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篇《基层干部被微信工作群“绑架”:上班要带五六部手机》的文章引发热议,文中说到,他的“副包”(即包村工作副手),每次出门要带五六部工作手机,里面有各部门的微信工作群,有不同的工作系统要填报,所有手机要24小时保持开机。

微信工作群作为即时通讯工具,在发布工作、会议通知等方面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既能提升效率又能留下工作痕迹,但凡事过犹不及。如果扶贫、征迁、环保等每项工作都建立微信工作群,就会形成微信工作群遍地开花、过多过滥的现象,反而成为了一种负担,更像是一种换汤不换药的形式主义。

基层干部群体处于行政权力系统末端,桩桩件件都需要他(她)们来“打通最后一公里”,而无孔不入的微信群,交叉重叠的朋友圈,模糊掉的工作与生活,让基层干部“辛苦”又“心苦”,日渐患上“微信工作群恐惧症”。要解决“微信工作群恐惧症”,将基层干部从微信工作群的焦虑中解放出来,需要各级各部门善用、慎用、实用微信工作群。

一要统筹工作平台,常给微信群体“瘦身”。要解决微信工作群过多过滥的问题,最根本的解决方法是由各个部门整合内部各个微信群,避免一个部门不同科室重复建群,一个事情一个群。也可由上级党委政府建立一个综合性的工作考核平台,形成一个

平台管总、多个部门参与、各自考核的办法。通过清理整合微信工作群,给基层干部的手机减减负,让基层干部从网上走出来,多到群众中走一走,多到田间地头看一看。侯卫东官场笔记

二要强化信息甄别,拒绝工作成果“摆拍”。有的干部在微信群中秀加班、晒辛苦,刻意塑造自己履职尽责的“形象”。微信群只是一个信息传递和交流的平台,不应成为干部晒工作的工具!有图有字未必就是真相,如果只看微信群,一些实实在在的、真推真做的工作就难以察觉,往往造成信息的失真。要防止有的干部由于从众心理,硬着头皮赶进度、表成绩,摆拍工作图片,乱晒工作效果,等到真正实地查看验收时,才暴露传说中的“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差距”。

三要走好群众路线,巧用民情民意“窗口”。微信群无疑是推动工作的好工具,但有的领导不做调研、不听民声,把微信群当成了任务分派平台,助长了瞎指挥、乱安排的工作作风。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老百姓上了网,民意就上了网。群众在哪儿,我们的领导干部就要到哪儿去。”微信工作群事实上是了解基层情况的窗口,基层干部或群众在群里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也有可能成为解决疑难问题的“钥匙”。要走好网络群众路线,就必须把线上搜集的信息和线下的调查研究充分结合起来。微信再好用也不如双腿迈开,到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群众那里去,以身到、心到、情到的“工作推进法”赢得群众理解、信任和支持。

较旧一篇:
较新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