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26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徐易江来了车站,唐小舟特别安排的。

  到家后,余丹鸿离去时,看了徐易江一眼。这一眼看得很重,唐小舟注意到,徐易江似乎心有愧疚似的,不敢和余丹鸿的目光对接。这个余丹鸿也真是,好像省委办公厅是他家的,别人占了一点点实惠,倒像是揩了他老婆的油一般。徐易江确实还是单纯了些,不偷不抢的,有什么必要脸红?

  赵德良上楼去洗澡,唐小舟便和徐易江一起准备早餐。

  唐小舟说,秘书长脸色好像有点不好看?

  徐易江说,在火车站看到我的时候,他把我说了一通。责怪我不该私自跑来接站。

  唐小舟说,你告诉他,是我让你去了嘛。

  徐易江说,我没说,最近,他的心情似乎不大好。还是别惹领导。

  唐小舟稍稍有点意外,问,有什么事?

  徐易江说,昨天,他舅子的超市出了点事。

  唐小舟问,什么事?大事还是小事?

  徐易江说,是他的小舅子毛天华的超市出了点事。店里有一个女孩,长得很漂亮,毛天华打她的主意,用尽了各种办法,人家不肯就范。其实,那个女孩是被一个老板包起来的,只是觉得一个人在家太无聊,才找个事做。毛天华逼得人家太紧,女孩不想干了,又想出这口恶气,对那个老板说了。那个老板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即叫了几个人,找上门来。恰好毛天华不在,那伙人就在店里闹了一通,砸了些东西,走了。毛天华也不是善主,他知道后暴跳如雷,带人又打回去,将那个老板的办公室砸得稀巴烂,还打伤了四个人,其中那个老板伤得最重,摘除了脾脏,还断了一条腿。

  唐小舟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徐易江说,就昨天的事。昨天晚上,区公安分局把毛天华抓了。听说,当天晚上,余秘书长去捞人,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捞出来。

  有这样一个不省心的小舅子,也确实够令人心烦的。退一步想,毛天华之所以如此嚣张,大概也是因为有余丹鸿这样一个身居高位的姐夫。人就是如此,有钱有权之后,容易膨胀,最后膨胀到自己都认不清自己。

  赵德良下楼,他们的谈话停止了。赵德良坐下之前,问徐易江,小徐,一起吃吧。

  徐易江说,我已经吃过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唐小舟心中,却是一阵狂喜。这似乎表明,自己的努力有了回报,徐易江得到了赵德良的认同。

  自从徐易江跟在自己身边,整个官场,都在关注这件事,唐小舟已经接到无数电话,都是恭喜他即将升迁的。面对这种电话,他哭笑不得,只是顾左右而言他。

  他能说什么?承认自己即将升迁,还是别的?根本没法说。徐易江跟着自己,是经过赵德良同意的。可一段时间过去,对于徐易江印象如何,赵德良却连一个字都没提。领导不表态,下面的人就难受。毕竟是自己物色并且向领导推荐了一个人,当初的考虑,只希望能有人接手,自己好尽快超生,现在才知道,向领导推荐干部,是一件风险极大且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领导如果喜欢这个人,一切还好说,假若领导认为这个人的能力有问题,就不仅仅只是觉得这个人有问题,而是觉得你的眼光有问题。你如果是一个不能知人善任的人,领导还敢把更重的担子交给你?

  有一段时间,唐小舟觉得自找了一个大麻烦。他多次动过念头,不让徐易江再跟下去。转而一想,这事也不能干,假设领导并非不认同徐易江的能力,只是觉得还需要观察,他这样做,岂不是让领导觉得,他一直在揣摩上意?将心比心,如果某个人一直在揣摩自己的意图,他一定会觉得这个人很可怕吧。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是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满腔热情地烧了一壶温吞水。

  刚刚在办公室坐下不久,韦成鹏来到他的办公室。也不知道他怎么练出来的,轻手轻脚,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唐小舟听到门被锁上的声音,才抬起来头来,看到他,说,成鹏,有事吗?门别关。

  韦成鹏冲他笑了一下,转过身,把门打开一点,然后走到唐小舟的面前。

  唐小舟说,你找我有事?

  韦成鹏先是咳咳笑了笑,然后递给他一张纸。唐小舟接过来一看,见最上面是四个字,请调报告。唐小舟问,请调?你要调到哪里去?

