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26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唐小舟想。自己总算是干成了一件事。但这件事中。又留有诸多遗憾。遗憾之一,省里进行文化市场整顿或者明年的文化建设年计划,短期内肯定对净化文化市场以及文化产业的发展,有一定益处。从长远来看,扭转文化荒漠化的趋势,恐怕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除非国家层面来考虑一个整体的文化发展战略,否则,很难起到效果,更难像美国一样,将文化输出当成国家价值观输出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形成巨大的政治效益和经济效益。唐小舟很寄希望于给北京呈送的那个报告,但这类报告到底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他心里没底。他甚至觉得,最后也可能像从前一样,下一阵毛毛雨而已,盗版仍然会在相当一个时期内甚嚣尘上,就像食品业以及小商品业无法遇止的制假贩假甚至随意添加有毒制剂一样,无论舆论压力有多大,相关职能部门,总能摘}清自己的责任。唯愿中央能有更好的办法,扭转文化的颓势。

另一个遗憾,当然是关于江育奇的。在这件事上面,赵德良举重若轻,甚至提都没提,就这么过了。他渐渐触到了一点赵德良的心理底线,在这方面,赵德良也不得不搞平衡。可见,关于同江育奇的关系,自己还得调整思路,找到新的解决办法。

文化强省研讨会的第二天,唐小舟又不得不赶去陵丘,因为卿志伍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卿志伍是陈运达当副省长时的秘书,在此之前,他还跟另一位领导当过秘书,另一位领导离开省政府去了政协,卿志伍就跟了陈运达。三年之后,卿志伍离开陈运达,前往陵峒县当副县长。卿志伍之后,陈运达换了几个秘书,都不太满意,最后才换了林志国。

去年陵峒矿难,存在严重瞒报行为,当时就有很多人私下传说,卿志伍这次肯定完了。由于种种原因,事件只处理了直接责任人以及职能部门领导,其他方面,作了淡化处理。事后不久,卿志伍调离陵峒,担任陵丘市政府办主任,并没有安排秘书长一职,甚至连副秘书长都未给安排,带有一定的处分性质。

唐小舟知道,卿志伍其实非常郁闷,他如果不是来到陵峒,而是到了别的哪个县,像他这样的资历,又有这么硬的后台,可能早就是副厅了,甚至有可能是正厅。实际上,他现在还只是正处。如果再在这个位置搞几年,年龄也到了,再:想提起来,没有可能了。

这事,也不能完全怨别人,他自己少年得志,不懂得自律,无论是在工作方面还是个人生活方面,留下了很多话柄。工作方面自不必说,多年以前,告状信便已经满天飞,反映经济问题的不少。陈运达甚至多次骂过他,他在陈运达面前痛哭流涕,表示要痛改前非,可另一方面,他滑进了这个场,想收手都不可能。

生活方面亦是。卿志伍曾有过两次婚姻,而且都很不幸。第一次婚姻,只不过几年时间,妻子因病去世。后来,由陈运达出面,将自己的老首长的女儿丁亚婷介绍给他。丁亚婷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一度意志消沉,在此情况下,认识了一个男人,一下子迷了进去,无论家里如何反对,她就是执迷不悔。可这段婚姻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这个男人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稍不如意,将丁亚婷暴打一顿。丁亚婷离婚后,由陈运达牵线,和卿志伍结婚。

然而,这段婚姻,显然也是没有基础的,尤其不久之后,卿志伍去了陵峒。到了陵峒之后,卿志伍身边从来都不缺少女人,只要有人投怀送抱,他便笑纳。这件事,对丁亚婷的打击很大,绝望之后,她似乎也找了别的男人。丁亚婷一直在闹离婚,卿志伍却不同意。有人说,卿志伍是怕离婚影响自己的前程,也有人说,卿志伍是那种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男人。丁亚婷实在太漂亮,他对丁亚婷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

这段婚姻在卿志伍调任市政府办主任后不久走到了尽头。不管是因为婚姻的打击,还是仕途的不顺,总之,这个时期的卿志伍,情绪失控,以酒为伴。卿志伍不能碰到酒,一碰酒,一定会把自己喝得大醉。可他干的是政府办主任,常常需要迎来送往,如果想喝酒,别说每一天,每一餐都有机会,甚至一餐有几个机会。卿志伍当府办主任不久,整个江南官场,传出许多与他有关也与酒有关的笑话。在这些笑话里,卿志伍就像个神经病,经常处于一种疯狂状态。这类故事很多,全都是官场笑谈。比如某一次,卿志伍喝多了,抱着办公室一位女性,口里叫着亚婷,要亲人家,还把酒场当成了家,说是好久没和丁亚婷在一起了,要好好爱爱。另一次,看到一面镜子,把镜子里的像当成了另一个人,和那个人打了起来,结果镜子碎了,他脸上身上,多处受伤,他还说那个人拿刀子杀他。

此次事发的前一天,专案组找卿志伍谈话。这次谈话的是张顺焱专案组,而不是刘成雨专案组。刘成雨专案组早已经和卿志伍谈过两次话。第一次,卿志伍的态度很不好,和专案组成员吵了起来,甚至放过狠话,说,如果我是腐败分子,你们可以把我拉出去打靶。过了不到半个月,刘成雨专案组第二次找卿志伍谈话,卿志伍还是不肯配合。这次,换上了张顺焱专案组。

夏春和听说卿志伍很傲慢,不肯配合,便说,我来会会他吧。

卿志伍仗着自己曾经当过陈运达的秘书,不太把一般人放在眼里。这次不同,他走进专案组,一眼看到坐在前面的夏春和,猛地愣了一下。夏春和只是用眼色的余光瞟了他一眼,竟然不叫他坐,直接问他,你是卿志伍?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