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83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而陈运达指责的搞运动,显然不仅于此,还包括柳泉班子大地震,包括麻阳事件以及眼下的陵峒岩山矿难。这些指责,就言过其实了。

当时好多人都担心赵德良会拍案而起。此时的赵德良,完全有拍案而起的实力。只不过,一二把手一旦彻底翻脸,这个省的政治生态,就彻底崩溃了。赵德良确实够冷静,在陈运达说完之后,会场上有一小段时间的沉寂,然后赵德良说,还有其他意见没有?见没有人应声,便说,我同意运达同志的意见,有关陵峒岩山矿难,如果涉及官员,由陵丘市委负责。其他同志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有?散会。

赵德良宣布散会的声音显得有点大,大家都看得出来,他还是有点情绪的。

早晨汇报完日程安排后,唐小舟正准备离去,赵德良突然问,兆平最近在做什么?

唐小舟略愣了一下,老板怎么突然问起黎兆平了?有什么特别的事吗?他和黎兆平虽然是保持私人联络最多的一个,可也没有多到热线的程度,平均下来,两个星期能够通上一次电话,一个月能够在一起吃上一餐饭,就已经是相当频繁了。好在昨天,他刚刚和黎兆平通过电话。

黎兆平所办的选秀节目雍城之星,正处于紧张的竞争阶段,那些参选佳丽们,整天忙于去这里拍外景,去那里做慈善,黎兆平作为频道总监,也没有闲着,总在这里飞那里飞。私下有传说,这些选秀的名次,早就已经定了,要么被大老板拿钱定下了,要么被官员拿权定下了。自然,也免不了会有一两个例外,会不会黎兆平这样的人潜规则了?昨天他和黎兆平通电话的时候,黎兆平刚从北京飞回来。倒没有谈到选秀的事,却谈到了目前的两大市场,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黎兆平说,中国股市走了几年的熊市,今年的大牛市到来了,你那笔钱,至少可以赚三倍以上。

能不能赚三倍,或者赚多少,唐小舟一点都不操心,在他看来,那笔钱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说过股票,黎兆平又说起了房地产。他说,中国的房地产也像股票市场一样,经历了几年的低潮,现在已经启动了,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地的房价涨得很快。雍州有点滞后,但也不是铁板一块,比如市政府那片区域,涨得就很快,都已经突破四千了。唐小舟的那些房产,至少涨了百分之三十,部分紧俏区域,如门面涨幅更大。

这个消息,倒是令唐小舟激动,如果真的涨了这么多,他是不是要考虑抛出去一点?房贷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老拖着不付按揭,心理上有些难受。

当然,他不能对赵德良说起这些,只是说,昨天我们通过电话,他刚从北京回来。

赵德良似乎并不真的关心黎兆平,话题迅速转了,问他,池仁纲任职的已经下了吧。

池仁纲调省委党校任副校长,级别降到副厅,分管省委党校的术刊物江南党建。那天的常委会后,余丹鸿三天两头催着组织部,件自然就下得快。昨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池仁纲拿到了件,当时就在办公室里大骂余丹鸿,骂了一个多小时。看来,他还算懂得点官场规则,没有跑到余丹鸿的办公室去骂,更没有采取过激行动。

唐小舟说,昨天下午到的。

赵德良说,这样吧,你约一下池仁纲,吃个饭。到时候,我也去一下。看看兆平有没有时间,让他去张罗。吃完饭,你们可以娱乐一下。

唐小舟简直有点不相信赵德良似的。池仁纲就是因为娱乐过了头,才栽了这么个大筋斗,现在还是风头火势呢,又去娱乐?池仁纲能有心情娱乐吗?就算有这个心情,敢和省委书记的秘书以及省委书记的大同一起娱乐吗?唐小舟没有完全明白赵德良的意思,又不好问,只是说,好的,我联系一下。

赵德良说,你联系好了告诉我。

回到办公室,唐小舟便给池仁纲打电话。

池仁纲正闷在家里,独自生着暗气,接到这个电话,就像下雨天见到了太阳。这种时候,接到省委书记请吃饭的消息,能不乐昏头?当时就答应下来。

唐小舟说,我约好了时间地点,再通知你。

接着,给黎兆平打电话。黎兆平是大忙人,每天有很多事,晚餐往往是前几天就已经安排好了。但即使安排好了,也不可能完全不能改变,关键要看改变的动力是什么。省委书记约他一起吃饭,自然是最大的动力。他推了一个饭局,答应了这边的安排。

唐小舟说,吃了晚饭,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还要一起活动活动,你把电视台的美女带上几个吧。

黎兆平迷惑了,说,和老板吃饭还带美女?你想腐蚀领导?

