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新书《拯救我的生活》片段八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走回选手方阵中,侯天明听到冷小军嘀咕道:“375斤,这是250乘以1.5,也就是一点五个二百五,也是二百五的一点五倍。”周边选手听到冷小军的计算方式都笑了起来。侯天明撇了冷军一眼,将“一点五个二百五”和“二百五的一点五倍”这句话记在心中。

最终称秤的结果让侯天明有几分沮丧。他在湖东电视台第一季《寻找新生活》中初始体重夺冠,375斤。

大雁湖渡假村的轻松快乐气氛被胖子们的初始体重击碎,他们回到房间时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侯天明除了要面对胖子受到的同共歧视之外,还有拯救儿子的艰巨任务,后一个任务更为重要,占据核心地位。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默念:“减去一大半,赚到五十万。”

陈文明差两斤到达230斤。他身高只有一米七,从视觉效果来看更接近球形。他仰面朝天地趟在床上,肚子随着呼吸上下跳动,道:“侯天明肚子大得吓人啊,做爱肯定麻烦,小鸡鸡未到达目的地,肚子先到了。侯胖子,你采取什么姿势作爱,老婆坐在上面吧。”

同寝室之间开开这类玩笑无伤大雅,只是陈文明态度轻浮,让心有伤疤的侯天明心中不喜。他不愿意谈论这个令人不快的话题,继续在屋里转较。

陈文明有些拎不清,继续开玩笑,道:“我来大雁湖之前专门搞过两次,侯天明和冷文军搞过没有,要一百天以后才能搞。”肥胖是一种病,性欲会随着体重增加下降。侯天明仍然在屋里转圈,一边转一边拍打肚子。冷文军生气了,道:“你少在这里放屁,我和你很熟吗?”陈文明道:“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心胸未免太小了,还长这么胖。我肯定是说中了冷文军的痛点,你站起来看不到小丁丁吧,哈哈哈,是不是?”

冷文军将枕头朝着陈文明扔了过去,打在对方脸上。

两人站了起来,如互相对峙的熊。

侯天明转着圈,冷冷地道:“冷文军坐回去,我们是来减肥,打架划不来。陈文明,你闭嘴。再啰嗦,我们就要往外赶人了。”

产生摩擦,房间内气氛不好。三人各自睡在床上,直到吃饭口令响起才出去。午餐是一个紫色饭团,菜是黄瓜片、萝卜丝和莴笋。胖子们都是无肉不欢的家伙,第一餐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尽管难吃又无油,选手们还是将饭菜吃得干干净净,这点东西进入肚子让大家毫无感觉。

侯天明为了尽快消除脂肪肝,只吃了半个紫色饭团,剩下半个饭团。

一位儒雅中年人走过来,看着饭团,道:“你为什么剩下饭团?”侯天明掩饰了自己意图,道:“没有食欲。”中年人道:“我叫余万哲,是你们的营养师。你不要看营养餐简单,这是根据每位选手体重、年龄、性别测算每日所需消耗的最低卡路里数,结合人体所需营养搭配制作。你不要以为吃得少就能减得快,缺乏体能以后,减肥速度就会慢下来。”

侯天明道了声谢,道:“今天不想吃,等到开始训练以后,我再按餐吃饭。”

余万哲背着手转身离开,走时说了一句:“虽说回头是岸,可是欲速则不达。”

余万哲离开时的一句话让侯天明产生了丰富联想:“难道这位营养师知道我的过去?”他想了想,接受了余万哲建议,将剩下的紫色饭团吃进肚子里。

下午,训练营开场赛正式拉开帷幕。

夏天换了一条紫色裙子,这一次没有露出小蛮腰,而是穿了一件低胸短袖,乳峰在走动时若隐若现。她欢乐地宣布规则:“任务极为简单,你们将自身体重百分之二十的箱子从沙地拖到指定地点,两位教练就在胜利的红旗下迎接你们。第一名在周末称重时得到减轻体重三斤的奖励,最后一名得到增加体重三斤的惩罚。大家记住,周末称重直接进入淘汰环节,减肥百分比最低的将直接淘汰。所以这三斤非常重要。”

减肥百分比是悬在侯天明头上的鬼头刀,侯天明在心中默念“减去一大半,拿到五十万”这个最朴实的目标,制定了开场赛小目标:“拿到第一名,获得三斤减重奖励。”

赛道不到两公里长度,看上去很短,似乎红旗就在眼前飘动,红旗下站着一男一女。隔得太远看不清面貌,健美身材依然显露无疑。

赛道不长,构成复杂,最初是砖石小道,其后是土路,土路接着泥地,泥浆地以后是人工制造的沙地。赛道能并排五人,分成三组进行比赛,最后以时间决定胜负。

侯天明将拖绳挂在肩膀上,专注地听着发令枪声。发令枪响,他沉默地拖着75斤重的箱子上路。在砖石小道上行走之时,阻力不大,大家体力尚好,几乎一起来到土路。

拖着七十五斤重的箱子进入土路,阻力立刻成倍增加。箱子在泥地上刮开一条浅浅痕迹,激起一阵灰尘。侯天明汗水如注,滴到地面。

见到另外其他十三名参赛选手以后,侯天明分析过自己的优势和劣势:

