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市委书记离奇失踪11

上一章: 下一章:

她穿好了拖鞋,站起来向卫生间,准备洗澡。

他站门口,说,算了,不洗了。吃完饭,去酒店洗。

她稍稍犹豫,接受了他的建议,开始穿衣服。

两人一起去吃了饭,见时间还早,便一起去雍江边散步,快十一点时,来到喜来登。这辆车比较特殊,一定不能太招摇,离喜来登还有一点距离,他让她提前下了。她步行进入酒店大堂,先去开房间。他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在那里等了一会儿,才乘电梯来到一楼,她已经等那里。她迅速进入电梯,将门卡交给他。他插进去,按下三十一楼。进入房间,第一件事肯定是洗澡,刚才户外活动,出了些汗,不洗一洗不舒服。

她问,我们一起洗?

他说,还是你先洗。晚上不看《激战无名川》,要看《远山的呼唤》。

《激战无名川》是一部没多少人能够记住的国产电影,《远山的呼唤》是日本影帝高仓健的一部极其著名的电影。两部电影,孔思勤都没有看过,不明白他的意思,问,什么《激战无名川》,什么《远山的呼唤》?

唐小舟说,下午已经《激战无名川》啊。所以,晚上就《远山的呼唤》了。

孔思勤大致理解了他所说的《激战无名川》是什么意思,却怎么都想不明白他所说《远山的呼唤》是一种什么情景,想问,又有些不好意思,只好乖乖地去洗澡。洗完澡出来,见唐小舟已经打开电视,正看一则通告。

这则通告称,武警江南省总队决定近期举行一次全省反恐演习,参加演习的部队为武警省总队所属各支队,演习地点全省各主要城市。因为此次演习是为了提高部队城市遭到恐怖袭击时的快速反应,演习地点城市内,所以,演习可能给市民造成一定的不便甚至是困扰,务请广大市民理解和配合。这则通告下面还有字幕,就演习相关问题,明晚将播出武警长答记者问。

唐小舟看到这则通告,本能地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章。

全省武警反恐演习?这个动作有点太大了。江南省是部省份,经济不达,政治地位也相对次要,虽说有各种各样的治安案件,可恐怖活动,还是比较少见的,国际和国内的恐怖势力,也不太可能将此当成恐怖袭击的目标。即使有类似活动,也是零星的,不成建制的。对付这样的活动,有必要搞一次声势浩大的全省演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还是别有目的?

孔思勤没穿衣服,光着身子站电视机前,看过这则通告,问唐小舟,有什么事吗?

唐小舟说,不知道,我第一次听说。

孔思勤说,虽说武警是军队建制、垂直领导,但要搞这么大的活动,不可能没和省委沟通?

唐小舟说,这个活动,当然要通过省委,赵书记是军区第一政委嘛,省里的军事行动,他都是知道的。不过,第一,我不是省委,第二,我接任赵德良同志的秘书是近的事,之前定下来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孔思勤说,算了算了,替古人担忧,你快去洗澡。

唐小舟去洗澡,脑子却飞快地运动。

全省武警部队反恐演习,全省公安局长会议,柳泉市扫黑工作取得重大突破,赵德良全省公安局长会议上关于反黑的讲话。如果将这些点串成一根线,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赵德良是不是又将掀起一次反黑**?

唐小舟是上次扫黑行动的联络员,全省各市公安系统,他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尤其是刑警队长们,他个个熟悉,相当一部分,和他成了朋友。平常有点什么事,那些人会给他打来电话。从各方面汇集的信息可知,前次扫黑的时候,逃走的那些人,见风头已经过去,赵德良因为扫黑被北京诫勉,估计一时之间,不太可能掀起大的风暴,便又悄然返回。他们回来,或许只是试探性的,而且一定会采取保护性措施。一段时间后,现并没有任何危险,回来的人越来越多。唐小舟听说,好几个地区,那些人不仅回来了,他们以前开展的各类经营活动,又一次活跃起来了。

如果赵德良再一次反黑,那就一定要取得成功。话说回来,如果这次反黑成功了,那么,前面无论是诫勉或者别的什么批评,全都一笔抹掉了。

唐小舟突然明白了,政治家并不怕跌倒,正所谓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只要你能够爬起来,只要你还有爬起来的机会,你就一定不能放弃。话说回来,如果你有足够的信心和把握爬起来的话,跌倒一次两次,又算得了什么?

