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女人是圈养的鹿群15

上一章: 下一章:

钟绍基说,文周同志去了。

文周是专职副书记,第三把手。丁应平雷州的时候,文周就是三把手,现在还是三把手,这个位置已经很多年了。雷江有一种说法,文周之所以能够当上副书记,是因为他除了会和稀泥,没什么别的本事;他之所以副书记这个位置动不了,也恰恰因为他没什么本事。这次央党校的高干班,最后名单都是赵德良敲定的,文周名列其中,正是赵德良钦点。这件事,唐小舟非常清楚,他之所以没话找话,有自己的目的。

唐小舟说,据说,央党校的老师思维非常活跃,有很多出人意料的观点?

钟绍基说,是的,尤其是哲学和党史老师。

唐小舟说,是吗?可惜我没有机会,我倒是有些观点,很想和他们探讨一下。

钟绍基说,没事呀,下次去北京,我可以帮你引荐一下。你想探讨什么问题呢?

唐小舟说,太多了,比如抗日战争时,党的政策和策略。

钟绍基说,这个问题,教科书上都有呀。难道你有些别的看法?

唐小舟说,是啊,我有一种感觉,毛主席判断抗战形势的时候,比蒋介石清晰、准确。他很清楚,战争是实力的比拼,既是军事实力,是政治实力和经济实力。这三种实力,日本有的是军事实力,缺乏的是政治实力,因为他们没有国际社会的普遍支持。没有政治实力,将直接影响经济实力。因为政治上没有后援,战争一定会将日本的经济拖垮,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也就是说,国人的抗日战争,虽然没有军事实力,但有政治实力,可以利用自己的政治实力,想方设法消耗日本的经济实力。日本的经济实力一旦垮了,战争自然就失败了。国民党的抗战政策和策略,都是基于这一判断制定的。

钟绍基说,以时间换空间,大概就是你说的经济实力?这一点,毛主席很多关于抗战的政策和策略的章,已经谈得很清楚。毛主席说,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

唐小舟说,对,这一认识的基础上,再来讨论抗日战争时期,党的政策和策略,是不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

钟绍基说,老弟总有一些出人意料的观点,说出来听听。

唐小舟说,抗战开始,共产党和军队可以说非常弱小,国民党却异常强大。共产党只有十几万军队,我估计可能还没有这么多,国民党却有几万军队,共产党只是国民党领导下的抗日民族统一阵线一个小派别而已。这样的小派别,这个阵线,显然不止共产党一个,还有其他一些政治派别,同时也包括国民党内部的一些军事派系,例如阎锡山的晋系,李宗仁的桂系,龙云的滇系,以及其他一些政治或者军事派系。这些军事派系,哪一个都有几十上万人,比当时的共产党强大得多。

钟绍基说,不错,当时共产党的军队实力,可能远不如这些军事派别。

唐小舟说,当时的形势下,抗日,肯定是所有政治军事派系一致的目标。谁不抗日,谁就死路一条。这其实是不用讨论的,有人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这个人就是汪精卫。汪精卫选择了和抗日完全相反的路,选择了和日本人同流合污,结果,他败得很惨,成为了历史的罪人。当然,还有其他人或者其他政治派别,选择了投靠日本人,结果也都一样。所以说,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家,根本就不会选择一个必败的结局。这是要点之一。

钟绍基似乎有些明白了,问道,要点之二呢?

唐小舟说,要点之二,抗日统一阵线内部呢?是不是和国民党紧密团结,就是惟一出路?共产党的经历告诉我们,绝非如此。

钟绍基说,这大概就是你的立点了。

唐小舟说,我一直想,国民党为什么选择了正面抵抗?为什么不像共产党一样,选择侧后迂回?国民党的正面抵抗,可以说是正面消耗,而共产党的侧面迂回,却是侧面发展。

钟绍基说,国民党必须正面抵抗,它拥有一国的资源,如果不正面抵抗,用不了多久,日本就会占领国的全部,那样的局面一旦出来,抗战就失去了意义,国民党作为政府也就失去了对全国的领导和控制。

