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78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他无话找话,问,你爸爸妈妈好吗?说过之后便后悔,觉得和今晚的月亮真好之类没有区别,典型的废话,蛇足。

她倒不以为意,说,谢谢,他们很好,还常常念起你,说要来看你。

唐小舟说,我可不敢让他们看。

她问,为什么?

他没法往下接,沉默着。这种沉默,其实向他证明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他们的关系,正在发生根本性转变,恐怕再很难回到从前。这种感觉让他很痛苦,也很惶恐,就像一片美好的彩云,正在暮色中渐渐远去。

冷雅馨也不说话了,乖乖地坐在那里,似乎满腹心事。

唐小舟也不说话,开着车到处转。他一直想说点什么,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沉默的时间一长,打破沉默反而成了难题。他想,这样下去,毕竟不是办法,干脆把车开到江边,停下来后对她说,我们去江边走走吧。说出这句话,心中暗暗出了一口长气,觉得自己真是聪明,终于想到打破沉默的方法,而且很自然。

她果然很配合,带着欢快音调说,好哇。

各自下车,然后沿着江堤向前走。唐小舟选择的地方已经到了沿江风光带的尾段,风景虽好,游人却少,堤上显得十分宁静,只有灯光像一些忠实的卫兵,守卫着这分安谧。轻风吹指着,带着暖意。初夏时节的江边,真是个令人惬意之所。

唐小舟说,好久没有这么美妙的夜晚了。说过之后,又觉得这句话似乎有点什么问题,开始觉得有语病,再一次,不对,似乎是逻辑有点问题。

冷雅馨淡淡地说,是啊。说过之后,又没声音了。

两人默默地往前走,彼此保持小小距离,偶尔身体会碰那么一下,并非有意。

又走了一段,唐小舟感觉身边有异,转过头一看,不见了冷雅馨,再向后看,见她站在那里。他停下来,望着她,以为她会走过来,或者说点什么。可她一言未发,也没有动。他犹豫片刻,抬腿走向她,在她面前停下来。

他问,怎么了?

她抬起头看他,眼中有泪意。她说,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他说,好。

她问,真的?

他说,真的。

她说,那我能挽着你的手吗?

他没有回答,而是侧着身子,向前跨出半步,靠近她,并且伸出自己的手臂,轻轻挽了她的肩。她的身子轻轻抖了一下,随即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揽了他的腰,将脸靠在他的胸部。他的手稍稍用力,脚已经向前迈开。她很默契,几乎同时迈开了自己的腿。

她说,我以为……

他问,你以为什么?

她突然换了一种姿态,似乎是完全放松的姿态,说,算了,做人要知足。

早晨上班的路上,唐小舟接到好几个电话,说的是同一件事,孟庆西死了。

孟庆西的死亡没有任何特别,一枪爆头,甚至没有补第二枪。打死孟庆西的,是那支七九式手枪,死亡地点在大龙山深处的一条溪涧旁,人迹罕至。孟庆西的尸体,躺在小溪边,身子搁在岸上,头埋在溪水里,估计是在溪边洗脸之类,被同伙近距离开枪射杀的。子弹是从后脑射进去的,从额头出来,整个额头,爆开了一个很大的洞。离尸体不远的一处草丛里,警方找到了支枪和一些子弹。其中七支,在前一天的枪战中出现过,有一支枪近期内没有射击的痕迹。

警方分析,那伙人逃到山里之后,意识到就这样肯定逃不出去。一是孟庆西早就已经是通缉犯,榜上有名,整个大龙山地区,几乎每一堵墙上,都贴着他的照片。山下到处都是警察,全副武装的武警特警战士,不断地搜山。警方在附近的一些村镇,不仅设有检查站,而且安装了大量摄像头。对于这伙人来说,留在大龙山,只有死路一条,只有逃出去,才有一线生机。而逃出去,绝对不能带孟庆西一起走,他是肯定不可能逃出大龙山的,也不能带枪,那太冒险了。自然也不能把孟庆西留下来,一旦落入警方之手,不仅这些劫走他的人暴露了,躲在身后策划了这起惊天大案的人,同样暴露了。事已至此,孟庆西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这一消息时,唐小舟意识到,幕后那个策划人肯定清楚大龙山的情况,那伙人无路可逃,除了将孟庆西杀掉,把枪支扔掉,化整为零逃走之外,再没有别的出路。估计他们在枪杀孟庆西之后,早已经通过各种办法逃出了警方的包围圈。

早晨和赵德良在一起时,唐小舟将这一情况,向赵德良进行了汇报。赵德良听得很认真,却一言未发。

到达办公室后,唐小舟立即去了余丹鸿的办公室。余丹鸿的办公室在九楼。今天并没有特别的事,因为这个星期的日程重新编排了,一些关键的安排,昨天和余丹鸿商量过。即使如此,唐小舟仍然来到余丹鸿的办公室,问他有没有临时性安排。

余丹鸿说,今天没有临时安排。不过,公安厅通报了一个消息,孟庆西的尸体在大龙山找到了,被他的同伙枪杀的。这件事,你和赵书记说一下,看他有什么指示。略想了想,他又说,算了,还是我自己向赵书记汇报吧。

唐小舟刚刚从九楼下来,便见池仁纲在自己的门口徘徊。唐小舟马上想到,他一定听说了什么。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天了,现在才听说什么,是不是有点太过迟钝了?

