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23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唐小舟不回答她,而是走上前,接过她手里的推车。推着往前走的时候,注意看了看,里面全都是日常用品,诸如食用油、卫生纸之类。唐小舟将车子推到楼梯口,刘朔雯输入密码打开门。唐小舟将所有的物品从推车里拿出来,提在手上,随着刘朔雯跨进去,再进入电梯。

时间已晚,电梯使用率低,只有他们两人。任意一个狭小空间里停留,哪怕仅仅只是几十秒钟,彼此不说话,那种尴尬,很可能影响较大。而这种很容易让人尴尬的空间,一是电梯里,二是小汽车里。

唐小舟正准备说话,刘朔雯倒是先说了。她说,小舟,你干这个工作几年了?

唐小舟说,刚刚三年。

刘朔雯说,只三年吗?我感觉认识你很长时间了。

唐小舟说,这说明我们姐弟有缘不是?

刘朔雯说,怎么样?三年一个台阶,要不要我们给你们省打个招呼?

唐小舟连忙说,谢谢,姐,不用了。

刘朔雯说,你甭客气。如果需要就直说。

唐小舟说,姐如果想帮我,等今后,我有需要的时候,向姐要个大的。现在,咱就不要了。

这话,唐小舟是半真半假,半真诚半玩笑。

出电梯前,刘朔雯对唐小舟说,好,如果姐能帮得上,到时候就帮你个大的,帮不上,那你可别怨姐。

唐小舟提着东西,眼刘朔雯后面走向她的家门,嘴里说,怎么会怨?你是我姐啊。

进门后,刘朔雯先关了门,又拿出拖鞋给唐小舟。唐小舟并没有立即换鞋,而是弯下腰来,摆放刘朔雯的那些物品。刘朔雯从他手里接过那些物品,正要转身去存放,唐小舟却拿着自己带来的那只包,说,姐,我给我蒙哥带了两瓶酒。

听说带了两瓶酒,刘朔雯立即停下来,伸出一只手,做出制止动作。说,小舟,这个可不行,你蒙哥特别叮嘱过,咱可不能坏了他的规矩。

唐小舟自然知道武蒙的规矩,也清楚武蒙和刘朔雯的为人,如果真的坏了他们的规矩,他们是可以将你轰出家门的。他们有这样的底气,也确实是这样干的。唐小舟深知这一点,才会礼品上极心思。他说,姐,你放心,这两瓶酒不值钱,普通的白酒。

刘朔雯看了一眼唐小舟拿出的两瓶酒,用普通白纸包着的,纸显得有些年头,带点黄色。她问,这酒怎么连包装都没有?

唐小舟说,这就是包装啊。因为不是什么知名的牌子,所以才会这么简单地包装。

唐小舟说得轻描淡写,而事实上,这两瓶酒的来历,就远不是这么轻描淡写了。

给人送礼是一门大学问,仅仅是送酒的学问,就是奥妙无穷。唐小舟的身边,有很多秘书喜欢收藏酒。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收藏爱好,而是因为有些酒很值钱,比如洋酒的路易十三什么的,那就不是酒,而是液体黄金,还有波尔多红酒,也是贵得吓人。这种酒,通常是买的人不喝,喝的人不买。甚至秘书们收到这种礼物,也不一定自己喝,要么是拿去卖了变现,要么是转送给了高级别的人。

唐小舟要给武蒙送酒,绝对不能送这类酒,一旦被拒绝,下次就没有机会了。因此,他要送的酒,就一定是价格很便宜,却又非同一般的酒。比如他这次送出去的两瓶酒,产地是贵州的茅台镇,生产的时间,却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当年,茅台镇有很多生产白酒的厂家,其酒的品质,和后来的茅台相差并不是太大。只不过,茅台出名了,或者将其他厂家兼并,或者将其他厂家挤垮。唐小舟送出的这两瓶酒,就是一家已经垮掉的厂家生产的。

这样两瓶酒,显然不值钱,若是当年,这样两瓶酒,还不足五元钱。就算是几十年后的今年,唐小舟托人四处罗这种酒,每瓶只不过一万多元。另一方面,如果拿这种酒招待特别的客人,意义就不同了。毕竟这种酒已经成了绝品嘛。

刘朔雯是否完全不清楚这两瓶酒的特殊意义,唐小舟不知道。至少,他的目的达到了,刘朔雯没有任何顾虑地收下了这两瓶酒。

就她放好东西,准备给唐小舟倒茶的时候,唐小舟又拿出了另一件东西,说,姐,我这里还有一件东西,也是给我蒙哥的。

刘朔雯看了一下,见唐小舟手上拿着一张折叠的纸,看上去,应该是一张很普通的纸,便问,那是什么?

