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四十七章 铁窗走出的蛮子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又名:茂东风云) 篇外 第四十七章 铁窗走出的蛮子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世安厂不少青工和超社会的人混迹在一起,这些人把世安厂的语言环境也弄得粗俗不堪,如今不管男女,在话语之中穿插带有生殖器的字眼都是见怪不怪,薛昭也不觉得难受,她对男子耐心地道:“厂里知道大家的经济条件,经过领导的翰旋,民生社区全新的两室一厅房子仅卖我们10万。”此时,下面的职工就有哗然之声,2006年茂东市区房子的均价在3000多一平方,就算民生社区位置偏一点,这不到2000元的价格还有有十足的震撼力。

薛昭继续道:“只要是世安厂的正式员工,没有违纪、处分的记录都可以先交5万首付后入住,余款分10年从工资扣除。世安厂生活区目前还没有正规产权,也就是大家仅花5万就可以拥有自己产权的房子。”这两句话掷地有声,下面的部分职工就有点按捺不住心情,开始在问好久可以去挑房子。

有一个女员工试探问道:“那我们搬过了娃娃上学怎么办?”

薛昭道:“我们世安厂子弟校按照市教育局的统一部署,将在明年划归地方,子弟校届时将并入民生小区周边的实验二小,到时候我们子女一起转移过去,那边的教育条件肯定会更好。”薛昭说完后,下面又是一阵议论,还有不少人在点头盘算自己的存款。薛昭心道:“侯书记真是料事如神,让我准备的都派上用处了。两个小时的耐心解答,让在场八成以上世安厂员工的下定了搬迁的决心,薛昭算是得胜而归。

那边侯海洋却留下难啃的骨头给自己,他最近跑了两趟科技大学,确如晏定康所述,只要说明来意就被岳乾良拒绝,侯海洋很有些郁闷,心烦意乱的他抓起桌子上的报纸随意翻了起来,竟然在当天的岭西日报第三版看到一个醒目的标题——《铁窗走出的蛮子》,他往下一读,不觉吓了一跳,原来这篇文章的主人翁就是自己!出于多种原因,他一直守护着自己看守所经历的这个秘密,就连自己曾经的枕边人都没有提起过,于是他抓起手机就拨通了张晓娅的电话。

“小娅吗?我不是给你说了,看守所的事情不要写,自己知道就行了,你怎么能为了吸引眼球就把这些都写进去。”侯海洋语气十分严厉,张晓娅还从未接触过这么凶的“蛮哥”,她也是刚刚才看到这篇文章,自己明明是严格按照侯海洋的指示,并没有把看守所的经历纳入其中,唯一可能的就是审稿人杜建国私自加入的,但杜建国是自己的老师,自己又怎么能把老师和蛮哥暴露在对立面,心道:“不管如何自己得扛下来再说”,她尝试站在杜建国的角度道:“蛮哥,这个报道虽然是纳入了你的看守所经历,但你自己仔细看了就知道,它只是一种宣传的手段,是为了突出你历尽苦难却不失去自己的信念的精神,关键是事实证明看守所经历是一个冤案。”

侯海洋声色俱厉地道:“晓娅,当时叫你不要写自有我的考虑,以后我的事情你不要擅自做主!”说着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被岳乾良挡回去两次,心情本身就不好,加之报纸又这么“乱”写,侯海洋刚才对张晓娅的语气可谓夹枪带棒,而那边张晓娅给杜建国背了黑锅,心里也是苦闷得紧,先不提这是自己从小到大第一次受人责骂,更要命是这样一来会不会影响自己和蛮哥之间的感情,蛮哥以后会不会不理自己了?想着想着,张晓娅尽是泪水涟连。

侯海洋对张晓娅虽没有男女之情的好感,但他一直把知书达理的张晓娅当做自己的好妹妹,平时对张晓娅也是相当客气,等冷静之后,他反思了下自己的行为,随后还是翻出了报纸仔细读了一遍,文章将自己的从乡村教师到国企干部的经历做了一个整体描素,文字有血有肉颇有可读性,特别是把误入看守所后之重新崛起的经历着了重墨,看到最后,自己竟也是一番感慨,心里也就原谅了张晓娅几分,心道:“既然如此,只有顺其自然了。”

