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51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公安局长就说,今天正好是机会,要不,我们早点散了,把机会留给你们?

容易摆出一副当仁不让的模式,说,那太好了,你们有事你们忙去。

这是明显的赶客,局长和政委客气了几句,说好明天早晨过来请他们吃早餐,果然走了。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和服务员。容易对服务员说,你去吧,我们自己来。把服务员也支走了,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单独相对。唐小舟心中暗自打鼓,她不是真想有点什么吧。说实在话,这一天的经历,让自己确实有些喜欢她,但真要有点什么事,心理上还是有障碍的。

容易往唐小舟面前倒了茶,说,我看出来了,你和你的女儿接触太少。

唐小舟暗暗松了一口气,说,我也知道,但我不知道怎么和她交流,说什么,她不懂,可她又人小鬼大,什么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论。

容易说,其实有一种办法,你应该经常抱一抱她。

唐小舟不解,问道,有什么讲究吗?

容易说,人有天生的动物性。强调人的动物性,其实就是人性。很多时候,我们在干着反动物性的事,却不知道是在反人性,还津津乐道地认为,自己是在改造人、塑造人。比如说,男人和女人的亲近性接触,拥抱、抚摸,是动物性的本能。是一种性别认同的激发过程。女孩子接触的第一个男性,肯定是她的父亲,而男孩子接触的第一个女性,肯定是他的母亲。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大多数婚姻不幸福,不幸福的原因是什么?我仔细考虑过,和那些七零后零后不同,他们生活不幸福,更多的是物质的原因。而我们这个年龄层的人,不幸福的更深层原因,却是精神的,或者说观念的。我们这个年龄层的人,离婚的时候,通通有一个词,叫性格不合。什么叫性格不合?其实就是观念不合。如果更深入了解的话,我们会发现,从小,我们被灌输的观念,就是理想、事业、奋斗等等。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除了理想、信念、事业这些东西之外,人的一生,更重要的是人性。我们往往在所谓的理想、信念这些大是大非的问题纠缠、冲突,往深了探究,却在人性上迷失了。

唐小舟再一次对容易刮目相看。仔细想一想她的话,再想一想自己的人生,他和谷瑞丹的冲突,确实是所谓理想、信念的冲突。谷瑞丹的理想,就是自己当官自己的老公当更大的官,至于人性,比如夫妻情感甚至包括性爱,她是不在乎的。正是这种迷失,使得他们的婚姻失去了最起码的基础。

但是,他说,这和我要不要经常抱一抱女儿,有什么关系?

她说,当然有关系。一个女孩子,在她成长过程中,经常得到父亲的拥抱,实际上是一种性启蒙。人类的皮肤,对异性有一种强烈的认知性。就像一块土地,常常处于对雨露的焦渴之中,偶然会有雨露滋润的话,这块土地就会肥沃。相反,如果长时间干旱,这块土地,很可能石化了,那时,它就不需要雨露,变成了反面。

唐小舟说,看来,你是有感而发。

容易说,可能吧,看到谷瑞丹,我常常想起我自己。

唐小舟惊讶地说,你和她?没有可比性吧?

容易说,有,而且非常相近。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她一样,非常热衷于政治上的进步。不仅这样要求自己,更这样要求自己的丈夫。比你或者谷瑞丹幸运的是,我们的起点比你们高,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回过头去想,很难说不是一直都在走弯路,且越弯越远。

唐小舟说,我还是不太理解,怎么叫越弯越远?你现在是政治部副主任,正处级。你先生是副厅级,你们很成功呀。

容易苦笑了一下,说,按照我以前的观念,确实算是成功的。今天的成功,也确实是我年轻时的梦想。可是,真的有一天,走到了这一步,我发现,其实这样的生活,根本不是我需要的。无论是我还是他,已经高度社会化或者政治化了,作为人,我们已经失去了最简单的人性。我们已经石化了。你看看我吧,干着这样一个社会角色,你说,我是女人还是男人?都不是,我已经不再是性别人,而是社会人和政治人。我不知你能不能想象这种情况,在我而言,这种现状让我极其恐慌,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具躯壳,只有血肉,没有灵魂。这非常可悲。而实际上,几乎每一个涉足官场的女人,很可能都在走这条可悲的道路。

唐小舟正想说点什么,手机来了短信。他打开一看,是冷雅馨来的。

冷雅馨说,我爸爸妈妈想请你吃饭,可以吗?

