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新书《拯救我的生活》片段六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当拿到检查结果时,儿子确诊为Wilson病,还有轻度肝硬化、肝硬化、脾肿大等症状。

张小青只觉得天昏地转,心脏病差一点又发作。此时最坚强的是侯天明,他让张小青陪着儿子,医院里的事情由其来张罗。

对于普通人来说,跑医院的复杂手续都是一件麻烦事,更别提对于侯天明这样的大胖子。他拿着厚厚一把单子在医院东奔西走,累得如狗一样。奇异的是在奔走中,往日如影随形的抑郁症不翼而飞。

突如其来的疾病让侯荣辉恢复了十六岁本性,尽管他始终没有叫侯天明一声“爸爸”,却没有再恶语相向。

一场疾病,让处于病态的家庭关系变得稍稍正常起来。

张小青原本作好了肝移植的准备,可是患有心脏病,需立刻住院治疗,不能进行肝移植。检查结果给两人浇了一盆凉水。

一切希望寄托在侯天明身上。

拿到配对结果后,侯天明先是高兴,随后看到下面一行字,一下就懵掉了:重度脂肪肝,脂肪变肝细胞占50%-60%。不适宜做肝捐赠。

侯天明在医院这一段时间,与其他病友进行过接触,知道有很多人都在排队等肝源,如果要靠排队等到肝源,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明明配对成功,却因为脂肪肝导致了无法移植,以前肥胖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如今肥胖症直接关系到儿子性命。

张小青在医室陪伴儿子,讲了省肝病医院进行肝移植的成功案例,给儿子鼓劲打气。她自己患有心脏病,需要立刻治疗,如今希望丈夫配对成功。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拿结果的丈夫回来,她有些不放心,寻了出来。刚到转角,就见到侯天明站在墙角,用头撞墙,发出阵阵闷响。

“侯天明,不要。”张小青拼尽命力拉住肥胖的丈夫,只见丈夫额头上已经流出了鲜血,眼泪鼻涕毫无顾及地横流。

在张小青印象中,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侯天明都不会流泪。看到前夫模样,她的心一点一点地冷下去,颤抖着道:“配对没有成功?”

侯天明用肥手擦掉眼泪,道:“配对成功,但是,我有重度脂肪肝,不合格。”

侯天明长得如此肥胖,不用检查都知道有脂肪肝。只是两人注意力全在配对之上,有意无意忽视了脂肪肝问题。而问题靠忽视是绕不过去的,该出来的时候一定会变成拦路虎跳将出来。

张小青想起在床上等待肝源的儿子,身体一阵阵发冷,顾不得安慰前夫,转身就回病房。

侯天明拿着结果坐在地上,过了良久,不再意过往行人诧异的眼神。过了良久,他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在卫生间用冷水洗了头,来到了周医生办公室内。他将站在周医生身前的病人一把扒拉开,单刀直入地道:“周医生,我要减肥,消除重度脂肪肝,然后再做肝移植,你能给我争取多少时间?”

被扒拉开的病人原本想要发火,看到侯天明如山一样的大块头以及一脸凶光,便缩在了一边。

周医生想了一会,道:“采用常规内科治疗,极限在五个月,时间太长肝功能持续恶化,容易出现并发症,导致移植手术不容易成功。”

侯天明咬着牙齿道:“四个月时间,我减肥,做移植手术。”

走出周医生办公室,侯天明给老编辑孙红梅打去电话,道:“你上次说的减肥节目是不是有五十万奖金?我要来参加,随时可以过来。”

孙红梅道:“还有七天节目就要开播了,要提前准备背景资料,麻烦着了,你下次吧。”

侯天明不由分说地道:“孙姐,我这一辈子没有求过人,你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让我参加。具体原因不说了,你应该知道一些,我要赎罪,我要拯救我的人生。”

孙红梅沉默了一会,道:“好吧,我去协调。”一个小时以后,她给了肯定回复,又道:“明天摄制组要到江州拍背景资料,家里情况也要拍。”

侯天明迟疑了一下,道:“我的情况特殊,父母病逝,妻子离婚,儿子住院,是肝上的问题,最好不要打扰。”

