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73章

上一章: 下一章:

离开中组部的时候,几位领导显得很激动。唐小舟暗想,他们自然激动了,如果说官场所做每一件事,都有一个明确目的的话,那么,这个目的就是政绩。江南省如果能够率先在全国的人事制度改革上闯出一条路来,这个政绩就大了。而这笔账,既会记在省委书记赵德良的头上,也会记在组织部长马昭武的头上,自然更不会少了吉戎菲。吉戎菲如果能够接任组织部长一职,作为改革功臣的马昭武,上面没有理由不考虑,省委副书记这一职位的竞争,他就有了相当的优势。

真是这样的结果,自然是赵德良最希望的。

麻阳终于还是出事了。

组干工作会议的最后一天,主要是分组讨论,领导们在开会,秘书们便在隔壁的办公室里等着。如果是省里开这类会议,领导的秘上阅读。聊天的也有,往往是在前几天刻意联络了感情,这几天便在加深印象,或者直接提出要办的事。

唐小舟占据了角落的一张沙发,将手提电脑搁在自己腿上,无线上。

唐小舟上,同时干着几件事,一是qq聊天。这件事,他当记者的时候常干,关系密切的友还不少。自从当了首长秘书,聊天的机会少了,只是领导开会而他又没有很重要的事可干时,偶尔聊上几句。第二件事,是在新浪写博客。博客是刚兴起的玩意,玩的人还不多。博客一上来,势头就很猛,一下子造就了很多博客明星。唐小舟的博客不温不火,主要原因,他没有提供火爆的猛料,新浪的管理员,也不推荐他。博客章如果不能上首页,想火几乎是不可能的。有一个和痞子作家闹绯闻出名的电影明星,在博客里写一句昨天给爱狗洗了个澡,被推荐到首页,当日的点击就是几百万。哪怕是写一句最近忙,好久没时间上了,也能有几十万点击。唐小舟的博客章,主要是言论,千字左右,甚至不是时评,而是一些心得体会。比如前不久的一篇章,谈做事的次序的重要性,说正确的方法,只有在时间正确的前提下,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果。一般人做事,只注重方法,认为方法正确,结果就一定正确,其实不然,时间和方法是一个坐标的两个轴,共同构成了完美的空间结构。方法正确但时间没到或者过了,都无法达到正确的空间点。时间准确但没有正确的方法,自然就更不用说。这样的章,自然没有人响应,友年龄层次偏低,能够读懂这类章的人实在太少。

今天,唐小舟想写另一篇章,谈一谈守门员和裁判员对比赛结果的关键性影响。

刚刚开了个头,手机震动了,掏出来一看,是刘成锐。唐小舟心中有一种不妙的想法,立即接听,果然听到刘成锐说,又闹起来了。唐小舟问,什么又闹起来了?尽管他猜到了怎么回事,却有些不敢相信。姚营建是怎么搞的?这点事都办不好,权力控制力太差了吧。还有那个焦顺芝,赵书记和他谈话的时候,发了那么大的脾气,他难道以为赵书记的脾气是乱发的?

刘成锐说,市委和市政府被堵了,可能有上万人。

唐小舟心中咯噔地响了一下。上次只有几百人,就闹出那么大的事,这次竟然有上万人?人数多了几倍呀。如果再闹下去,下一次,会有多少人?唐小舟自己心里很急,说出的话却是,你别急,慢慢说。

刘成锐说,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市委和市政府被堵了,所有人,既不准进,也不准出。群众的情绪很激动。

唐小舟说,不是正在谈判吗?怎么说出事就出事了?

刘成锐说,谈判已经破裂了。

唐小舟心想,谈判破裂了?自己怎么不知道这件事?这个姚营建,看来真是成问题,谈判破裂这样重大的事件,也不向赵书记汇报?太自以为是了吧。他问,什么时候的事?怎么破裂了?

刘成锐说,就是今天上午的事。谈判是由市委秘书长和市政府秘书长共同负责,但实际上,这两个人,根本作不了主,决定权在市政府,连姚营建说话都不起作用。焦顺芝制定的谈判对策是两个,一是拖时间,二是对谈判代表各个击破。私下找谈判代表许愿,同意解决他们的问题,条件是他们不再闹事。同时,又找他们的亲人朋友,暗地里施压,威胁他们,如果不接受条件,就要对他们采取措施。就在今天上午,谈判彻底破裂,谈判代表集体离场,对市政府的做法表示抗议。仅仅一个小时后,市委市政府被围了。开始行动的时候,只有大约一两千人,但人数在快速增加,一个小时左右,人数就增加到了近万。

赵德良正在隔壁开会,唐小舟进入会场,先拨通了姚营建秘书朱镇林的电话。朱镇林说,姚书记正在开常委会。

唐小舟说,你们市委市政府不是被堵了吗?还能开常委会?不错嘛。常委们是坐直升飞机赶来的?

