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19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赵德良打断了他后面想说的话,吩咐道,这样好了,你让瑞隆同志和能宪同志过来,我们一起和记者们谈一谈。也不要搞什么专访了,可以随便地谈谈。

唐小舟离开包厢,来到隔壁包厢。温瑞隆的包厢与之相邻,门开着,显然是等唐小舟。见唐小舟进来,温瑞隆招了招手,说,小舟,坐。唐小舟说,不坐了。有些记者想给赵书记做专访,赵书记的意思,想叫省长一起和记者们谈一谈。

温瑞隆站起来往外走,唐小舟将他领进赵德良的包厢,自己却没进去,而是带上门,走道上给曹能宪打电话。因为和书记省长一起出差,曹能宪自然不能定包厢,是软卧车厢,有几步距离。给曹能宪打过电话,又给记者打。提出这一要求的是徐雅宫,他当然不好只叫徐雅宫一个人来,所以先给电视台记者打了电话,又给另外两家媒体记者打了电话,后打给徐雅宫。

包厢的空间太小,又太豪华,这样的场景,如果播出去,可能产生不太好的影响,电视台的记者要带摄像机,被唐小舟拒绝。四家媒体,每家媒体只允许一名字记者进去。即使如此,四名记者加上三位领导,包厢里也显得有些挤。

这是一场关于做大做强乡镇民营企业的谈话,也是关于江南省农业转型的谈话。唐小舟出身农村,对农业和农民是极其关注的,不过话说回来,农村和农业,就那么点事,说一千道一万,整个国经济格局,所占分量太小,因而常常被各级政府忽视。另一方面,中国农民,又占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农村和农民问题,直接就是社会安定的大问题,这个问题解决好了,国家就稳了。那么,这个国大的问题,是不是难解决的问题?唐小舟看来,显然不是如此,相反,农村和农业,还容易解决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只不过,现一些乡镇干部,一心想着的是往上升,怎样讨好上面的领导以便为自己拓展上升空间,并没有真正替农民着想。赵德良抓这个问题,唐小舟一二十个赞成。同时,他又觉得,这次谈话,自己实没有听的必要。加上包厢的空间狭小,没有必要留里面挤占空间。

唐小舟将这些人安排好之后,退出来,进了隔壁的包厢,和温瑞隆的秘书方昌伦聊天。

方昌伦是个瘦高个,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一张长脸,被近视眼镜和了一下,还是显得有些长。方昌伦是温瑞隆从雍州市带来的,当秘书的时间有点长,这已经是第四年了。不过,温瑞隆有些与众不同,按理说,他这种级别用秘书是有规定的,可他偏偏用了一个刚刚提上副科级的秘书,因此,方昌伦至今也还只是正科,副处大概还需要过一两年才能解决。秘书就是长的影子,温瑞隆的烟瘾大,方昌伦似乎也受了影响,成了烟鬼,平常一天要抽两包烟。烟对他的身体显然已经产生了影响,不时要咳一下,让人觉得他要吐出一口浓痰,实际上,从未见他吐过痰。

唐小舟和温瑞隆的关系很一般,同方昌伦,也就是仅仅面熟而已。

现在,温瑞隆当了副省长,下一次将会是常务副省长,并且要进常委班子,这样的人,即使不能将关系搞得很亲密,至少也不能像从前那样。唐小舟意识到,对待温瑞隆上面,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为了纠正这一错误,他正不遗余力地和温瑞隆靠近。当然,这种靠近,又不能太直接太露骨,否则,人家会警惕,赵德良知道后也会反感。这件事的技术性很强,得小心仔细地操作。

这次进入温瑞隆的包厢,就是这种操作的一部分,先和温瑞隆的秘书搞好关系,再进一步将关系扩大到温瑞隆,即使无法和他成为像郑砚华、钟绍基、吉戎菲那样的关系,至少也要表面上说得过去,遇到关键时候,至少他不坏你的事。

唐小舟毕竟是全省第一号秘书,所有的秘书,都想和他套近关系。故此,只有秘书们主动靠近唐小舟的,很少有唐小舟主动靠近其他秘书的。现在,唐小舟主动走近了方昌伦,秘书这个行业,唐小舟虽然入行比方昌伦晚,但悟性好,阅历深,很快成为秘书的人精。方昌伦见了唐小舟,自然有点受宠若惊,十分热情。

