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29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正转着这个念头,手机响了。唐小舟拿起一看,方昌伦三个字。唐小舟立即接听,主动说,昌伦你好。今天不是开省长办公会吗?这么快就散了?

  方昌伦说,是啊,不欢而散。

  唐小舟暗吃一惊,问道,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的省长办公会,主要有两大议题,一是全省节能减排的目标计划,一是审查省内的几个大的建设项目。

  节能减排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难事。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靠什么发展的?就是靠那些低附加值高污染企业发展的。为了这种发展,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环境污染,到了不能忽视的程度。国家要求企业转型,但是,到了各个省市,尤其中西部省市,执行起来难度就大了。如果真按中央政策,进行大面积调整的话,很多企业都要关闭,大量的工人必须下岗,GDP值将会大幅度下降。

  至于上大项目,每一位领导,都是喜欢的。项目出政绩,谁会和政绩过不去?

  省长陈运达,是个立志要干大事的人,他从政几十年,政绩可圈可点。如果不是因为突出的政绩,大概也不可能居于如此高位。但是,自从当上省长之后,遇到一些困惑,先是受到袁百鸣的排挤,后来又和赵德良过了一次招。这两次经历,显然使得他的精力受到影响,几年时间里,没有太大作为。去年的党代会前后,赵德良和陈运达达成了某种默契,陈运达从此似乎改变了想法,着手推进省内的几个大项目。

  最大的项目,当然是环湖汽车拉力赛赛道。还有其他一些大项目。一般来说,大项目首先需要当地论证,然后由省里审查,再报国家批准。一个项目,只要经过了这样几道关,便能获得三级的配套资金。像这个环湖汽车拉力赛项目,第一期的建设资金,大概需要几百亿,后期的配套资金,大概也需要几百亿。项目一旦立下来,国家财政,怎么说,也要给几十亿上百亿,省里再给几十上百亿,加上市里的配套,资金问题的三分之一,就解决了。如今各地争项目,争的,其实就是两个东西,一是中央财政的拨付,二是GDP的增量。环湖汽车拉力赛项目一旦立项,不仅市里GDP数字非常好看,省里同样有一个可观的GDP增量。

  如果唐小舟的估计不错,经历了前面两个阶段之后,江南省的政局已经稳了,此时的赵德良,同样希望大干快上出政绩。这似乎是一种中国式的哲学,每一个事物,都有三个发展阶段,前两个阶段,都是为了平衡。第一阶段是打破平衡,第二阶段是建立新的平衡,第三阶段,平衡一旦建立,就要考虑得到上级的肯定和民众的拥护,自然就得出政绩。

  但出政绩和出政绩又不那么一样。你认为是政绩,别人可能认为是瞎折腾。

  赵德良也在盯着大项目,他所盯的大项目,是雍州市的城市客厅计划。这个城市客厅计划,是刚上任的女副市长刘茗钰提出来的。

  刘茗钰说,现在人们都往城市集中,到城市干什么?生活?城市生活成本很高,高得一般市民怎么折腾,都还在贫困线上。另一方面,以前的工业化城市,又在向生活化城市让位,除了购物,城市可以说一无是处。就算是购物,也已经由单纯的生活需求转变为了旅游需求。可实际上,目前中国城市,有哪几个城市值得旅游的?桂林算一个,那是因为天赐,杭州算一个,同样因为天赐,北京和西安,也是旅游城市,那是文化的积淀。此外还有哪里?一些领导人看到自己的城市里有几座亭子,便以为那是天下无双的旅游牌,岂不知过去的几大名楼,也只不过几层的矮棚子而已,与那些几十层的高楼相比,简直就是要饭花子。靠这样的资源吸引旅游者?还打什么旅游牌,简直就是贻笑天下。而如今的中国城市,除了旅游,这有什么牌可打?退一步说,各大城市为什么打旅游牌?那是因为全世界的旅游热,一座城市就像一个家庭,不断要接受来自各地的客人。既然是客人,自然就需要好的招待,好吃的好玩的。事实上,虽说中国人很讲究吃,而中国的吃文化,其实也是很粗糙的文化,是温饱文化。说得耸人听闻一点。中国的饮食,还不如那些制给宠物的食品精制。除了食物,还有什么?只有旅游。然而,真正的旅游者,都往名山大川跑了,城市根本留不住游客。留不住客原因只有一个,没有旅游资源。

