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新书《拯救我的生活》片段十一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赌一把,没有意思。”陈文明摇着头朝卫生间走,道:“别看我们在这里减得热闹,出去以后都得反弹,现在减得再多也没有屁用。有些人就是冲着五十万去的,大家都明白。”

在生活中有些人总认为众人皆醉他独醒,实则他不过是自作聪明而己。这种人在生活中很多,让人讨厌。而且,陈文明一直以来在寝室里散发脚臭,行走起来如一双臭鞋子。侯天明很少发自内心讨厌一个人,陈文明成功挤身于最被讨厌者之一。

“能动吗?”冷小军看着红肿处,问道。

侯天明试着在脚下踩了踩,脚尖刚触到地面就痛得直抽气,道:“得找医生来看,受不了。”

冷小军很快就将栏目组聘请医生余万哲请到了宿舍。

余万哲蹲下来瞧了一眼,道:“你以前检查过血尿酸没有?什么时候发的?怎么个痛法?”得到回答以后,毫不犹豫地道:“你这是急性痛风发作。痛风最容易在半夜突然发作,膝、肘部、脚踝等部位出现畸形、肿胀和疼痛,你现在很明显的肿胀和疼痛症状,照片后才能判断有没有畸形。你这个体形,其实早就应该痛风了,到现在才发作,也侥幸。”

侯天明道:“原来这就是痛风,久违大名,早就等着它,今天终于来了。余医生,我有一个疑问,这一段时间吃得很素,没有大鱼大肉,为什么会痛风。”

余万哲道:“很简单,你两周减了五十来斤,细胞在短时间内大量崩解,释放出尿酸诱发痛风。用点秋水仙素,疼痛很快就能缓解。”

侯天明道:“痛风会不会影响训练?”

队医道:“你这种情况,必须卧床休息,我要给栏目组谈谈这个情况。”

栏目组很快给出了反馈:鉴于侯天明的病情,可以卧床休息。本周称重比赛以李文琴一个人的减肥百分比作为全队的减肥百分比。

听到这个决定,侯天明立刻决定继续参加比赛。李文琴这个小姑娘为人处事挺不错,大大咧咧,热情善良,只是她意志力实在不强,要想以她的减肥百分比作为全组成绩,实在危险。

栏目组尊重队员意见,同意侯天明继续参加比赛。减肥比赛要在每集都寻找卖点,最胖的胖子面临痛风折磨仍然坚持训练就是本集一大卖点。教练员、队医和营养师在一起开会,拟定了减肥期间训练计划、治疗计划和营养计划,确保侯天明身体不出状况。

坐着轮椅来到健身室,侯天明立即被队友们包围。在这群胖子中至少有七人有痛风,其中还有一名女性。一般情况来说女性不容易得痛风,得痛风比例在百分之五。训练营中女子都是大胖子,得痛风也不稀奇。

“被风吹着都痛,真不骗人。”

“我第一次发作的时候痛得满床滚,真想把脚都砍掉扔了。”

“痛倒只是一时,要让我忌嘴,不能吃的食品全是最好吃的,真是日了鬼。”

得过痛风的胖子们围绕在侯天明身边交流痛风心得。一直以来,侯天明都是营中孤雁,除了与队友李文琴交往以外,只跟冷小军能说上几句。今天被大家围在中间嘘寒问暖,他有一种回到武校的熟悉感,包着坚冰的心灵似乎有了一条若隐若现的小缝。

坐在轮椅上训练,要达到队友的训练量是一件痛苦事。队员们在教练大声鼓励甚至呵斥之下练得很辛苦,汗水如瀑。侯天明只能拼命地练习腰部以上部位,总觉得身上脂肪仍然存在,如一只怪物硬绑绑抓住骨头和内脏。

训练结束之时,李文琴道:“侯大哥,如果我上两周减肥成绩比较好,你是不是就可以休息。其实是我拖累了你。谢谢你,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

侯天明摇了摇头,道:“我们是一个战队,必须互相帮助。我们要努力减肥,绝对不能被淘汰。你要过新生活,我也要过新生活,这个新生活,意义重大。”说到后来,他的表情严肃起来。

李文琴推着轮椅,道:“侯大哥,我总觉得你心中藏着很大很大的事,分享出来,往往就好了。”

侯天明没有回答,默然不语。

张小青本来想要给服装店里打电话,安排店里的事。

“怎么打不通了,这破手机。” 张小青愤怒地将手机丢在桌上。这部手机买了三年多时间,表面破旧,通话效果不佳。她一直将就着用,今天手机终于罢工了。

侯荣辉坐在床边椅子上,从放在柜子里的背包里摸出一个手机,道:“我有手机,充电可以用。”

这是一部价格不便宜的智能机,不应该出现在高中生口袋里。张小青拿着手机神情凝重,随即看到儿子泛黄脸色,将嘴里的责备话压进肚子里,道:“你这种手机太高档,我不会用。”