唐小舟回复说,为什么请我吃饭?无功不受禄呵。

冷雅馨说,我爸爸调回东涟了,任市委办副主任。他们要感谢你这个大恩人。他们明天来雍州,专程来感谢你的。

容易见这个话题没法谈下去,时间也不早了,便说,你女儿在家还要你陪呢。我不能霸占你太久。谢谢你陪我。

两人离开茶楼,打出租车到达酒店。唐小舟原想让容易坐后面,自己坐前面。转而一想,似乎不好太生硬,便和她一起坐在了后排。他顺手关车门的时候,左手撑在坐垫上。趁着这个机会,容易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他的手。他略愣了一下,想抽回,最终没有动。

看见酒店的时候,容易突然抓紧了他,并且向自己那边轻轻拉了一下。唐小舟转过头,看她,发现她也正看着自己,眼中有一种渴望。她将身子往他这边移了移,靠近他的肩膀,小声地对他说,抱抱我。

唐小舟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抱住她的肩。

汽车停下来,两人分开。唐小舟拉开车门,对司机说,你等一下,我还要坐你的车走。随即跨下车。容易跟着下来,主动向他伸手。他和她握了,她却轻轻拉了拉他,再一次和他轻轻拥抱,将自己的脸在他的脸上贴了一下,在他的耳边说,谢谢你,你是个令人回味无穷的男人。

他轻轻地在她的腰部拍了一下,开玩笑说,看来我就像红烧肉。

她说,比红烧肉还美味。说过之后,松开他,转身向酒店大堂走去,同时举起手,向他做出再见的动作,却是背对着他。

他站在那里,望着她的背影,觉得这个背影被某种韵味充填得满满的,这是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浓浓的,就像烈酒,有一种令人心旌摇荡的甘冽醇厚。

司机按了两声喇叭,他才像梦游了一回般,转身上了车。

————

第二天吃过早餐,容易回去了。唐小舟必须在高岚多呆一天,他要把女儿转的事情办好。

女儿转的事情原本不太好办,毕竟,女儿的户口不在当地,现在的户口,除了子女读书,再没有别的意义,一旦涉及读书,户口就成了硬通货,很值钱的。唐小舟不可能长时间留在高岚,赵德良明天早晨回到雍州,他明天必须赶回去。为了尽快把女儿的事办好,唐小舟直接找了刘凤民。

得益于和唐小舟的关系,这次换届,刘凤民升副市长的机会大得很。唐小舟刚在刘凤民的办公室坐下,县教育局长就到了。刘凤民将唐小舟向教育局长介绍了一番,又说明唐小舟的女儿要转到县里来读书的事。他说,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

教育局长巴不得有这样的关系,立即说,没问题,我来安排。唐处,你自己的意见,是上一小,还是上实验小?

唐小舟将女儿的情况说了一下,他的要求是就近比较好。

教育局长说,那就实验小吧,那里离得近一些。

难怪人们都想当官,当官的好处说不完。如果是平常人的子女,想上一小或者实验小,别说能否拿到额,光是非户口所在地的赞助费,就是一大笔。唐小舟的孩子,不仅不需要赞助费,校恐怕还得抢着要。唐小舟刚说自己的时间很紧,恐怕没有时间办相关手续,还需要县里配合一下。教育局长立即说,这个没问题,我叫一个人过来,由他负责办理,唐处你就不用操心了。

教育局长当场打电话,不多久,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子,是教育局办公室的,相当于局长的秘书。局长当场交待,由他负责办这件事,相关转手续,均由他办理,包括去雍州办理转事宜。唐小舟要带小伙子去认个门,教育局长说不用了,他自己会去认的。连门都找不到,别在这里干了。

中午,刘凤民请唐小舟吃饭,地点在二哥的餐馆,教育局长和县委办主任作陪。二哥果然练出来了,很能撑得开场子,接待各位领导,显得不卑不亢,分寸拿捏得不错,完全看不出丝毫农民本色。二嫂也有了贵夫人感觉,上上下下地招呼,让唐小舟想起阿庆嫂。倒是大哥,还是那一副本分的模样,见人就往后缩,话也不多。

县长冯海波在同一家餐馆另一个房间招待客人,中途过来给唐小舟敬酒。和他一起进来的,竟然是三哥唐小栗。

唐小舟有点惊讶,对三哥说,你也在县里?怎么没听爸妈提起?

唐小栗说,是冯县长今天早晨打电话把我叫来的,我还没来得及去看爸妈。

刘凤民端起酒杯,走到两兄弟面前,对唐小舟说,你哥干得不错,很有能力,连赵书记都对他另眼相看。县里准备给他加加担子。

唐小舟听了,脑子有点发懵。加加担子?加什么担子?乡镇长还是镇常委书记?三哥当村长,还是霸王硬上弓,后来因为他的关系,当了两年副镇长,立即就提拔,也太快了吧。这时候,冯海波也凑了过来,接过刘凤民的话头说,我和刘书记都觉得,小栗人才难得,高岚乡镇企业的发展,需要他这个领头人。我们想让他当副县长,先向你汇报一下。

这话让唐小舟目瞪口呆。两年副镇长然后副县长,这也太快了吧。这样提拔,会不会给人闲话?

