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商人和权力勾搭成奸02

上一章: 下一章:

回到办公室,唐小舟就想,该找哪个企业去化缘呢?以前当记者时去化缘,可以有广告回报,人家都爱理不理,现半点回报都没有,哪个企业是冤大头,肯做这种事?思来想去,恐怕还只能找关系比较好的企业开口。对方如果有半点犹豫,便直接说明好了,自己这个年确实难过,请老兄一定伸出援助之手。平常到他这里走动的企业不少,算一算,有几十家,效益特别好的,像江南烟草、国电信江南公司、南方重工、江南有色等。这些企业,过年过节,送给自己的购物卡,都是三两千的,还要外带一大堆物品,如果找他们化大几千块钱的缘,应该还是有可能的?

将所有企业心里筛过一遍之后,他决定第一个找江南烟草。

真是奇了怪了,他拿出自己的手机,认真地翻找了好几遍,竟然没有王禺丹的电话。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呢?不久前一起上北京,几天时间,他们都在一起,感情还算不错,怎么就没有把她的电话输入手机?想想只有一种可能,那段时间,主要心思用在邝京萍身上,大概忽视了其他的事。

只好翻开省直机关电话号码薄,上面果然有江南烟草董事长办公室电话,唐小舟立即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非常年轻动听的声音,对方说,您好,这里是江南实业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有什么事可以帮到您?

唐小舟知道这不是王禺丹的声音,应该是王禺丹的秘书。上次去北京的时候,她的秘书也去了。唐小舟想了一下,一时想不起她的名字,但还能记得她姓胥。便说,胥秘书吗?我是省委办公厅唐小舟。

胥秘书立即换了一副十分热情的腔调说,原来是唐处长,您好唐处,今天,我们董事长还提到您,说您这次提了处长,要我打电话和您约一下,找个时间为您庆祝。我正准备给您打电话呢,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唐小舟说,谢谢禺丹姐,谢谢胥秘。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现在我的头都是大的,哪里还有情绪吃饭喝酒?

胥晓彤说,刚刚升上处长,应该春风得意呀,什么事把你的情绪搞坏了?

唐小舟说,你只知道当了处长是升官了。我以前也觉得,当了处长,是真的春风得意了。可哪里想到,处长不容易当呀,下面还有十几号人呢,又遇到马上过元旦,接着就是过春节。以前的处长,到了过年过节,要给处里的同事物质奖金,我到哪里去弄这笔钱?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胥晓彤果然伶巧,立即明白了唐小舟的意思,说,这样,我向王总汇报一下,过一会儿给你回电话。我先挂了。

唐小舟还没有说结束语呢,对方就已经挂了电话。唐小舟想,王禺丹的秘书就这个水平?怎么着,也要等人家说过再见。不过,从她的话意可知,她似乎明白了。难道说,这次化缘成功了?那么,能化到多少?别是一千两千打发叫化子吧?胥晓彤去向王禺丹汇报,大概不会那么快就有结果,是等她的回话,还是继续打下一个电话?

正在考虑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只有号码没有名字。没有名字,说明此人唐小舟的心里并不重要。但不重要不等于就能轻视,所有打到他这里来的电话,都有可能是大事,他必须接听。

对方说,唐处你好,我是吴三友。

吴三友?唐小舟一愣。这个吴三友,属于唐小舟讨厌的人。

吴三友原属于官商,早年,岳衡市岳衡县创建岳衡县酒厂,他被任命为销售科长。这个人在销售上面确实很有一套,硬是将岳衡酒厂生产的雍康保健酒销到了全省各地,后来又销到了全国各地。吴三友是有功之臣,县里便将他提拔为厂长。上个世纪十年代,国企问题积重难返,成了国家的大包袱,为了丢掉这个大包袱,国家出台政策,进行国企改制,市级以下企业,允许私人购买或者进行股份制改造。国家出台这一政策的初衷,肯定是要改造那些包袱企业,而不是改制那些效益好的企业。就算是改制效益好的企业,也要卖出一个好价钱。可是,下面执行政策的时候走样了,很多质地优良的企业,被贱卖了。