劣势在于年龄偏大,新陈代谢能力弱于年轻人,年轻人更容易取得减肥效果。

优势在于体重够重,这样就能有更大的减肥空间;

总体来说,劣势实实在在,优势显得虚一些,要想取胜,只有通过坚定信念和顽强意志来弥补。侯天明坚信在整个队伍中没有人能够在“目的性”上战胜自己,这是他作为三十八岁男人的最致命武器。

在土路上走了不到百米,侯天明感到了身体虚弱,喘气如牛,七十五斤重量开始成倍增加。

走完土路,进入泥浆地以后。箱子变成一座大山,沙浆地长出魔鬼一般的绊脚绳,太阳格外恶毒,紫外线钻进了血液和骨头里。久未锻炼的身体受到极大考验,侯天明的心脏似乎跳将出来。

最初时刻,侯天明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走了一半泥浆地时,他身体出现了状况,每一块肉都受到了地心引力召唤,拼命向下坠,阻止其向前。他眼睛冒起金星,身体虚脱,软得如面条一般。

冷小军一步一步追了过来。他只有二十四岁,体力正值人生高峰期,加上同样身高腿长,在走出泥浆地时越过了侯天明。

看着冷小军超越了自己,让本已疲惫不堪的侯天明爆发出力量,他弯着腰,腰间肥肉在胸前晃来晃去,艰难地追赶冷小军的脚后跟。

尽管侯天明有坚定目标,顽强意志力,可是实力仍然在开场赛起了关键作用,冷小军脚后距越走越远,不一会就听到了前方欢呼声。

终点红旗处,一男一女两位身材修长健美的教练双手环抱于胸前,用冷酷眼神看着在沙地里爬行的胖子们。

“意志力”是侯天明取胜的唯一武器,原本以为可以凭着意志力获胜,可是他还是低估了十年毫无节制生活带来的恶果,到达沙地时他体力完全透支,身体里的火球将五脏全部烧了起来。他双手趴在地上,如千年老乌龟一样在沙地爬行,留下一条长长痕迹。在女选手包小燕从旁边超越之时,他咬破嘴唇,用出血来刺激体能,终于没有让女选手超过自己,拖着箱子爬过终点线。他全身力量被抽得干干净净,俯身在红旗之下。

内脏翻腾,如地焰烈火般爆发,他趴在滚烫的沙地上,大口大口呕吐。为了不被沙子窒息,就用拳头隔开脸和沙子之间,勉强保持呼吸畅通。此时他不再顾及形象,任由呕吐物糊在脸上。

女教练拿了一瓶水朝着侯天明脑袋冲淋下去。这股水是来自上天的清泉,让侯天明顾不得清理嘴边呕吐物,扭过头,迎接着水来之处。在近距离之下,女教练看清楚这一张胖脸的五官,惊叫道:“师傅。”

侯天明认出眼前女教练是很久以前聂武武校的学生吴琳。他无力打招呼,喝了水后,闭上眼睛,如死鱼一样躺在沙发上大口喘气。

吴琳是聂武武校第一届毕业生,侯天明大学未毕业就来到武校当教练,正好成为吴琳这一班的班主任。在吴琳心目中,侯天明是“杨过”式人物,尽管侯天明是带妻携子来到武校,没有形成“一见天明误终生”局面,但是当年那届武校的女学生们仍然将侯天明作为未来男朋友模板。这一次参加《寻找新生活》栏目,她在选手名单之时见到过“侯天明”这个名字,压根没有朝曾经师傅身上想过。

今天这个爬在地上呕吐的大胖子确实就是当年玉树临风的师傅,这让吴琳震惊之余感到人生之不可理喻。

跟随拍摄的电视台工作人员及时抓住这个瞬间,给了夏天提示。夏天来到吴琳身边,道:“刚刚听到你称呼这位体重第一的侯天明选手为师傅,请问是什么师傅?”

侯天明仰面躺在地上,想阻止吴琳说出与自己的关系,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看到吴琳介绍情况。从地上往上看,吴琳身材完美,修长匀称,与夏天比起来更显活力。

吴琳道:“我以前在江州聂武武校读过书,是十几年前的事情,我当时十五岁,师傅是我的散打教练,平时还管理我们这一群住校生。”

夏天道:“侯天明曾经是是散打教练,为什么现在长得这样胖?”

