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场也需要洗牌07

上一章: 下一章:

想到这一点时,唐小舟非常兴奋,他几乎可以肯定,赵德良需要的,便是这样一个总攻的契机。可这个契机到底是什么?想到一开始,赵德良显得很急,似乎箭已经在弦上,后来因为听到一些流言,立即停下来。这是否说明,赵德良意识到,这样的行动,别说在各市班于里会引起巨大震动,就是在省委也一样会有这样那样的阻力,所以,需要一个在省委常委会上顺利通过的理由?

赵德良需要的理由是什么,唐小舟一时难以明白,却也知道,自已可以提前做一些准备。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准备给徐稚宫打个电话,继而一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电话里不好说,还是发短信比较德妥一些。

他在手机上写道:你能不能在全省范围内,找几个典型的黑势力为非作歹的案例?

徐雅宫的短信很快回来了,说,省委宣传部对这类事件控制很严,省内媒体没有报道过这类案例。

唐小舟说,不是要报道过的,而是正在发生民愤极大的。若有这样的案例,你想办法搞到一手材料,写成长篇通讯交给我。

徐雅宫回复说,这样的案例并不难找,记者部天天收到上访信件,我可以从中找几件。

唐小舟说,你现在就着手找,一定要典型,具有一定的轰动性。找好后我们见面商量具体怎么做。

徐雅宫说,你不在是北京吗?回雍州了?

唐小舟不好说自己正在京沪高速上,只回复说,我还北京,过几天回来,你抓紧时间准备。回后再和你联系。

汽车接近济南的时候,医疗小组又给两位老人量了血压和心跳,问了问情况。

唐小舟原本的打算是,如果两位老人的情况不是太好,便在济南休息一晚,第二天再接着往前走。万一不行,每天少走点路。检查结果显示.两位老人的情况非常好,唐小舟决定继续赶路,争取赶到德州再休息。这样的话,第二天便可以完成全部行程。

世上的许多事情,其实只是人们在想象有巨大难度,真的做起来,比想象要中容易得多。两位老人想到既可以见到儿子和孙子,又可以去北京旅游,十分兴奋,甚至可以说亢奋,身体的自我调节功能,到达了极点。一路上平安无事,次日下午,安全抵达驻京办。

当天晚上,赵德良一家三口赶到驻京办,陪家人吃晚饭。

见到儿子,赵老爷子和赵老太太非常激动,对唐小舟赞不绝口。程雨霖也说,小舟不错,很会办事。赵德良是说,这件事,如果不是小舟,交给别人,我还真是不太放心。

听了这种褒奖,唐小舟心中暗暗高兴。看来,这件事自己不仅做对了,而且做得恰到好处。民间谈到下级和上级的关系,有一个段子非常明了深刻,说是一起吃过糠的一起扛过枪的一起下过乡的一起嫖过娼的。也有人说,和领导一起做一件好事,不如和领导一起做一件坏事。这些话自然全对,却又并不全面。尤其是有些人,对自己有底线要求,坏事是不肯去做的。这样的话,就不如为领导办一件令他想起来就舒坦的事。这就像给领导挠痒,领导只觉得身上痒,并不知道痒何处,你一伸手,准确地把握了位置,并且挠得领导很舒服,领导自然记住了你并且开始依赖你。

直到这件事之后,唐小舟才真正感到,自己在赵德良心目的地位,彻底稳固了。

当天晚上,赵德良一家三口并没有回家,而是陪家人住在驻京办。本来,按照原定计划,第二天赵乾要陪老人家游故宫,可是,在凌晨三点,唐小舟的电话响起来,程老爷子情况不妙。唐小舟听到消息,立即从床上爬起来,拨通了赵德良房间的电话。

赵德良说,你通知驻京办立即准备车,我们赶过去。

因为匆忙,赵德良有很多事没有想到,直到坐上车,才想起对唐小舟说,你给雷主任打个电话,这边的事,让他安排一下。

唐小舟说,我已经打了电话,明天由王丽媛处长带着老人家去旅游,生活组继续负责照顾爷爷奶奶的生活,医疗组不需要这么多人了,只留一位保健医生随行。赵德良嗯了一声。唐小舟继续说,我告诉雷主任,别说这边的情况,怕老人家听说了这事,心理受影响。

