对于官场小说的评价呈现两极。张兵说:“像《侯海洋基层风云》,我就将其定位为社会小说。里面有官场人物,但并不全是官场。这样各方面都好交代。”

“官场小说的出路,就在于超越官场。”张兵感慨道,“无论什么题材的文学作品,最终要探讨的还是社会与人性。”

张兵如今经常出席各种讲座。因为是知名官场作家,又有二十年基层官场经历,许多年轻公务员都把他奉为导师。对此,张兵显得有些羞涩,他认为现实生活已经给了工作在基层、待遇并不高的公务员太多压力,在压力下,他们大多数能够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做出适合自身的选择。

“与其说建议,不如说是我个人的一点感受。”张兵翘起二郎腿,不疾不徐地说,“一是要有职业道德,公务员体系是典型的金字塔体系,绝大多数公务员必然居于金字塔的底座,多数公务员都会在某一个时刻面临职务上的天花板。大家都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摆正好心态,恪守职业道德,只有这样,心灵才会平静。”

“二是违法违纪之事不要做。为什么要单独提这一条,这和我的经历有关。”张兵说,少年时代,父亲在监狱工作,自己经常在各个监区玩耍,不时会有人介绍这个犯人以前是什么长,那个犯人以前是什么领导,我对此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深知失去自由的痛苦。

上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