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02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赵德良说,你这样说,黎兆平的资产有多少?几十亿?几亿?那他为什么还要贪人家五十万?

唐小舟说,几十亿可能是有的。

赵德良又问,那个周小萸是什么人?她很富有嘛。

彭清源说,这个周小萸我认识,要说,这件事和我还有点关系。

赵德良明显地愣了一下,停下笔,抬起头来,望着彭清源。

彭清源说,周小萸是省人民医院的护士长,主要负责高干病房。前年,我住过一次医院吗,就是那时候认识她的,很能干的一个女人。

唐小舟想说,这个周小萸,雍州市是太有名了。市井说,雍州市有四朵金花,分别是江南烟草实业的王禺丹、衡天律师事务所的舒彦、雍州市电视台的巫丹和省人民医院的周小萸。也不知人们怎么把这四个人扯到一起去的。王禺丹是雍州著名的实业家,女强人。另外三个人,情况却相对特别一些。舒彦是才女,曾经当过法官,后来下海当了律师,雍州法律界赫赫有名。巫丹是美女,有雍州第一美女之称。周小萸虽然也算是美女,但属于过季美女,和王禺丹年龄接近,应该有四十三四岁。据说和她上过床的男人,能排出一串很长的名字,而且个个都是高官。这话,唐小舟自然不便说,他听到某种说法,彭清源也是周小萸的裙下之臣。

彭清源说,这事要怪我。周小萸的女儿吴芷娅想进电视台,托了好多关系找到我,是我把她推荐给黎兆平的。

赵德良原本很连贯地写字,听了这话,停下笔,字就不连贯了。他看了彭清源一眼,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又没有出口。他提起笔,准备接着写,却又改变主意,停下来,对彭清源说,清源啊,你到雍州的时间不长。这是你主持的第一次党代会。江南省的情况,你比我清楚,复杂得很呀。

彭清源说,这一点,我还是有心理准备的。

赵德良说,光有心理准备恐怕还不行,还得有几套预案。

见他们开始谈工作,唐小舟端过两人的茶杯,退了出来。

次日,唐小舟向赵德良报告日程安排的时候,赵德良加了几项内容。

赵德良说,你给公安厅打个电话,问一问他们,孟庆西案的调查情况怎么样了?今天晚上,我希望听他们汇报一次。

唐小舟看了看日程表,说,今天晚上吗?

赵德良说,今天晚上书法不练了,就定这个时间。

唐小舟说,好的,我马上和他们联系。

赵德良又说,上次网络上的那些日记,还有吗?

唐小舟知道他问的是徐雅宫想上都市报的那些官员贪腐日记。他一直关注这件事,知道那些日记仍然不断,目前已经有了接近四万字。他曾暗示过池仁纲,不要再了。不知池仁纲是没明白他的意思,还是因为与池仁纲无关,或者池仁纲根本就不想放弃此事,只是那家网站影响太小,又没有加精,一直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

他说,还有。

赵德良说,你和报社联系一下,叫他们给宣传部打个报告。宣传部拿到报告后,不要轻易表态,直接报到省委来。

唐小舟觉得,这两件事,可能直接针对的是黎兆平双规事件。可是,这样两件事,与黎兆平双规事件有什么关系?他想不明白。但有一点,他已经想到了,当初,赵德良不让从网上撤下那些日记,是留有后着,现看来,这一后着,果然要起作用了。至于到底是什么作用,他目前还看不清。

回到办公室,正准备给公安厅打电话,手机先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巫丹的号码。接起电话,唐小舟问,美女,哪里?

巫丹的情绪似乎很不好,说,我能哪里?机场。

唐小舟哦了一声,并没有说下去。

巫丹说,我已经登机,先去深圳,再从深圳过境去香港。打个电话向你告别,谢谢你。

唐小舟说,到了那边,给我来个电话。他原想说,免得挂念,一想,这话不好说。仅说免得我挂念?太暧昧。说别人挂念?那是不能说的。所以,仅仅只说了句一路平安,挂断了电话。

电话刚挂,又有电话进来,这次是徐雅宫。

正要找徐雅宫呢,他立即接起电话。徐雅宫说,师傅,你哪里?

唐小舟说,还能哪里?当然是办公室。

徐雅宫说,我刚刚听到一件事,巫丹姐被她老公狠揍了一顿,说是她和黎道长怎么怎么的。是不是真的?

