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80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赵德良接过话筒,并没有立即听,而是对焦顺芝说,顺芝同志,今天是不是就这样?我个人的态度是明确的,是工作方法的错误,那就按党内纪律处理,有没有经济问题,你自己要端正态度,积极配合调查,争取早日把问题查清楚,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结论。

焦顺芝见赵德良这里有事,知道不能再坐下去,站起来,谦恭地说,我一定牢记赵书记的指示,深刻反省自己。赵书记这里有事,我先走了。

唐小舟望着焦顺芝走出去的背影,发现他的腰显得有些弧度。再回想一下上次他和赵德良谈话时,信誓旦旦之外透露出的其实是一种傲慢,唐小舟便在心里生出一种不屑和警醒。人在官场,真该时刻得提醒自己,前不能翘**,后不能翘尾巴,**翘高了,总有一天会被人捉住,尾巴翘高了,遇到猛人,肯定给你砍掉。何况焦顺芝在赵德良面前表现倨傲的时候,还是裤裆里沾满了屎的时候?别说他面对的是省委书记,就算是一般民众,只要人家有能力有办法把你屁股下面的屎暴露给天下,你的官运也就到头了。

赵德良对彭清源指示说,清源同志,你到了哪里?不知彭清源怎么回答,赵德良说,我要强调两个字,安全。要尽一切可能,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完全,这是第一要素。第一目标,是不能死一个人;第二目标,最好连一头牛一只羊都不死。需要什么力量支持,及时和省委办公厅或者我本人联系。

唐小舟没有听仔细赵德良后面说了些什么,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件事扯开了。赵德良同彭清源通电话的时候,唐小舟正在清理茶几上的残留物。他刚刚弯下腰来,发现沙发上有一个信封,第一想法,应该是焦顺芝留下来的。

这个焦顺芝,之所以使眼色让他离开,大概就是为了递这个信封吧?既然自己已经离开了,他为什么没有当面递给赵德良,而是选择悄悄留在沙发上?认真琢磨一番,悄悄留在沙发上,确实比当面递送要好一些。当面给,赵德良如果拒绝,就连一点转寰的余地都没了。悄悄留下,赵德良如果想收,那一切都在不言中,若是不收,结果和当面送没有两样。可见,送出这个信封,焦顺芝深思熟虑了,说不定,坐在这里的时候,还一直在评估,到底采取哪种方法更为有利。

放下电话,赵德良问唐小舟,今天有没有特别重要的件,如果没有,我们现在去迎宾馆。

去迎宾馆是赵德良今天的另一个仪程,迎宾馆里有好几个北京工作组,他要去转一转。唐小舟清楚,他最为关心的,还不是巡视组,而是中组部的考干组。赵德良想用的几个人,能不能用得上,就看这次考干的结果了。当然,考干组的工作安排是很紧凑的,他去了,也不一定能和相关领导说上几句话,仅仅只是表示一下姿态而已。

唐小舟说,公安厅有一份关于岩山矿难调查的报告。

赵德良问,结果出来了?

唐小舟说,那些人确实是死了,但是户籍还在。

赵德良说,这个我就不看了,你让公安厅查清楚,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为什么户籍没有下?另外,你告诉丹鸿同志,让他抓一下这件事。我们去迎宾馆吧。

唐小舟没有动沙发上的信封,也没有提醒赵德良。他想,这事,还是给赵德良处理吧。他说,我问一下冯彪到了没有。便拿出手机,向外走。

赵德良自己看到了信封,叫住他,指着沙发说,你看看,那是什么?

唐小舟不好再装了,停下来,转身看了一眼,说,是一个信封。

赵德良自然知道是信封,他说,你看看里面是什么。

唐小舟只好踱回来,走近沙发,拿起那个未封口的白信封,递给赵德良。

赵德良命令说,打开看看。

唐小舟用两指伸进信唇,轻轻抻了一下,再往下一倒,一张银行卡从里面滑了出来,落在他的手掌上。

赵德良问,焦顺芝留下的?

唐小舟说,不知道。

赵德良再问,他来之前,你没有看到这个信封?

焦顺芝之前是池仁纲,唐小舟随池仁纲一起离开的时候,顺手清理过,根本没有这个信封。而且,池仁纲坐的也不是这个位置,这个位置当时是梅尚玲坐的。他不好说得太明白,只好说,我没太注意。

赵德良说,你给焦顺芝打个电话,叫他来拿走。

唐小舟拨通焦顺芝的电话,一切正如他所料,焦顺芝根本不承认自己留下了一个信封。焦顺芝一定仔细想过,此事只有两种结果,收或者不收。如果收下,赵德良自然清楚该做什么以及怎么做,万事大吉了。如果不收,那就说明,赵德良要公事公办。既然如此,他肯定不能留下一个行贿的直接证据,否认就是情理之中。

