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权力责任田的毒蘑菇15

上一章: 下一章:

这所有一切,对于唐小舟来说,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景,想一想可以,真的去做,那是半点可能都没有。在领导身边工作,他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假期,甚至没有自己的时间,他的全部时间,都是领导的。赵德良的国庆行程早已经定下来,他要去北京。是去北京而不是回北京。

赵德良这次去北京,队伍比较庞大。黎兆平带了几个人,他们要去广电总局活动,拿到一个电视娱乐节目的批文。江南烟草集团的王禺丹和秘书骨晓形小姐,也是随行成员,他们有一个实业拓展计划,需要得到中烟集团的支持,赵德良将替他们在国务院以及发改委走动一下,从背后助他们一臂之力。雍州市计划在雍江上修第四座大桥,立项报告已经上呈,驻京办已经跑了很多次,赵德良需要去烧最后一把火。武广高速铁路已经立项,将横穿整个江南省,总里程有一半以上在江南省境内。江南省境内,预计将投资400个亿。在此基础上,每增加一个站点,又能多出好几个亿甚至十几个亿。这个项目,对江南省的GDP拉动,将是巨大的。

队伍虽大,真正能够接近赵德良的人并不多。整个晚上,主要是黎兆平、巫丹和唐小舟陪着赵德良。

唐小舟随赵德良进京的机会很多,一个月至少有一两趟,多的时候,每隔一两天就要往北京跑,甚至有时候早上到,晚上就踏上返程。每次和赵德良同行,路上都很沉闷,这是因为赵德良放不下官员的架子,唐小舟又无法排除骨子里的奴性。

换个角度看,端着的官员架子,很可能就是官场奴性的另一种表现。如果说官场升迁存在一个阶梯的话,奴性,很可能就是连接楼杯的沙子,细微得让你看不到,却又非常重要。不想当奴仆,你就永远别想成为公仆。

曾几何时,唐小舟对奴性深恶痛绝,等他在官场的时间久了,渐渐明白了一件事,奴性其实是官场的基础。官场如果没了奴性,如同建筑没有沙子,肯定就会崩盘。

只有这次进京,唐小舟是轻松的,这种轻松,不是因为他没有事可干,而是因为现场气氛。黎兆平虽然也是官员,可在赵德良面前,他还有另一重身份,同学,加上他本身桀骜不驯,在这个高官同学面前,也没有丝毫奴性。此时的四个人,就是完全的朋友。气氛当然轻松下来。

巫丹抽烟,烟瘾不小,赵德良、黎兆平和唐小舟三个人都不抽烟,巫丹不好意思在包厢里抽,每隔一段时间,便要走出包厢过烟瘾。

有一次,巫丹又出去抽烟了,赵德良主动问黎兆平,听说你和巫丹的丈夫是好朋友?

黎兆平说,是。

赵德良问,好到什么程?

黎兆平笑了笑,说,老板你别挖个坑让我往下跳。

赵德良点了点黎兆平的鼻子,说,你小子。

黎兆平借此话头,说,老板你也是,林志国在岳衡县的政绩有目共睹,何况,巫丹……的丈夫。解决一下他的问题,也算是顺水人情吧。

这话让唐小舟十分吃惊。伶牙俐嘴的黎兆平,竟然也有口齿不清的时候。显然,林志国已经找过黎兆平。黎兆平这个人,真是够仗义。唐小舟便也做起了顺水人情,说,林志国是巫丹的丈夫?听说岳衡县对岳衡市的GDP贡献值达到了百分之三十多? 黎兆平说,对林志国,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的能力很强。

黎兆平说,对林志国,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的能力很强。

赵德良说,你也跑官?

黎兆平说,我不为自己跑官,我当伯乐。

赵德良说,你这个伯乐啊,恐怕是近视眼。

黎兆平说,我的眼睛好得很,双眼一点五。

赵德良说,在政界,一点五的眼睛,恐怕不仅仅是近视眼的问题。一个官员,尤其是高级官员,需要的是透视眼。

黎兆平问,首长,你的透视眼,看到的是什么?

赵德良想了想,然后说,我不知道你对林志国这个人了解多少。这个人城府太深,器量太小。

黎兆平说,不会。刘备有一句名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可刘备调子唱得高,他的衣服,是绝对不能给手足穿的。林志国可以和别人共穿一双鞋,器量能小到哪里去?

这话让唐小舟大吃一惊。你这个黎兆平,你自己穿了林志国的鞋也就罢了,竟然在赵德良面前都说这种话,你想死呀。

赵德良听了这话,脸上表情却没有变化,只是对黎兆平说,越说越不像话了。你比小舟大好几岁,你就没有小舟成熟。

黎兆平果真是乐于当伯乐,立即接过了话头,说,既然小舟这么好,你应该给他加担子,把他的问题解决呀。小舟跟你也有半年了,他的事,不能老这样拖着吧?

赵德良说,该解决的时候,自然会解决。他自己都不急,你急什么?

黎兆平说,我不是替他急,而是替你急。老板你知道别人说你什么吗?

赵德良问,说什么?

黎兆平挥了挥手,说,算了,不说了,太难听,我怕你受不了。

赵德良说,你这是激将法嘛。我告诉你,我不吃你这一套。你不说,我就不听了。如果什么话都听,我的耳朵早起茧子了。

黎兆平说,你到江南省已经十个月了,下面的班子如果再不动一动,人家会说你没有魄力,是怕某某某。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能力。可江南省有谁知道这一点?项忌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那有点暴发户嘴脸。但人在世上走,你若不适当露点功夫给别人看,谁肯服你啊。大家都不服你,你怎么执掌这个江南省?

赵德良站起来,说,有这么严重吗?

黎兆平说,当然严重,太严重了。我听到那些说法,我都气愤,却又没办法,嘴长在人家身上啊。

赵德良说,那就动动。

扔下这句话,赵德良站起来,走出包厢,上厕所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