吴琳摇头道:“我从武校毕业出来以后就离开了岭东,前年才回到湖东,不知道师傅的近况。师傅身体素质相当出色,我想信一定能成功减下体重。

镜头转过来对准侯天明。

侯天明全身仍然处于脱于状态,无法起身。吴琳蹲下身,道:“师傅,你先侧过身,用手撑地,脚也用力,好,慢慢起来。”在吴琳帮助下,累得如一条死狗的侯天明翻过身来,坐在地上。吴琳道:“我前年回国,以前一直在广东。师傅,你怎么长成这样?”侯天明用手拍掉脸上和胸口的呕吐物,道:“放纵的后果,这次争取减下去。”

爬起来坐定以后,侯天明看见有一位队友在距离终点三十米的地方抽筋,而且是肚子抽筋。

第一组冠军冷小军在阴凉处走来走去,状态良好。侯天明把冷小军当成了自己的第一个对手,牢牢盯住他的一举一动。

三个小组花了两个小时才结束开场赛,除了一位因肚子抽筋而放弃比赛的选手,所有选手都完成了任务。冷小军拿到第一名,侯天明成绩不好不坏,排在第五名。

晚餐很残酷:六只氽烫虾、一份凉莴笋、一份水煮白菜,一份水果。

对于胖子来说,极度缺乏油水的饭菜,吃起来极不过瘾。

累了一天,侯天明饿得前胸贴到后背,喉咙里仿佛伸出了无数支手拼命向食品伸去。他极为缓慢地咀嚼着数量欠缺的晚菜,特别是吃几氽烫虾时更是进行了祭祀那般虔诚,细细地咀嚼,将每一分味道都在舌尖体会。

工作人员宣布:晚上到小会议室谈减肥目标。

夏天和十五名选手围坐在一起谈感受。多数选手在谈及肥胖给生活带来的困难、压力和打击之时,一把鼻涕一把泪。

侯天明是减肥十五人中年龄最长者,见过世面,经过风雨,受过生活重创,心灵上了厚厚一把锁,他言简意赅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努力减吧,争取找回以前的自己。”

按照制片人贾贝安排,夏天诱导性提问:“以前的自己,是指身体,事业,还是家庭?”侯天明自尊心强,不愿意在电视节目里剖露心声,道:“身体是所有事情的基础,我想把身体恢复到比较健康的状况。”夏天继续发问道:“身体恢复到比较健康的状况后,你还有什么心愿未完结。”侯天明道:“当前主要目的就是想把身体减下来。”

侯天明有几个不同寻常之处,一是体重第一,二是年龄第一,三是孤身一人,自然是节目组重点关照对象,镜头颇多。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又他发现曾是女教练吴琳的散打师傅,这是一个极好噱头。

制片人贾贝反复看侯天明的背景小片后,总觉得侯天明肯定还要事情,已经重新安排调查人员来到江州,准备将侯天明查了一个底朝天。他站在一旁看着出言谨慎的侯天明,心道:“侯天明住了一套大房子,肯定有故事,到时可以适当运用,增加节目可看性。”

晚十点,选手们回到宿舍,简单洗漱后就上床,基本不聊天,直接入睡。

训练一天,陈文明一双脚散发着类似于臭豆腐一般的酸腐味道,弥漫在整个空间。侯天明和冷文军忍无可忍,提出强烈抗议,要求其洗脚。陈文明不以为然地道:“哪里臭,我没有闻到啊。”说罢就直接倒在床上,转眼间呼噜声音响起。

侯天明和冷文军捏着鼻子到屋外,吸呼新鲜空气。

工作人员来到房间外,简单问了情况,进屋将打着呼噜的陈文明推醒。

陈文明睁开眼睛,道:“什么事啊,就是洗脚嘛,你们怎么知道我没有洗脚?”工作人员道:“训练营没有隐私,二十四小时监控。生活自理是栏目组聘请专家们制定的管理规则,要减肥最关键是形成良好生活习惯,还是请陈文明遵守规则。”陈文明道:“我累了,累成狗了。”工作人员道:“累不是理由,必须要遵守规则,否则在周末称重时要增加重要。”

好说歹说,陈文明才愤愤然去洗脚。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陈文明二十刚出头,完全以自我为中心,根本不顾及其他人的想法,也不思考是否影响其他人的生活。

侯天明以前在武校当过散打教练,管理过学生。当初学生在教练面前根本没有回嘴余地,与陈文明在工作人员面前的表现炯然相异,他眼望着天花板,暗道:“这十年其实与世隔绝,对现在社会缺乏了解。今年2007年,八零年出生的人都二十七岁了。时代变了,我必须从走出书房,否则就算减了肥,也会被时代抛弃。”

来到渡假村,参加《寻找新生活》栏目,侯天明感到三个不适应,一是不适应暴露在众人面前;二是不适应有大运动量的生活,三是不适应没有电脑的生活。但是为了救儿子,实现“减掉一大半,赚回五十万”的目标,这些不适应是必须被无情碾碎。

从第二天开始,训练营开始了六小时高强度训练,对于多数学员来说这是一场魔鬼般经历,叫苦不迭,甚至有两位学员受不了苦,哭着要退出节目。侯天明早有心理准备,十分坦然地接受高强度训练。肌肉酸痛、撕裂般疼痛、腰椎不适等问题在强烈欲望下都不成问题。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