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商人和权力勾搭成奸03

上一章: 下一章:

唐小舟说,吴总真会说笑话,我是政府你是企业,政府怎么能向企业伸手?

吴三友说,要不,我给你送去五万,外加十箱酒,行不行?

唐小舟说,不行不行,你别乱来。你别让我犯错误。

吴三友说,犯什么错误?你也足为了把工作做得更好,为同志们谋福利,同志们的福利好了,工作起来劲头更足,为书记服务就更好,这是为全省人民在工作呢。再说了,钱这种东西,装进自已的腰包,那是私款,装进单位,那就是公款。只要你自已没拿一分,走遍天下,都说得过理。

唐小舟说,你这是歪理。

吴三友却缠上了,以一种极其诚恳的语气说,我说首长,我们的感情也不足一天两天了,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你就让我为首长作点贡献,替首长排一回忧解一回难,好不好?我吴三友这个人,虽然没读几天书,大老粗一个,但骨气还是有的。我一辈子不求人。但这次,我就求一求首长了。让我表现一下,求求你。

唐小舟说,为了这事,我已经够烦了,你就别再给我添堵了,好不好?事情我自己会解决,我真的不能要你的钱。

吴三友就和唐小舟磨,他那张嘴还真是厉害,竟然拉出一大堆关系,说出一大堆理由,似乎唐小舟不接受他的建议,不仅伤害了他的感情,也伤害了很多朋友的感情,伤害了整个江南人民的感情。

无论他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唐小舟还是一句话,真的不行。

吴三友顺竿子往上爬,立即加了一倍,说,这样,十万,二十箱雍康保健酒。

唐小舟暗想,有了这笔钱,年底的奖金以及年后的开门红包,全都解决了。尤其令他觉得满意的是,这笔钱,还不是他向吴三友讨要的,而是吴三友求他要的。在吴三友面前,他不能表现出这种态度,便故意端着说,我们再联系好不好?赵书记叫我呢。先挂了。

下午,胥晓彤的电话来了,她说,王总已经批了,二十箱烟。够不够,不够,我再找王总想别的办法。

唐小舟心一惊一喜,二十箱烟?什么烟?五元一包的平江南?那可有点拿不出手。就算拿不出手,一箱也有二千五元,二十箱,可就是五万元。有没有可能是二十多元一包的硬江南?或者五十多元一包的软江南,甚至是七十多元一包的精软江南?

唐小舟说,这怎么好意思?

胥晓彤说,唐处,你就别不好意思了,你说,是你来拉,还是我派个车送过去?

唐小舟说,我肯定抽不开身,这样,我看看处里能不能抽出人来。你稍等一下,我给你回话。

放下电话,他便来到楼下侯正德的办公室。

侯正德见到他,大概也从他的表情看出了端倪,问道,唐处,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唐小舟不动声色地说,搞到了一点烟,应该可以解决点问题。

侯正德惊喜地问,多少?

唐小舟说,二十箱。你是不是找个人去拉一下?另外,这么多烟,拉回厅里恐怕不是太好,得想办法找个地方先存放着。

侯正德说,这个没问题,处里外面借了一套房子,主要是用来放东西的。

唐小舟说,那好,这是电话,你直接和王禺丹的秘书胥晓彤联系。

下班前,侯正德来了他的办公室,看上去显得非常激动。

唐小舟请他坐下,替他沏上茶,问,解决了?

侯正德说,解决了。唐处,这回多亏了你,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呀。

唐小舟还是不动声色,轻描淡写地问,是二十箱什么烟?

侯正德说,精软江南两箱,软江南八箱,硬江南十箱。

唐小舟心里算了一下,两箱精软江南,市场价差不多七万,八箱软江南,市场价二十万,十箱硬江南,又是十多万,这一笔,岂不是快四十万了?

唐小舟说,哈哈,太好了,现在你侯处成小财主了。

侯正德咳咳一笑,说,唐处,看你说的。这都是你的功劳呀。你看,这些烟怎么处理?