唐小舟暗自惊了一下,林志国把巫丹打了一顿?这是不是她一大早离开的原因之一?他问,你听谁说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徐雅宫说,电视台的人告诉我的。昨天晚上,就电视台宿舍的门口。她老公可能等那里,她从外面回来,刚进大院,她老公就冲上去了。当时有很多人,如果不是被别人拉住,还不知打成什么样子。电视台的人说,她和黎道长一起,被她老公安排的人当场抓住了。

和她谈了几句闲话,把话题扯到了贪官日记上。徐雅宫说,赵书记不让,我们连底稿都没留。

唐小舟说,网上还有,你去下载,然后以报社的名义给宣传部打个报告。直接把报告送到办公室主任任大为那里。

徐雅宫显然转不过弯来,问,不是说不能吗?这次又要了?

唐小舟说,不,那是宣传部的事,总之,你按我说的做。但要注意,这件事,别让太多人知道。

这件事办得很快,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任大为亲自将报告送到了唐小舟的办公室。唐小舟拿过一看,见丁应平上面签了一行字:呈赵书记阅示。丁应平。

唐小舟丝毫没有停留,拿着报告,进了赵德良的办公室。赵德良接过报告,并没有看,顺手放进了抽屉。

晚上,赵德良听取公安厅相关人员的汇报。唐小舟很想进去听听,又因为赵德良没有话,只得作罢。有关孟庆西案,民间有很多传言,目标直指政法委书记罗先晖。省公安厅要求撤掉大专案组,原本就怀疑政法委内部有问题,赵德良同意后,罗先晖曾几次找过赵德良,反复强调孟庆西一案的重要性,一再申明,现力量如此集,都未能有进展,如果分散,时过境迁之后,破案的难可能大。

赵德良说,先晖同志,你的意见很有道理。不过,这事是不是过段时间再说?赵德良这话有一句潜台词,我刚刚同意了他们的报告,现立即就改,别人会说我什么?就算要改,也要过段时间再说了。

唐小舟之所以想去听汇报,是想知道,公安厅是否真的查到与罗先晖有关的证据?如果查到,赵德良会怎么办?对罗先晖动手?要动一个省委常委,毕竟不像动一个市委书记。赵德良会采取哪些措施?

这个疑问,第二天掀开了一角。

每天,唐小舟的早课都是一样的。先将当天的报纸送给赵德良,再替他泡好茶,然后去余丹鸿那里,问清一天的日程安排,向赵德良报告。赵德良可能会增加某几项内容,也可能不增加。和赵德良敲定之后,唐小舟将日程安排打印出来,再拿给余丹鸿签字。此时,余丹鸿多半赵德良的办公室,就当天的重要事项,听取赵德良的意见。干完这件事后,唐小舟开始干第二件事,整理相关件,分门别类,提纲挈领。将件整理好,趁着某个间隙,将件送进赵德良的办公室。

这所有一切,都是例行工作,每天都是如此。每天第二次进入赵德良的办公室,通常是送整理好的件。如果有特别重要的件,他会稍稍汇报,赵德良通常不会说什么。这次显得有些特别,他刚刚把件放办公桌上,正准备向赵德良汇报,赵德良却先开口了,他说,你问问先晖同志,如果他有时间的话,叫他来一下。

一个临时插进来的内容。这个插曲显得有些特别。不知赵德良是临时起意,还是早就考虑好的,与昨晚公安厅的汇报有关吗?如果是,他为什么不通过余丹鸿来安排?

唐小舟正要退出去,赵德良又叫住了他。他停下来,走近赵德良的办公桌。赵德良拉开抽屉,拿出一份件,对他说,你把这个交给丹鸿同志。

唐小舟拿着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仔细一看,正是雍州都市报给宣传部的报告。他认真地看赵德良的批示。

赵德良写道:报纸这类章要审慎,必须牢牢把握舆论导向。建议丹鸿同志和应平同志商处。赵德良。

唐小舟有些懵,将这份件交给余丹鸿?那岂不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他,网上有这样一篇东西吗?说不定,他会动用自己的权力追查作者?赵德良这样做,到底用意如何?是不是搞错了,应该送给余丹鸿的是另一份件?再仔细看批示,分明是请丹鸿和应平同志商处。这就是说,并没有错,确实是要给余丹鸿。上次那些老干部的举报信,赵德良也批给了余丹鸿,这次的网络日记,又一次批给余丹鸿。难道说,赵德良别有深意?

给罗先晖打过电话,然后上楼给余丹鸿送件。

余丹鸿拿到件,扫了一眼两位常委的批示,问唐小舟,这是什么?

唐小舟说,赵书记叫我给你的。说过之后,离开了。

刚刚回到办公室,余丹鸿的电话追来了。余丹鸿问,这份件是从哪里来的?