赵德良不想纠缠此事,轻描淡写地对唐小舟说,你抽个空,把这个交给纪委吧。现在我们去迎宾馆。

————

上出现官员日记的消息,是徐雅宫告诉唐小舟的。

下午,徐雅宫给唐小舟打电话,说是想见一见。唐小舟也很想见一见她,毕竟,他们已经好长时间没在一起了。在唐小舟的关照下,徐雅宫当了记者部副主任,还别说,这个女人野心不小,她很快厌倦了日报那种股新闻,主动要求调到都市报去。都市报是日报的二级单位,正处级。徐雅宫在日报当记者部副主任,这个职位属于副处。因为她到报社的时间太短,一步到位解决副处,难度相当大,因此,行政级别,仍然是正科。都市报的记者部主任也是正科,人家不可能把位置让给她。为此,都市报特别成立了一个专题部,由她来担任主任一职。徐雅宫新官上任,想干出大名堂,全副身心投在工作上,加上唐小舟又特别忙,你有时间的时候我没时间,我有时间的时候你又没空,见面自然就难了。

徐雅宫打电话的时候,省委在听取麻阳工作组的汇报。下午,赵德良参加了两个会,一个是关于岩山矿难的,省里组织了一个联合调查组,出发之前,按照赵德良的要求召开了这次会,赵德良到场并且作重要指示。另一个是麻阳工作组的情况汇报会。这个会开得很长,需要汇报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这个会后,赵德良要在迎宾馆参加一个晚宴,并且要在晚宴间隙和吉戎菲面谈一次。吉戎菲是被北京考干组召来的,晚上将与考干组谈话。赵德良显然想在考干组之前,对吉戎菲面授机宜。赵德良的日程排得很满,根本抽不出完整时间见吉戎菲,唐小舟只好将吉戎菲安排在迎宾馆的另一个房间,由他陪她吃饭,再由赵德良抽点时间,和她见上一面。饭后,吉戎菲要去接受考干组谈话,赵德良要去主持常委会,讨论的内容,主要是处理眼下几件大事。

徐雅宫多少有些忧怨地说,我也知道,你可能没时间。

唐小舟说,要不,晚一点,我们再联系?

徐雅宫说,晚上不行,你知道,晚上我们要发稿。

唐小舟正想说,那只好下次再约了,话还没说出,徐雅宫扔出一句话,说,对了,我这里有个东西,你可能会感兴趣。

唐小舟问,什么东西?

徐雅宫说,一组日记,官员日记。我们准备取名官员**日记,明天见报。

唐小舟问,官员日记?是什么东东?他不自觉地用了一个络热词。

徐雅宫说,我们一个记者偶然发现的。有人在博客上贴了一组日记,每天发几篇,现在总共有六十多篇。主要内容是说这个官员怎样玩女人,怎样升官,怎样处理和各种官员的关系,怎样把权力变成金钱。看上去像是小说,可是,有些地名又很像是真实的,像是发生在我们江南省。

唐小舟心中某根神经跳了一下。发生在江南省的所有事,都与赵德良有关,只要与赵德良有关的事,那就与他唐小舟有关了。江南省官员有人将自己的日记发在上了?如果真的记录了升迁、玩女人之类的细节,那就是一颗炸弹。唐小舟问,可能是江南省?涉及哪一级官员?

徐雅宫说,级别很高,日记的主人公是秘书长,只是不知是哪一级秘书长。关于地名和人名,日记中用的是拼音字母,秘书长的拼音是y,省的拼音是n。我们记者部有人说,写的是省委秘书长余丹鸿。

唐小舟立即想到了一个人,池仁纲。今晚的常委会,就要研究对池仁纲的处理,纪委的处理意见有两条,一是降职,二是党内严重警告。只要赵德良不出面保他,这个处分,大概是逃不了。表面上看,与他现在的职位相比,这个处分并不重,基本在恰当的范围。可有些时候,账并不能这么算,如果不是这么件事,池仁纲很有可能当上省委常委秘书长,与那个未能得到的职位相比,这个处分,够重了。

官场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分分合合,完全看利益而定。最近,唐小舟听到一种新的说法,池仁纲和余丹鸿,是一对官场狼和狈,你帮我一把,我扶你一下,两个人都算顺风顺水,彼此得利。不想世事说变就变,到了袁百鸣时代,形势变了,袁百鸣想换掉余丹鸿,便在办公厅秘密布局。池仁纲感到这是一次机会,他身为正厅级干部,若想按照官场规则,升上副部非常之难。相反,如果和袁百鸣合作,掀翻余丹鸿由自己担任秘书长,却是一条捷径。从那时开始,池仁纲明里和余丹鸿过从甚密,暗中却和袁百鸣曲径相通。可惜的是,袁百鸣在江南省执政的时间太短,而余丹鸿和池仁纲之间,已经貌合神离。

