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09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此话一出,形势陡变,围观者开始情绪激动,许多难听的话出来了,甚至有人开始上纲上线,骂的话,不再限于这两个人,开始渲泄对整个官场生态的仇恨。甚至有人喊,打这两个狗官,打死了是替民除害。

原本是一件民事纠纷,因为一句话,迅速酵了仇官情绪,有几个年轻人甚至抡膀子,似乎真的要揍那两个年人。两个年人见势不妙,落荒而逃。围观者没有了泄对象,却不甘心,仍然那里大骂,骂的当然不是那两个人,而是官场。有人好奇,问那个年轻人,你认识他们?年轻人说,不认识。那个不解了,说,那你怎么知道他是书记?年轻人笑,说,你没听说一个段子?一个人落水,围上来一群人准备搭救。有人说,此人是公务员,围观者散去一半。又有人说,是公安。围观者再散去一半。接着有人说,是城管,所有围观者全部散了。此时有人大声说,不对,是证监会的。那些散去的人去而复返,纷纷往下扔石头,且说,如果让他活着上来,不是坑人吗?有人大声说,你们都错了,是改委的。大家纷纷宽衣解带,往下面撒尿。有一个老人不解,众人都说,帮他涨。

赵德良一言未,转身便走。此后返回,上车,从党校至老省委大院,赵德良一言未,车内空气显得异常凝重。直到汽车停门前,唐小舟正准备下车开门时,赵德良才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小舟,我这里没事了。

看了看表,已经过了十点。明天还要去雷江参加他们的三正四以七个江南活动启动仪式,唐小舟不想再去见秋月婷了。即使不去,还要是打声招呼,尤其他没有搞清楚,晚上的安排,是否与明天的活动有关?如果是钟绍基授意,秋月婷出面的话,即使再晚,也要去会一会他们。

拿起电话,拨通了秋月婷的手机。让唐小舟惊讶的是,秋月婷仍然留喜来登三十八楼。唐小舟问她和谁一起,她竟然说,一个人。

她一个人那里,显然是等他。他不想去都不行了。

赶到喜来登三十八楼,确实只有秋月婷一个人坐那里。她面前摆着一壶普洱茶,水是满的,颜色非常深,接近黑色了。唐小舟心下暗自一惊,看来,秋月婷一直这里等他,似乎准备一直等下去。

唐小舟说,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秋月婷说,好久没有这样清静了,坐这里休息一下也好。又说,这壶茶泡的时间太长了,我叫服务员来换一壶。

唐小舟说,别忙了,都这么晚了,我们先说事。

秋月婷坚持要换茶。唐小舟知道再客气就显得假了,也没有阻止。服务员去换茶期间,两人坐那里说话。秋月婷问,徐易江你那里怎么样?

唐小舟看了一眼秋月婷,见她的表情平淡,似乎并不真是关心徐易江,仅仅只是无话找话。官场有些事,心里知道就行了,说出来是不适宜的。唐小舟便随意地答说,赵书记明天去雷江,我把他也叫上了。

秋月婷说,谢谢你给了他那么多机会。

唐小舟并不认为秋月婷是想和自己谈徐易江,也并不认为秋月婷真的非常关心徐易江的进步。秋月婷表示感谢之后,唐小舟便没有往下接。服务员送茶过来,他端起茶壶,分别给秋月婷和自己倒了茶。秋月婷说了声谢谢,话题又跳了。

这次跳到赵普身上。唐小舟心暗自愣了一下,难道赵普司法厅出了什么事?不然,她为什么这么郑重其事?赵普进入司法厅,唐小舟出过面,此人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事后,他也没有过问。假如赵普真司法厅闹出点响动来,他恐怕也不能袖手旁观。然而,秋月婷并没有这个话题停留,说过赵普,又问起唐小舟个人的一些情况,先问他的父亲目前怎么样。唐小舟说,恢复得不错,但车祸还是留下了一些后遗症,有一只手始终不灵活。又问他的女儿唐成蹊。唐成蹊已经升入县实验学,总体情况还不错,惟一的麻烦于她常常想妈妈,已经闹过很多次。