“现在都是智能机,你那种老掉牙的手机早就应该扔进臭水沟。”侯荣辉拿出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

插上电源,几分钟后手机就能够使用。张小青叹息一声,打完电话后,将手机放进床头柜上继续充电。几分钟之后,一个电话响了起来,侯荣辉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号码,声音明显兴奋起来,道:“黄狮子,我没有跑路,老子在住医院。就在肝病医院,307,你有种就过来。”

住进肝病医院以后,侯荣辉明白病情严重,不愿意见江湖朋友,将手机关闭。在医院住得久了,他实在无聊,接到黄狮子电话,心情莫名兴奋起来。

半个小时以后,一个黄头发的年轻人出现在病房,正是开档裤朋友黄狮子。黄狮子用报纸包着一个长条形东西,进屋就丢给了侯荣辉,“这是给你的。你脸上怎么是这种鸡巴颜色,传不传染人?”他说了这话,瞧见张小青正瞪着自己,连忙打招呼道:“阿姨好。”

侯荣辉歪着脑袋道:“老子得的是不传染肝病,要是传染,就要被隔离。”

黄狮子坐在侯荣辉身边,拿了一枝烟出来,道:“老子给你打了好多电话,你都不接。王朝来了好几个小妞,还没有开苞,老子就找你一起去。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把小妞吓倒。”

黄狮子满嘴脏话粗话,让张小青直皱眉毛。

侯荣辉推开香烟,道:“这是病房,你龟儿子忍起,不要抽烟。我们到屋外去。”

如果是平时,张小青绝对要干涉儿子,如今儿子得了要命的重病,所有缺点就变得可以容忍。

小胖墩妈妈与儿子在聊天。

小胖墩妈妈道:“这周荣辉爸爸能减几斤?我估计能减十五斤,天啊,三个星期就要减几十斤。胖墩,你出院以后要向荣辉爸爸那样好好锻炼,要变成了一个帅哥。”她话说得高兴,心里纠结得很,肝源找不到,等待儿子的命运将会很残酷,刚才一番话不过是骗人和骗自己的假话。

在百无聊耐的病房日子里,守着电视机,讨论荣辉爸爸每天减多少斤是唯一快乐的时光。随着《寻找新生活》音乐序曲开始,病房里的人都抬起头望着电视,如一个个伸长脖子的鹅。小胖墩指着门口道:“大哥哥还没有回来,阿姨去叫他。”

张小青从在床头恰好能看到儿子与黄狮子站在走道角落聊天,摇头道:“大哥哥在见朋友,等一会自己会进来。”音乐序曲结束后有一分钟广告,广告结束后侯荣辉仍然没有进屋。小胖墩急得抓耳朵摸鼻子,终于翻身下床,站在门口道:“大哥哥,节目开始了。”

侯荣辉用手拍着栏杆,微微躲过飘散出来的烟味。以前混社会时候,嘴巴里时常叼着一枝烟,进了医院后没有了抽烟氛围,在安静环境住了一段时间,突然闻到香烟味道,觉得很难闻,钻进鼻子里后散发出一股莫名的燥动。他听到小胖墩的喊叫,回头向小胖墩招了招手,又扭头与黄狮子聊天。

黄狮子道:“你到什么病,脸色这么难看?”

侯荣辉道:“我得了一种怪病,铜代谢障碍,只能靠肝脏移植才能解决问题。我妈心脏病严重,那个人是重度脂肪杆,他现在参加一档减肥节目,准备减肥了再做肝移植。我之所以没有给你打电话,有点灰心。”

“肝移植后,人会不会死?”

“不会,肝脏再生能力强,半年就恢复了。”

“你龟儿子该鸡巴遭,我们两人是不是结拜兄弟,要做肝移植都不给我说一声,我也可以移植。”

两人聊了一会,黄狮子叼着烟走了进来,大大咧咧地道:“张阿姨,我明天体检,给辉哥做肝移植。”

张小青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道:“你说什么?”

黄狮子将烟头弹出窗子,道:“我和辉哥是生死兄弟,我为他作肝移植。不用给我爸妈说,先体检了再说。张阿姨,你哭啥子嘛。”

张小青抱住黄狮子的脑袋,眼泪还是吧嗒吧嗒地流。

侯荣辉最看不得母亲流眼泪,道:“没事,黄狮子生病,我也可以做肝移植。今天晚上我陪他住在对面宾馆,我这个样子能做什么,就是陪他聊天。”

黄狮子愿意为儿子移植肝脏,这是天大喜讯,张小青悍然违反了医院规定,同意儿子到对面住宾馆。

小胖墩妈妈听到对话已经被惊呆,想起自己的遭遇,难受得不行。小胖墩年龄小,不知世事艰难,抬起头盯着电视不转眼。

“在不在?”走进了一个提着花蓝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很是整洁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