朱镇林知道事情已经让省委书记知道了,不敢隐瞒,说,是开视频电话会。你等一下,我让姚书记接电话。

唐小舟想,如今的科技真是发达了,开个常委会,竟然用上了视频。看来,以后常委们完全可以在家里办公了。

姚营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说,小舟呀,赵书记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唐小舟想,赵书记不知道,事情难道就可以没发生?让你去当一市的书记,那里是你的一亩三分地,你自然就得对所有一切负责。上级知道或者不知道,那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现在的官场,媚上欺下,只要上级觉得好,一切就万事大吉,所以,对上级是能哄就哄,能瞒就瞒,能骗就骗,能混就混,能收买就收买,无所不用其极。对于下面,便是高压政策,同样是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搞法,矛盾能不异常尖锐?不出事就没有天理了。

唐小舟说,赵书记在开会,我还来不及向他汇报。麻阳情况到底怎么样?能控制吗?

姚营建说,情况复杂呀。

唐小舟说,当务之急,是要控制局面,制止事态的扩大。你们准备采取什么措施?

姚营建说,你也知道,在市委,我是少数派。我说话根本不顶用。他们已经作出了决定,要抓人。

唐小舟大吃一惊,抓人?这时候抓人,不是火上浇油?他对姚营建说,抓人不是小事。人抓了,要放就难了。你们先别动,等我汇报了再说。

赵德良还在开会,这时候突然闯进会场,恐怕就得向上汇报了。最好的办法,恐怕还是先由内部控制。唐小舟自作主张,打通了余丹鸿的电话。

余丹鸿接起电话便问,是不是为了麻阳的事?

唐小舟问,听说麻阳决定抓人,秘书长知道这件事吗?

余丹鸿说,麻阳市委常委会这样决定,总有他们的道理吧。

唐小舟明白了,抓人的决定,是得到余丹鸿同意的。省委领导中,赵德良在北京开会,游杰去世,能代表省委说话的,就只有余丹鸿,他的意见,自然就成了省委的意见。唐小舟明知不妥,却也不能未得到明确指示的情况下,代表赵德良发号施令。从这件事,唐小舟也看出了一点迹象,余丹鸿在北京活动,大概没有结果,遇到麻阳事件,他便想暗中使点坏吧。

唐小舟不敢再耽搁,立即去了会场,推开门,在门缝中露了一下脸。里面正在开会,门一开,所有人都将目光向这里射来。赵德良立即注意到了唐小舟的脸色凝重,意识到可能出事了,便站起来,走到了门外。

赵德良问,什么事?

唐小舟简单地说,麻阳的谈判破裂,市民堵了市政府和市委。

赵德良听说这话,脸色明显一变,顿时乌云笼罩。他一句话没说,转头向前走。唐小舟很清楚,里面在开会,在门口不适合说这样的事,他跟在赵德良后面,走到楼道的尽头。赵德良问,姚营建呢?他在干什么?他没有像平常一样说营建同志,而是直呼其名,显然对姚营建的权力控制力非常之不满。

唐小舟说,姚书记的意见没有获得常委会支持,他们决定抓人。我和余秘书长联系过,秘书长说,麻阳市委这样决定,可能有他们的道理。

赵德良原是半低着头沉思,听了这话,将头往上抬了一点,问,丹鸿同志是这样说的?

唐小舟说,是。我觉得这件事太重大了,所以不得不来打扰你。

赵德良说,你给姚营建打个电话,我来跟他说。

唐小舟拨通了朱镇林的电话,不等朱镇林出声,便说道,赵书记要和姚书记通电话。唐小舟听到姚营建的声音后,便说,姚书记你等一下,赵书记和你说话。

赵德良接过电话,半句没有客套,直接说,你们抓人的决定是错误的,必须立即纠正。不知姚营建说些什么,赵德良显得极不耐烦,质问道,谁下的命令?接着又问了一句,这么大的事,你们为什么不请示?再说,你是市委书记,还是他是市委书记?你不用解释了,总之,抓了的人,要立即放掉,事态要立即平息。你们市委解决不了,那就由省委来解决,我明天直接去你那里办公。

赵德良显然非常生气,不等对方回答,将电话交还给唐小舟。唐小舟挂断电话时,赵德良说,给余丹鸿打个电话,叫他、春和同志、先晖同志立即赶去麻阳。如果麻阳市委没有能力处理,那就由他们三个人代表省委处理这件事。说过这句话,赵德良转身离去,再一次进了会场。

