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随着国家对产业工人和技术工人待遇问题的愈加重视,2018年3月22日,中共中央办公室、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一次把提高技术工人待遇上升到全局高度,为培育数量充足、素质优良的技术工人队伍提供待遇保障。截至2018年10月底,国家人社部公布全国技能劳动者总量为1.65亿人、高技能人才4791万人,而随着意见的出台,如何解决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问题,基层政府及企业仍面临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意见呼吁提高技能人才收入水平与企业用工成本加重之间存在矛盾。意见第四款提出要“实施工作激励计划,提高技术工人收入水平”,如“高技能人才工资增幅不低于管理人员;试行高技能人才的年薪制和股权、期权激励;鼓励企业建立针对技术工人的补助性津贴制度”等,给基层政府完善技能人才待遇结构的政策设计及企业主体落实技能人才待遇提升指明了方向,但意见中涉及的细则多为指导性意见并非强制性要求,提升技能人才待遇在一定程度上也变相加重企业用工成本,亟待出台相关的激励机制提升企业培育技能人才的积极性。据2018年4月27日《光明日报》的报道,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调研发展,制约技能人才工作积极性的主要障碍中“工资收入低,与技能水平、实际贡献不匹配”的比例占到50%,可见影响技能人才发展的关键因素是技能人才的收入水平,但据2018年6月3日《人民日报》在“员工挣7300元,企业要掏1.6万”的报道显示,过去3年企业人工成本在企业总成本的占比已由5.8%涨到9.17%,记者采访洛阳花城办公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时,其表示企业员工平均工资每月要4000元左右,技能人才的工资近两年上涨更快;郑州煤矿机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也表示,公司焊工月收入普遍在6000元以上,优秀的焊工要上万元。《经济日报》在2018年10月12日“’加减并举’解企业用工之渴”的一文中也提及很多技术工种要求高、工作强度大,年轻人不愿意干,再不涨工资,老师傅更招不到”,为了满足用工需求,不少企业往往要开出比过去更高的薪酬。侯卫东官场笔记

二是意见呼吁全面提高技能人才各项待遇水平与观念性技能人才短缺之间存在矛盾。意见首次把提高技术工人待遇上升到全局高度,亟需提高技术工人经济待遇、社会待遇和政治待遇。意见提出“大力提高高技能人才待遇水平”,同步提高高技能领军人才的政治待遇、经济待遇和社会待遇,但与此同时受社会观念、就业导向等因素的影响,技能人才“招生难”和“技工荒”仍然是技能人才发展中的突出矛盾。据2018年9月14日《中国青年报》报道,记者在采访2018年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河北代表队焊工项目的技术指导时,其表示“招生时我们不遗余力地介绍国家现有政策,带着学生和家长看设施齐全的实操基地,但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焊工就是一个又苦又累的活儿,不仅是学生不愿意学,家长就不想让孩子吃这份苦”;2018年10月新华网也作出类似报道,公司在湖北省的中冶集团,其焊接培训中心主任表示目前在湖北省以焊接专业开班的中职院校一个都没有,高职院校也仅仅只有两家开设得起来,而且从职业院校焊接专业毕业的学生并不意味着肯定会从事这个行业,有很大一部分都毕业分流走了,这对企业招工来说无异于难上加难。”

三是意见政策措施含金量极高,亟需建立多方协调联动的工作机制。意见提出的16条政策措施落实任务分工中,均明确由人社部为牵头(或联合牵头)单位,但要确保意见提出的政策和要求落地见效,需政府、企业、社会各界打破“坛坛罐罐”多方努力,目前亟需建立多方协调联动机制,细化《意见》任务分工和工作目标,加强工作指导和推动。人社部副部长汤涛在2018年3月26日在国务院的意见发布会上就提出会同发改、教育、科技、工信、公安、财政、住建、文化、国资、税务、外专等部门,包括工青妇、科协这些群团,按照任务分工在各自的领域积极主动推进《意见》的实施和落实。同时意见中也明确了要广泛听取各类企业、行业协会、技术工人、社会公众的意见,密切跟踪政策落实情况,加强督查检查,认真总结经验,推动各项政策措施落到实处。

较旧一篇:
较新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