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00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以前站下面往上看,唐小舟是期待着选举的,总觉得那才真正代表了民主。现,他的位置变了,从上面往下看,才知道选举这样的民主,非常不靠谱。且不说亚洲一些国家的选举,美国的选举,就靠得住了?那是拿钱堆起来的。美国总统选举,目前的竞选经费已经突破十亿美元,这还是明面上的账,暗面上的账,不知有多少。这些钱是哪来的?绝大多数来源于社会捐献。社会为什么肯捐献如此之多的资金?说到底,还是少部分人,想借助选举实现自己的政治和经济目的。再看其他地区,选战打得如火如荼,其实也是烧钱。唐小舟就不知道了,纳税人拿出那么多钱来,让某些野心家玩这样一个政治游戏,真有宣传的那么大意义?国推行村民自治已经多年,村级干部由村民选举产生。由这么多年执行的效果来看,并不理想,有相当一部分村子选出来的所谓能人,其实是称霸一方的恶霸。可见,光有民主是不行的,确实还需要集。

省里的要求只有一条,不出事,不出大事。

赵德良自然不会去各个市亲自掌盘,各个市的情况,却会随时反馈到省里来。只要出现哪怕一点点状况,赵德良就得运筹帷幄。这段时间,唐小舟和赵德良寸步不离,甚至晚上都不能回自己的家,住赵德良的别墅里,随时听从召唤。

当然,这段时间,也常常有风吹到唐小舟耳边,无非是陈运达的人活动频繁。这些常常一起活动的人,包括省长陈运达、省委秘书长余丹鸿、省政府副秘书长齐天胜,雍州市政府办主任卢华,江南省广电局长杜崇光,岳衡市政府副秘书长政府办主任林志国等。偶尔,雍州市长温瑞隆以及常务副市长邓初华也参加过几次。

关键节点,这些人会加紧活动,十分正常。唐小舟想,只要他们玩阳谋而不玩阴谋,估计不是赵德良的对手。问题是,陈运达是玩阴谋的高手,又怎么能保证他不玩阴谋?如果玩阴谋,他会怎么玩?这才是大的悬念。

既然唐小舟都能听到这些说法,赵德良一定也听到了。如果赵德良知道陈运达那些人加紧活动,却又不露声色,他的态和做法,便值得玩味了。

一直忙到月底,各市出的状况虽然不少,总体来说,还算平稳,唐小舟也替赵德良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松这口气也是暂时的,接下来,还有省市党代会和年底的人代会,今年的斗争,可以说是一波接一波,哪里容得赵德良松气?

省里的事刚一段落,赵德良去了北京。这次北京之行,赵德良没有带唐小舟,但余丹鸿去了。唐小舟始终觉得,赵德良叫余丹鸿一起进京,定然别有深意,只不过,这种深意,唐小舟一时揣摩不透。

唐小舟难得有这样的清闲,抓紧时间回了一趟家,看望父母以及女儿。

家里这段时间的变化挺大,可说是一事顺万事顺。三哥唐小栗增补为副县长候选人,全县万众瞩目。国的党政官员,有两种产生方式,一是换届,一是增补。所谓换届,指的是党代会人代会临届选举产生的官员,任期也以党代会以及人代会的召开为一届。党代会产生的,是党委成员,人代会产生的是政府机构成员。这两大会议,五年一届,闭会期间,可能出现某些职位的空缺,一旦出现这种职缺时,便由党委提名,两会的执行机构常委会增选。陈志光的县长和唐小栗的副县长,都属于增选范围。目前,唐小栗虽然还只是得到提名,县里,已经成了明星人物,想巴结他的人,络绎不绝。知道父亲身体状况不是太好,县人民医院和县医院,分别派了好的医生,用了好的设备,定期给老人检查身体,并且做康复治疗。父亲毕竟不是病而是伤,康复治疗的效果非常明显,语言表达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都已经恢复。

小凤唐家当保姆,心力,加上学校的领导也重视成蹊的教育,成蹊的成绩上升很快,一个月前小升初考试,竟然没让唐小舟操半点心,考了全校第三名,直接被县一录取不说,还编一班,过几天就要上学了。二哥的餐馆生意越来越红火,听从唐小舟的意见,雷江市开了分店。唐小舟之所以这样安排,是考虑到二哥高岚当官,免不了会有些说法,现唐家的日子好过,钱大把大把地赚,都是因为这个官场。大家自然不希望唐家的这两个官因此受影响。不仅唐小田将餐馆往雷江市转移,姐夫的建筑公司,一样往雷江转移了。

