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部结局篇07

上一章: 下一章:

她说,他那个老婆,病病恹恹的,又是抑郁症,根本治不好。他们的婚姻,早已经名存实亡,离婚是肯定的。

唐小舟说,那等你们结了婚再来找我。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

她有些不相信地问,如果我们结了婚,你真的肯帮我们?

唐小舟说,你们结了婚再说,八字还没一撇的事,现就说,太早了。

她说,明天就开公安局长会议了,你能不能找个机会对杨厅长提一提?事成之后,我把沿江路那套房子过户给你。

唐小舟暗想,这是买官呢,而且舍得花成本。她心里自然会算账,这两顶官帽一旦买到手,以她的贪婪和两人的实权,这一四十万,可能不要一年就捞回来了。他说,你也知道我是农民,农民的劣根性,追求蝇头小利,不敢贪大财,没这个胆。

她说,那本来就是你的,你怕什么?

他说,你知道我怕的。我现的位置来之不易,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我已经非常满足了。我不想因为太多的**,把自己毁了。

她说,农民就是农民。

她这里又磨了很长时间,所有方法全都用到了,她大概以为自己本事超群,可她忽视了一点,现的唐小舟,早已经不是过去的唐小舟了,他已经不可能这类手段面前失去自我,或者说这类手段面前失去判断力。

第二天,公安局长会议召开,唐小舟陪着赵德良参加了上午的会。

赵德良没有要冯彪的车,他知道唐小舟还开着那辆公安车,便坐唐小舟的车来了。赵德良一到,自然被请上了主席台正的位置。杨泰丰也要给唐小舟安排座位,唐小舟说,我就不进去了,我回房间去休息。

十点钟,手机有短信进来,拿起一看,是赵德良。赵德良有两部手机,其一部唐小舟的手里,另一部,基本只是用来和唐小舟联络。赵德良说,我一楼。

唐小舟立即出门,来到一楼,赵德良果然已经等那里。好雍安酒店有一个很大的院子,汽车就停院子里。唐小舟快步跑到汽车旁边,打开车门,待赵德良坐上汽车后,才进入驾驶席。

他问,我们去哪里?赵德良说,去雍警酒店。

雍警酒店?唐小舟突然想到,今天也是武警反恐演习的日子。此时,武警部队的领导们,应该都雍警酒店?同时,唐小舟还想到,全省公安局长会议和武警反恐演习安排同一天,应该不是偶然的?名义上反恐演习,实际上会不会是一场扫黑行动?如果说是,那实是太精妙了,将全省各市州的公安局长,全部集到省里,而全部的武警部队,趁此机会,迅速采取雷霆行动,一举将那些涉黑分子擒拿?

将汽车驶向雍警酒店,见门口站着两排穿迷彩服戴着钢盔胸前挎着微型冲锋枪的武警战士,每人都佩戴着蓝色袖标。唐小舟驾驶的是公安车,这种车其他地方有特权,但到了这里,特权便没有了。其一名武警战士站到了车头,高高地举起右手,示意停车。唐小舟正要开门下去,赵德良从后面递过来一张牌子,说,你拿这个给他看。唐小舟接过来一看,见是一张特别通行证。他拿着通行证下车,递给站岗的武警战士。

武警战士很原则,说,你可以进去,但车和车里面的那个人,不能进去。

这里毕竟是部队,唐小舟也觉得有点难办,便回到车上,将情况对赵德良说了。赵德良挥了挥手,说,你先把车靠边,别挡了道,然后给陈总队长打个电话。

唐小舟依命停好车,拿出手机,给总队长陈光打了个电话。

陈光听了几句,然后对唐小舟说,你把电话给那个战士。唐小舟下车,走向那两排战士,将手机递给近的那位。那位不敢接,看了看另一位战友。另一位可能是个班长,他立即迈着正步走过来,接过了电话,听了几句,然后将电话还给唐小舟,立正,敬礼,然后做出一个放行动作。