方昌伦说,唐哥,真是抱歉,几次给你打电话,说要去拜访你。可我这位主子不好侍候,工作狂一个,搞得我整天围着他转,一直抽不出时间。

唐小舟挥了挥手,说,心领了,大家干的是同样的事,谁不知道谁的情况?温老板在市里的时候,我不太了解,到了省里以后,虽然也没有私下接触,但听了几次他的发言,给我强烈的印象,就是两个字,实干。

方昌伦说,唐哥的眼光真毒,这一点看得太准了。现在的官员,大都喜欢搞花架子,只有我们这个主子特别,不管别人搞什么,他就只做实事,每一件事,都做得扎扎实实。

对此,唐小舟也有认同。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像这种实干的官员,需要足够好的运气,否则,他的实绩,都变成了上司的,他要想得到认同,难度是非常大的。

两人正东一句西一句地聊,温瑞隆进来了。唐小舟以为访谈结束了,立即起身。同时说,首长你好,访谈这么快就结束了?

温瑞隆也差不多同时说,小舟在这里啊。说过之后,又补充说,还没有,我溜出来抽根烟。

赵德良本人不抽烟,他所活动的空间里,其他人自然也不能抽烟。官场就是如此,主官的私人爱好,往往影响整个官场。曾经有小说描写过一个情节,说是主官换了一个茶杯,结果一夜之间,全省都换上了同样的茶杯,那些消息较慢的人,会因自己的迟钝痛苦好一段时间。这种说法,显然有些言过其实,甚至过于虚构。演艺圈有个撞衫概念,官场同样有,出席同一个活动,别说穿一样的衣服是忌讳,就算打一样的领带都是忌讳,用同样的茶杯这样的细节,虽然不是那么讲究,但也不可能整个会场摆上同样的茶杯,让新闻记者看到,拍成照片发到网上,那就说不清楚了。但主官个人的嗜好,确实会影响其他人。比如有些主官喜欢抽烟的,甚至抽得很凶,整个官场,抽烟的人就会很多,一旦开会,会场就会乌烟瘴气。只要主官喜欢抽烟,一定烟瘾奇大,原因是经常有人给他递烟,他手上便可能烟不断。赵德良不抽烟,其他喜欢抽烟的官员,就会极其受憋。并非赵德良有明确规定,不准他面前抽烟,可大家均有这样的默契,不愿细节上引起主官的不满。如此一来,在赵德良面前抽烟,成了一种特殊待遇。这种待遇,只可能较大的场合,或者人少的情况,如果较小的空间,加上人数较多,那是一定不能抽烟的。

温瑞隆是一支老烟枪,一天要抽三包烟,除非是检查工作这样的野外作业,其他时候,基本是烟不离手。因此,雍州政府口,烟枪比较多,每次开会,会议室里便烟雾缭绕。

温瑞隆直接说自己溜出来抽根烟,唐小舟倒是非常惊讶。省委书记主持专访呢,溜出来倒不是没有问题,但溜出来抽烟,过分了。温瑞隆既然肯将此对唐小舟说出来,显然不代表他缺乏城府或口无遮拦,到了这种级别,全都位列仙班了,绝对不缺政治智慧。他之所以坦率,很可能说明这个人内心非常强大,还非常自负,熟悉官场套路。

方昌伦立即掏出烟,递给他一支。他接过的同时,对唐小舟说,小舟也来一支?

唐小舟说,不用,我不抽。

温瑞隆说,那怎么行?我们两个抽,你不抽,你不是被动吸烟?被动吸烟不好。

唐小舟说,那我就主动吸支。

方昌伦递了一支给唐小舟,唐小舟接过,方昌伦立即拿出打火机,给温瑞隆点火。温瑞隆指了指唐小舟,说,先给首长点。

唐小舟说,首长,你这是骂我啊。我是什么首长?说着,他从方昌伦手接过打火机,主动给温瑞隆点。温瑞隆笑了笑,点了。唐小舟又给方昌伦点,方昌伦一定不干,唐小舟便自己点了,再将打火机递给方昌伦。

温瑞隆问,怎么样?是不是有中毒的感觉?

唐小舟说,好久不抽了,有点头晕。又说,首长书记会上的报告,我印象非常深刻。

温瑞隆正准备把烟送到嘴边,听了他的话,又放下了,问道,喔?你不是恭维我。

唐小舟说,还真不是。我想,按照首长的那个规划,我们江南省,未来的五年,真的要腾飞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