唐小栗确实县里开了一间的食品厂,叫兴唐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兴唐公司不再是生产板栗爽板栗酥之类,而是生产几种速冻食品,主要有三大系列,一是饺子系列,二是包子系列,三是丸子系列。厂建起来后,经销商觉得叫兴唐公司有点拗口,直接叫兴唐包子。兴唐包子生产的饺子包子,和人们通常理解的不同,材料不一样。一般饺子包子用麦面做皮,兴唐包子却是用红薯粉和竽头、燕麦、荞麦、板栗等做皮,因此形成了很多种不同的产品。唐家坳的兴唐食品厂是兴唐包子的控股股东,食品厂的经销商,也都成了兴唐包子的经销商。这些经销商第一时间,将兴唐包子的产品铺向了全国各地,可以说一炮打响。

如果唐小栗不是考虑到将来会从仕途展,他完全有能力独自经营这间兴唐包子。正因为听了唐小舟的话,他早已经对兴唐食品厂进行股改,他本人仅仅保留了分之三十的股份,其余分之三十,唐家坳募股,另外分之四十,全镇募股。如此一来,兴唐食品厂,不再是唐小栗的厂,而是一间真正意义上的民营股份制企业。

后来投资建兴唐包子,唐小栗同样采取募股的方式,兴唐食品厂出资分之五十一,成为控股股东,其余分之四十的股份,分之十由兴唐食品厂职工内部认购,分之三十向全社会募集。兴唐包子的募股,和麻阳的集资,自然不是一回事。兴唐包子是严格按照公司法操作的,每个入股者,事前都认真读过公司章程,并且签署书面意见,同意公司章程所约定的分红方式。有兴唐食品厂成功的例子摆那里,想入股的人非常多。唐小栗完全有机会多持点股,可他除了兴唐食品厂的股份之外,再没有入一股。

无论是兴唐包子开业,还是唐小栗被提名副县长,唐小舟都没有回来。一是确实没有时间,二是不想把影响搞得太大。这次趁着赵德良去北京的机会,他驾车回家,事前通知了家人,却一再声明,不要告诉别人,只是一家人一起吃个晚饭。即使如此,冯海波和陈志光还是来了。冯海波原本市里开会,听说唐小舟回来,特意请假赶了回来。

唐小舟和冯海波开玩笑,说,幸好你没有声张,不然,我以后连家都不敢回了。

老百姓错误地以为,当官只要上面有人就可以了,实际上并非如此。上面有人,只是硬件之一,出政绩,很可能是比上面有人硬的硬件。高岚这样一个资源贫乏的县,要出政绩,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唐小栗办了一间乡镇企业,把省委书记都引来了,并且因此当上了副县长。可副县长,即使再办几间这样的企业,也不能成为政绩。现已经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了,现的县属经济总量,也上来了,一年几万几千万的增量,还真摆不上台面。要经济增量上出政绩,自然需要大项目。冯海波和陈志光就想修一条路,从县城到唐家坳,然后与东涟贯通,连接福建。如果有这样一条路,对高岚县的经济,确实大有益处。问题是,修这样一条路,要好几个亿的资金,钱从哪里来?

这件事,冯海波和陈志光早已经想过了,县里自筹一部分,市里去争取一部分,另外想办法从省里争取一部分,再从银行贷一部分款。省里的那部分,便希望唐小舟出面。

说起来,唐小舟还真没给家乡作过贡献,处于现的位置,要想帮一帮家乡,倒也不是太难的事。问题于,向上伸手要钱,而且不是小钱,总得有个名目。

唐小舟要名目,县里早就替他想好了。高岚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唐家坳又属于高岚县偏远而且贫困的乡镇,这个项目,可以通过省扶贫办要到部分资金。同样,也可以通过省交通厅要到部分资金。

唐小舟想了想,说,这样还只是小打小闹。要不这样,你们想办法说通市里,由市里出面,和东涟联系一下,两个市一起规划一条贯通雷江和东涟的省级公路。

冯海波说,如果这样,自然好。但是,东涟愿不愿干?这条路对他们来说,不是很迫切。

唐小舟说,东涟方面,我出面做点工作。这件事,你们要快点办。

他不好说明东涟的班子可能有变,吉戎菲一旦不东涟当市委书记,他的话说起来就不那么容易。这是高级机密,无论如何,他是不能说的。

第二天,带着女儿玩了一天,第三天返回雍州。

他原本可以家里多留一天的,可接到冷雅馨的电话,她结束了暑假生活,提前返校了。当然,冷雅馨雍州读大学,哪一天想见她都行。不过,赵德良很快要返回雍州,常委会要听取雍州市委汇报党代会的准备情况。赵德良一回,这个暑假,大概再没有机会见冷雅馨了。

回到雍州,去学校接了冷雅馨,问她,想去哪里?

她坐上车,显得很听话很乖的模样,系好安全带,惊喜却又怯怯地说,你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唐小舟说,给几个地方你选,喜来登,碧玺温泉,今夕何夕洗浴心。

她说,如果洗澡,还不如去碧玺温泉,不过,会不会太贵了?