唐小舟将车开进去,找个地方停好。刚刚下车,便看到陈队长等一群人迎了过来。

唐小舟仔细看了看,领头的并不是陈总队长,而是两个人,其一个,竟然是罗先晖。唐小舟大感奇怪,罗先晖不是参加公安局长会议吗?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再往后一看,第二阵营的还有杨泰丰,原来,他也跑到了自己的前面,先一步到了这里。第一排有一个武警少将,唐小舟不认识。陈光和政委也都是少将军衔,他们却走这两个人的后面,形成第二梯队,由此可见,前面这个少将,很可能是武警总部派来的。

赵德良迎过去,还没有近前,手已经主动伸了出来。与军人握手有点累赘,他们先要立正敬礼,叫一声长好,然后才双手伸出相握。

大家来到二楼的会议室,这里已经被布置了一个作战室,会议室的正墙上,是一块很大的电子屏幕,上面显示的是江南省地图,四周,还挂着各市的城市主要交通图。

赵德良被请到前面坐下来,他的对面,是武警总部的那位少将。罗先晖坐赵德良的身边,第三个位置,坐着杨泰丰。对面第二把椅子上坐着武警总队的刘晟政委,陈光坐第三位。陈光和身边的政委耳语了几句,然后说了声开始,便有一个挂大校军衔的军官,拿着一个手电筒式的仪器走到前面的大地图前。

大校那只手电筒上按了几下,原来是遥控器,地图顿时大亮起来。他再按了一下,手电筒射出一束光,成了电子教鞭。他再按一下,面前的大地图,便被切换成了好几个单独的视屏,每一个视频上面,出现了部队运动的画面。

大校用电子教鞭指着屏幕说,现我们看到的,是本次反恐演习行动,各部队的进展情况。

唐小舟看到,每个方块里,都是部队运动的画面。

现果然是高科技了,部队走到哪里,画面立即传回了总控制室。指挥部对前方的情况,一清二楚。多年前,唐小舟以记者身份参加过武警的演习,当时的科技手段还相对落后,部队的运动,还要靠战士的双腿,只有一些大型的器械,才会装车。而现,省总队的三个支队分赴各演习地点,竟然全部坐车上。而且,行动过程,全部视频摄像,并且传回指挥部。唐小舟注意看过罗先晖的表情,他显得很平静,故意端着架子,有一种胜券握的气势。

上校解释说,这是今天早些时候的画面。按照演习指挥部的命令,今天凌晨四点,所有部队,已经到达指定地点,就地待命。他说到这里时,又按了一下遥控器,画面也换了,换成各部队就地休息的情况。武警战士们就地睡觉,睡觉的地方,竟然城市周边区域的街道。这个画面,让唐小舟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南京路上好八连》。趁着画面出现战士就地休息场景的时候,上校开始介绍各部队目前所的位置。这些位置包括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城市的主要交通道口以及机场车站码头等,这些地方,主要由各市武警支队控制。武警总队的部队到达后,并没有深入到城市的心,而是四周散布开来,原地休息待命。显然,几个主要城市,目前已经被武警秘密控制。

赵德良提了几个问题,陈光一一作答。从两人的对答,二号首长唐小舟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果然是扫黑而不是反恐。而罗先晖听到这些问答的时候,表情极其怪异,甚至可以说有些恼火也有些无奈。

唐小舟怀疑,整个行动的目标,罗先晖事先也不清楚,一直以为,这是一次真正的反恐演习,直到听了赵德良提的几个问题,他才意识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赵德良问,具体行动,什么时候开始?

陈光说,今天晚上十点,各队将以小组为单位行动,两个小时之内,必须进入指定地点,凌晨四点,全省统一行动。

赵德良又问,如此声势浩大,会不会打草惊蛇?

陈光说,特警支队三天前就已经秘密地进入了指定位置,对相关对象进行了布控,绝大多数目标,我们的掌握之。当然,也不排除会出现个别意外,只要漏网的是少数,以后工作的难和成本,就会小得多。

赵德良又问身边的杨泰丰,你们的人,现什么位置?

杨泰丰说,我们的人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着便衣,于一天前进入了指定地点,他们的任务,主要是布控。另一部分,作为演习观察团成员,跟着部队行动。将会今天晚上到达指定区域。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今晚负责抓捕行动。

赵德良说,我还有一个疑问,那些人,都是当地的名人忙人,尤其是晚上,他们的活动十分频繁,而且落脚点很多,如果某些人处于游动之,或者并不当初设计的范围之外,怎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