唐小舟说,前不久,画家秦臻先生到江南,我负责接待他,临走的时候,他说要送给我一幅画。我想,这东西我不懂。不过,蒙哥是懂的。我就要他给蒙哥画了一幅。

刘朔雯立即向后退了一步,说,我听说秦臻的画很值钱的,这个我不能要。

唐小舟说,这件事,我也不懂。我问过秦老先生,他说,其实,他的画没那么值钱,主要是媒体炒这件事。还有,画作也分成品和半成品,一般国画家,其作品都是和装裱联系一起的,只有装裱完成,才能算是成品。这幅画,没有装裱的,可以算是未完成之作,他自己也说过,这只是玩味之作,不值钱的。

这就是唐小舟的精细之处。如今的人们,用画作送礼,所送一定是古画,至少也是清代的,换上民国的,就送不出手。可古画之,普通人画的,一定没人要,因为那不是艺术品,有名气者的作品,一是难以谋到,二是价格不菲。别说送的时候人家是否敢要,要了之后,留家里也是定时炸弹。将来某一天,某人出事了,这样一幅画,就会成为纪委的线,追到送画者头上,前程就可能毁了。

唐小舟独辟蹊径,将目光盯今人的作品上面。今人的作品,价格差别非常之大,那些极其著名的,一幅画或许能卖几十万美元,等的,也有好几万美元。当然,还有些能够卖出几千美元的。无论哪种画,一旦以美元为计量单位,那就具有了较高的收藏价格。另一方面,今人的画,毕竟容易得到,你既可能是通过市场买来的,也可能是某个艺术家送给你的,尤其是这画没有装裱的情况下,纪委大概也不会认为这是成品,尤其不太可能认定是贿品。

为此,唐小舟委托梁立柚和程青。恰逢全国代会,两人出面联系,赞助了一次活动。这次活动,当然也不全是程青出钱,唐小舟还拉了些雍籍企业家,将这些艺术家拉到一处风景名胜之地,搞了一天笔会。笔会上生产的作品,自然就由组织者共同所有,企业家们拿走了一批,梁立柚和程青也获得了一部分,唐小舟也得到了一部分。

梁立柚和程青他们得到那些画作之后,立即拿去装裱了。唐小舟却没有这样干,与这些画作相比,装裱只是小钱,一旦装裱完成,所有画作也就变成了成品,有价了。唐小舟不装裱,画作实际是半成品,是没有价格的。这样的东西,适合送礼。

刘朔雯收下画作之后,又要给唐小舟沏茶。唐小舟说,雯姐,你就别忙了,都忙了一天了,肯定很累,早点歇着,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刘朔雯客气了几句,见唐小舟真要走,送他出门。临别前,她问,你跟姐说实话,真的不要我们跟赵书记提一提?

唐小舟说,谢谢雯姐,真的不需要。

刘朔雯又问,是不是赵书记有安排?

唐小舟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想,毕竟我才干了三年,时间有点短了。

刘朔雯说,好,姐明白了。

池仁纲出事的消息传来时,唐小舟正央党校联系就读职研究生班的事。

今年的在职研究生班,报名时间已经过了,唐小舟来得有些晚。不过,这种班原本就是为解决领导干部职进修而设,只要还没有考试,报名时间也不是那么严格,唐小舟找了关系,得到特批。正办理报名手续的时候,有电话进来,是容易。

容易说,今天凌晨两点,雍德高速公路上发生一起车祸,一辆面包车的尾部挂了一辆快速行驶的小汽车。事后分析,小汽车可能是想超车,从面包车的左边超越时,面包车恰好向左打方向,因而和小汽车相撞。小汽车的速度太快,立即侧翻,滚过中间的隔离带,撞向逆向车道上一辆迎面而来的卡车。小汽车上,司机和另外一人,当场死亡。

经过高交支队几个小时的工作,现已查明,那辆肇事面包车逃逸,小汽车上的两个死者都喝了酒,属于酒后驾车。现初步认定,死者是省委党校副校长池仁纲和他的司机。

听到池仁纲三个字,唐小舟的心跳加快了一点。

为什么偏偏是池仁纲?为什么偏偏是车祸?为什么肇事车辆逃逸?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