中午,赵德良等人没吃会议安排的饭食,而是找到一间餐厅,随便点了几个饭菜。几个人无心进食,主要是和麻阳方面联系。

三位常委还在路上,尚没有到达麻阳。按照赵德良的指示,市公安局已经释放全部被抓人员。因为担心这些人员更进一步生事,也采取了一些相应的措施,对他们进行了秘密控制。至于麻阳的事态,并没有因为释放这些人得到缓解,相反,有更进一步恶化趋向。截止中午十二点,请愿群众,已经增加到了大约四万人。除了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公检法等机关,也都被围,汽车站、火车站也都聚集了不少人。就目前情况来看,下午人数可能更进一步增加,而请愿群众拒绝对话。

按照原计划,赵德良和马昭武还要在北京留一天,车票都已经买好了。因为突发事件,他们不得不改变行程,决定当晚乘飞机返回,并且召开临时常委会。下午的会议结束,连晚餐都没有吃,一行人急急地赶去机场。事前,唐小舟准备了一些食物,大家坐在前往机场的车上,随便地往肚子里填了些东西。到达雍州后,办公厅的车早已经等着,上车后,赵德良要求唐小舟打电话问明情况。

唐小舟使用的是车载电话,并且使用了免提功能。

余丹鸿报告说,今天一天,人数都在持续增加,最高峰下午四点左右,总人数可能达到了十万人,整个麻阳市陷入了瘫痪。不过,现在情况有所好转,相当一部分请愿群众已经回家,目前仍然滞留在街面上的,主要集中在几个政府部门,大约有三万多人。这些人准备在政府门前静坐,甚至有人喊出了绝食口号。从目前情况看,明天可能会有更多人参加。因为请愿的人太多,鱼龙混杂,场面失控,今天已经出现几起较轻微的打砸抢事件。

赵德良问,你们三位常委干了些什么?

余丹鸿说,那些谈判代表并没有参加今天的请愿,一时间也无法召集起来,就算召集起来,他们也无法起到作用了。目前的情况非常混乱,群众没有组织者,完全处于自发状态,群龙无首。我们三位常委加上市委常委分了一下工,分头去做群众的工作。我们的情况还算好,市里的领导比较麻烦,群众根本不听他们说话,他们一出现,就哄他们下去,有几个地方还动了手,焦顺芝和另外两个常委被打伤了。情况如果得不到控制,明天可能还会有更大的骚乱。

赵德良问,群众都有些什么要求?

余丹鸿说,他们只有一个要求,退钱。

马昭武有些忍不住,说,退钱也需要时间啊需要一个退的程序吧,这么闹下去,事情怎么解决?

赵德良说,先就这样吧,我们刚下飞机,半个小时后,开电话会议,你通知一下在麻阳的三个常委。

当晚的常委会,因为好几个常委无法到场,只好是电话会。会上作出了几项决定,这些决定,主要涉及两大内容,一是关于事件的态度,二是应急处置方案。

就事件的态度,省委的意见非常统一,这是一起由非法集资地方政府处置不当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事件涉及三类人,一是始作俑者,也就是非法集资决策人和最大受益人,对于这类人,必须严格依法予以打击。二是广大的参与者,他们明知非法集资违法,仍然参与,理应负有一定的法律责任。责任轻微并未引起恶劣后果者,不予追究,并且由政府负责妥善处理相关款项。涉及严重违法尤其是造成恶劣后果者,必须严格按照法律处置。三是可能存在的**行为,省委将组成工作组,对此进行调查。

至于次日可能发生更大规模的集体请愿事件,省委制定了应急处置方案,这个方案,同样包括了两大方面,一是明日的应急处置,二是后续处置办法。明日应急处置,必须严格控制在法律框架之下,保证麻阳的交通以及生活秩序。对于堵塞交通者,一定要强制疏通,若有恶性流血事件发生或者趁火打劫的打砸抢行为,必须立即控制并且制止。要达到这一目的,必须依靠武警,除了武警麻阳支队今晚开始便进入相关岗位待命,省里将迅速抽调两个支队,于今晚赶赴麻阳,高速公路出口、车站、政府机关等一些关键部位,组成人肉盾牌,保证交通畅通以及市民生活的稳定。

省公安厅,必须立即组织一个快速反应分队奔赴麻阳,应对明天可能出现的任何恶性违法事件。

此外,省委组成临时应急小组,组长由赵德良亲自担任,组员分别有陈运达、马昭武、夏春和、罗先晖、余丹鸿等人。陈运达率团在国外考察,原本应该归来的,大约见省里动荡,他改变了行程。其余成员,于明日早晨九点前,在麻阳集中,现场处理所有突发问题。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