唐小舟说,那就去碧玺。

唐小舟确实越来越喜欢和冷雅馨一起了。如果说和女人一起类似于喝酒的话,孔思勤是一杯白酒,徐雅宫是一杯啤酒,而冷雅馨是一杯葡萄酒。和别的女人见面,第一件事,肯定是释放**,是燃烧然后释放自己。和冷雅馨一起,却是休闲,是享受一轻音乐。如同一条小溪潺潺地流着,某种看似很淡实则很浓的情感,天经地义地汩汩流淌。

进入温泉房间,唐小舟将浴池放满了温泉水,然后躺下去。冷雅馨去穿泳衣。唐小舟想说,穿什么泳衣?一点都不环保。可这种话绝对不能说,得忍着。

冷雅穿好衣服过来,跨进浴池,另一边躲下来。两人的腿彼此交叉一起,她将腿搁他的腿上,他便用脚趾轻轻地挠她。她觉得痒,咯咯咯地笑,又说,你好坏。他突然开动了按摩器,水开始动起来。管她有过体验,还是吓了一跳,顿时哇哇哇大叫。这种叫虽然有些夸张,却很让人兴奋。

没有激烈的燃烧,没有爆炸般的疯狂,像是一对父女水嘻戏。

因为不考虑第二天上班,唐小舟很放松,睡觉时也不知道时间,反正是很晚。第二天醒来,看了看时间,接近十点半。见冷雅馨像一只乖猫似的趴他的胸膛,舍不得,便赖床上,不觉又睡着了。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一点。赵德良明天早晨要回雍州,明天晚上要听取雍州市党代会的筹备情况汇报,下午唐小舟要做好迎接他回来的准备,不敢这里多留,叫醒了冷雅馨。

冷雅馨说,已经一点了吗?

唐小舟说,你睡得像猫一样。

冷雅馨他胸前挥了一粉锤,说,还说呢,就是你。

驾车进城的路上,唐小舟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巫丹。唐小舟觉得奇怪,自己虽然记了巫丹的号码,她从未给自己打过电话的。他接起电话,没有听到她说话,却听到一阵哭声。唐小舟问,出了什么事?巫丹不说话,还是哭。唐小舟说,到底生了什么事?别急别急,慢慢说。可巫丹仍然哭,很伤心很绝望的哭,就是一句话不说。

唐小舟想,难道巫丹北京?他再次问,告诉我,你哪里?

巫丹说了第一句话,雍路。

唐小舟想,雍路?那就是雍州了。既然雍州,遇到了什么事?和黎兆平之间的事?他问,雍路哪里?

巫丹说,电信营业厅对面。你快来。

唐小舟说,好好好,我马上赶过去,你先附近找个地方坐一坐。你要多等一下,我有点远。

挂断电话后,他又拨黎兆平的电话,关机了。

他半路上将冷雅馨放下,让她自己打车回学校,他驾车赶去和巫丹见面。

巫丹雍路附近的琴岛咖啡厅要了一间房,独自坐那里,唐小舟进去的时候,她还流泪。唐小舟她的对面坐下来,问道,到底生了什么事?

巫丹说,黎兆平被双规了。说过之后,再一次抽泣起来。

唐小舟脑袋懵,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来。黎兆平被双规了?这件事实是太特别了。按说,双规黎兆平,赵德良应该知道,整个江南省,谁不知道黎兆平和赵德良是大学同学?双规黎兆平,赵德良不知道,这是不可想象的。既然赵德良知道,为什么唐小舟不知道?赵德良有意隐瞒了唐小舟?或者说,赵德良这次去北京,就是为了让纪委方便双规黎兆平?这件事太特别了,就像一颗重镑炸弹唐小舟面前爆炸,炸得他晕头转向。

他说,你别只顾着哭,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管唐小舟叫巫丹别哭,可巫丹止不住,断断续续,唐小舟还是听清了大概。

事情生前天下午,当时,黎兆平巫丹家里。雍州市纪委副书记龙晓鹏带着人去了巫丹家,宣布对黎兆平双规。龙晓鹏将黎兆平和巫丹分别留两间房里,说是问话,实际是审讯。审讯从下午五点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晚饭都没让他们吃。天亮后,趁着人们上班高峰,龙晓鹏等人带着他们离开了巫丹市电视台的家。

这件事所含的信息实太多了,让唐小舟一时摸不着头脑。黎兆平是省广电局下属娱乐频道总监,正处级省管干部。就算要双规,也是省纪委出面,怎么轮到雍州市纪委出面了?要双规黎兆平,显然有很多机会,市纪委为什么选择黎兆平去巫丹家的时候?而且,既然是对黎兆平双规,为什么还要带走巫丹?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