听到这个传言之后,唐小舟有些明白池仁纲为什么积极靠拢赵德良了。他是要将未晋的事业,在赵德良身上实现。这段时间,有关池仁纲的传言很多,他本人甚至发出暗示,上面已经确定由他接任秘书长,办公厅的那些人就像是股市里的散户,迫切想找到一个庄家。若论玩手段,池仁纲显然比余丹鸿嫩得太多,就算余丹鸿无法留在现职位上,大概也不想被池仁纲取而代之。余丹鸿只是手腕轻轻一翻,便给了池仁纲一个下马威。

那天,池仁纲从赵德良的办公室离开,唐小舟就有一种感觉,他肯定会对余丹鸿做点什么。或者从另一角度说,赵德良也意识到池仁纲会做点什么吧。所以,徐雅宫说上出现了这样一个东西,唐小舟立即想到了池仁纲。

无论是池仁纲还是余丹鸿,唐小舟都不喜欢,他们之间若是闹出什么事态来,与唐小舟无涉,哪怕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他也只是黄鹤楼上看翻船。然而,事情闹上了互联,可能危及江南省的政治生态,顿时复杂了,唐小舟不能不有所掌握。

唐小舟对徐雅宫说,那这样好了,你赶到迎宾馆,登记一个房间,记得把你们的稿子带来。我先去给赵书记打声招呼,然后在迎宾馆碰头。

挂断电话,唐小舟立即进了会议室。这时正是陆海麟在汇报,赵德良一边听一边做笔记。唐小舟走到赵德良身边,弯下身,小声地将事情说了。赵德良略略思考,然后说,好吧,你去吧。叫冯彪送你去然后再回来接我。

唐小舟只告诉冯彪,自己要提前赶到迎宾馆去,既没有说明去干什么,也没说明去见什么人。冯彪自然很醒事,什么都没问,直接驱车而往。停下车后,唐小舟说,赵书记晚上在这里有个饭局,你恐怕还要辛苦一下,再跑一趟。冯彪答应一声,扔下唐小舟便走了。

唐小舟给徐雅宫挂电话,得知她已经在房间里,便直接上楼。

报社离迎宾馆虽近,毕竟还要办理登记手续等,徐雅宫进入房间的时间也不长,此时正在洗澡,听到门铃响,光着身子来到门前,问清是唐小舟,立即将门打开,自己躲到门后。唐小舟跨进去,见她美丽的**一展无遗地裸露在自己面前,连忙将门关上。徐雅宫竟然不顾身上水没揩干,扑过来,将他抱在怀里。浴室里,水还在哗哗地响。

他说,你都不问一问我几个人就开门,如果还有别人怎么办?

徐雅宫说,如果还有别人,你就不会叫我到这里了。

唐小舟说,脑子转得蛮快嘛。唐小舟后面还有话,却无法说了,他的嘴已经被她堵上。唐小舟还在按部就班,徐雅宫已经急不可耐,主动替他解开衣服。待他也像她一样,浑身一丝不挂时,他便抱起她,走进了浴室。

激战过后,两人躺在床上,唐小舟开始看徐雅宫带来的清样。

这东西像笔记小说,记得很细致,很感性。整个本,以y秘书长的日记形式出现,主要有两大线索,一是和yb酒店女经理yl的关系,一是和商人的关系。不了解余丹鸿的人,肯定把这篇东西当小说读,只要了解余丹鸿,立即知道,这里面写的,确实是余丹鸿身边的人身边的事。y自然就是余的首写字母,yb酒店,应该就是迎宾馆。江南省迎宾馆的经理名叫杨玲,办公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杨玲和余丹鸿的关系非同一般。而此处所说的商人叫毛天华,是余丹鸿的内弟,在江南省开超市,生意做得挺大。

日记的首篇写的是首日到省委上任,就任副秘书长时遇到杨玲的情形。中写道:

终于从lq到了yz,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虽然只是平级调动,毕竟到了省里,而且是省委,何况还有承诺,秘书长很快就要退了,那个位置是我的。

晚上办公厅开欢迎会,在yb酒店。五桌。办公厅人太多,职务太低的轮不上。大家很热情,轮番敬酒。yl也来敬酒。她是yb酒店餐饮部经理,胸前两团肉真大。几次都想摸一摸,或者拿尺子量一量。

这么好的两团肉,不知便宜了哪个臭男人。

太高兴了,酒喝得有点多。秘书长叫yl扶我去隔壁休息,身子贴着她的肉。很想对她说,我想吃肉包子。

二百来字的一篇日记,写得活灵活现,色香味俱全。第二次见杨玲,还是在迎宾馆,同样喝多了酒,杨玲扶他到隔壁休息。杨玲说,省委领导在迎宾馆都有房间,你是省委领导,你也应该要一间房,那就可以回自己房里休息了。接下来是余丹鸿的一段心理活动。他也很想要一间房,这是待遇,可这种待遇并不是给他这种级别领导的,必须省委副书记或者省委常委才有。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在这里弄一间房,然后和杨玲好好地玩一场。杨玲拿起面前的西瓜递给他,他伸手去接,有意摸了一下她的手,她并没有任何表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