  韦成鹏说,暂时去省政府办公厅。

  唐小舟略略愣了一下,去省政府办公厅?这么说,他要换个地方兴风作浪了?韦成鹏和陈运达的关系不一般,到了省政府办公厅,在陈运达的照应下,大概很快就能升起来。退一步再想,当初,韦成鹏进入省委办公厅,原本就是陈运达的一着棋,肯定是有权力回报的。如今已经过去几年,若是仍然将韦成鹏留在这里,恐怕再难解决他的任职。陈运达干脆把他调到省政府办公厅,干上一两年,再解决正处级,赵德良大概也不会过于执着。

  唐小舟装着看报告的内容,脑子紧急思考着。

  自己和韦成鹏没有任何利益之争,他却四处给自己制造麻烦。这种人品质很坏,一旦让他掌握权力,很可能做出更多损害自己的事情。如果有可能,他一定要让韦成鹏永远没有机会。然而,他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压得了韦成鹏一时,压不了一世。韦成鹏既然将这个请调报告拿到了自己这里,说明他已经把幕后工作做好了,自己如果刁难,更进一步得罪韦成鹏不说,还会得罪他背后的一些实权人物。

  唐小舟说,这个东西,你给我干什么?余秘书长签个意见,由人事处去办就好了。

  韦成鹏说,人事处的姚处长说,要你签个字。

  唐小舟说,这种事,哪轮得到我说话?好了,你放在这里,我去找余秘书长说说。

  韦成鹏说,你能不能……他们那人手不够,催我去上班呢。

  唐小舟说,我一会儿要去向余丹鸿请示赵书记今天的安排,顺便跟秘书长说说。

  韦成鹏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唐小舟摆了摆手,说,好了好了,就这样吧,我要去找秘书长了。韦成鹏这才退了出去。

  来到余丹鸿的办公室,唐小舟注意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余丹鸿的表情有什么异样。其实也不可能有异样,对于一名省委常委来说,只要不死人,事情还真大不到哪里去。也不知那个派出所所长是不懂套路还是怎么的,他能顶得了一时,能顶得了长久?余丹鸿只要肯出面,给公安局长打个电话,他不还得放人?这事的关键不在于他顶不顶,而在于余丹鸿是否出面。从另一重意义说,为了这么件事,余丹鸿竟然会亲自出面,有点过了。只要他说一句话,不知会有多少人跑断腿。他之所以出面,大概也是因为迫于太座夫人的压力吧。

  商量完日程安排,唐小舟把韦成鹏的请调报告递给余丹鸿。

  余丹鸿看了一眼,又抬头看着唐小舟,说,小韦要走?

  唐小舟说,事前也没听说,刚刚他把这个报告送给我,说是政府那边等着他去上班。

  余丹鸿说,如果放他走,你们一处的工作怎么办?以前是三个副处,现在剩下两个,他再走了,就只有卫新一个人了。

  唐小舟趁机说,厅里是不是考虑一下徐易江?

  余丹鸿再次抬头看他,说,徐易江?他来厅里的时间不长啊。

  唐小舟说,虽然时间不长,毕竟以前的级别在那里,他又是正规研究生毕业,还立过两次功。到厅里来后,工作上手也很快。

  余丹鸿说,厅里的研究生,不止他一个吧,就算你们一处,还有别人?

  唐小舟说,我们一处有两个,都很不错,如果厅里能够解决,那是最好了。

  余丹鸿说,小孔是很不错,任劳任怨。不过,这个小徐,性格是不是有点问题?这不是小事。

  唐小舟这话只是顺口而说,孔思勤还只是副科级,要马上解决副处,几乎没有可能。他不提孔思勤,只说徐易江。他说,只是不太爱说话。这一点,恰好是在办公厅工作必须的吧。

  余丹鸿说,谨言慎行,是修养,是素质,不是性格。这个暂时不说了,德良同志是什么意见?

  唐小舟知道,他这是侧面打听,徐易江在赵德良身边出现,到底是谁的意思。唐小舟不能明说,又不能完全不说。他说,这事我上次向你汇报过啊。主要是去年以来,我的事情比较多,常常要到下面去跑。有时候,赵书记身边需要个人跟一跟。

  余丹鸿看了唐小舟一眼,说,这个事,你要跟赵书记沟通好。赵书记如果有这个意思,我这里自然没问题。赵书记如果没这个意思,小徐经常在赵书记身边走动,影响可能不是太好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