唐小舟说,处里的事你决定,我没有意见。

侯正德说,我想过了,两箱精软江南,就放在你的办公室。你接触的人不一样,肯定用得着。其余的就放处里,过年的时候,每个员工两条,厅里的领导,恐怕也要意思意思。

唐小舟说,你说怎样就怎样。我再强调一次,处里的事,以你为主,我只是协助你。

这次的惊喜还没有退去,第二天一早,又有惊喜来了。

吴三友将两台车开到了省委大院,他自己坐的小车,有省委的通行证,直接进来了,一台卡车没有通行证,被拦在了大门口。吴三友这家伙也真是张扬,竟然提着一只帆布袋,装着十万元现金,直接闯到了唐小舟的办公室。

进了门,吴三友将那个袋子往唐小舟的桌上一扔,说,给你。

唐小舟对他没有丝毫热情,坐在位子上,动都没动,平淡地问道,这是什么?

吴三友说,王八蛋呀。

唐小舟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模样,说,吴总,这样真的不好,还是请你……

吴三友说,有什么不好的?你不经手,你就是要伸手拿,我都不让。这样好了,你找个人来经手一下,以后,就算有人问起来,你也只看过这只袋子,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唐小舟说,可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袋子,这是钱呀。钱是好东西,可又烫手。

吴三友便摆出一副乞求的表情,说,我的好哥哥,你这个人,真是的,干嘛这么实诚?你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兄弟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么多年的交情,别说拿我的钱,就算是连我的烟,你都没抽一根呀。我求求你,让我替你做点事,好不好?吴三友一脸的真诚,给唐小舟的感觉,他若再不答应,吴三友会在自己面前跪下似的。

唐小舟装着想了想,又表现出一副恭敬不如从命的姿态,说,那你等一下,我叫个人上来处理。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侯正德的办公室。侯正德刚刚喂了一声,他便说,侯处,我小舟呀。我这里有点事,你和孔思勤一起上来处理一下。他也不等侯正德回答,便挂断了。

不一会儿,侯正德和孔思勤一起上来了,脸上的表情是莫名其妙。

唐小舟立即替他们作了介绍,然后说,侯处,我这里正好有些事,你先把吴总带到处里坐一下。中午找个好点的地方,我要和吴总好好喝杯酒。说着的同时,将那个袋子提起来,交到孔思勤手上,并且向孔思勤使了个眼色。直到此时,侯正德仍然莫名其妙,但唐小舟叫他带吴三友下楼,他又不好不照办。

据孔思勤后来告诉唐小舟,下楼时,侯正德不断朝孔思勤手里那只袋子里望了好几眼,又冲她示意,意思要她看看,里面是什么。趁着侯正德和吴三友前面走不注意后面的机会,她悄悄地打开了袋子,见里面全是一扎一扎的票子,吓了一大跳。侯正德再次转过头来看她时,她便举起一只手,将三只手指捏一起,搓动了几下。侯正德的目光下移,看了一眼那只袋子,大概是估计一下数目,眼睛里顿时有特别的光射出来,对吴三友也就热情了许多。

到了楼下,侯正德请吴三友坐下,孔思勤给吴三友倒上茶。

吴三友说,侯处,其他的事,等一下再说,我还有一辆车被拦门口了,车上有些酒,你派个人去处理一下。

侯正德一听,还有些酒,看来,这个年会过得很丰盛了,立即对孔思勤说,小孔,你去叫杨处处理一下,我留在这里陪吴总就行了。另外,你去定个房间,要好一点的。定好后告诉唐处一声。

以前有广告回报,拉赞助都难于上青天,现在,什么回报没有,人家却愿意送钱上门,这个差别实在太大了。坐在办室里,唐小舟想,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宁为什么一切都是颠倒的?再深入地想一想,其实,也根本就没有颠倒,商人对于利益是最敏感的,他们很清趁只有和权力勾搭成奸,才能利益最大化,所以,他们都乐意在权力上进行投资。自已今天的行为,真的是为了工作为了单位而不是腐败吗夕显然,任何权力外延之后寻找利益扩大化的行为,都是腐败,所不同的是,将利益装进自已的腰包,足个人腐败,而将利益装进行政机构,却是行政腐败,都是一种权力变现行为。这就像某些女人,你默默无闻的时候,她们连看你一眼都显多余,一旦你拥有了权力,她们立即愿意投怀送抱,主动上床。她们蔽身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权力。不管是打着爱情的名义,还是打着支持工作的名义,都是对权力的收买。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0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