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37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陆海麟说,听说余在处理这件事,到底怎么处理,现在还不知道。这次,恐怕要考验余的政治智慧了。

  结束这个通话,唐小舟给徐易江打了个电话,问赵德良是否知道此事。

  徐易江说,赵书记已经知道,是余秘书长亲自向他报告的。赵书记要求余秘书长亲自处理此事,原则只有两个,一是妥善处理,二是尸体必须尽快抬走。

  这件事确实棘手,余丹鸿的舅子毛天华把人打伤,属于刑事罪。但这种刑事罪,在司法实践中,往往是可大可小,通常是重赔不重罚。也就是说,即使没有任何权力的普通人,最终也可能是在彼此协商的前提下,打人者赔偿一笔钱,公安部门再象征性地作出刑事处罚决定,诸如拘留之类,最重也是拘役。但是,现在人死了,性质完全变了。尽管此人的死去,医院方面似乎脱不了干系,但毛天华打人是因,医院即使处置不当,也只是果。无论如何,此案的妥善处理,对毛天华的处理是前提。问题是,余丹鸿怎么处理毛天华?

  池仁纲死去之后,网上那些高官贪腐日记再没有更新,由此似乎可以证明,那些东西,确实出自池仁纲之手,只是现在池仁纲已经死去,死无对证。而池仁纲的那些日记如果属实,余丹鸿和毛天华的经济关系,是极其特殊的。真是如此,余丹鸿敢把小舅子送进监狱吗?而毛天华真是条汉子,宁可自己顶下一切,也不肯抛出余丹鸿吗?余丹鸿恐怕不敢冒这个险吧。

  假若余丹鸿不肯交出毛天华,眼前这件事,又怎么可能妥善处理,并且尽快将尸体搬走?

  难怪陆海麟说这件事考验余丹鸿的政治智慧。唐小舟真想去现场看看,领略一下余丹鸿处理此事的手法,说不定还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想一想可以,他肯定不会去做。各人自扫门前雪,谁养的孩子谁抱走,这是原则。

  坐在家里想了想,还真想不出解决的好办法。干脆不想了,给吉戎菲打电话。这次,他没有打吉戎菲的手机,而是直接拨她的办公室。

  吉戎菲接起电话,听出他的声音,第一句就问,是不是赵书记有什么事。

  唐小舟不打她的办公室,也是这个原因,一般来说,打办公室办公事的可能性更大。果然,吉戎菲误以为是赵德良授命他打这个电话,他连忙解释说,不是不是,因为打手机找不到你,才打到你的办公室试试。

  吉戎菲问,你打过我的手机?什么时候?

  唐小舟说,上午就打了。

  吉戎菲说,你没有说你是谁?

  唐小舟哈哈一笑,说,说了也没用啊,我又不是什么出名人物。

  吉戎菲一连串道歉,过后又轻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雍州这么大,找一个秘书都这么难。看来,这还真是件大事。

  唐小舟连忙说,是啊,这方面,我的体会可能更深一些。秘书不好,即使什么都不做,也可能对首长造成极大的伤害和损害。幸好今天是我想着给姐打个电话,如果真是赵书记找姐,那就耽误大事了。

  吉戎菲说,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寄人篱下。

  唐小舟暗暗一愣,这似乎说明,吉戎菲对组织部的那些属下不满?这也可以想象,组织的权力体系,原本已经形成,突然来了一位新领导,所有人都有一个重新适应的过程。如果他们的原领导退了或者调到了别的地方还好,偏偏这个是高升了,还分管着这个部门,这个关系就比较难处理了。如果下面的人和新领导有点拗着,玩点小动作什么的,你就更加难办。【百度搜:5uxiaoshuo】

  唐小舟说,你有没有考虑过从东涟调一个人来?

  吉戎菲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别说恰当的人不好找,就算找到,还要从下面调上来,牵涉方方面面,不像有雍州调一个人这么简单。

  唐小舟说,要不,我给你推荐一个人吧。

  吉戎菲说,真的?那就太好了。

  唐小舟说,好还是不好,我可不敢保证,我觉得好,不一定你用得好。

  吉戎菲说,别人的眼光怎么样,我不知道,你的眼光,我绝对相信。说吧,什么人?

  唐小舟说,我们一处的小孔,孔思勤,研究生毕业。

  吉戎菲问,她现在在你们处做什么工作?

  唐小舟说,干一些杂事,其中有一件工作,就是给赵书记的办公室打扫卫生。

  吉戎菲说,叫孔思勤,是吧?你能不能叫她找我一下?

  唐小舟说,我之所以犹豫,也是不想让她知道是我向你推荐的。

  吉戎菲说,好,我明白了。对了,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唐小舟说,没别的事,想姐了,所以打电话和你聊几句。

  吉戎菲说,那好,我这里有点事,先挂了。找个时间,我们姐弟俩一起坐坐。

  有没有时间一起坐,唐小舟没有把握,要办的事,显然是办成了。孔思勤一旦当上吉戎菲的秘书,过一两年,肯定解决副处。这将是孔思勤仕途上的一次大跨越。当初,她说要当他的结构件,他很明白她心里所想。即使后来她离开了他,该为她做的,他还是做了,也心安了。

  难得有从容的时间,似乎应该用来还债。可他欠的债实在太多,到底还哪一笔?官场所欠的人情债是根本还不清的,也不用还。唐小舟倒是冒出一个念头,可以约一约黎兆平。继尔又将这一念头打消了。自从那件事后,黎兆平完全换了一个人,寄情于山水,除非他主动找你,否则,肯定不在雍州。

  接下来,唐小舟想到了女人。最先想到的,自然是冷雅馨。想一想,还是算了,自己正处于空前的干旱状态,正需要一场透雨,见了冷雅馨,太容易出事了。接下来,自然而然想到了林椰。曾答应要请她的,一直没有兑现,和她见面,大概是最安全的。

  给林椰打电话,电话通了,但没有接听,唐小舟几乎想挂掉的时候,才听到林椰那悦耳的声音。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