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篇外 第六十六章 又见冤家

上一章: 下一章:

静州往事 篇外 (又名:茂东风云) 第六十六章 又见冤家

作者:晏道理


篇外将在礼拜五定期首发,关注公众号(文末有方法),及时获取更新信息哦!侯卫东官场笔记


“怎么可能?申马的高管我只知道徐总,怎么还会认识其他的人?”侯海洋道。

徐波看着侯海洋,意味深长的道:“申颖,侯书记认识吧。”

能去日本走一圈,侯海洋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盼望的,但徐波把申颖抛了出来,侯海洋心里就是一沉,他心里早就有数,这个女的家里越是显赫越是不能触碰,侯海洋干脆道:“徐总,我九月订婚,八月份肯定走不开,实在不好意思。”

徐波本来还想趁着几分酒意向撮合下两人,但听到侯海洋要订婚的消息,大为吃惊,道:“真是遗憾。”他遗憾的是申颖和侯海洋也许再无交集,但侯海洋哪知道他遗憾的是什么。

酒足饭饱,侯海洋陪同徐波出了包间,徐波道:“侯书记不要送了,都十点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侯海洋道:“我现在还算单身汉,不碍事,要把徐总陪好。”

这时,一个魁梧的壮汉在大厅门口骂道:“狗日的,把老子皮鞋吐得这么恶心,给老子舔干净!”

在茂东饭店聚贤堂吃饭的大都是茂东的权贵,这个壮汉正是侯海洋许久不见的老熟人牛清德,吐脏他鞋子的人则是孟宪国,孟宪国喝得有点高,喷着酒气在大厅门口打电话,一阵小风吹来让他有了强烈的呕吐感,他快步找了一个黑暗角落“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其中的少许呕吐物正好溅在在树边偷偷撒尿的牛清德的皮鞋上。

孟宪国道:“这位大哥,不好意思,我喝多了,你陪你双皮鞋钱。”

牛清德看这个人虽然身材魁梧,但气势不够,想到自从矿山被卖,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就想再拿捏一下这个冤大头,凑点赌本以便和几个老大打麻将。他乌黑的眼珠一转,道:“我的鞋子是意大利华伦天奴定制的,一万一双你赔得起?”

孟宪国酒醉三分醒,知道是这个黑脸汉子是个刁民,回道:“刚才我没看错的话,你在这里撒尿,尿也溅到我鞋子上了,我鞋子是法国定制的,比你贵三千。”

牛清德日子比以前是过的惨了不少,但牛脾气还在,拉着孟宪国道:“你不赔今天就不要走!”

侯海洋一眼就看到了化成灰都认得的牛清德,哭笑不得,只叹是冤家路窄,他看两人几乎发生肢体冲突,不得不从孟宪国身后走出,道:“牛总,你看你的皮鞋也就是溅了几滴,拿张卫生纸擦擦就行了,何必动此干戈?”

牛清德一看是刺头侯海洋,酒气升腾、气血上涌,指着侯海洋依然大声武气的骂道:“不管你的事,你各人爬开点。”

侯海洋谨记着自己身份,保持着理性道:“这是我的朋友,怎么就不关我的事?这里是高端人士社交场所轮不到你耍混!”他转头对身边看热闹的服务员道:“还不喊保安过来,你没看到这位先生喝多了。”

牛清德现在家业几乎已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侯海洋的怨恨伴着酒精的麻痹一起发泄出来,朝着侯海洋道:“你是市长还是省长?我老子就是耍混,你龟儿子敢做啥?”

侯海洋正想发作,从后排走出两个大哥气质的人,为首的人梳着大背头,穿着白皮鞋、白裤子,厉声喝道:“清德,快给侯书记道歉,在领导面前怎么没大没小!”

侯海洋认得此人,正是许彪许大马棒,牛清德在许彪面前就像猛虎看到了驯兽员,立刻温顺了不少,问道:“啥子侯书记?”

许彪道:“侯书记是世安厂的一把手,我们都在侯总地盘上刨食,看到衣食父母,你怎敢放肆?”

牛清德矿难之后,被迫买了矿山经营的执照,眼看坐吃山空,只得拉着剩下的人马组建了一只施工队勉强度日,自然和当年不能同日而语。许彪也狡猾的紧,自己不出工不出力,专门把工程发包下去,自己再赚差价,牛清德就是其中一个承包商,他接了许彪的工程,约了几个包工头一起请许彪和虎爷来茂东饭店喝酒、打麻将、泡澡,就这样碰到了侯海洋。

牛清德张大嘴巴,自从侯海洋从巴山常委副县长退位之后,就没再去关注,没想到会在茂东再次遇到。但不管是出于许彪的淫威还是为了自己的生计,他都不敢得罪许彪,只得强加着笑容对侯海洋道:“大水冲了龙王庙,今天是误会,皮鞋我自己回去擦。”黑脸汉子认了软,一帮人看热闹的人就此散去,保安才匆匆而来。

在麻将桌上,牛清德生怕刚才的事情惹了许彪,点了许彪不少大炮,肉疼得紧。虎爷道:“老许,刚才正好让清德杀杀那个铁脑壳的威风,怎么还让他占了上风?”