秋月婷问过唐成蹊,又问唐小舟的感情生活。唐小舟说,接触过几个,因为太忙,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很难有结果。秋月婷又问起上次那个女人告状的事,这事闹得响动很大,整个江南官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闹了一段时间之后,再没有了唐小枚的消息,唐小舟想,她可能也就是闹一闹,出一口气,见没什么效果,放弃了。

秋月婷说,过去,这类生活作风问题抓得很紧,哪怕小事也会大处理。现,这类问题不再是问题了,现的官场男人,如果没有几个女人,倒像不正常一样。有些人甚至明目张胆地把二奶三奶带身边,出去旅游啊,和朋友一起吃饭啊。成了一种炫耀。

唐小舟暗想,不仅仅是官场男人,很多女领导也这样干。从某种意义上说,官场女人要想混得好,这方面加开放一些。这个话题,唐小舟不敢往下接,怎么接,都可能是尴尬。

果然,秋月婷并没有这个话题上停留,又转了,问他,你上次去雷江是什么时候?

唐小舟说,上个星期回去看成蹊,从雷江转了一圈。

秋月婷又问,你没听说什么吗?

唐小舟意识到,秋月婷绕了一大圈,主攻点还是雷江,钟绍基,或者说雷江官场的某种传说。对于这个问题,唐小舟是没法答的。上个星期去雷江,是因为冯海波陈志光希望他出面跑一跑与雷东公路有关的事。这条公路,由冯海波和陈志光设想,初只考虑建一条县内公路,后来由唐小舟出面,才完成了省级公路立项。偶尔,这条路的某些事需要协调,还会找唐小舟出面。这次,除了雷东公路,确实没有谈别的。但这次没谈,不等于以前没谈,雷江毕竟是他的家乡,向他提供消息的人特别多,消息渠道比任何一个地区都通畅,雷江有什么事,他基本能够第一时间知道。

秋月婷的语气神态,让唐小舟心那么抖了一下。他问,你指什么?

秋月婷说,你知道一个叫蓝智蒙的人吗?

这次,唐小舟的心就不是轻轻地抖了一下,而是猛地抖了一下。蓝智蒙这个人,唐小舟不仅听说,而且还算熟悉。当年,唐小舟还日报当记者的时候,蓝智蒙就是岳衡电视台的女主持人,当家花旦。那时候,唐小舟就曾数次和她一起吃饭,只不过,见的次数虽多,蓝智蒙却一直没有记住他。直到他当了长秘书,蓝智蒙已经是江南省大的园林工程公司老板,此时,唐小舟根本不需要自我介绍,她便记住了他。

唐小舟说,认识啊,我认识她比较早,那时,她还不叫蓝智蒙,而叫蓝智儿。

多余的话,唐小舟自然不好说了。身高层,他听到的事,比别人要多。蓝智蒙初的名字,就叫蓝智蒙,后来当主持人,觉得这个名字难记,就改成蓝智儿,再后来,当了老板,又改回蓝智蒙了。去年副省委尹越被双规,查来查去,牵扯连了一堆人,其就有蓝智蒙。过完春节后不久,检察院逮捕了蓝智蒙。对于此案的处理,有关方面非常低调,但民间,还是传开了,并且传得很神。其实有两件事,让唐小舟印象深刻。一说修某条高速公路的时候,尹越原想把,蓝智蒙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钟绍基支持。钟绍基和蓝智蒙的关系,非止一日。蓝智蒙雍州有一套豪华别墅,就是钟绍基的别室。

这些话说得很张扬,却也并非完全捕风捉影。蓝智蒙和钟绍基的关系,唐小舟多少清楚一点,当初,钟绍基岳衡市当副书记,就和蓝智蒙搭上了关系。蓝智蒙当上知名主持人以及成为著名企业家,背后确实有钟绍基的影子。

钟绍基是否涉案,不仅秋月婷担心,唐小舟担心。通过他这里递给赵德良的各类信件,便有很多涉及钟绍基和蓝智蒙关系的。唐小舟也知道,这些信件可能葬送钟绍基,却又不能不送给赵德良,他只能做这些事的时候,为钟绍基暗捏一把汗。这些事,他还不能对任何人说,只得闷肚子里。令人玩味的是,风头火势之时,赵德良竟然去参加雷江的三正四以活动启动仪式,他到底是力撑钟绍基,还是欲擒故纵?唐小舟一点都不明白。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