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看到的任正非总是那副洒脱的大笑,那副毫不在意的乐观,可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夜静无声之时,独自一人之时,那种对女儿的思念之情会如闸水般冲出,淹没他昏花的老眼,淹没他无堤的心岸,淹没他孤独的身影,淹没他深夜的无眠。“落日归心绝”、“相看泪成血”、“思心常依依”、“慷慨有余哀”“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归”,此时此刻,孟晚舟之情与任正非之情融为一体,那是天地至情,那是人间大爱。

深秋时节,万木萧然,叶落归根,血脉尽红。

10月25日,是华为总裁任正非75岁生日,这一天,他收到了一封相隔万里之遥的女儿孟晚舟寄来的家书:

【老爸,

又是你的生日了,不知不觉中,你又年轻了一岁。

往年你的生日,我们都会团聚在一起。你这个寿星总是会亲自下厨,做我们喜欢吃的各种菜菜,总是会从下午四点就开始追命连环CALL,催着我们赶紧回家。今年,女儿无法陪在你的身边,尝你的饭菜,听你的唠叨,摸你的皱纹,亲你的笑脸,还有受你的批评!这些,都请你先欠着哈,等我回来,你再慢慢地还哈!

亲爱的老爸,生日快乐!

猪儿

2019年10月25日】

与这封信排在一起的还有一张孟晚舟的全身照,十分刺眼的依然是她腿上戴的那付电子镣铐。前几天,孟晚舟出庭,也是戴的这付电子镣铐,虽然孟晚舟的仪态十分优雅,却让人产生秋天的伤感。孟晚舟去时是深秋时节,现在又是一个深秋时节,身陷它乡,羁绊异国,一句“等我回来”道尽无数思念苦,道尽天下所有父女情,令人满眼潸然,泪如泉涌。

孟晚舟就如同被匈奴流放到北海的苏武,回望祖国而无法归来,去有时而归无期。李白曾写诗赞苏武:

【“牧羊边地苦,落日归心绝。”“泣把李陵衣,相看泪成血。”】

苏武也曾写诗:

【“黄鹄一远别,千里顾徘徊。”“胡马失其群,思心常依依。”“丝竹厉清声,慷慨有余哀。”“长歌正激烈,中心怆以摧。”“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归。”“远望悲风至,对酒不能酬。”“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这些诗句句令人痛彻心扉,让人心生怜惜,苏武的那份对大汉王朝的牵挂之情流淌而出,如滔滔江河,不枯不涸,不断不竭。孟晚舟作为一个中国人,被美国和加拿大无端拘押,令人愤慨,也让人产生一种出使大漠风萧萧易水寒、剑气纵横大漠之慷慨。

孟晚舟写给任正非的家书,字字透着女儿对父亲的深情,虽有诙谐,有撒娇,有逗趣,但那份天然的父女之情溢于言表,那份父女间的真爱浸透纸背,父亲一年年老去,在女儿心里却是一岁岁年轻,现在身在异国的女儿要想绕在父亲膝前听一听父亲的唠叨、摸一摸父亲的皱纹、亲一亲父亲的笑脸、吃一顿父亲做的饭菜竟不可能。任正非虽然没有一句回复,可他心里那份对女儿的思念一定不亚于女儿,今年任正非已不能从下午四点就追命连环打CALL,催女儿回家团圆,我们也看不到任正非读女儿家书时的那份悲伤和痛惜,但我们依然可以想象一个父亲对困厄在异国它乡的女儿的那份舔犊之情。我们所看到的任正非总是那副洒脱的大笑,那副毫不在意的乐观,可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夜静无声之时,独自一人之时,那种对女儿的思念之情会如闸水般冲出,淹没他昏花的老眼,淹没他无堤的心岸,淹没他孤独的身影,淹没他深夜的无眠。

“落日归心绝”、“相看泪成血”、“思心常依依”、“慷慨有余哀”“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归”,此时此刻,孟晚舟之情与任正非之情融为一体,那是天地至情,那是人间大爱。

秋风无意,秋叶却不顾一切地扑向大地怀抱,一年一度生日乐化作一年一度思念苦,绿叶已尽,叶脉已红,“等我回来!”“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泪水难阻归来意,镣铐难锁儿归心。父女各自道珍重,万里相隔泪成血。

我要归去,我要归去,我要归去,老爸,我要归去兮!

归来吧,归来吧,归来吧,晚舟胡不归来兮!

较旧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