许彪比较理性,道:“现在园区的工程已是我们的了,何必还要给他作对。”

虎爷道:“你忘了当时他是如何不给面子?老哥我在世安厂横着走惯了,当时拉下脸皮揣着现金去拜访他,尽然给老子打官腔,这口气我顺不下。”

牛清德的酒已醒,深有体会的插话道:“虎爷,这人有反骨,油盐不进,你们最好各走各道,不要去碰他。”

虎爷道:“你个软蛋,刚才雄得很,现在怎么就阳痿了?等会泡澡你莫去!”

许彪对虎爷道:“前不久和巴山新来的派出所杨所长坐了一会,他说其他事情都好说,但不要碰这个姓侯的,我暂且给他面子,他说的也有道理,欺老不欺少,说不定这娃儿哪天就要高升了,暂时忍一下。”

打了两个小时麻将,牛清德输了1万块,摸了摸瘦的可怜的荷包,又屁颠屁颠跟着两位大哥去桑拿中心泡澡了。

这就样相安无事到了七月,张晓娅又是两个月不见蛮哥,甚是想念,她知道侯海洋工作繁忙,就尽量忍着没有频繁的去茂东打搅侯海洋,但还是会几天通个电话互相问候。她知书达理,不会因为蛮哥的工作繁忙忽略了自己而耍小女儿脾气,侯海洋心里既是欣慰又有些愧疚。

“蛮哥,你什么时候来我家呢?该见我爸妈了。”张晓娅在电话中道。

侯海洋也知道是时候前往张家接受张大山夫妻的正式考核了,作为和张晓娅关系发展的重要节点,他必须严阵以待,高度重视,于是道:“就周末吧!最近天天在工地,皮都晒垮了,我这两天抽空去理个发、美个容,免得你爸妈说我老牛吃嫩草。”

张晓娅咯咯笑道:“蛮哥,你那几件衣服也该扔了。你早点来吧,我挑几件衣服送你。”

“好吧,我周六一早就来。”侯海洋道。

周六的早上九点,张晓娅在岭西百货门口看到朝思暮想的蛮哥,由于双方确定了恋爱关系,张晓娅就大方挽着侯海洋的手道:“蛮哥,准备好了没有?”

侯海洋见到张晓娅心情一下也好了不少,他毕竟有过几次恋爱经历,见“岳父”的经验还是有的,便半开玩笑道:“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岂有害怕之理?”

张晓娅嗔怪道:“你把我爸妈当敌人!”

侯海洋道:“不妨,纵使敌人,我也要把他们转化成盟友。”

张晓娅给侯海洋买了两件品质颇佳polo衫,一改侯海洋平时硬邦邦的官员形象,上了车,侯海洋道:“直接去你家?”

张晓娅道:“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蛮哥答不答应。”

“你讲。”

“蛮哥不要生气哈,这是我妈很自然的想法。”

侯海洋隐隐意料会是什么事情,心里略有波动,道:“我当然不会。”

张晓娅道:“我妈知道你曾经结过婚,还有带着孩子,心里或多或少有些隐忧,她担心我不能在中间扮演好角色。”

侯海洋道:“你妈的想法也很正常,你要也适当尊重她的意见,她不会反对我们吧?”

张晓娅道:“反对倒是没有,她们很尊重我的选择,只是要她放下这个心理包袱,还要事实来证明。我平时工作还算轻松,所以空了就会去秋叔叔家带侯思云玩,现在她可喜欢我了。”

侯海洋大为吃惊道:“你怎么会去秋家?”

张晓娅道:“正丽姐空了就会找我出来喝茶,我说起这事后,她出的主意,后来我们才知道秋叔叔很在意你的感情生活,不仅认同还很支持正丽姐的提议。”

事已至此,侯海洋自然不会责怪姐姐和张晓娅的擅自行为,自己真心要和张晓娅过下去,这个砍是必须迈过去的,晓娅能先期未雨绸缪做出努力,侯海洋心里更多的是感动。

张晓娅看侯海洋默认了自己的行为,郑重的道:“我想现在和你一起去秋叔叔家带上思云,再去我家。”

侯海洋感受到张晓娅对于爱情的坚定,握着张晓娅的手道:“好!”

开车去秋忠勇家接了侯思云,望着汽车远去,赵艺对秋忠勇叹道:“毕竟还是要跟着爹走啊,希望张晓娅对思云视同己出。”

秋忠勇道:“张晓娅是个好女孩,她对侯海洋的感情是真挚的,思云一定会很幸福。”

在车上,侯思云对张晓娅的熟悉程度显然已经超过了侯海洋,她开心地喊着:“阿姨,我要吃糖糖。”

张晓娅抱着侯思云坐在后排,她逗着侯思云轻声道:“要糖糖可以,叫麻麻。”


扫码或微信搜索 “ee1842” 、“礼拜五” 第一时间看更新

qrjpg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10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一天一更,谢谢

  2. 匿名说道:

    最好快点

  3. 匿名说道:

    耐看

  4. 匿名说道:

    有大神的范儿,写的不错,给点赞

  5. 落叶知秋说道:

    道理努力了,谢谢!

  6. 匿名说道:

    加油

  7. 匿名说道:

    真的不错,我会推荐给朋友们看,赞一个

  8. 匿名说道:

    好看

  9. 匿名说道:

    赞赞赞

  10. 匿名说道:

    赞一个!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