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新书《拯救我的生活》片段九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时间过得非常快,转眼就到了第一周称周比赛时间,这也意味着将有一名选手将被淘汰。

周六晚上,张小青心神不宁。她接到栏目组电话,知道《寻找新生活》第一周节目将要准时播出,是否在病房观看节目,有两个大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电视遥控被小胖墩掌握。

病房是两人间,电视频道总是被中间床上的病人小胖墩所掌握。这个小病人长期在家卧床,看电视有瘾,每天睁眼就打开电视,睡觉时才关电视,时时都把遥控板握到手里。如果为了看《寻找新生活》,就有可能与小胖墩争夺遥控板。

第二个问题是侯荣辉不一定观看父亲的节目。

张小青看了几次时间,有点心烦。

侯荣辉在外面世界是无法无天的蛊惑仔,进入病房后变得异常安静,拿了一本旧版《鹿鼎记》在床上默默地读,一点没有与小胖墩病号争夺电视的念头。张小青以前最讨厌儿子在外面逗猫惹狗,此时儿子没有生气地躺在床上,更让她伤心。她宁愿儿子在外面无法无天,也不愿儿子躺在病床上消磨时间。

“妈,你回去洗个澡,都臭了。”侯荣辉见母亲坐在床边打瞌睡,推了推母亲。

侯荣辉脸上和手背都微微发黄,在日灯光下更为明显,看得张小青心尖都疼。她摇头道:“我就在这里,明天你外婆送饭过来,我再回去。”

侯荣辉将书放下,道:“我躺在床上,不可能马上挂掉,用不着守着我。”

张小青最听不得儿子说起“挂掉”等字眼,厉声说道:“你又不是什么严重的病,治治就好,不能用这种口气跟妈妈说话。”

侯荣辉道:“我平时都用这种口气说话,习惯了。”

张小青道:“以后那些挂掉的字眼,绝对不能说,听到没有。我把你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希望你成家立业,健健康康的。”

闲聊了一会,见儿子精神困顿,张小青让儿子躺下,自己在外面透气。她站在走道中间的休息室,俯视万金灯火。灯火中有无数人家在平平淡淡生活,吃完饭、扯点闲话,然后有的看电视,有的玩电脑,有的打麻将。这是平凡的甚至庸俗化的生活,却是张小青最向往的生活。

抹掉眼泪进屋,儿子闲着眼,如幼儿时一样安静乖巧,这让张小青更加压抑。

小胖墩看完了一部动画片,不停换台。换到湖东电视台时,恰好一个大胖子从小车上出来,提着行李袋。

“这是大哥哥的爸爸。”小胖墩对邻床哥哥的肥胖爸爸印象深刻,见到电视上出现这个印象,大叫起来。

侯荣辉睁开了眼睛。

张小青望向了电视。

雄浑激昂的音乐响起,又一辆小车开过来,走下来一个身高体胖的女子。女子浑圆,走路时全身肥肉都在颤动。仅凭五官来说,女子应该算是标致,加上肥肉后就荒腔走板,不成样子。

病房所有人都被陆续到达的胖子吸引,每当一个胖子出现就引来啧啧之声。

镜头转到了会客大厅。主持人夏天介绍节目情况,背景是一大堆胖子,大多数胖子们有说有笑,唯独侯天明满脸阴沉,与整个气氛格格不入。或许因为正是这个原因,镜头反而多次扫过侯天明,给了几个近镜头特写。

《寻找新生活》是将训练营一个星期内容压缩到了一个小时十分钟,剪辑和取材就十分重要,既要反映出整个营地生活面貌,又要有可看性。开篇不久就进入了第一个重要环节,也是最吸引眼球的环节——选手们秤初始体重。

375斤,除了参赛选手们发出惊讶的叹息声音以外,病房内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凉气。

小胖墩不懂人情世故,兴奋地喊道:“大哥哥,你爸爸真胖。”

张小青听到小胖墩兴奋的尖叫声,十分担心儿子会奋而暴起。令她惊讶的是儿子居然只是淡然笑了笑,道:“小胖墩,你以后别长这么胖啊。”儿子没有发火,张小青悬着的心终于放进肚子里。

电视镜头不一会就转到首日下午开场赛,胖子们接受任务时,镜头转换到了从远处跑来了男女教练员。张小青看到女教练时惊了一跳,道:“吴琳!”侯荣辉道:“你认识这个女教练?”张小青盯着吴琳健美身体,道:“她是你爸在武校的学生,经常在一起玩。”侯荣辉用小声但坚定的语气道:“他不是我爸。”