这样一想,他的心里释然了。他相信赵德良,一定有办法有能力站得稳。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洗完澡出来,见孔思勤正躺床上看电视,房间里空调很劲,她身上盖了一床线毯。唐小舟走到床的另一边,坐下来,揭开线毯看了看,见她并没有穿衣服,心一阵激动,便将毯子掀了,身子往床上一滚,侧着身子,挨着她躺下来,将身子的一半,压她的身上。她将上半身向上抬了抬,勾起头,吻住他。他的手并没有停下,她的身上游弋。

她喘息着,松开他,他耳边低声地问,这就是你的《远山的呼唤》?

他没有说话,抬起她的一条腿,又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使得两人的身子,成一个形。他仍然半侧着身子,将自己的一条腿交叉着,搁她的腿上,另一条腿,插她的腿下面,像剪刀一般,夹着她的左腿。她抬起的右腿,被他搁了自己的身上。

他对她说,《远山的呼唤》,是一种幽远绵长的呼唤,一种深沉执着的呼唤,整个电影,节奏极其缓慢,甚至没有特别冲突的情节,只有一种淡淡的情绪,却又内含浓烈的感情,和巨大的力量。

她开始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甚至顾不上回答他,只是嘴里嗯嗯地出一种声音。

他说,别看一种和风细雨的力量,看起来柔弱无比,但是,如果长时间作用,便会有一种力量的累积,终可能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我看《远山的呼唤》,就有这种感觉,初,高仓健和那个牧场女人之间,看上去一点情感的交集都没有,甚至彼此显得很冷淡,可这种冷淡,却是一股涓涓细流,川归海,后形成了那巨大的海,大得令人震撼。

她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他问,你知道了什么?

她说,我不说。

他问,感觉怎么样?

她说,远山的呼唤。

他弯过身子,近她,将自己的唇向她送过去,她便将身子迎过来,接住,轻缓地嚅动,仿佛一个游泳者游累之后轻轻划动双臂,并不疯狂,却很优雅,

孔思勤终于是明白了,他为什么叫《远山的呼唤》,这一次呼唤,确实够远的,正如他所说,幽远绵长,深沉执着,缓慢淡雅,却又是一种力量的聚集,他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过程,完成了这次呼唤。

整个晚上,他们几乎没有睡觉,而是用爱,将这个夜晚调成浓稠的琼浆。第二天白天,却又呼呼大睡。直到下午三点,两人才先后起来。彼此洗过,唐小舟说,我们出去吃东西,吃完再回来战斗。

孔思勤说,还战斗呀?你还有什么招?

唐小舟说,招没有了,旧招还可以再来一次。

孔思勤说,你是不是很久没做,压抑太久?

他说,可能,但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你激了我。

唐小舟边说,边拿起了沙上的手机。因为不想受打扰,他的手机是调成震动的,或许太累的缘故,手机躺沙上,无数次震动,竟然没将他们震醒。他看了手机后才知道,有几十个未接电话,还有无数的短信。他看了看未接电话,并没有赵德良的,也没有余丹鸿的。只要没有这两个人的,其他的电话,接到接不到,影响不大。再看短信。有一条短信出现了叶万昌的名字。短信排了很多条,每一条显示的仅仅只是开头几句,就像一个提纲。

他立即打开了这条,见上面写着两排字:

叶万昌可能失踪,市委正全力寻找。

唐小舟暗吃一惊,看号码,竟然不熟。他立即回拨过去,很快,对方接听了电话,开口便说,你是谁?

唐小舟说,我是唐小舟,请问你是谁?

对方的语气立即变了,热情地说,哦,是唐处,我是王增方。

唐小舟再次暗吃了一惊。王增方是柳泉市委副书记。柳泉和别的市情况有点不一样,他们有两个副书记,一个是专职副书记,另一个是上面派下去挂职的副书记。王增方,就是由国家改委派下来挂职的。

唐小舟说,哦,王书记,你给我的短信?

王增方仅仅说了一个字,是。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