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3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对于唐小舟来说,每一天的开始都是一样的。

他刚刚从赵德良的办公室出来,余丹鸿来了。最近一段时间,余丹鸿在赵德良的办公室往往受煎熬,可又没办法,这是他的工作,他不能将工作扔掉。从这一点上说,唐小舟还是挺佩服余丹鸿的。如果换一个人,早开始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了。余丹鸿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近几年如果不能向上走一走,肯定就没有机会了。而近几年,能够决定他命运的人,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赵德良,一个是陈运达。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将所有希望押在陈运达身上,却不料最终控盘的是赵德良。这就叫愿赌服输,既然当初你已经赌了,现在也证明你输了,你还能如何?不想服输,结局只可能更惨。

唐小舟自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关注余丹鸿,他自己的事,已经够令他头大了。

唐小枚成了他一个麻烦,怎样处理这个麻烦?他始终没有想到好的办法。有时,他也想,对待这种无耻小人,就一定得动用无耻的办法。转而他又想,这一步一定不能迈,一旦迈出,就要突破一根底线。人生有多少根底线供你突破?应该没有几根,这有限的几根底线一旦被突破,你定然成为另一种人。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余丹鸿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平常,余丹鸿或者到唐小舟的办公室转转,或者直接走。就算是在他的办公室里转一遭,说正经话的时候少,说废话的时候多。毕竟,他是厅领导,如果有事要找唐小舟,可以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个电话把他召下去,何必主动来到唐小舟的办公室谈工作,像是下级向上级汇报一样?

可今天,余丹鸿一迈进门,唐小舟便意识到有些特别。

扯了几句闲话,余丹鸿说,小舟啊。那个唐小枚在到处告状,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唐小舟说,我听说了一些,正为这事烦呢。

余丹鸿说,是啊,这种事,谁碰到谁心烦。可光心烦不行啊,你恐怕要想个办法解决一下。

唐小舟说,这件事给我的教训真是太深刻了,这几天,我为了这件事烦得要死。我就不明白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余丹鸿说,我估计她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难受一下,给你造成负面影响,出一出胸中的恶气。

唐小舟说,如果她仅仅只是这一目的,那她已经达到了啊,为什么还盯着告?而且,还编出那么多无中生有的东西。说什么四年前我们就已经在一起。四年前她才多大?那时她还在读高二吧,我怎么会认识她?

余丹鸿说,这事,如果说出来,肯定不是事。问题也正在这里,不是事的事,自然不需要摆出来说,结果,大家都搁在心里了。搁在心里,那就是事了。所以,你还是要想一想办法,看怎么处理一下。

唐小舟说,秘书长,您这方面的经验丰富……

话刚到这里,他就意识到说错了。都是这事闹的,使得他失去了谨小慎微,说话不用脑,才会令这种不靠谱的话轻易溜了出来。什么叫您这方面经验丰富?他的原意是想说,您是秘书长,经历多阅历广,处理危机的经验极其丰富,您能不能帮我出个主意?可这么一长串话,显然不适合说,他想尽可能简略,就简成了您这方面经验丰富。

余丹鸿的脸色果然变了,不待他说完,立即转过身,一边向外走,一边挥手说,我没有经验,没有经验。我哪有什么经验啊。

余丹鸿的身影从门口消失时,唐小舟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一个耳光。

就在唐小舟愣神的时候,陈运达跨了进来。省长竟然没有预先通知就来了,显得那么的不合常规。唐小舟有点不知所措,连忙站起来迎接。

陈运达说,德良同志有时间没有?我有件很重要的事和他谈。

唐小舟再次吃了一惊。就算陈运达是省长,他要见赵德良,也应该预约一下,这是最起码的尊重,也是游戏规则。现在,陈运达竟然没有预约,直接跑来了,显得很不正常。

唐小舟问,你给赵书记打过电话了?

省长要见省长书记,确实不需要通过秘书预约,直接打赵德良办公室的电话就行。

陈运达说,没有,我刚好到省委来办点事,顺便过来。

唐小舟说,你等一等,我去看看赵书记的有没有时间。

进入赵德良的办公室,将陈运达求见的消息告诉赵德良。赵德良倒不显得惊讶,表情异常平静,问唐小舟,我知道了,你让运达同志十分钟后过来。

唐小舟觉得,这个十分钟很有讲究,既有可能是赵德良要摆一摆省委书记的谱,在这场由陈运达发起的战争中,他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胜利者,这个谱,他是应该摆的。至少,他应该让陈运达明白,此前,他是江南省职务上的老大,现在,他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了江南省官场的老大。此外,赵德良可能还需要思考一下,陈运达这么急着来见自己,到底所为何事,自己需要做怎样的准备?

回到办公室,陈运达立即站起来,显然准备去见赵德良。唐小舟说,赵书记正在和北京通电话,请陈省长稍等片刻。

陈运达只好坐下来。唐小舟为他倒上茶。陈运达问,小舟啊,你来办公厅多长时间了?

唐小舟说,快三年了。

陈运达说,哦,三年了吗?那应该动一动了。

唐小舟微微一愣,暗想,这可真是奇怪了,前不久,余丹鸿曾两次说过同样的话。现在,陈运达又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运达大概见唐小舟不回答,又说,这三年,你干得很出色,大家有目共睹。你放心,你自己不好开口,我帮你说。像你这样年轻有为,德才兼备的年轻人,我们一经发现,就应该大力培养。下次常委会研究人事的时候,我会提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