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神秘而来的调查组14

上一章: 下一章:

一大早,唐小舟独自驱车去东涟。

这是一次临时任务,是侯正德打电话通知他的。侯正德说,滕处长那里有重大突破,赵书记让你去看看。

唐小舟不太情愿跑这一趟,原因是今天开常委会,他心里悬着的那件事,今天会有结果。没想到,滕明果然搞出了名堂,对柳泉黑恶势力的审讯,昨天晚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将他一天的计划冲了。

扫黑不是已经结束了吗?自己这个扫黑联络员的工作,应该也已经了结呀,赵德良为什么又给自己派了这个活?仔细一想,赵德良一直对自己没有交代,是不是表明,他并不想结束?这个念头冒出,唐小舟顿时认为无比的荒唐,怎么可能?赵德良本人因此受到了诫勉谈话,即使他不死心,也不可能有任何大动作了。何况,有关赵德良要走的传言,还在江南省四处扩散呢。

走在路上,手机短信响了,拿起一看,是冷雅馨。

短信内容是一个网上流传很广的故事:

有一天,柏拉图问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苏格拉底说,我请你穿越这片麦田,去摘一株最大的麦穗回来,但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只能摘一次。结果,柏拉图空着双手回来了。苏格拉底问,为什么空着双手?柏拉图说,我确实看到过几株特别大的麦穗,可总想着前面还有更大的,结果什么都没有摘到。苏格拉底说,这就是爱情。又一次,柏拉图问苏格拉底,什么是婚姻?苏格拉底说,我请你穿越这片树林,去砍一棵粗直高的树回来,但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只能砍一次。柏拉图很快就回来了,他扛回了一颗不算粗壮也不算差的树。苏格拉底说,还有很多树比这棵好,你为什么选了这棵?柏拉图说,我担心又像上次一样,最终什么都没有选到,看到一棵还算粗的树,我就砍了,扛着这棵树离开的时候,我确实看到很多粗壮的树,可我不能砍第二次了。苏格拉底说,这就是婚姻。

这个故事,唐小舟早就读过,因此,并没有认真看完。

尽管没有看完,他的心思,却被这条短信拉走了。他不知道柏拉图和他的老师苏格拉底之间,是否真的曾有过这样一则故事,但这则故事,确实很有容量。婚姻是什么?就是你可能随意地砍下的那棵树。那棵树对于你到底有什么意义,你可能花一辈子时间,也无法完全弄明白。既然婚姻是那棵其实并不粗壮的树,那么,这棵树,对于一个人来说,真的是不可或缺的,不可替代的,不可失去的吗?

唐小舟再一次想到了彭清源关于股票的比喻,市场上有很多股票,就像树林里有很多树一样,你大概永远都无法选到最牛的那只股票。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好股总被捏到了别人的手,你注定要在这种错选的懊恼之中痛苦挣扎,以至于无法解脱。

不同年龄段的人,读这则故事,得到的东西,可能完全不同。比如冷雅馨,她得到的可能是感悟,唐小舟看到的却是沧桑。

唐小舟没有回复这条短信,而是拨打了她的电话。

接到电话,她显得非常兴奋,问,你在哪里?收到我的短信了吗?

他说,我在车上,很快就会到东涟。

她说,真的吗?你哄我高兴?

他问,你不会告诉我说,你在家里?暑假不是结束了吗?

她说,我回来了,昨天刚回的,表姐结婚。

他说,这么巧呀,那我们晚上见个面。

她兴奋地说,真的?你可不许骗人。

他说,当然不骗你,我现在就动身。要我给你带什么礼物吗?

她说,把你带给我就是好的礼物。

他说,你真会说话,说得我心里像喝了蜜一样。

她说,你喜欢听,见了面,我多说点。

专案组初到东涟,那些人还继续顽抗,仍然一句话不说。东涟毕竟不是柳泉,这些被关进来的人,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络,对于外界的一切,一无所知。他们之中,有些人开始恐惧,思想波动非常大。滕明继续施加压力,有人偶尔会露出一两句话。专案组抓住这一两句话,审讯其他人的时候大加利用。其他人并不清楚这一两句话是怎么来的,以为某人说了什么,他们要考虑自保,不得不对这一两句话作出应对。应对的时候,难免又会露出另外的某些细节。这些细节,再一次被专案组利用,当成攻克其他人的武器。整个过程,不能说斗智斗勇,至少也像是用笨拙的办法和工具凿山洞,一点点打开缺口,一点点扩大战果。