唐小舟说,腐蚀领导的事,我肯定不敢做。总之,挑选几个漂亮点的。

一切妥当之后,唐小舟过来向赵德良汇报。

赵德良说,晚上,我会去一下,但时间不会太长。你和兆平要陪好池仁纲同志。另外,有机会的话,你和他谈谈。

唐小舟还想知道跟池仁纲谈什么,可是,赵德良没有说,唐小舟只好自己想。到底谈什么?向池仁纲承诺什么?不太可能。如果要承诺什么,那也是赵德良承诺。再说,池仁纲的年龄也不小了,似乎有五十四了吧。作为正厅提半级到副部,正当其时,而现在降到了副厅,承诺过几年恢复正厅?意义不大。过几年提副部?可能性太小。恐怕他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既然如此,也就没有谈此类事情的必要。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小舟被这句话困扰着。

赵德良要他谈的话,肯定与这次降职有关。既然不是对未来的任何承诺,那么,是对他的安抚?显然也不是,请他吃饭,便是安抚,如果需要更进一步安抚,敬酒的时候,赵德良完全可以自己说,不需要假借唐小舟之口。赵德良要他谈的话,属于自己不便出面,又一定要让池仁纲明白的。

不便亲自出面的是什么事?唐小舟突然想到,很可能是池仁纲和余丹鸿之间的明争暗斗。这么说,赵德良也怀疑那些博客章是池仁纲写的?赵德良希望唐小舟对池仁纲谈话的内容,与那些博客章有关?想到这一点,唐小舟认定,要点正在这里。

问题是,即使明白了赵德良想谈的话题,仍然无法明白赵德良心中怎么想的。他制止了那些博客章见报,却又并没有想办法从上撤下那些章,赵德良到底有什么深意,他始终没有参明白。

电话老是响起,事情多,唐小舟根本无法集中精力想这件事。有一个电话很特别,是泸源市公安局一个熟人打来的,向他通报一件事。

孟庆西的尸体火化后,他的妻子第二天开始闹事,分别找市公安局和市委,说孟庆西是被罗先晖抢出去,并且也是罗先晖把他害死的。她说,孟庆西之所以得到一再提拔,就因为搭上了罗先晖的关系,这么多年来,他们送了罗先晖很多东西,彼此有个利益链。罗先晖担心孟庆西在里面把他抛出来,设计把他劫走,后来见实在无路可逃,才杀人灭口。

唐小舟问,她有什么证据吗?

熟人说,如果有证据就好办了。关键是没有证据,所有的东西,都只是凭她口说。涉及又是政法委书记,谁都不敢接这个单。

既然没有证据,唐小舟也就听一听,这种事,根本不可能过问的。

晚上去餐厅之前,唐小舟去赵德良的办公室。赵德良说,你提前点直接去吧,不必跟着我了。

唐小舟很希望赵德良暗示点什么,可是,除了这句话,他再没有多说。唐小舟有些不甘心,问道,你还有什么指示?

赵德良说,没有了,就这样吧。

新省委较偏僻,人流量不足,出租车司机不想往这里跑,打车不容易。唐小舟只好给杨卫新打电话,问处里的车有没有空位。处里只有一台金杯面包车,以前在老省委上班,大家住得近,还不显得车紧张,现在搬到了新地方,这台面包车就需要接送大家上下班,车就紧张了。杨卫新和韦成鹏都在叫,希望处里增加一台车,最好是增加两台,一台面包车,一台小车,既方便出去办事,至少也有了综合一处的面子。

唐小舟当处长这几年,对于处里的工作,他只过问两件事,一是创收,二是财务开支,其余的事,都交给杨卫新。他对创收工作抓得很紧,有些企业老总要给他送钱,他会说,我个人你就不要考虑了,真要表示的话,就给我们综合一处献点血吧。大多数老总会问,说吧,多少?唐小舟说,多少都是个意思,你看着办吧。

以前的处长,更多的时候,顾着往自己怀里捞钱,只是到了处里实在经济困难的时候,才抓一抓创收。唐小舟不想为自己捞好处,处里的小金库,便充盈起来。但关于购车的问题,他始终没有答应。没有答应有好几个原因,一是这车怎么买,从小金库里拿钱出来,虽说不是什么问题,毕竟,成为了其他处室的目标。向厅里申请?需要政府采购,有很多麻烦手续。二是司机的编制不好办,一处就这么几号人,既没有车的编制,也没有司机的编制。现在已经有了一台车,司机是外聘的,工资由小金库解决,如果再聘一个,又要增加工资支出。虽说目前处里还承担得起,但也很难不给人留下口实。这是给后来者增加压力嘛。三是怕一处显得太特别,在办公厅引人注目,遭致一些不必要的议论。四嘛,也是主观原因,他考虑处里的工作,还真是不多。

跨上车,处里的同事早已经在车里等着他。他仔细看了看,其他的位子,都坐满了人,只有孔思勤身边还空着。他心里略愣了一下,难道说他和孔思勤之间还不够保密,人家已经猜到了他们是怎么回事?不然,为什么单单把这个位子留给他?