自从得知了前夫有自杀倾向及行动以后,张小青心态慢慢发生了变化,开始反思当年事件后自己态度是否过激,是否不留余地。其实这种反思在很久以来都存在,只是她不愿意承认。她拍了拍儿子手背,道:“不管我和你爸是什么关系,你爸永远是你爸,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谈话间,镜头转换。

胖子选手们在特制赛道拼命挣扎,当侯天明趴在地上呕吐时,病房里安静下来。张小青以前总觉得前夫胖成这个样子非常可恨,现在看到他瘫软在地上的模样,觉得真是可怜。

小胖墩妈妈大声道:“陈兵,你要减肥,否则胖成叔叔那个样,怎么办?”小胖墩道:“我跑不动,太累了。” 小胖墩妈妈听到儿子的话如被针刺一般,半响说不出来。

随后是吃饭镜头,饭菜清汤寡水,无甚看头。

晚上谈心会。谈心会要播放每个选手的家庭背景、生活场景。前面几个选手都有家人、朋友镜头出现在画面上,以及家人和朋友对选手的减肥希望。侯天明的背景小片中则只是孤零零一个胖子,孤零零一个房间。镜头试图寻找屋中的相片,主持人问:“有没有家人的相片?”侯天明略为迟疑了一下,道:“这里没有。”

在自诉减肥目的时,有的选手减肥是想给儿子作榜样,有的选手减肥是想找男友,有的选手减肥是因为上有老下有小。唯独侯天明减肥目的含糊,在谈及减肥目标时眼光还有些躲闪,只愿意谈把“身体减下来”,不愿意谈及家人和末来。

张小青知道前夫参加减肥栏目是为了消除脂肪肝和赚五十万救命钱,见到其在节目中阴沉着脸回避这两个主要目标,只觉得满腹酸苦,既为前夫,也为自己。她控制不住悲凉情绪,猛然起身,忽匆匆走到屋外,找了一个没人地方,仰头望天,泪流满面。

“荣辉妈妈,快来看啊,量体重开始了,荣辉爸爸练得这样苦,应该减得下来。”小胖墩妈妈是个低情商的热心人,跑到门口招呼张小青,担心她看掉了最激动人心的情节。

张小青擦掉眼泪,回到屋里。

电视音乐激昂,节奏鲜明。一队胖子依次走进称重室,主持人夏天道:“今天是大雁湖渡假村赞助的《寻找新生活》第一次称重,今天称重以后,减肥百分比最低的选手将被淘汰。冷文军在开场赛中获得了第一名,得到了减重三斤奖励,现在就请冷文军第一个走上称重台。”

冷文军走上了称重台,音乐响起,鼓点密集,男、女教练脸上表情严肃紧张。台上台下选手都盯着称重台上的闪烁数字,称重台闪烁数字停止跳动,夏天宣布:“经过一周训练,冷文军减掉了十七斤。”

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数字,场上掌声如雷。

张小青莫名紧张起来,握紧双手,不停地搓来搓去。

侯天明在开场赛上排名第四,因此是第四位走上称重台。他脱下衣服时,胸口有两块松松垮垮的肥肉。张小青看到这两块肥肉,既愤怒又羞愧。

小胖墩妈妈笑弯了腰,道:“大哥哥爸爸还真胖,都长乳房了。”

侯荣辉表情冷冷的,如看着外人一般。

张小青无法如儿子般镇静,当前夫踩上称重台上之时,就闭上眼睛,不敢看闪烁数字。当欢呼声响起后,她才睁开眼睛,看到了闪烁的数字“—27”。站在称重台的侯天明转动身体(长胖以后,每次看侧面之时,都是转动身体,不是转动脖子,这是胖子的悲哀)看了称重台上显示的数字。一周整整减了二十七斤,这个数字有着巨大冲击力,让他想流泪。为了不让自己的激动和懦弱显示出来,就努力憋着泪水。努力憋啊憋,终于把泪水成功地憋了进去。

张小青最了解侯天明,受不了他努力憋着眼泪的表情,又快步走出病房。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档减肥励志节目,对于侯天明来说是生与死的战斗。想及此,张小青心如刀绞,往日两人恩爱画面如重型货车一样迎面撞来,撞得她难以抑住伤痛。