人在官场,嗅觉很重要。有些事,如果嗅觉灵感,能够提前预判或者提前知道消息,可能有弥补机会。像他这种人,自我感觉太好,实际又显得麻木,真不知道怎么在这个官场混的。唐小舟原本不想理他,可人家在自己的门口,不打声招呼说不过去。他只好笑脸相迎,说,池主任,你……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了,留给池仁纲。

池仁纲说,赵书记来了没有?

唐小舟一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一边说,在办公室呀,你找赵书记有事?

池仁纲显得小心翼翼,说,是啊,有点事。

以池仁纲这种级别,又是政研室的负责人,事前给赵德良打个电话预约一下,大概也不算什么。但是,池仁纲并没有这样做,而是等在唐小舟门口,这充分说明,他的心里露怯了。唐小舟也不理他,走到办公桌前,开始整理手边的工作。池仁纲低眉顺眼地走过来,靠在他的桌子边,小声地说,你能不能……

唐小舟抬起头来,说,你要我去通报一下?

池仁纲说,对对对,你去说一声吧,免得我这么闯进去,会很尴尬。

唐小舟说,赵书记刚到,现在应该没什么特别的事,估计在看报吧。你直接去好了。

池仁纲嗫嚅了半天,说,还是你去通报一下好些。

唐小舟看了他一眼,站起来,出门向赵德良的办公室走去。他的办公室有侧门通向赵德良的办公室,原本可以通过那里走。但走这条通道,要评估一下是通报什么事,一般的事,他肯定不使用。来到门前,敲了敲门,然后将门推开一条缝,将头探进去。赵德良抬头看了一眼,问道,有事吗?

唐小舟说,池主任池仁纲同志在我那边,他说想见见你。

赵德良显然不太想见他,略犹豫,说,也好,你问一下尚玲同志在哪里,能不能来一下,我们一起和他谈吧。

唐小舟将门拉上,立即掏出手机,拨通梅尚玲的电话。纪委在二十七楼办公,接到唐小舟的电话,梅尚玲说,我马上下来。唐小舟想,等梅尚玲来了之后一起谈的话,不好对池仁纲说,是不是先去谁的办公室晃一下,拖点时间?正考虑着,见余丹鸿迎面走过来,大概是走楼梯的缘故,显得有点气喘。

唐小舟有了拖时间的借口,便跨进自己的办公室。池仁纲便急迫地站起来,以目光询问。唐小舟说,秘书长在里面,你稍等一下。

池仁纲听说秘书长三个字,顿时露出仇恨的表情,说,什么秘书长?人渣。

唐小舟想,他大概知道自己的麻烦是余丹鸿在背后使绊子了?可是,他们不是曾经的铁哥们儿吗?江南省官场的说法是,余丹鸿和陈运达只是政治盟友,和池仁纲是政治盟友加上人生挚友。形势在什么时候突然变了?政治舞台真像是戏台,说变脸就变脸。此前,唐小舟还担心池仁纲是余丹鸿派出的间谍,现在看来,余丹鸿将池仁纲当成甫志高了。可就算是知道余丹鸿整了他,他也无可奈何吧,谁让他得意忘形,让人家抓了把柄?官场之人,哪个人没有点把柄?关键看有没有人抓,一旦被抓个正着,又大加利用的话,麻烦就来了。如果年轻还好说,毕竟可以熬时间,年轻的好处是你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就像那些富地官员有大把的金钱可以挥霍一样。像池仁纲这样,天命之年已过,机会就像沙漏里的沙,过一刻少一点。如果是大机会,漏过就再也回不来了。

唐小舟坐下来,整理案头工作,不理池仁纲。

池仁纲显然有一肚子话,急于倒出来,也不管唐小舟对他的态度,说,小舟呀,在办公厅工作,对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你可得防着点。

唐小舟故意装糊涂,问,谁?谁是阴险狡诈的小人?

