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市委书记离奇失踪09

上一章: 下一章:

谷瑞丹被打败了。

她是个高傲的女人,也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女人,强大得有些盲目和自负。她从来都不肯低头认败的。他们的婚姻之所以闹到今天这一步,与她这种性格,有很大的关系。她不能容忍自己失败,不能容忍丈夫失败。当初,他和她谈恋爱,她的家人并不同意,原因十分简单,因为他家穷乡僻壤,而她家雍州,具有盲目的城市优越感。她坚持和他来往,那时他还非常激动和感动,以为她是追求爱情。后来他才渐渐明白,她是买股票,认定他是一只潜力股。如果仅仅以买股票的眼光看,当时的他,确实是一只潜力股,毕业于名牌大学,又省委机关报工作,身为记者,社会上拥有崇高的地位。种种迹象显示,他的未来可以前程似锦。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她太要强了,不肯向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家人承认失败。

她犹豫了片刻,仍然不甘心,对他说,你坚决不肯复婚?

他说,复婚?可以呀。但你必须做好两件事,第一,把你和那个人的关系处理好。第二,他指着女儿说,把她教育好,别让我看到她还是一个小泼妇。请你们回去,你处理好这两件事,再来找我谈别的。

谷瑞丹显然还想说什么,同时也知道,一切都没有必要再说,便拉了唐成蹊,说,我们走。

孩子到底是孩子,她显然知道父母之间出现了大问题,这个问题,很可能影响到自己。她不肯放弃,向唐小舟伸出一只手,哭着喊爸爸。

唐小舟的心里酸,他扭转头,不看她们。他一直以为,自己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女儿,甚至憎恶她。现看来,血缘这东西,真是太奇怪了。

孔思勤说,你不断地对自己说,你爱他,结果,你就有了爱情;你不断地对自己说,你恨他,结果,你们的爱情就消失了。对于男女之爱,这话确实一针见血,但对于亲情,却全然不一样,你不断地对自己说,你恨他,结果却是越爱越深。他不得不扭转头,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冲过去,将女儿抱怀里。

她们终于走了。他关好门后,回到床上,准备继续睡觉。可经此一闹,他觉得心里堵得慌。所谓爱情,他可以拿得起放得下,可这个亲情,就真的把他给套住了。他真能像以前所想,完全不管不顾这个女儿?现看来,这恐怕是一件很难的事。另一方面,女儿和谷瑞丹纠缠一起,又让他痛苦不堪。让他痛苦的是,这么单纯的一个孩子,不知会被谷瑞丹带向何方。将来,唐成蹊会不会成为另一个谷瑞丹?以前他以为,自己不会乎一点,现才知道,他其实非常乎。

无论自己将来能干成多大的事业,女儿,都可能成为自己这一生大的败笔,此事令他想起来就气馁。

躺床上想了好长时间,越想越觉得郁闷,几乎想痛哭一场。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起床后,还是觉得郁闷,很想泄,便想给孔思勤打电话。他打开手机,顿时有一堆短信排着队钻进来。他心里清楚,绝大多数是节日问候,却还是认真地看。里面竟然有颜昕茹和古珊钰的短信。其他问候短信,他一律不看,单单看了这两个。

颜昕茹说,昨晚没睡好,就为了给你这个短信问候。愿我的祝福带给你节日的灿烂。

唐小舟想,这丫头倒不俗,不是群的,而是专门为自己写的,颇有心嘛。

再看古珊钰的短信,内容是,如果说今天是个命注定的好日子,那么我愿是你的一缕阳光;如果说今天必然有一次美丽的邂逅,那么我愿是你人生之路上那株仰慕你的小草。祝国庆节快乐。

唐小舟觉得好笑,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抢手货。

他看了看其他内容,觉得没有重要的,便开始给孔思勤打电话。

孔思勤问,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唐小舟说,想打就打了。

孔思勤说,昨天睡得好吗?