  所以,刘茗钰提出了一个城市客厅的发展雍州市旅游城计划。这个计划以雍州的天心洲为中心,以周边区域为配套,建设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游乐园区。刘茗钰这个女人,个子小巧,却有巨大的能量,雄心勃勃,上任伊始,就弄出这么个石破天惊的大手笔。对于这个计划,省内的争议非常之大,主要焦点在于,这个计划的投入实在太大了,她计划用十年时间,在此投入五千亿。建成一个与迪斯尼有同样影响,但类型不同的国际游乐园区,使得雍州成为一座国际旅游城市。这个计划一旦建成,整个天心洲,就成了雍州市的客厅,接纳天下游客,所以,她将此计划定名为城市客厅计划。

  这次省长办公会,上午主要讨论节能减排。节能减排是一个大难题,任务重矛盾多涉及面广,讨好了上面,讨好不了下面。温瑞隆虽然当上了副省长,但常务还没有得到确认,省委常委身份也还没有解决,只是解决了排位而已。讨论分工的时候,陈运达将这颗难剃的头,给了温瑞隆。

  温瑞隆自然也想出政绩,何况,他还要表现给大家看看,尽快解决常委职务。他用几个月时间,弄出了一个全省节能减排进度计划。按照这个计划,今年的节能减排任务是三分之一,其中最大的手笔,是整顿岳衡湖周边所有的造纸企业。造纸需要水源,也需要树木等原料,岳衡湖符合这两大条件,周边造纸企业密集分布,大大小小的造纸厂,有一二百家。按照温瑞隆的进度表,今年之内,大约有一半中小型造纸厂必须关闭,另外一半,必须完成技改,实现转型。

  这个节能减排进度计划上会,只是初次上会,根据省长办公会的意见修改后,再上常委会,形成决议,便将在全省实行。

  按说,温瑞隆提出先难后易的减排方案,事前应该和陈运达商量过,取得过他的认同。让人没想到的是,陈运达却在此时提出了先易后难的减排路径。表面上看,先易后难或者先难后易,只是一种提法,可实际上,执行起来,却是天渊之别。若是先难后易,将难啃的骨头先啃,剩下那些容易的,自知没有人家后台硬背景深财力大,最好是按照文件执行,因此,后期的执行难度,几乎没有。若是先易后难,麻烦就来了。后解决难的,难度一点都不会减少,先解决易的,反倒困难重重,人家会有比较嘛。

  温瑞隆陈述自己的观点,陈运达仍然坚持己见。他的理由,看上去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他表示,他本人是支持节能减排的,甚至巴不得一夜之间,将减排任务完成。问题是,省政府的工作,并不仅仅只是节能减排,更重要的还是经济发展。按照温省长现在搞的这个计划,今年要完成减排任务的百分之三十,目标还都是利税大户,这样一来,省政府的GPD任务就会塌陷一个大角。这个洞怎么补?如果补不起来,上不能向中央交待,中不能向省委交待,下不能向全省人民交待,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温瑞隆并不认同。他认为,为了打好节能减排战役,省里应该将相应的经济指标下调,这样做,符合省党代会精神。

  两人各执观点,互不相让,难免争执了几句。最后陈运达退了一步,同意两种方案都上常委会。即使如此,温瑞隆仍然觉得不妥。做这个方案,他花了几个月时间,现在临时又要增加一种方案,时间上根本来不及。陈运达显然有些意气用事,说,搞不出来,那就暂时不上会。

  下午的主题是讨论各市呈报的项目。前面讨论的一些项目,有的通过了,有些被打了回票。最后还剩两个大项目,正是环湖汽车赛道和城市客厅计划。

  刘茗钰的城市客厅计划,立足点并非国家项目,她也知道,这个项目太大,靠国家和省财政解决,项目根本不可能批准。所以,她的项目计划,主要是立项,项目资金,由招商引资解决。她分管旅游和招商,这方面似乎很有信心,据说,香港有一个富豪,已经组织了一个东南亚富商投资机构,正在考察这一项目。既然不需要政府太多投资,又是省委书记看好的项目,并没有费太多周折,通过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