第一周被淘汰的是最为娇气女选手王佳,在训练时不能很好完成教练意图,被淘汰也在情理之中。

据吴琳透露,新规则是十四位选手抽签配对,以组合形式参加训练,而且这个组合将持续三周。周末称重时,两人减重百分比的平均值作为总成绩。这就意味着就算侯天明成绩再好,也有可能被队友连累而被淘汰。

侯天明感到了危机。

“妈的,谁设计的这种制度,相当狠毒。”在分组之前,侯天明和吴琳在安静处聊天。

吴琳笑道:“类似节目都是如此设置,纯粹减重,节目不好看。为了节目收视率,可以理解啊。我们会跟踪被淘汰的选手,指导他们在家中减肥,但是效果肯定不如在这里。”

侯天明在近距离打量以前的黄毛丫头,道:“从武校出去以后,我就没有见过你。你的身材以前也不错,但是不如现在,现在是真漂亮啊。”

吴琳身高一米六六,体重四十八公斤,拥有完美的人鱼线和马甲线。健美匀称身材让其充满了女性魅力。人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十年时间,吴琳是由臭小鸭变成了天鹅,由灰姑娘变成公主,侯天明是由王子变在了肥猪,对,就是肥猪。

吴琳道:“我毕业以后到省城一家健身俱乐部工作,后来一直在省城和广东各个俱乐部工作,参加过系统的健身训练,十年下来算是小有心得,在行业内有点小名气。师傅,这些年你变了很多,以前很爽气的,现在话很少,神情忧郁。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师母和荣辉怎么样?”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今天不想谈这事。我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我不能被淘汰,必须要彻底减肥,最好是恢复到武校时代,你有没有绝招,能有效瘦下去?”侯天明犹豫了一会,封闭心灵没有完全打开,只是透了一条小缝。

“师傅初始体重375斤,要在一百天减到一百三四不可能,硬干,身体要受伤,按国外类似节目经验,减肥百分比在百分之五十就基本上是极限了。”

侯天明默算了算,百分之五十就是182.5斤,这个重量有可能获得第一名,能不能彻底解决肝脏问题有点悬。

来到会议室不久,分组抽签开始,侯天明上周成绩排在减肥百分比第一名,获得了第一个抽签的资格。只不过抽签不同于点将,充满随机性,这个第一名优势等同于无。

侯天明正要开始抽签之时,夏天笑吟吟地道:“第一名有特权,如果第一次抽签结果不满意,可以重抽一次,这是第一名特权。下一次周末称重,大家要努力哟。”

冷文军道:“以前没有听说这个特权。”

夏天道:“这是给第一名的福利,新增加的。但是下一期有没有,得看栏目组。大家要有所准备,规则在不断变化,总会有利于成绩优秀的。”

侯天明最想抽到冷文军。冷文军不管从减肥意志到身体能力都不错,减肥百分比排在第四,如果能与他组合,肯定没有被淘汰的危险。最不想抽到的是陈文明。第一周陈文明减肥百分比排在倒数第二名,勉强逃脱淘汰的命运,如果与陈文明在一组,危险系数将直线上升。

他将手抽进了玻璃制成的圆球里,拿出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陈文明’三个字,沾上了这三个字,纸条似乎散发出阵阵酸臭味。

夏天微笑着提醒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宣布队友,第二个选择是将纸条交给工作人员,放回圆球,重新抽一次。”

侯天明毫不犹豫将纸条交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将纸条折叠以后放进圆球,抱着圆球摇了摇,示意侯天明可以抽签。侯天明暗道:“我不会太倒霉吧,又抽到陈文明。”拿出纸条,第二次抽出的是李文琴,李文琴成绩也不怎么样,不过机会用完,只能将就。

第一组穿上了红色战衣,取名为红衣战队。由于红衣战队将持续三组,李文琴成绩如何便直接关系到红衣战队成绩。参加训练营以来一直郁郁寡欢、独来独往的侯天明罕见地主动与李文琴握手,鼓励道:“我们不能被淘汰啊。”李文琴吐了吐舌头,道:“侯大哥再减二十斤,我们就绝对安全。”侯天明道:“我们一起加油,绝不能被淘汰。我们自己回家减肥,效果肯定不如在这里。找个时间我和你细聊。”

侯天明寡言少语,总是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李文琴得知队员是侯天明时,还觉得与这个冷脸上搭挡会很困难。此时对方主动相邀,她有点惊喜,大大咧咧地道:“找什么时候,随时可以细聊。”

