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打了一个政治哑谜12

上一章: 下一章:

书记是一省的第一官员,自然也是这个省的脸面,形象极其重要。他的头每天都要洗,洗过后就一定要吹。不洗,头上可能会有气味,不吹,头却是乱的。尤其重要一点,到了一定年龄,就算你保养再好,头也会露馅,比如干涩、灰白。为了保持年轻形象,就一定要吹头的时候,搽上一些乳,保持水分和光泽。

雍州时,迎宾馆有一间专门的理室,是为省委领导准备的,每隔几天,领导们就要去做一下头。而平时,赵德良洗完头后,总是由赵薇替他将头吹干,现,只能是唐小舟动手。

吹头的时候,赵德良说,有关送礼的事,我要向你特别交待一下。官场确实有这么一股不好的风气,有些当秘书的,这方面的油水很厚。我希望你不要贪这点小财。以后,如果有人想通过你给我送礼,你告诉他们,直接送给我好了。

听了这话,唐小舟心狂喜,这似乎表明,赵书记对自己很关心很爱护,有点长期准备了。

吃完早餐,大家上车往雷江赶。按照惯例,市领导要送到高速公路出口。市委招待所上车前,赵德良和郑砚华握了握手,姚营建等人,一直站郑砚华身边,显然希望书记和他们也都一一握手,可赵德良松开郑砚华的手后,向其他人挥了挥手,说,你们请回。转身上了车。

赵德良后面上车的唐小舟看到姚营建的脸色很难看,却又无可奈何。人家是省委书记,他和谁握手不和谁握手,都是有特殊意义的。

赵德良的这一行动,完全可以理解为省委书记对姚营建的不满或者轻视。明天,不,或许今天稍晚些时候,闻州官场便会传出说法,赵德良对姚营建非常不满,姚营建主动伸出手要和赵德良握,赵德良只是和郑砚华说话,装着没看见。

这样的话一旦传开,整个闻州,大概再没有几个人会听姚营建的话了。

汽车到达高速公路入口,一路护送的闻州市领导早已经将车停了路边,准备和赵德良告别。赵德良却对冯彪说,别理他们,直接走。前面的开道车已经减速停下来,见省委的考斯特直接进了收费站,便又立即启动,跟上来。唐小舟看了一眼站路边的那些领导们,虽然看不清他们的面目,却能想象,一定很难看。

赵德良闻州的一切,显然早有人报告给了周边几个市的市委书记,他们再接待赵德良的时候,就会异常小心,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雷江的官员们并没有前往高速公路出口迎接,而是站成一排,等市委门口。

赵德良第一个下车,陆海麟跟后面,唐小舟紧跟着陆海麟下了车。此时,赵德良正与雷江市委书记丁应平市长刘延光等握手。和闻州市临时车上改变行程不同,雷江市没有去高速公路出口迎接,考斯特直接开到了市委门口,赵德良不可能再改变计划,只好随丁应平等人上楼。

唐小舟对丁应平比较熟悉,他大学毕业分配来报社的时候,丁应平就已经是行署副专员,和陈运达、彭清源等,都是一批的干部。

丁应平给唐小舟留下极深印象的,不是旁征博引出口成章的绝佳口才,而是他说话,竟然比电视台的播音员还出色,没有一句废话,也没有一个多余的语气词,常常还有一种丁应平式的幽默。就唐小舟对江南省官场的了解,丁应平应该是有能力有才华的官员,执政能力以及处理问题的手段,似乎远陈运达或者彭清源之上。不过,丁应平有一个大的弱点,喜欢赌博,什么赌博手段都会,什么都好,却又不精,赌风还很丑,赢了就欢天喜地,输了就不肯结束,死耗下去。十几年来,丁应平一直地市转来转去,全省十几个地市,他差不多转遍了,就是升不上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