唐小舟明白,余丹鸿是问程序问题。所有呈报赵德良的件,都要经过办公厅,也就是说,要经过他余丹鸿。但这份件,他根本就没有见过,怎么会越过他送到了赵德良手里?唐小舟自然不会说实话。他说,我不知道,赵书记刚刚给我的。我第一时间就给你了。他不这样说,余丹鸿可能接着问,早晨我去见赵书记的时候,他怎么没当面给我?所有一切,让余丹鸿去猜。唐小舟可以断定,余丹鸿绝对不敢去当面问赵德良。

罗先晖来了,唐小舟带他去见赵德良。就要进去的那一瞬间,唐小舟灵光一闪。赵德良会不会认为,黎兆平双规事件,是政治对手针对他所采取的行动?如果是,那么,幕后指挥是谁?有可能的是三个人,以陈运达为,以余丹鸿和罗先晖为辅,这三个人组织战役指挥部,再找几个人前面冲锋陷阵。真是如此,赵德良应该怎么做?先,当然是瓦解这个三人团。

赵德良是釜底抽薪吗?

这事需要仔细地想。可他现没时间,赵德良对他说,小舟,给罗书记倒杯好茶来。先晖同志是喜欢铁观音的。

唐小舟泡了铁观音进来,赵德良和罗先晖坐沙上,正交谈着。唐小舟放好茶,准备离开,赵德良说,小舟,关于孟庆西案有些传言,你听说了吗?唐小舟略愣了一下,那一瞬间,脑细胞快速地运转着。他说,听说了一些。

赵德良说,一些?有很多吗?

唐小舟说,我估计是捕风捉影,说什么孟庆西根本不是被人捞出来,而是为了弄出来灭口。还说,这件案子,绝对是一个非常熟悉公安工作的高手计划的,计划周密,步步为营,滴水不漏。

罗先晖说,小舟你也信这些?你不也说是捕风捉影吗?

赵德良说,我听说,孟庆西的家属上访?

罗先晖说,有这回事。孟庆西的时候,那个女人吃香的喝辣的,生活得像皇太后一样。现,老公死了,儿子又因为有血债,一审被判了死刑。所以,她完全疯了,到处乱咬人。

唐小舟知道,罗先晖所说的乱咬人,是指孟庆西的妻子写了很多上访信,指名道姓,说孟庆西是被罗先晖杀的。还说,一再提拔孟庆西的人,正是罗先晖,因为孟庆西无数次向罗先晖行贿,所送的钱物,前后有几万。孟庆西被抓后,罗先晖担心他暴露了自己,所以设计把他弄出来杀了。这些信,寄给了省里的每一位领导,赵德良那里,就有一封。

赵德良说,小舟,我桌子上有一封信,你拿过来。

唐小舟走到办公桌前,见桌子上只有一封信,正好是指控罗先晖的那封。他拿起来,交给赵德良。赵德良接过这封信,交给罗先晖,说,这封信,我收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看看。

这封信,相信罗先晖早就看过,但赵德良面前,他还是煞有介事地看,看过之后,说,赵书记,这里的指控很严重,说我从孟庆西那里收受几万,却又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赵德良挥挥手,制止了他,并且伸手把那封信收回来,递给唐小舟。赵德良说,这封信,你只看看,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我叫你来,是想谈一谈另一件事。马上党代会就要开了,省委班子,组部的意见还没有拿出来。过几天,我还想去组部,就这件事专门汇报一次。去北京之前,我想和每个常委都谈一次。关于你自己,你有什么想法?

罗先晖说,我没有想法,我坚决拥护省委和组部的决定。

唐小舟见他们谈省委班子,自己留这里不合适,便站起来离去。

其实,唐小舟是很不想离开的。这个谈话,实太重要了,如果他的估计不错,赵德良接下来要谈的话,不仅决定江南省换届的班子结构,同时决定罗先晖的未来走向,甚至还决定黎兆平被双规事件的一些微妙处理。

先说黎兆平双规事件。赵德良先把那篇网络日记交给余丹鸿,现又将这封控告信交给罗先晖,唐小舟认定,赵德良此举,必有深意。他是不是认为,黎兆平事件,其实是政治较力的开始?如果这件事的着力点并不黎兆平本人,就一定这次换届。如果是,那么,此事的背后,就一定会有三个人,分别应该是陈运达、余丹鸿和罗先晖。赵德良用这种方式暗示罗先晖和余丹鸿,你们的把柄,抓我的手里,你们如果想玩下去,也可以,我们可以看一看,终结果是什么。

终是什么结果?余丹鸿和罗先晖肯定不敢陪着陈运达继续玩下去。后玩大了,结果只不过赵德良另地为官,余丹鸿和罗先晖就不同了,两份材料所指,全都是重罪,那可不是当不当官的问题,而是牢里坐多少年甚至保不保得住吃饭家伙的问题。有了这样的把柄,他们如果再敢和赵德良对着干,那才是天下大的蠢才。

同时,赵德良还可以利用这两样东西作为筹码和他们谈判,达到将他们调出班子的目标。

唐小舟想象着赵德良和罗先晖后来谈话的内容。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