不知不觉间,洞口越开越大。大到一定程,那些人再想堵上,肯定没有可能了。专案组抓住了这一点,制定了一个总攻计划。他们这次总攻,针对的是那些案情相对较轻者。审讯人员告诉他们,现在的事实摆在这里,许多事,我们已经查清楚了。既然你们不是主犯,那你们想清楚,继续对抗下去,很多账就会记到你们头上。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争取立功,第一,立功之后,可能得到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处理,第二,法官量刑的时候,或许会考虑你们有立功情节,予以从宽处理。

巨大压力下,多米诺骨牌效应出现了。终于有人顶不住,开始和警方合作。

真相其实呼之欲出,许多人心里都清楚,只不过需要进一步的应证。

叶万昌当副市长的时候,搞了万隆服装城。这个服装城最大的投资商,是前任市委书记祝国华的儿子祝涛。祝涛并没有多少钱,他的钱,全部来自贷款。最初,服装城的经营情况并不好,大量店面租不出去,几十亿贷款,每年的利息就是一个巨大数目。祝涛想转手,毕竟服装城太大,柳泉没有这么大的老板,拿不出几十个亿的资金。就算有人拿得出,也不敢接手一家亏损企业。如此情况下,叶万昌将自己的女婿姚卫清介绍给祝涛,同时为他们在许多方面大开绿灯,比如经营娱乐城等色情场所。经营色情场所需要强大的自保能力,他们因而建立内部保安组织。这个组织后来渐渐演变,逐步做起了黑道买卖,比如收保护费之类。几年后,服装城火爆起来,他们少缴税多收钱,并且尽可能吸引更多的商户,便采取了一种办法,将租金定得很低,租金之外,又列出一堆名目的各种费用。

唐小舟来到东涟,只是听取滕明对案情的介绍,并且做好记录,回去后向赵德良汇报。他带来的,只是耳朵以及手,耳朵听取介绍,手做记录。

就在他进行这项工作的时候,不断接到冷雅馨来的短信,每次也就是一个问题,你到底来了没有?现在到哪里了?

对此,唐小舟的回答很简单,来了。有点事,晚一点和你联系。

晚上,滕明要给唐小舟安排晚餐,唐小舟说,不了,我还有点事。

滕明开玩笑,说,首长是要去会美女?看来东涟一定有相好,短信不断。

唐小舟说,哪里,是市委的一位领导。

他不说明是哪位领导,别人也不好问。既然市委有安排,专案组自然作罢。

出门后给冷雅馨打电话,问她在哪里,她说在家里,正准备吃晚饭。

他问,不准备和我一起吃晚饭了?

她说,是不是真的呀,人家等了一天。

他说,我不是忙吗?刚刚忙完,推了一个饭局,专门把时间留给你。

她说,真的吗?你现在在哪里?

他说,我在车上,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因为不熟悉路,找的时候耽误了时间。冷雅馨已经等在路边,心急得很,打了好几次电话催问,终于看到他的车,她便像一片蓝色的云似的,飞着扑过来。

他将车停她的身边,弯过身子,将副手席的门打开。

她跨上来,鼻尖上挂着细细的汗珠,额头上也有汗。她用手擦了擦,说,我还以为你哄着我玩呢。

唐小舟想笑,哄着玩,那是小男孩的把戏,他早过了那种年龄。他抽过几片纸巾,递给她,问,去哪里吃饭?

她想了想,说,我们去吃鱼,涟湖边有个地方的鱼很好吃。

唐小舟出生在山区,对鱼的感情一般。既然她喜欢,那就吃鱼好了。他说,你指路。

她说,哈哈,我指一条特别的路,把你骗去卖掉。

他说,好哇,看能不能卖够今晚吃鱼的钱。

她说,不够也没事,我少吃一点。

他问,你吃饭的时候出来,你爸爸妈妈没审你?

她说,别提他们,提了心烦。

唐小舟想到了女儿唐成蹊,或许,女儿的心里,他也是个让她心烦的人。他说,毕竟是你的爸爸妈妈,他们是关心你。

她伸出一只手指,颇为严峻地对他说,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