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无意间被优雅击中15

上一章: 下一章:

赵德良说,兴邦呀。我到江南省五个月,我们一直没有机会好好地聊一聊。其实,我心有一个计划,既要抽时间到全省各地转一转,也要找每个班子成员好好地谈谈心。

朱兴邦说,你刚来上任的时候,我们不是聊过吗?

赵德良说,那不同,那种谈话太官方了。当然,现你离开江南省,或许,我们今后还有多的机会交流,也会放松一些。今天请你吃饭,主要有两层意思,一是为你践行,二嘛,你江南省的时间长,对情况比较了解。我希望你临走前,给我一点锦囊妙计。

朱兴邦说,德良同志你太客气了,我哪有什么锦囊妙计?我又不是诸葛亮。

唐小舟立即意识到,两位领导所谈的内容,很可能涉及江南省官场的高层机密,自己坐这里不好,便站起来,说,我去催催菜。

赵德良说,小舟你别急,慢一点就慢一点,我和兴邦同志先说说话。

唐小舟略想一想,明白了,赵德良是叫自己别走,留这里。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表达对自己的特别信任,甚至涉及官场高层,都不必回避他?这是否说明,他的秘书职位已经稳固了?此外,还有没有别的意思?高级领导说话办事,往往一件小事都有特别的意义,赵德良要表达对他的信任,似乎也没有必要这样的场合,或许,他还有别的深意,自己未能体会?

朱兴邦是原宣传部长,对唐小舟是了解的,他说,小舟不错,非常聪明,章写得行云流水,妙笔生花,省里不少领导喜欢他写的章。

赵德良说,可惜呀,现小舟跟着我,连摸笔的机会都没有了,心里会不会有点酸酸的?

坦率地说,唐小舟之所以江南省还有点名气,就因为他有一支生花妙笔。近一个多月,没有写章了,确实有点不是滋味。许多时候,他也会想,千古章,读书人要靠章安身立命,自己现等于做保姆,是不是值得?是不是本末倒置?深入再一想,空有满腹经纶,也无以安家济世。还有多少人的才华超过孔老夫子?后世将孔老夫子当成圣人,其实他一点都不圣,穷其一生,只不过做一件事,那就是克己复礼。人们大多以为,他所要复的礼,是已经礼崩乐坏的周礼。唐小舟不这样认为,孔子所要复的礼,其实是他个人的政治抱负,是他的仕途之路,也就是说,孔夫子穷其一生,都走一条钻营之路,他孜孜以求的,就只是当官。孔子尚且克己以服仕,自己又为何不可?

唐小舟说,写章,是为了以载道。一个人,既要理解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要明白万道归一。只要明白了这个道理,世上任何事,都一样。

说过这番话,唐小舟将自己恨得要死,几乎想狠狠地抽自己几个耳光。肖斯言告诉他,要谨言慎行,他也反复告诫自己,一定要改掉话痨的毛病。现倒好,竟然两个大领导面前抢着说话,不仅滔滔不绝,还说一些大道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