岳衡县酒厂,也被列入了改制企业。吴三友花了大量的钱财,请来省里的一家资产评估机构,评估的结果,岳衡县酒厂总资产二千余万。县里因此决定,三千万卖掉,先期付一千万。吴三友便以私人名义,向银行贷款一千万,将企业买了下来,名为雍康酒业有限公司。有人说,资产评估的时候,酒厂的实际净资产是七千万,债务五千万。实际上,酒厂的净资产超过了一个亿,而那些债务,也都是吴三友做出来的,实际根本不存。不仅如此,雍康保健酒品牌的无形资产,可能值两个亿甚至多。资产评估时,一分钱未算。这一改制过程,国有资产流失,可能高达三个亿。

曾有好几家省里的新闻单位想揭开这个盖子,有几名记者也曾进行过一些调查,可吴三友财大气粗,早已经买通了省里的关系。省里有人替他捂盖子,将他列为改革开放的典型,凡是涉及雍康酒业的负面报道,一律不准,省委宣传部甚至为此下过文。如今怕雍康集团,是富得流油,除了酒厂利润丰厚之外,还多向发展,当地的房地产业和采矿业,都成了老大。如此一个大企业,却只向县里缴三万的定税。唐小舟认定,这个定税制一定有猫腻,所以上次带着徐雅宫跑去采访,却被吴三友一个电话赶了出来。

唐小舟认定,这样的人,总有一天会出事的,谁惹上他,谁便可能在未来倒霉。自从进入省委办公厅之后,吴三友无数次给他打电话,希望请他吃饭,唐小舟均以忙为借口推脱了。

现在,吴三友再一次打来电话,唐小舟原本想一口回绝,转而一想,处里不正为创收愁吗?我何不宰吴三友一刀?反正钱物全都交给处里,自己不经手一分,就算将来有什么事,也找不上自己。为此事搅脑汁的时候,想到的只是关系不错的企业,没有想过像吴三友这类自己讨厌的人物。他既然自己撞上门来,不宰他又宰谁?这样一想,他的语气也就变了。

唐小舟不咸不淡地说,哦,吴大董事长,最近又骗了多少女大学生?

吴三友对女人的爱好比较独特,他本人是初中毕业,却对女大学生情有独钟。女大学生中,他还只找三年级以下的,毕业生或者研究生,他就没有兴趣了。除此以外,他还讲究处处都有家,个个都如花,夜夜当新郎,从来不空床。所谓处处都有家,足指每个城市,都有他安下的家,走到哪里,都是回家的感觉。这个夜夜当新郎,从来不空床的要求就比较高了。如果你在每一个城市安一个家,而你去那座城市又是随机性的,极有可能你去的时候,人家身于不方便。如此一来,你就得空床了。要保证不空床,就得有后备,甚至有后备一和后备二。按照吴三友自己吹牛,所有的省会城市,除了比较偏远的几个之外,每个城市,他有两套房于两个家,另外还有几个临时性女友。这些人,全都是女大学生。目前,他正在将这项工作向二线城市拓展,就像他当年推梢酒一样,他正在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网点。因为吴三友本人并不避讳此事,唐小舟才会拿这件事和他开玩笑。

吴三友说,长,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嘛,怎么能说骗?我遵循的是公平自愿原则。长是不是有兴趣,我给你介绍几个?

唐小舟说,拉倒吧,你穿过的烂鞋,我才不穿。我怕有脚气。

他原本只是开玩笑,吴三友却认为他是怕有病,立即说,你放心好了,我让人家带上体检证明,保证无毒无菌,自然环保。

唐小舟说,吴总,你有事吗?

吴三友说,我明天到雍州,首长有时间接见我一下,一起喝杯小酒吗?

唐小舟说,我现在都烦死了,哪里还有心情喝酒?

吴三友顺着竿子往上爬,问,什么事让长心烦?

唐小舟说,还能有什么事?还不都是因为当了这个鸡蛋处长?处里十几号人,每年年前都要点福利。今年这事就落到了我的头上。你想,我十一月才当上处长,两个月之内就向我要福利,我又不是财神,变不出钱。

吴三友说,哎哟唐处,这算什么?

唐小舟说,对于你吴大董事长自然不是事,对于我就是大事了。

吴三友说,不就是钱吗?多大个事?钱是王八蛋,别的东西我没有,王八蛋,我这里还有几个。你说,大王八蛋小王八蛋,我给你整几个?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0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大王八蛋小王八蛋都是王八蛋不对吗?

  2. 匿名说道:

    大王八蛋小王八蛋都是王八蛋不对吗?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