作为商人,每日关注当地党报是捕捉商机的重要手段之一,党报直接指向地区近期发展的方向、领导的喜好、政策的倾向,读党报已是商人的必修课。岭西鸿飞教育集团的董事长滕勇躺坐在宽大的大班椅上,他没来由的被《铁窗中的蛮子》一文吸引,他接触了不少官员,自认为不少是酒囊饭袋,而这个出身“铁窗”官员的奋斗经历着实打动了他,他一时兴致就打开电脑,搜索了关于侯海洋和其就职的世安厂的相关新闻,他本身是对侯海洋感到好奇,但看着看着以他商人的嗅觉便对世安厂正在打造的科教园区产生了兴趣,他打通了郭兰的电话道:“郭部长,有没有空,来我这边一下。”腾勇是郭兰硕士时期导师的师弟,也是他的师弟向腾勇推荐了兼具学术和执政经验郭兰,腾勇就将郭兰挖来作为鸿飞集团的战略发展部部长,目前在鸿飞也是颇受重用。

一会功夫,郭兰施施然而来,对腾勇礼貌道:“滕董,有什么吩咐?”

腾勇道:“前段时间我们去了一趟茂云,但对于投资城南城北一直没有定数,这次交给你一个任务,去考察茂东即将打造的科技园区,茂东离岭西更近,而且那边是老市区中的净土,位置更好,周边也有配套。”

郭兰道:“难道就不考虑茂云了?”郭兰本想再说茂云的侯市长诚意很足之类的话,但出于和侯卫东的关系,她反而说不出口。

腾勇道:“我自己也觉得茂云的北城区还不具备投资的价值,我们商人除了既要看得远,更要看得准。一旦北城区再有好的端倪,我们杀过去不迟。”

董事长一言九鼎,郭兰不好再说什么,她接受了任务,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段时间,由于鸿飞集团总经理杨平和副总经理腾辉频繁顶牛,两人关系剑拔弩张。鸿飞作为一个家族企业,裙带关系复杂,腾辉敢和身为总经理的杨平对着干显然是有人撑腰扶他上位,杨平心知肚,便萌生退意,还曾多次邀约社会关系良好的郭兰出来一起干。董事长滕勇是明眼人,他当然知道其中的弯弯绕,于是他选择重用郭兰,让两位经理充分冷静。

郭兰近期胆子很重,与侯卫东联系是日渐减少,她知道侯卫东一直很在意鸿飞集团的投资,这次郭兰就把电话主动打了过去。

侯卫东此时枯坐在二号别墅的书房中,手中的香烟已经燃尽,母亲最近身体反复无常,作为孝子他疲于在茂云和岭西之间奔波,与此同时,段义勇又频频发难,政府的工作没有党委的支持,就像没有乳汁的婴儿,用焦头烂额来形容此时侯卫东可谓毫不为过。如果说当年他还可以贴点自家的钱去当修路的疯子,但现在面对动辄几十平方公里的北城区,怎是一个化缘可以解决的问题。看到私人手机突然想起熟悉的电话,侯卫东迅速接过了电话。

“卫东,鸿飞要暂缓对茂云的投资了。”郭兰开门见山。

侯卫东很是平静,一个鸿飞集团对于自己北城区的庞大计划只是九牛一毛,他对郭兰轻声问道:“郭兰,你觉得我把宝压在北城区是对还是错?”

“职场上,你的直觉没有错过。”

“但这次不同,现在压力都涌向我。”

“你是说段义勇?”

“不仅仅是。”

“你还年轻,可以选择韬光养晦,选择避其锋芒,不要立于危墙之下。”

侯卫东点起一直烟,思绪又起,便想起了自己和郭兰之间种种,轻声道:“我想你了……”

电话中,郭兰没有主动回应侯卫东,而是叹道:“唉,我们都不轻松,明天我要去茂东世安厂机械厂,还要早起,等大家都空了来岭西找我。”

“世安厂?你去那里干啥!”

“我去谈生意……”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更新慢了点。

  2. 独孤求玩说道:

    恕我直言这更新速度犹如便秘,呵呵。

  3. 匿名说道:

    这更新速度,是我看过的书里最慢的一个了。写不了就到此结束吧。。。别浪费大家的时间,浪费你自已的时间。。。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