孙红梅道:“必须要有背景资料,不能采访其他人,也得拍摄你的生活背景,这是节目需要。也不一定非要拍其他人,就拍你一人也行。”

减掉脂肪肝,赚得五十万,拯救儿子性命,让失去生活热情的侯天明有了生活目标。他积极参加了背景资料的摄制,接受了身体检查,往日盘旋在身体里的抑郁被这个强烈目标挤占,居然不见踪影。

一切准备妥当,临行前两个小时,他来到儿子侯荣辉病房。刚进门就遇到来探病的岳父岳母。岳父张铁军站在床前,满脸严肃地看着外孙。岳母杨中利坐在床前,给外孙削苹果,念道:“这是从大超市买来的苹果,贵着呢。”侯荣辉躺在床上,当外婆将苹果片喂到嘴巴里时,伸长脖子迎了过去。

侯天明看到这一幕有些发呆。在他心目中,儿子是无法无天的蛊惑仔,没有想到在外婆面前还是以前那种小儿状。

病房里所有人都没有给把胖的侯天明好脸色,刚才有说有笑的病房猛然间安静了下来。大家顾着侯荣辉还躺在病床上,没有当场发作。

侯天明对张小青道:“你出来一下,有事给你说。”双眼红肿的张小青跟着侯天明走出病房。在走道拐角站定后,侯天明道:“以前编辑孙红梅在湖东电视台,邀请我参加《寻找新生活》节目。”

话音未落,响起张铁军发出的炸雷声:“你这个龟儿子,现在啥子时候了,儿子生病躺在床上,你要去参加节目,参加个狗屁。”张铁军是秦阳铁江厂老工人,是有名的暴脾气。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为痛恨的人就是眼前胖男人,骂了一句犹不解恨,上前抡起拳头就砸在侯天明脸上。

侯天明不躲不避,挨了这重重一拳。这一拳打在鼻子上,一时之间,鼻血飞扬,绚烂如花。自从知道侯天明有了自杀倾向以后,张小青对侯天明的态度发生了微妙变化。见父亲不问亲红皂白动手打人,吼道:“现在啥时候,求求你们,都别添乱了。”

张铁军用手指着侯天明骂道:“我早就想揍他了。张小青,他害了你一辈子,你这个猪脑子还护着他。”

侯天明微微张开嘴,吸了一口流出来的鼻血,又用手背抹了抹。

岳母杨中利跟了出来,抱着丈夫胳膊,道:“你这个犟老头,现在打人起啥子作用,跟我回去,回去。”她如拨河一样拼尽全身力气,将暴脾气张铁军拖回病房。

张小青望着满嘴鼻血的前夫,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要去参加湖东电视台的一档减肥节目,接近四个月时间,减肥率最高的将获得五十万奖金。我要去拼命,把脂肪肝减掉,赢五十万回来。”说到这里,侯天明停了下来,一字一句地道:“我们还有五个月时间。张小青,我要为自己赎罪,这是拯救我们全家的机会。不成功,我就死。”

“你去吧,这一次,我相信你。”张小青很久没有听到侯天明用这种方式说话了,想哭。

侯天明吸了一口鼻血,道:“那三万是我最后的钱,我现在没有钱了。这四个月在医院的开支我暂时管不了,但是我一定会带着做手术的五十万回来。侯荣辉交给你了,我会带着一个好肝回来的。”他原本想说“儿子交给你了”,由于太久没有用“儿子”这种亲密词语,说不出口。

“能不能带回五十万不重要,关键要把脂肪肝消除了。我准备把房子卖掉,到时办手续时要找你签字。” 参加《寻找新生活》能不能拿到五十万是一个未知数,张小青这种态度是理智的,稳妥的。

“我走了,四个月后再见。”自杀未成功以后,侯天明心态发生了明显变化,加上儿子重病,此次前往减肥营有一种“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慨然决心。

望着前夫肥胖身影,张小青感到了一种久违清新气息。若是说准备吃安定片的前夫身上充满了腐败气味,此时准备前往寻找新生活的前夫身上的腐败气味被撕开了一个小口子。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