唐小舟知道,钟绍基有意提拔刘凤民当副市长,再由冯海波担任县委书记。在雷江市,高岚属于经济落后县,此前的书记县长,退下来后,最多到市里担任某个局长之类的职务,最好的一任县委书记,也只是当了经委主任然后在人大副主任位置退休,还没有过担任副市长的先例。就算县委书记上去了,直接由县长接任县委书记,也非常少见。

两人的任职走向,唐小舟并没有说半句话。可官场上的事就是如此,话说了也是废话,事做了才最实在。钟绍基的这种安排,与唐小舟关系极大。而刘凤民以及冯海波也清楚这一点,因此投桃报李。唐小舟原想,自己这一家,在高岚县城闹出的动静实在够大了,再让三哥当副县长,搞不好就会引起官场一堆的话。应该找个机会,做一做三哥以及两位父母官的工作,希望他们出于爱护自己的目的,打消这一念头。转而再想,提拔的是副县长,又不是其他干部,副县长是需要人大票选的。三哥当副镇长也才两年多时间,在县里应该没有人脉,选上副县长的难度非常大。此时自己什么都不说,到时候落选,各方面也没话说了。说不定,刘凤民和冯海波也是这样想的,将此事摆到桌面上,卖他唐小舟一个顺水人情,到时候选不上,也不能怪他们。退一步说,万一选上了,也不能说唐小舟搞过特殊化,毕竟是人大代表选举出来的。

吃过饭,刘凤民安排自己的车送唐小舟回省城。快到的时候,唐小舟给冷雅馨发短信,问她在哪里。她很快回复说,在酒店,和爸妈在一起。你回来了吗?

唐小舟说,是。不过中午喝多了酒,想先睡一觉。

冷雅馨说,我在这里有个房间,不如你过来睡吧。

唐小舟一想,她的父亲现在是市委办副主任了,手里有了权力,安排个房间,是小事一桩。便回复说,好吧,什么酒店,几号房?

唐小舟以为,冷雅馨的父母会在她的房间里等着。进去之前,他还显得有点紧张。开门后,唐小舟跨进去,冷雅馨将门关好,立即钻进了他的怀里。他将她抱住,觉得就像抱着女儿唐成蹊,心里有一股温馨荡开来。他小声问,你爸爸妈妈呢?

她说,他们出去办事了。你先睡一觉,等你睡着了,我再去告诉他们。

唐小舟松开她,走进房间。她问,你要不要先洗个澡?唐小舟原本不想洗,毕竟昨晚洗过,四月的天气,还有寒意,没有必要一天洗两次澡。可她很热情,说,如果洗的话,我去帮你放水。

他说,好吧。

她欢天喜地,钻进卫生间,弄了半天才走出来,说,好了,你试试水温。

唐小舟进入卫生间,冷雅馨却没有离去的意思,唧唧喳喳像只小麻雀,对他说起父亲的事。

市委的命令下得很突然,毕竟是市委办副主任,这个职务,不必通过人大程序,只要市委任命。任命下达的时候,整个东涟市官场都傻了,不知道冷天遥走了什么狗屎运。冷天遥自己也莫名其妙,懵里懵懂,便到市委上了班。上班第一天,市委书记亲自出席了迎接他的宴会,最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代我向小舟同志问好。

这是冷家的大事,当妈妈的,自然要告诉女儿。提起相关过程,母亲说,看来,是冷家祖坟冒烟了。

冷雅馨便笑,说,冒什么烟?是我的朋友帮了忙。

冷妈妈目瞪口呆,说,你的朋友帮了忙?你的什么朋友,有这么大的能量?

冷雅馨说,我的朋友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叫唐小舟。

幸好当时冷妈妈是坐在沙发上的,不然,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摔倒在地。她当时说,你怎么和省委书记的秘书成了朋友?他又怎么会帮你?

当妈妈的,自然会想到,女儿是不是被官场潜规则了?不然的话,人家省委书记的秘书,怎么会帮助她?

冷妈妈问了很多,冷雅馨有些不耐烦了,说,妈,你都想些什么?我们之间,很纯洁的。冷妈妈毕竟是过来人,心里想,男女之间,什么叫纯洁什么叫不纯洁?天下又哪有这样的纯洁可言?男人那点心事,谁心里不明白呀。

待丈夫回来,她将此事对丈夫说了。刚开始,丈夫心里也很不爽。自己当上了副主任,算是当地的高官了。却不想,这官是女儿用身体换来的,能爽吗?睡了一个晚上,想一想,也就想通了,女人嘛,总是需要男人的。既然是土地,就一定得种上庄稼,不种麦子就种油菜,不种油菜就种棉花。与其跟前面那个混混男朋友,不如跟一个有职有权的。再说了,有了这样一个女婿,说不准今后自己还可以升呢。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