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泸源城里的卖春女06

上一章: 下一章:

赵德良沉浸在诗一般的意境,可这种意境很快被破坏了。

有一位年轻女性悄无声息地坐到了他的侧面。这名女性十七八岁,也可能二十来岁,穿着很薄且低胸的衣服,有一半的乳房露在外面,因为胸部束得紧,乳 沟显得格外突出。她所穿的衣服,质地一般,做工粗糙,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二三十元的地摊货。她的妆化得很浓,嘴唇涂得鲜红,很容易让人忽视她的脸却只看到一张鲜红的嘴。她往身上洒了很多香水,香味非常浓。赵德良是被一股很浓的香味刺激,才收回思绪的。程雨霖很喜欢香水,而且从来都是用国际顶尖品牌。赵德良因此受了熏陶,对香水还算有点了解。面前这个女性所用的香水,应该是那个和CD唱机同名的品牌。

女孩问道,先生,一个人吗?

赵德良说,是啊,你是谁?

女孩说,我当然是我喽。

赵德良又问,你有事吗?他想到的是,面前这个女孩,是不是认出了自己?转而一想,不太可能?自己到江南省半年多时间,一直很低调,很少在电视上露面,能够认出自己的人,应该不会太多。

果然,女孩说,你很寂寞,是吗?

赵德良想笑,也想对她说,我很孤独,但不寂寞。转而一想,和她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孤独和寂寞的准确含义或者说两者间的区别,又有多少人真正能懂?便问,你是干什么的?

女孩说,你猜。

赵德良说,我猜不出来。

女孩说,我是快乐工作者。

赵德良听了,觉得这个女孩幽默而又有趣,果然有了快乐。他说,是吗?那你怎样工作?

女孩说,客人给我钱,我给客人快乐。

若是一般人,早应该明白女孩从事的职业了。赵德良不明白,他一直高高上,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甚至根本没有朝那个方面想。他说,有意思,很有意思。

女孩以为他是完全明白的,并且认定这个主顾逃不掉了,所以说,先生想买快乐吗?

赵德良是觉得有趣了,快乐还可以买到的?便问,怎么卖?

女孩以为他问价,心想,这单生意肯定跑不了,便拿出一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架式,说,三百块钱一次。

赵德良愣了一下,三百块钱一次?快乐是论次卖的?

也不知他脑子里哪根弦突然接通了,一瞬间明白了女孩出售快乐的真实含义,当时便有些恼怒,没想到这里竟然如此明目张胆进行性 交易。转而再想,自己现在不是省委书记,而是一个普通游客。既然是普通身份,何不趁此机会,了解一下这件事?他说,太贵了。

女孩说,那先生觉得多少才不贵?

赵德良说,反正是太贵了。

女孩说,那二百五。

赵德良说,二百五?你这不是骂我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