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27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唐小舟担心余丹鸿会坏事,不得不再加点药,又不好搬出赵德良,只好说,这段时间,我有意把他带在身边,近距离观察,总体感觉,做事还是比较到位。

  余丹鸿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说,行,找个机会,我和德良书记碰一下。

  唐小舟只好放下韦成鹏的请调报告,告辞出来,回到办公室,将日程安排打印好。恰好见余丹鸿下楼,便抢在他进入赵德良的办公室前,让他签了字。再次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准备待余丹鸿离去后,再去向赵德良报告一天的安排。

  刚刚坐下来,桌上的电话响了。唐小舟连头都没抬,抓起电话。以前在报社,大家都说普通话。唐小舟的普通话不是太标准,有些高岚口音,毕竟在上海混了几年,也还能过得去。用普通话打电话,他的第一句往往是你好。到了省委办公厅后,刚开始接听电话,他还是老习惯,先用普通话说你好。可大多数干部都是本地人,说的是地方方言,有一个普通话的你好开头,再改方言,非常拗口,连自己都觉得不真实。如果一直用普通话,和对方的方言搭配,极其别扭。对方为了说话顺畅,只好改用普通话。如此一来,倒显得他逼着人家说普通话似的。果然,没过多久,有流言传来,说唐小舟架子很大,说话拿腔拿调。唐小舟苦思之后,只好改变做法,拿起电话,先不出声,对方先开口,若说方言,他就以方言应对,对方若说普通话,他自然就说普通话。

  这次,唐小舟拿起电话后,并没有听到声音。他等了片刻,还是用方言问,请问找谁?

  对方说,是我。

  唐小舟一下子愣住了。这个声音实在太熟悉了,常常出现在他的梦中。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以前和她关系很好,他的梦中,从未出现过她。最近一段时间,她老是造访他的梦境,弄得他每次都很难受。

  他轻轻哦了一声,然后说,怎么样?你还好吗?

  她说,你还会想到我?

  他想说,废话,当然会。可这话不好开口,感情这种东西,是时间和空间交叉的产物,时间和空间发生错位以后,默契就失去了,彼此都会有些尴尬,也就正常。

  她等了片刻,见他不出声,便说,好和不好都是相当的,关键看各自的感觉。

  他很想问问,你的感觉如何?又觉得这是废话,而且,还含有某些意味,便打消了念头,问,你有事吗?

  她犹豫了半秒钟,然后说,没事,挂了。

  听到话筒里传出嘟嘟嘟的声音,唐小舟十分冲动,想立即回拨过去。凭他的感觉,她过得似乎并不好,一定是想在电话里向他说点什么。他甚至能够想象,她想过很多种和他沟通的办法,最后还是决定打电话。可是,这个话题一通,彼此又没有那种感觉,说一句停半天的对话,让彼此都显得涩滞。

  正当他为此纠结的时候,余丹鸿离去了。唐小舟连忙进了赵德良的办公室,将相关工作安排和赵德良对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小舟有些心神不宁。

  唐小舟一直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是非常超脱的。因为曾经被感情所伤,以后遇到这类事,就有了免疫能力,但凡有女性从身边经过,就像风从身边经过一样,最多也就是撩动一下头发,或者吹起一些飞沙走石,打在你的脸上身上,有一种浅浅的疼痛的感觉。

  曾经一度,他身边有四个女人。他甚至暗自得意,觉得自己享了齐人之福。可没料到乐极生悲,前后几个月时间里,邝京萍悄然淡出,唐小枚意图敲诈,而孔思勤黯然嫁作他人妇。那时,唐小舟甚至有一种忽然轻松的感觉。毕竟唐小枚给他的压力太大,他天天都担心在另一个方向,会冒出一堆事来,孔思勤以那样一种方式结束,在他看来,是最理想的。他欣赏自己的不着痕迹、了无牵挂。他还自我欣赏和冷雅馨交往的时候,能够控制自己。

  然而,时过境迁,唐小枚已经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似乎不会再来麻烦他了,和冷雅馨的关系,再难回到从前,但总体来说,还算过得去。倒是徐雅宫,算是目前惟一和他保持关系的女人,可这种关系,也是脆弱得很。两个人各忙各的事,彼此像两股道上跑的车,很少能够有交集的机会,别说一个月,有时两个月,也难得见上一次。倒是孔思勤,就这么一个短信,一个电话,竟然拨乱了一池秋水。

  自己错过了她,是不是真的是个巨大的错误?

  唐小舟无数次冲动,想到一处走走。同时,他又不得不抑制着。

  中午有个接待任务,在迎宾馆吃了午餐,唐小舟随赵德良一起回办公室,走到大门口,见那里围了一圈人,加上维持秩序的武警战士,有五六十人。那些人显然想堵住省委大门,武警战争尽量将他们往一边挤,省委大门只堵了一半。显然,遇到了上访人群。

  中央要求维稳,三令五申,对于维稳事件,地方政府,必须主官负责。中央的意思是希望地方政府有效疏通矛盾,开辟解决矛盾的渠道,找到解决矛盾的办法。说到底,中央的要求是疏。但到了下面各级政府,维稳成了一票否决的大事,而这类事的发生,原因多种多样,有些矛盾是前任留下的,后任或者不想替前任揩屁股,或者前任高升了后任处理起来棘手。也有些并非真有天大的冤屈,仅仅因为知道维稳是硬指标,能给下面主官造成巨大的压力。上面一旦发雷霆之怒,下面只好妥协。聚众上访,因此在某些人那里,成了一种向当地政府讨价还价的利器。

  看到面前有一群上访群众,唐小舟暗自吃了一惊,不知道赵德良会是什么态度。他转过头去看赵德良,心里最大的希望,是他仍然睡着。从迎宾馆到新省委有一段距离,赵德良又有睡午觉的习惯,上车后,他就睡着了。让他意外的是,赵德良醒着。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