孔思勤说,头儿,来体验生活来了?

唐小舟一边往下坐,一边说,你这是批评我到处里的时间少吧。

孔思勤说,我怎么敢批评领导?借我十个胆都不敢。

韦成鹏说,这说明处座你不能把阳光雨露只留给个别人,处里有需要的同志,你都得洒一点。

唐小舟担心他们说下去越来越不像话,便换了话题,对杨卫新说,杨处,看来,我们还是要弄台车。

杨卫新说,只要你发话,跑腿的事,我们来办。

唐小舟说,我反复想过了,这车既不能向厅里申请然后政府采购,也不能由处里的伙食尾子掏钱。我想办法去打一次秋风,弄一台回来。

韦成鹏说,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干脆,我来当司机好了。

唐小舟想,这家伙,什么便宜都想占,他来当司机,那岂不是成了他的专车?可又不能直接拒绝,便说,那怎么行?你是副处长,处里的工作多得很,怎么能让副处长当司机?杨处,我看,这件事,还是你经手,物色一下,请一个司机吧。

正事说完,又开始扯些闲话。有人问唐小舟,今年是换届年,有没有希望往上走一点。

这类话,唐小舟自然不能说,打了一串哈哈,说,我天天都在往上走啊,每天要从一楼走到七楼。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和孔思勤在一起了,她显然在想着这事,可在这样的场合,又不好说,便换了种方式,说,处座今天放假了是不是?平常你难得有机会和我们一起下班。说完之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唐小舟一眼。

唐小舟自然清楚她的用意,他也觉得,该找个机会了,你占着人家的资源呢,总得给人家一点滋润。可在这里,有些话不好说,只得面向所有人,说,我哪有你们幸福,每天按时上下班,回去享受家庭的温暖,我下了班还要当三陪呢。

汽车先把他送到迎宾馆,黎兆平和池仁纲早已经到了。黎兆平果然带来了六个美女,身高都在一米六以上,一个赛一个漂亮。季节虽然刚刚进入夏天不久,气温却直往上窜,倒是给美女们展示自己的长腿提供了绝佳机会。到底是电视台的美女,思想观念开放,尽一切可能展现自己,衣服往少里穿,肉往多里露。

今天最大的官是赵德良,赵书记没来,他们自然不便坐到桌子上,几个人都是坐在旁边的。旁边两排半长不长的沙发,坐两个人有多,坐三个人又有点挤。黎兆平坐了一只,池仁纲坐了一只,六个美女,只有一个坐在黎兆平的身边,一个坐在池仁纲身边,另外四个,两个坐在椅子上,两个站着。唐小舟由服务小姐带着进去,顿时觉得眼前是白花花的一亮,脑中冒出的一个词是春光潋滟。

其他人见到他,全都起身了,只有黎兆平仍然坐在那里。黎兆平说,二号首长到了,美女们,去表示一下吧。

唐小舟没想到黎兆平会来这一手,没想清他所说的表示是什么,几个美女已经围了过来,争相和他熊抱。其中有一个把头发烫成金黄色的美女,不仅抱了他,还在他的脸上嘬了一口。每一个美女和唐小舟拥抱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黎兆平便向他作一番介绍。

如果介绍的是官员,唐小舟是一定要认真听并且认真记的。黎兆平介绍这些美女的情况,他几乎没有在意,只是最后一个美女和他拥抱的时候,黎兆平多介绍了几句,他才稍稍留心。

这是一个一脸青纯的美女,水洗过一般澄明透沏,如同一泓清泉,上面弥漫着薄薄的一层雾。黎兆平说,她叫吴芷娅,是省人民医院护士长周小萸的女儿。唐小舟之所以多注意了一下这个女孩,是因为他很熟悉周小萸这个名字。

周小萸在雍州是个人物,唐小舟和她虽然不熟,却能常常听到这个名字。她是个和蒋雨珊类似的女人,年龄也相仿,属于官场商场两栖动物,和很多达官贵人,保持着极其亲密的关系。只不过,和蒋丽珊相比,周小萸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不太善于将床上动力转化为官场动力,至今也还只是个护士长。

这六个女孩,全都是正在进行中的雍城之星选秀比赛的参赛佳丽。这项赛事目前正在中期阶段,上个星期刚刚选出二十强,六个人全部名列其中。新一届雍城之星,极有可能在这六个人之中产生。

雍城之星选秀年年搞,基本赛制,就是按照香港的港姐选美套过来的,属于娱乐频道的创台之宝。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