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权力责任田的毒蘑菇23

上一章: 下一章:

唐小舟反过来安慰王森,说,我猜到就是这么回事。只是猜不到是哪个人,所以给你打这个电话。

王森说,那这件事怎么办?还有办法补救吗?

唐小舟不好说赵德良那里已经没事了,只说,多大个事?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你也别往心里去。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这种事,我还真不会放在心上。

王森说,官场就像赶班车呀,你错过了这一趟,以后就趟趟都错了。

唐小舟说,我不是错过了这趟,我已经错过十几年了。十几年都错过了,还在乎这一趟?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至少我明白了一件事。

搞明白了这件事,唐小舟便下楼去找余丹鸿。赵德良让他来找,他想,这事已经没有必要讲什么策略了,将赵德良搬出来,应该是最好的策略。尽管余丹鸿没有叫他坐,他已经坐下来,然后不待余丹鸿问,主动说,秘书长,赵书记和我谈了,他让我来找你谈谈。

余丹鸿竟然故意装糊涂,说,赵书记和你谈了什么?

唐小舟说,举报信的事。

唐小舟直接将事挑明,也算是一种策略。他已经将态度摆明了,这件事,我已经和赵书记谈了,既然赵书记让我来找你,那也就说明,赵书记那里,已经没事了。

余丹鸿也转得快,毕竟,唐小舟随时都能够在赵德良面前说上话,自己没有必要当面得罪他。何况,几件不能算是事的事,能阻止得了提拔唐小舟?若是就这件事做文章,那显然是和赵德良公开叫板了,谁这么傻,和省委书记对着干?省委书记一火,后果很严重,王会庄,就是典型的例子。

余丹鸿先是哦了一声,然后说,小舟呀,这件事,我正要找你谈,你来了正好。你也知道,提拔公示,是规定。有举报必调查,是原则,相信你也是可以理解的。

唐小舟说,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我理解。

余丹鸿说,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小舟当然不会这么容易上钩,他需要知道更多的消息。他说,我还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我不知道举报信的具体内容,尤其是举报信,有没有捕风捉影的东西?比如说,说我和厅里某个女同事关系暧昧,这种话,秘书长你信吗?

余丹鸿说,哦,这个事。主要是因为有另外一封举报信,上面说了些具体的东西,这个事,才顺带了解一下。有关这个事嘛,是匿名的,上面也有规定,所有举报,如果是惹名的,又不涉及具体事实,可以置之不理。这封举报信,我们前几天就收到了,当时就没有打算管。谁知道昨天又收到一封,这次的事情比较特别一点,有具体的人名具体的事件,也有举报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我觉得这件事比较特别,所以向赵书记汇报了一下。基本就是这么个情况。

唐小舟心想,做贼心虚了不是?我才不过说了一句话,你作为秘书长,有必要解释这么一大堆?原来,你对我还是有几分忌惮的嘛。他说,既然所谓暧昧关系一事是这么回事,那么,我是不是就不必谈这件事,而把另外两件事,向你汇报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