赵德良说,你想得很周到。

程老爷子在凌晨三点五十分辞世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央要成立治丧委员会,赵德良虽然只是程家女婿,却是程家亲属职位最高的,有关后事安排,自然有很多事需要他做主。这些天,他肯定无法离开去见自己的父母。唐小舟是两边跑,白天,王丽媛带着大家出去旅游,唐小舟就回到赵德良身边。等一天的旅游结束回到驻京办,稍稍休息之后,唐小舟又回到这里,陪老人们吃饭。

赵家人在北京住了十天。这十天王丽媛全程陪同,将北京所有的旅游景点,全都玩了一遍。赵德良一家三口,只是抽空来驻京办看了家人两次。十天后,同来时一样,由两辆考斯特将他们送回家。这件事,同样是由唐小舟担任总指挥。直到将他们安全送到家,唐小舟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返回的路上,想到长时间没有和孔思勤联络了,也不知厅里这段时间会有些什么动向,便给她了一个短信,问她,忙什么?

孔思勤回复说,还能忙什么?除了浪费生命还是浪费生命。

他说,不是这么说,找个男人相思一下嘛。

她说,相思也是浪费生命呀。

他说,按你这样说,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她说,活着就是为了把生命浪费掉。

他说,倒也是一种哲学。

她问,春节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领导去你家拜年?

他心中暗跳了几下,是不是出现了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议论?他问,你听说什么了?

她说,有人说,春节前,你给所有的领导打电话,说你要回乡下过春节,欢迎他们去乡下玩。结果,整个春节期间,往你家去的那条路上,全都是各市州以及县领导的车,连续几天出现大堵车。

唐小舟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心惊肉跳。这样的话,如果在赵德良知道真相之前传到他那里,他会怎样看待自己?仅仅为了这样一件事,大概也不会有人下令调查,事情搁在领导心中,便成了一根刺。想到自己还算有点小聪明,又有些得意。

他问孔思勤,下一步,是不是该说我收了多少红包了?

孔思勤说,哪里还需要下一步?现在已经说了。

唐小舟问,多少?

孔思勤说,几种说法,有的说收的礼物堆了满满一屋子,这还是比较高级的,那些档次低一些的,你全都送给了乡邻。还有人说,收的礼金超过一百万。

唐小舟突然感到害怕。身处这个位置,真的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任何一个细节,都要考虑周详,否则的话,还不知会在哪里翻船,甚至连船翻了,你还以为自己坐得稳稳的,丝毫不知道整个形势已经发生了大逆转。有些人一辈子在官场混,却又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大概就是在某些不经意的细节上,犯了致命错误。

回到北京,程老爷子的追悼会已经开过,唐小舟以为赵德良会回雍州。可赵德良对他说,过几天,中央要开个会,我这段时间也实太累了,懒得跑来跑去,干脆留在北京休息几天。你这段时间也辛苦了,你先回去,趁这个机会调整一下。

唐小舟说,那好,我坐今晚的火车回去。

赵德良说,火车上睡不好,你干脆坐飞机回去,今晚还可以在家里睡个好觉。

唐小舟并没有回家,而是给徐雅宫打了个电话,让她先去喜来登记房间,再到机场来接自己。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他想到应该给邝京萍打个电话。邝京萍已经开学了,只是因为自己太忙,没有时间和她联系。他原想,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赵德良如果再北京留一两天,自己正好可以和她见上面。不想人刚回北京,赵德良就叫自己回去。反正不赶时间,他在北京留一晚,也不是问题。可他又急着和徐雅宫见面,只好先放下这一头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邝京萍竟然跟巫丹在一起。

电话很快转到了巫丹手上,唐小舟问她什么时候来北京的,到北京怎么也不和自己说一声?巫丹说是昨天临时决定来北京的,走得匆忙。唐小舟自然不好问她急匆匆赶到北京有什么事。他之所以给邝京萍打这个电话,也有了解巫丹是否进京的意思,没想到一猜就中。巫丹问他在哪里,他说在机场,准备回雍州。巫丹说,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刚才我还和京萍说,你在北京,这两天肯定会找她,她听了不知多高兴。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