唐小舟不答,而是反问,你哪里?

孔思勤说,家。

唐小舟奇怪,说,今天是国庆节啊,怎么不出去玩玩?

她说,有什么好玩的?到处都是人。我不喜欢凑热闹,还不如家看看书。又问他,你的事做完了?

他说,没有,但不想做。

她问,那你想什么?

他说,想你。

她并没有过多的话,直接说,那你过来。

洗漱过后,下面吃了一碗粉,然后驱车去见孔思勤。

男女间的交往就是特别,无论风花雪月还是下里巴人,都有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这一过程,会演绎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包括卖乖、试探、挑逗、娇嗔、闪避,当然,还有多的,却是煞有介事地探讨国家民族大事、人生宇宙至理,如果有谁将这一过程全部记录的话,就会现,一切都是那么道貌岸然,其实无不指向一个具体而又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做·爱。只有这层面纱被揭开之后,人才还原成动物的人,性·爱因而上升为第一需要,彼此一见面,便投入性·爱的火热之,不再需要任何过渡。

他敲门。她开门。他进入,并且返身将门关上。她立即扑向他,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天气热,她穿得非常简洁,上身一件碎花的棉质背心,显得有些旧,有些松垮,下身一件蓝花短裤,没有戴乳·罩。

她扑向他的时候,那两团肉,便顶他的胸·部。他双手抱住她的后脑,扶正了她的头,将自己的唇压她的唇上,鼻子闻到的,是一股特有的肉·感的芬芳。她很主动地将舌伸出来,探进他的深处。他移开一只手,从她的胸前伸进去,抓住她的肉团。她显得很急迫,用手抓住了他的t恤,向上猛拉,将扎皮带里面的下摆拉了出来,然后向上提。

一来他的手上有动作,嘴也接一起,二来他比她高,一时脱不下来。他松开她,与她拉开距离,抓住自己的上衣,一下便脱了下来。她也没有停着,双手交叉,分别抓了自己的衣摆,手腕向上一翻,那件上衣便脱了。

他先是看到眼前两团白·肉被衣服带着向上跷起,摆脱衣服的拉力后,又猛地向下一坠,随后弹跳了几下,形成一圈又一圈的乳白色波浪。衣服脱到头上时,乌黑的头,被拉得向上直起,随后又如一阵黑雨般披落下来,缤纷而且恣扬。

很快,他们开始疯狂起来。

她显得十分吃惊,对他说,你吃了药?

他说,我需要吃药吗?

她说,你今天好疯狂。

他说,这也算疯狂?真正的疯狂,你没见到。

她说,真正的疯狂是什么?

他说,我不说,让你自己体会。

孔思勤所说是对的,他是真的疯狂。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身体里面有什么奔突,使他产生了一种极其强烈的疯狂的**。他甚至觉得,他想疯狂令自己爆炸,让强烈的爆破力,将自己撕成碎片。他想把她抱起来,让她的整个身体悬空,而他自己,则站地上。

她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十分配合地用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双腿夹着他的腰部。他的双手托着她的臀部,向上用力,差不多是想将她向上抛起。毕竟她不是一团棉花,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根本不可能将她抛得高,仅仅只是向上托起那么一点点,随着他的抛力消失,她的身体,又随之向下坠落。她的身子向后仰成一个夸张的角,胸前的两团肉,此时活跃起来,里面似乎有两只鸟,飞腾着,要冲出来一般。

这个动作,实太耗费能量了,仅仅只是做了十几下,她已经被刺激得狂,而他却也累得气喘。他用双手托着她的后背,身子向前倾斜。她整个人便向后倒,很快便要接触地面了。

她突然说,别地上,地上脏。

可是已经晚了。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她的重量,她的整个身子,迅速向地板滑去。落地的一瞬间,她惟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双腿紧紧地勾住他的身子,以便自己的背部先着地,而臀部始终悬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