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无意间被优雅击中07

上一章: 下一章:

把徐雅宫算内,邝京萍是唐小舟亲密接触的第四个女人,也是他有过特别关系的第二个女人。并非他多么的忠实于婚姻,其实,他早已经心灵出轨了,只不过自己际遇不佳,一直没能找到身体出轨的机会。眼下这次,喝了那么多的酒以及长时间没有接触过女人等原因,他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也根本就没想过要控制自己。

他对邝京萍的预判完全正确,这个女人非常柔软,将她搂怀里,柔软得仿佛无骨一般。他搂着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有韵律的面团,整个身体波浪成一种强烈的节奏,而她嘴里出的声音,成了一种韵律操的优美伴奏,那种感觉太美妙了。

一次结束,邝京萍还不满足,整个身子缠他的身上。他感觉到她的身子火烫火烫的,仿佛只需要一点火星,便可以燃烧起来。而他自己,刚刚退却的激情,又一次高涨。他一下子将她掀翻,自己压了她的上面。他想,原来女人和女人竟然如此的不一样,自己和谷瑞丹一起,只不过是例行公事,将这种事,搞得像某种电脑程序一般,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却又然无味。和这个邝京萍一起,他总是沉浸惊喜之,就像读一部扣人心弦的悬疑小说,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有怎样的讶异怎样的惊喜怎样的出人意料。他觉得自己冲浪,迎着一个高过一个的浪头,冲得精疲力竭却又兴奋无比。惟一的遗憾是,一次灵魂搏击结束之后,心灵深处那种荒漠般的空虚感,就像一场战斗结束之后,战场上激烈的枪炮声止息,剩下的只有令人恐怖的宁静。

邝京萍将整个身子压他的身上,将嘴唇顶着他的嘴唇,问他,想什么心事呢?

他说,没有,太累了。休息一下。

他没有说真话。他是真的想心事。**这种事,做的时候兴奋无比,做过之后,也只不过如此,心里空得慌。令他尤其郁闷的是,自己家里有一丘田,自己无缘问津,被别人占了,自己还得屈辱地对这种侵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自己呢?不得不别人的田里干得黑汗水流,精耕细作,还欢天喜地,这不是犯贱吗?

这样想的时候,心里就像被什么塞着一般,无论如何都没法找到平衡。

接下来的几天,唐小舟每天都给赵德良打电话。赵德良也总是说,这几天没什么事,估计长假的后几天要忙,他叫唐小舟趁此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可以北京会会朋友,或者去什么地方走走看看。

每次通电话,赵德良都不曾提到巫丹,巫丹也再没有他面前提到赵德良。

巫丹来北京,似乎纯粹是为了旅游,唐小舟和邝京萍也一直陪着她。白天,他们或者出门购物或者会友。到了晚上十点,巫丹肯定要回饭店。每次回饭店,总是他们三个人。和第一次一样,上电梯之后,巫丹便将两个楼层的按钮全按了,到达自己所楼层,便向他们告别,然后独自走出去。从来都不曾邀请他们过去坐一坐。邝京萍和唐小舟自然也没有想过跟去,毕竟,他们希望拥有自己的空间。一切都心照不宣,不多说半句。

唐小舟有一种感觉,巫丹的房间,肯定有什么秘密,而赵德良之所以将他带到北京,也很可能就是为了让他陪好巫丹。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