池仁纲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说,还能有谁?那个余三毛呀。

唐小舟说,你小声点,他就在隔壁。

池仁纲说,老子怕个卵,他以为他做的那些烂事,别人不知道?他不让老子过节,老子就不让他过年,他不让老子闻香,老子就不让他喝汤。

唐小舟不想就这个话题说下去,官场凶险,背后议论人的事,哪怕是偶一为之都不行。好在梅尚玲下来了,先在他的办公室门口露了个头,见池仁纲在里面,显然意识到赵德良找自己的目的,便站在那里,不说话。唐小舟知道,大家都在一个场面上混,见了面连个招呼都没有,那是很尴尬的事。如果招呼,又实在没话说,四目相对,更尴尬。

唐小舟迅速替梅尚玲解了围,说,秘书长在那边,估计也没什么大事,我带你进去。说着,立即起身,对池仁纲说,你先等一下。领着梅尚玲,进了赵德良的办公室,赵德良和余丹鸿正在说话。

赵德良不知说了句什么,余丹鸿接道,下乡搞调研去了,昨天走的。

赵德良问,研究什么课题?

余丹鸿说,他只是打了声招呼,说一直在省里工作,对下面的情况不熟,想去走一走看一看。我问他,计划看些什么。他说,暂时没有方向,先熟悉一下基层。他计划花半年左右的时间,好好熟悉一下江南省的农村工作。

唐小舟明白了,他们说的是肖斯言。对于余丹鸿所说的话,赵德良似乎有点吃惊,他先对梅尚玲说,尚玲同志来了?你先坐一下,然后再问余丹鸿,他的意思是直接下到乡镇?

余丹鸿说,似乎是,但还不是很清楚。

赵德良不再问了,而是对唐小舟说,小舟,你叫池主任过来吧。你做一下记录。

唐小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案头,将记录本以及录音笔放在一摞件上面,抱在怀里。他整理这些东西的时候,看到余丹鸿从门前离去,经过门前虽然没有停留,却意味深长地往里面看了一眼。他要看的,显然不是唐小舟,而是池仁纲。唐小舟装着什么都没看见,对池仁纲说,池主任,我们过去吧。

池仁纲显得很疑惑,也很恐惧。他知道梅尚玲在书记办公室里,自然意识到这次谈话的特别,心理上先怯了,面对唐小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唐小舟不想回答他的任何问题,有些问题,他回答起来费劲,便直接向外走。池仁纲想说的话没机会说,硬生生咽了回去,诚惶诚恐地跟在他的后面。

赵德良和梅尚玲已经坐在了沙发上,一边谈话一边等池仁纲。池仁纲向赵德良和梅尚玲打招呼,梅尚玲看了池仁纲一眼,赵德良却没有理会池仁纲,而是对梅尚玲说,麻阳的工作,要做扎实。从现在的情况看,麻阳的情况不容乐观,很可能比当初预计更糟糕,所以,你们务必要做到准确客观,避免出现新的乱子。

因为赵德良没有搭理,池仁纲只好站在那里,脸上乌云翻腾,显得很难看。

唐小舟知道自己需要出面了,对池仁纲说,池主任,你请坐。

池仁纲犹豫了一下,小心地坐下来,仅仅只是将半边屁股搁在沙发的边沿,身子向前躬着,做一种倾听的姿态。

唐小舟将一摞件摆到赵德良的办公桌上,又端起他的茶杯,放在他面前的沙发上,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四个人,便形成了一个回形。

赵德良端起茶杯,小小地喝了一口,转过头,望了池仁纲一眼,慢慢将茶杯放下,却没有说话。

池仁纲的身子动了动,似乎因为坐得不舒服,想挪挪屁股,又意识到,往后挪肯定不行,那样显得太高姿态,往前挪更不行,那会坐空。他仅仅只是身子摇了摇,屁股却没动,脸上更是布满了惶恐。

唐小舟意识到,赵德良此时一定非常恼火。你如果重用一个人,这个人却不给你挣面子,甚至给你一个识人有误的印象,就像你给了某人一个天大的好处,这个人却用这个好处弄出一口痰抹在你脸上一样,不恼火才怪。

事实上,赵德良的表情很平静,仍然是慈眉善目的模样。

这种表情,让唐小舟十分震惊。他见多了官员的各种表情,可以说,官员的表情,要比演员的表情丰富得多。演员的表情,你只要仔细看,总能看出演戏的成分,是端着的。官员的表情则不同,非常生动,非常真实,非常自然,非常善变。或者也可以说,官员表情的真实,仅仅只是一种表情的真实,而绝对不会是内心情感的真实。

赵德良的与众不同在于,他能在任何情况下保持足够冷静,绝对不形于色。这种修炼,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唐小舟因此就想,难怪人家可以当省委书记,他身上的每一处,透着的都是让人折服的高明。三十多年的人生旅程之中,能够让唐小舟心臣悦服的人,还真是不多见,赵德良差不多是惟一的一个。

赵德良显然不准备说话。他以平静面对江南省官场,却又想以沉默表达对池仁纲的不满和愤怒。他不说话,梅尚玲自然也不便开口,省委书记坐在这里呢,她怎么好越俎代庖?身在官场中,次序的重要,她不是不清楚。偏偏池仁纲又不开口,场面一时有些冷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