侯天明参加此栏目有着极为强烈功利性,不容许在减肥过程中有任何闪失,对李文琴这个小姑娘笑道:“我们是队友,得制定一周计划,免得周末称重减肥百分比掉底。”

李文琴比起侯荣辉大不了几岁,非常单纯,完全不能理解侯天明提前做计划的行为,道:“我们用不着制定计划,按照教练的指导练呗。侯大哥放心,我不会拖你的后腿。其实就算输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回家也能继续减肥。”

“我们吃到这么胖,意志力肯定薄弱,在家里练习基本没戏。” 侯天明用力拍了拍肚子,道:“如今检查报告没有出来,但是自己身体自己知道,心血管、血压、血糖都有问题。再不减下去,我命不久矣,所以我非常看重这个比赛。”说到这里,他想起躺在医院的儿子以及得了心脏病的前妻,语气沉重起来。

李文琴面对语调深沉的侯天明有些懵懂。

侯天明对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李文琴极不放心,道:“你减肥的最大动力是什么?或者说想法是什么?”

李文琴低头望了望自己的肚子和一双大肥腿,道:“当然是谈恋爱啊,我都一把年龄了还没有谈过恋爱,再拖几年,青春就没有了,很不划算。”

侯天明知道这是李文琴的痛点,道:“是啊,人生如白马过隙,这一辈子就是电光火石,转瞬退逝,得抓紧。”

李文琴睁着荫荫的圆眼睛,道:“侯大哥,你以前是散打教练,为什么还能掉书袋,掉得还不错。”

“平时也喜欢读书和上网,这也是长胖原因。我们一起努力,确保不被淘汰啊。”侯天明望着不停点头的李文琴,结束了这次谈话。

训练开始以后,侯天明和李文琴站在一起,以便互相鼓励。男教练老翁将跑步机调到每小时七公里,侯天明以这个速度跑了二十分钟,心率在一百一左右,觉得呼吸跟不上,气喘吁吁。以前在聂武武校之时,他能够率领学员们在四百米跑道上先跑二十圈,稍稍休息就投入训练。十年黯然生活彻底伤了身体,胸口如火一般燃烧起来。他在心中默念“减去一大半,赚到五十万”,用精神力量对抗着跑步机、身体构成的陷阱。

老翁一直在观察侯天明状态,见其还顶得住,便将跑步机调到每小时九公里。

速度提了两档以后,侯天明全身肥肉成为了恶势力,拼命阻拦主人前进。三十分钟后,肌肉酸痛无比,身体供氧不足呼吸越来越困难,大脑拼命传递不要跑了的信息。这时侯天明脑子一片空白,只听见教练老翁的咆哮声。

“李文琴,侯天明调到九了,你还在六。你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想一想你的人生。想一想你的梦想,你能做到的。”

老翁的喊声变得缥缈无比,又如针刺一样钻进了侯天明头脑之中,“减去一大半,赚到五十万”十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在咆哮中傲然挺立。

“砰”地一声响,李文琴从跑步机上摔了下来,摔倒在地上。

侯天明很想吼了一声:“爬起来,坚持。”他机械地跑动,大口喘气,胸口如风箱,想呼喊,却发不出声。

李文琴坐在地板上,头埋在膝盖上不停哭泣。

老翁不再理睬这两人,开始折磨冷文军这一组。

侯天明完成任务后,坐在李文琴身边喘了一会粗气,安慰道:“不要哭了,坚强一点。”

李文琴抬起头,满脸是泪水,道:“我是一个意志薄弱的人,控制不住食欲。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减肥。因为我肥胖,找不到男朋友,我想找男朋友,不想一个人过。”

“那就更要减肥,减了肥,变得漂漂亮了,就能谈恋爱。”侯天明拍了拍李文琴的胖肩膀,鼓励道:“我知道你能行,没有原因,你就是能行。”

训练三天后,大型竞赛在周四打响。这次竞赛冠军队将获得减重豁免权,无论减肥百分比再低,都不会被淘汰。侯天明极度想得到大型竞赛冠军,可是李文琴始终对争夺第一没有信心。比赛下来,红组第六名,排名倒数第二名。对于这个结果,侯天明很无奈。

团队比赛,仅仅一个人努力不够,必然会增加变数。这是栏目组有意制造出的悬念,否则,强者恒强,弱者恒弱,节目就缺少张力。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