唐小舟说,对,国民党作为央政府,它必须正面抵抗,哪怕明知是巨大的消耗,他也必须消耗。这是一级政府对国民必须承担的。可是,国民党是否就只有正面抵抗一条路可走?这一点,就很有必要讨论了。现代战争是立体的全面的多方位的战争,是多种形式的结合。任何一个战略家,都应该明白一点,一条道走到黑的战争,肯定是失败的战争。可非常不幸,国民党却坚持正面抵抗,并没有很好地采取其他形式,尤其是像**那样,建立敌后根据地。我知道,国民党也曾想到过建立敌后根据地。可他们试了试,弄了一些所谓的游击队组织,可这些组织并不成功,他们终放弃了。**却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走得非常艰难,非常曲折,毕竟成功了。正是借助抗战,共产党发展和壮大了自己。用今天的话,也许可以这样说,共产党利用抗战,经营了自己。

钟绍基说,这好像也不是什么观点?

唐小舟说,可能不是。但我想,共产党如果不这样走呢?他会怎么走,能怎么走?恐怕只有两条路,要么走汪精卫的路,不和蒋介石合作,就和日本人合作。要么走晋系桂系的路,和蒋介石紧密合作。这三条路,只有一条路,后来的历史证明,是完全错误的,那就是和日本人合作。也只有一条路,证明是正确的,那就是既和蒋介石合作,又保留自己的特点和策略,有相对的共产党性。

钟绍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此山。当时那种形势下,要能判断出哪条路是正确的,实在太难了。像汪精卫陈公博这样一些人,都不是傻子,而且是非常杰出的人。

唐小舟说,是,只要能够在社会的顶端领导潮流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我也一直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汪精卫没有看明白,毛主席看明白了? 我注意到一点,像汪精卫蒋介石这样一些人,是一些读洋书的人,受的是日本教育。毛主席呢?受的是中国教育,甚至教育程远远不如汪精卫蒋介石,因为不足,所以他更加努力勤奋。他对于古代一些东西的研究和理解,恐怕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比如三国史。如果撇开某些因素进行一番比较的话,三国的历史,和中国抗日战争的历史是不是有很多相似之处?

钟绍基说,也是三股力量,而且是对比极其悬殊的三种力量。

唐小舟说,仅以军事政治力量判断,曹操势力如同日本,强大无比。孙权势力就如国民党,虽然远远比不上曹操,却比第三股势力强得多。最弱的是刘备,弱得连立足之地都没有。如果历史能够重来的话,曹操应该怎么干?联合孙权,把刘备先干掉,然后再和孙权争天下。

钟绍基点起一支烟,猛地吸了几口,说,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有点明白了。

唐小舟说,当然,三国和抗日战争,还是有本质区别的。我同时也想,或许毛主席当年并没有从三国受到多少借鉴,只是处境和刘备以及诸葛亮极其相似,被逼出来的。阎锡山、龙云、李宗仁那些人,虽然和蒋介石有政治分歧,但他们同属于国民党。只不过是国民党不同的派系而已,总体来说,他们既会有斗争,又会有共同的政治利益,所以,他们无论怎样斗来斗去,也是一口锅里搅和。共产党不同,属于完全不同的政党,共产党如果走阎锡山他们的路,终不是被国民党同化,就是被国民党消灭。如果被国民党同化,就只可能成为国民党内的另一个政治派系,其实力,甚至会远远弱于晋、桂、滇。像东北系、四川系、广东系这样强大的派系,都能被蒋介石逐步蚕食,何况实力弱的一个派系。如果不愿成为国民党的一个政治派系,结局肯定就是被消灭。如此一来,还有什么好研究的?既不想当汪精卫,又不想成为国民党内的另一个阎锡山、李宗仁甚至不想成为杨虎城张学良,就只有另辟蹊径。

钟绍基说,有道理,有道理,每次和你谈话,都让我学到很多。老弟呀,干脆,我向赵书记把你要来如何?先当副秘书长,过几年再给你解决。

唐小舟说,好呀,哪一天,赵书记同意放我的时候,我一定到你这里来。

第二天,唐小舟在市公安局转了一天,下午回了高岚,晚上和刘凤民一起吃饭,家里住了一晚,次日返回雍州。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